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纪实草根小人物 > 第3章 03 偷铅笔
    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上学前班时候,五岁。

    左边邻居是卖石灰的,经常见到他们家运来生石灰,往里倒冷水,便会发热冒烟,之后才卖。

    右边邻居是新搬来的,据说是从云南来投奔亲戚。他家姓,汉字里找不到这个发音,不确定是不是苗?

    他家卖羊汤,以及一种饼食。父母和周围的邻居在他家刚开业的时候去买过,别人都说不好吃,我家没吃完,悄悄地扔了。

    远亲近邻,那时候大家对邻居都很友好,我家搬过很多次家,与邻居相处得都挺不错,唯独他们家,大家都不与他们往来,也不愿搭理他们,父母让我家他们家的人远点。

    他家老二,叫二娃,跟我差不多年龄,同班同学,还是同桌。

    我的铅笑掉到地上,弯腰起捡铅笔,起身后发现我的书没有了,他在撕书,撕的那本正是我的书,上面还有我写的字,我认识。

    我让他把书还给我,他当着我的面把写有我名字的书名页撕碎扔到垃圾桶,跟我说,那书是他的,我没有证据证明是我的。

    我告诉老师,他拿了我的书。

    老师满脸嫌弃地骂我,“自己的书都守不住,你还有什么用。”

    我当时超委屈。

    父母又给我买了本书,但没多久,就又丢了,连续好几次后,父母就不给我买了,整个学前班时期,我大部分时候都是读“望天书”。我没有课本,只能仰起头摆出一个望天造型看向老师,听老师讲课学。好在我妈当过两年幼师,我读了三年幼儿园,学前班的知识都会,没耽误成绩,父母就不太管我有没有书了。

    父母知道二娃偷我书叠豆腐干,我告诉他们后,他们去拿过二娃在玩豆腐干见到上面我的字,什么都没说,把我牵回家,让我离他们远点。

    如果是别人家,父母一定会去跟人家父母说,管管孩子,但他家……邻居都看不习惯。

    他家是五口人,奶奶、爸爸、妈妈、姐姐、弟弟。

    我们那镇子挺古老的,房子大多数是明清时代的土木结构,不隔音,邻居说话能听得一清二楚

    每天,天没亮,我妈起床做早饭的时候,他家开始骂人了。

    通常是二娃的奶奶骂二娃的妈妈,如果骂激烈了,二娃的爸爸就会加入战场打老婆和女儿,奶奶和儿子在一旁一起叫好。

    他家所有的活都是姐姐和妈妈干,奶奶每天负责骂骂咧咧怂恿儿子打老婆女儿。他爸则特别凶,一点都不讲理,至于姐姐,则跟奴隶似的,才八岁,要做饭、洗碗、洗衣服、带弟弟,包揽了所有家务活。

    二娃在他家如同太上皇,他爸和奶奶把他当祖宗供着,经常他说他姐一句坏打,他爸立即暴跳如雷,把他姐和他妈一起打,能打上大半个小时,母女俩连点哭声都没有。

    我很长一段时间,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家,我爸妈打架,我妈把我爸大拇指吵得血肉模糊。她咬完人到成都在我舅公、姨婆家住了半个月。她离家的时候,路上遇到我爷爷,让我爷爷来给我爸做了一周的饭。

    我妈也经常逼着我干活,不干就打我,我说不干就不干,打死都不干,有次让我洗碗,急眼了,我把碗连锅一起扔地上砸了。我那时才六岁,比家里的蜂窝煤灶都高不出多少。不给我零用钱,我能缠着我爸闹一天,连考试都不去。

    我听着隔壁挨打,很不理解,二娃的姐姐干嘛不把他掐死?

    我妹经常悄悄地跟我说,“姐姐,姐姐,他们家又打人了。”

    我爸听到就会说:“莫管他。”

    我们家基本上不跟他们家往来,我也不跟二娃一起玩。

    有天放学,二娃很热情地拉上我一起走,让我跟他走,以后就再也不撕我的书了。我很纳闷,为什么要跟他一起走,稀里糊涂地和他一起回家。

    他把我领到一个卖学生文具和玩具的摊子旁,卖东西的是一个年纪很大的老太太,他让我去拿人家的铅笔。

    我特别奇怪,为什么要去拿铅笔。我的书包里有好几支铅笔,没有买铅笔的需要。

    那时候,我爸还在办培训,收入挺好,经济上很宽松,我爸对我们其实挺舍得花钱的,我的玩具一大堆,文具方面更是从来不缺,只要是买文具,向来都是说买就买。

    来了两个女同学,到那老太婆摊位前,拿了铅笔和橡皮擦,没给钱,走了。

    二娃对我说,“那老太婆的铅笔随便拿,不要钱的,你看别人都拿了。”

    我超级不理解,为什么拿别人卖的铅笔不用给钱?

    二娃又换了个说法,让我过去拿支铅笔给他看一眼。

    我很奇怪,但还是跟着他过去了。我拿支铅笔,想看他到底要做什么。我刚把铅笔拿起来,他就说我偷铅笔,偷东西,我如果不把铅笔给他,他就要告诉我爸妈。

    我把铅笔给他了,他拿着铅笔就走了。

    我满脸懵比地回去,到家门口就看到他正跟我父母说话,然后我妈问我是不是拿了别人的铅笔。

    我傻呼呼地点点头。

    我妈暴跳如雷,蹦过来,拉起我一顿暴揍,骂我:“小时候偷针,长大了偷金。这么小就偷东西。”我被打懵了,二娃笑嘻嘻蹦蹦跳跳地回去了。

    我妈边揍边骂我,说不知道我还有偷东西的习惯,听到二娃回家跟他爸说我偷东西,都不敢相信,没想到我真偷东西。

    我被打得哇哇哭,还觉得特别丢人,没脸。在我记忆中,做贼是要被打死的,因为我很小的时候见过很多人围殴打死过贼,那贼蜷在地上,死了,很多人围观,大家还在骂打死了活该。

    我妈打完我,问我,“铅笔呢,给人家退回去。”

    我告诉我妈,“二娃拿走了,是他让我去拿的。”

    二娃的爸爸听到了,从屋子里出来对我破口大骂,说我是贼,冤枉他儿子,还想骗他儿子的铅笔,巴拉巴拉一通骂,我都傻了,因为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家长。

    我爸站出来,袖子一撩,摆出架式,问:“是不是要打架?”。他练过武术,也喜欢看武侠小说,就很有……嗯,到三四十岁的时候都挺中二的,那时候他才二十五六岁左右。

    二娃的爸没跟我爸打架,骂骂咧咧地回家了。

    我妈翻完我的书包,找到的全是我用过的旧铅笔,没找到新铅笔,对我爸说,“没有新铅笔。”然后给了我两块钱,拉着我,去找那摆摊的老太婆,让我把钱赔给人家。

    铅笔一毛五分钱一支,我很不理解,为什么要赔两块钱?

    我妈说,偷人家东西,要赔钱赔礼。

    她拉着我过去,让我把钱赔给人家,说对不起,又自己跟老太太说对不起。

    我俩回去的时候,她一直跟我说,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能要,谁让我拿都不能拿,小时候偷针,长大了偷金,要是染上坏毛病,以后会越来越坏的,胆子会越大越大,会变成坏人坐牢的,让我不能学二娃,不要跟他玩。

    那时候我觉得二娃长大后肯定不是好人,不想跟他说偷东西不对的,不想理他,觉得这人坏。

    没过几天,我在教室里站在课桌旁整理书包,他从我身边跑过去,脚绊到我的脚上,摔倒了。他爬起来后说我推他,他要告诉他爸爸,跑了。

    我挺莫名其妙的,也没多想,出了教室,跟同学到操场上玩。

    突然来了个家长,揪住我的耳朵,揪得我原地转了一大圈,说我打他儿子,我从来没见过家长到学校打别人家的孩子时,完全懵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然后发现是二娃,他看到我挨打,洋洋得意地跟着他爸走了,还跟我说,我再打他,叫我爸再打我。

    我超委屈,也特别不理解,因为在我的印象中,除了我爸妈,别人是不能打我的。我还有点后悔,觉得不该傻站在原地让他揪耳朵,不过他们都走了,后悔也晚了。

    我回到家,刚想告状,我爸妈一起过来问我有没有事,我爸看看我的耳朵,气得脸都绿了。

    我挨打的时候,我妹看到了,也吓到了。不过,我俩从来不早退,早退逃学是要挨打的。她等到放学,飞快地跑回家。等我到家的时候,我妹已经把二娃的爸爸打我的事告诉我我爸妈了。

    二娃和他爸听到我们家的人说话,又从屋子里跳出来,说是我先打人。

    我爸说他,“打娃娃儿,好意思!”拉着我回家,对我说:“莫理这种人。”

    没过多久,我爸妈便另外找房子,搬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