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据说真的有神 > 第 49 章 049
    一大清早,正是惬意地享受赖床的好时光,艾喻被一阵蜂鸣声吵醒。

    这已经是艾喻第n次被钱乐怡吵醒了。

    接起电话的同时,她甚至已经开始思考要不要把钱乐怡拉黑。

    而在钱乐怡道明来意后,艾喻加深了这个想法。

    她的确该拉黑钱乐怡。

    艾喻平躺在床上,因为整夜的翻来覆去,微卷的蓬松长发此刻也显得乱糟糟的。

    听着电话那头钱乐怡滔滔不绝,艾喻望着白色的天花板,眼神毫无焦距,显然是已经处于放空状态了。

    不知过了多久,钱乐怡终于发现有些不对劲,再次开口时语气中多了丝怀疑,“你在听吗?”

    “没有。”艾喻打了个哈欠,又翻了个身,声音也懒洋洋的。

    钱乐怡眉心直抽,末了,对艾喻下达最后通牒,“明天,明天起必须来公司上班,不管你是做做样子还是在办公室睡觉玩游戏刷微博都可以,但你人一定要在公司。”

    艾喻正想出声拒绝,扬声器中再次传出钱乐怡的声音,“不仅是媒体,公司这么多员工也都看着,等再过段时间外界声音消停了,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我绝不管你。”

    “不是,”艾喻用力一蹬腿,鲤鱼打挺一般从床上坐起身来,“你就不能说我出差了吗?”

    “出差?”钱乐怡冷笑,“上次上班时间你被拍到在商场购物,你让我跟公司员工说你去出差?出差出到商场去了?”

    艾喻语塞。

    这么想想,她好像的确有些理亏。

    “另外,”钱乐怡深吸一口气,使出最后一击,“昨天晚上有黑/入侵了公司系统,经过排查,我们怀疑对方目的是为了调查你。”

    艾喻皱眉,“调查我?”

    “应该是,”钱乐怡说,“黑侵入后只调取了你的人事档案,另外,今天早上数据组跟我报告,说你的出入境资料和学校的学生档案都被人查过,我认为这不是巧合。”

    艾喻翻开被子,赤着脚踩在毛绒绒的地毯上,裸/露在外的脚踝白得有些晃眼。

    还是那副不紧不慢的样子,只是脸上哪还有半点惺忪朦胧的样子。

    半晌,艾喻走进浴室,将手机打开扬声器放到盥洗池边,“查得到是谁吗?”

    “目前查不到,但我已经交代下去了。”钱乐怡的声音十分冷静,似乎一点儿都不担心秘密泄露。

    果然,顿了顿,钱乐怡又说:“不过不用太过担心,所有和你有关的资料都是真实存在的,对方再怎么查,也不可能查到确凿的证据。”

    艾喻“嗯”了一声,“知道了,我明天会来公司。”

    说罢,她挂断了电话。

    挂断钱乐怡电话的那一刻,艾喻竟莫名有一种“自己终于先挂了她一次电话”的爽感。

    艾喻虽然不那么讲道理,但身份暴露是大事,势必会影响任务进度,她只能接受钱乐怡的建议,老老实实去公司上班。

    只是有人在调查她,且竟然能入侵钱氏的加密网络,这倒是她没想到的。

    下一秒,脑中立马闪过江丛灿的脸。

    盥洗台前,镜子中的艾喻微微勾唇。

    让江丛灿帮自己找找调查自己的人,应该不算插手任务吧?

    *

    “查不到。”

    厅里,江丛灿惬意地躺在沙发上,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电视。

    艾喻撇嘴,“神也有查不到的东西?”

    她宁愿相信江丛灿是不想帮她。

    电视屏幕上已经出现傅庭远新上映的偶像剧了,江丛灿瞥她一眼,拿起遥控器换了个台,“应该和十二地支的人有关,他们的信息我感知不到,如果不是钱乐怡提醒你,我都不知道这件事儿。”

    艾喻这才反应过来,江丛灿竟是真的查不出来。

    她哀怨地叹了口气,猛地躺倒在沙发另一边。

    连江丛灿都查不出来什么,更何况钱乐怡呢……

    突然,她愣了一秒。

    十二地支?

    江丛灿查不到的原因是十二地支?!

    也就是说,调查她的那个人很有可能是十二地支里面的一个?

    艾喻皱眉脑中立马出现李子豪那张酷似崔琪的脸。

    她只能想得到李子豪。

    毕竟目前她知道的,还没有完成解救的地支,也就只有钱乐怡和李子豪而已。

    可李子豪为什么要调查她?

    脑中闪过她一刀捅进李子豪心脏的画面,艾喻直觉有些不对劲。

    作为李氏独子,李子豪有钱有地位,脸长得也不差,甚至连性格都那么好。

    就像一个完美的洋娃娃一样。

    艾喻一愣。

    完美的……洋娃娃?

    不知为何,艾喻再次想到了崔琪。

    犯事之前,崔琪的一举一动在她看来都像个天使。

    这感觉,竟和自己对李子豪的观感一模一样。

    如果真是李子豪调查的自己……

    艾喻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推测。

    既然她能在崔琪的长剑之下活下来,且活过了这漫长的一千四百年,那被她一剑穿心的崔琪呢?

    有没有可能,崔琪也没死,最后变成了出现在她眼前的李子豪?

    又有没有可能,崔琪死后投胎成了李子豪?

    她都可以长生不老,崔琪又为什么不能?

    也许崔琪活了下来,上次在街上认出了她后,又看到她的伤口快速愈合。

    这才动了调查她的心思。

    想着,艾喻似呢喃一般轻声开口,“上次你问我知不知道人死后会去哪,所以人死后会去哪?”

    如果不是明显的疑问语气,江丛灿甚至以为他在自言自语。

    江丛灿依旧保持着刚刚的姿势,只淡淡瞥了眼她,许是想起自己昨天在休息室内的反常,语气中依稀还带了丝僵硬,“你不是不感兴趣吗?”

    艾喻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又接着问,“真的会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喝孟婆汤,过奈何桥,然后投胎转世吗?”

    “差不多吧,但也不全是。”江丛灿将电视音量调低了些,见艾喻似乎没把昨天的事儿放在心上,他的声音也从容不少,“阳寿结束后的安排都是司命的工作,司命陷入虚无之后就全部成了我的工作。”

    艾喻眨眨眼,看向江丛灿,似是在让他接着说。

    江丛灿扯了扯唇,“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孟婆汤和奈何桥,只不过人死后便会自动失去生前的记忆,然后我会派人去接他们,根据他们生前功德来安排他们的转世。”

    艾喻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所以真的有转世一说。

    “那有没有可能会有人和我一样,死后被点化,最后没死成,反而活了成千上万年的?”顿了顿,艾喻又问。

    “没有,”这次江丛灿答得很快,“上次我就跟你说过,人的生死寿命自有定数,非特殊情况我和司命都不会插手。”

    “这么多年,我也就看过司命给过你一个人长生不老,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

    艾喻垂眸,陷入思考。

    也就是说,崔琪那次的确没能活下来,且极有可能已经转世了好几次了。

    按照这个逻辑,就算李子豪是崔琪转世,也不应该记得她才对。

    ……

    “你是不是想到是谁了?”

    一旁的江丛灿突然出声,打断了艾喻的思绪。

    艾喻勉力甩开脑中乱七八糟的奇怪想法,下意识否认,“没有。”

    毕竟一切都只是她的推测,在有确凿线索之前,她说出来只会让江丛灿觉得自己是个傻子。

    说罢,艾喻逃也似的起身奔上楼去。

    只听一阵慌乱不堪的脚步声在楼道里响起,随后二楼传来“嘭——”地关门声。

    仍躺在沙发上的江丛灿怀疑地眯了眯眼。

    这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样子,艾喻到底是哪来的勇气在他面前谎话连篇?

    *

    尽管一晚上没怎么睡着,但既然答应了钱乐怡去上班,艾喻第二天难得早起了一次。

    下楼的时候江丛灿正指挥着锅碗瓢盆在做早餐。

    看到艾喻,江丛灿明显愣了一秒,“起这么早?”

    “嗯,”艾喻打了个哈欠,眼角泛出些湿意,“要去上班。”

    自然的语气仿佛是在汇报行程一般。

    江丛灿笑着上下打量艾喻一瞬,语气中多了丝讽意,“穿成这样去上班?”

    明明是寒冬,艾喻却只着了件单薄的黑色露肩毛衣,光滑修长的颈脖裸/露在外,精致的锁骨看起来格外惹眼,配上一条米色呢绒裙和一脸精致的妆容。

    的确不太像是上班,反而像是出去走秀。

    艾喻缓缓勾唇,光着脚走到江丛灿面前,踮脚转了一圈,“怎么样,我美吗?”

    不论是语气里的轻佻还是发丝间散发而出的紫罗兰香味,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甚至每一寸肌肤,此刻都散发着一股奇妙的魅力,让人忍不住就要沉沦。

    幽静的紫罗兰味道溢满鼻腔,江丛灿一双黑眸变深了些。

    他也不说话,只默默盯着艾喻,似乎是在问她到底在搞什么鬼。

    “啧,算了,你能知道些什么,”见江丛灿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艾喻皱了皱鼻子,“我今天的任务就是闪亮登场。”

    昨晚她几乎一夜没睡,也算是思考了些对策出来。

    先不论调查她的人是不是李子豪,也不去想李子豪到底是不是崔琪转世,总归那个调查她的人是十二地支的其中一个。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高调,要让全公司上下都能一眼就看到她。

    她获得的关注越多,就越能吸引到调查她的那个人的目光。

    她总不能永远呆在暗处。

    江丛灿紧紧盯着艾喻张张合合的红唇,眸中似有暗星流动,周遭空气都好像凝固了一般。

    在无尽而又漫长的岁月里,悲欢离合显得再正常不过,七情六欲也渐渐在时间中流逝。

    经历的事和遇到的人越多,越会让人觉得这不老不死的时光犹如行尸走肉,连带着,似乎这个世界都变得暗淡无光起来。

    但事实证明,每个生命体都有它存在的意义。

    又或者说,每一个被人忽略或遗忘的瞬间,都有可能成为最闪耀的瞬间。

    就像现在这一瞬间。

    艾喻没能感受到江丛灿的异常,已经转身走向了玄关。

    而江丛灿看着艾喻的背影,突然明白过来,最近自己的一反常态并不是偶然。

    就好像司命对盼盼的情感,起始于兴趣,而后是牵挂,最后终于爱。

    艾喻对他来说的确是一个非常新鲜的存在。

    和所有受审者不同,她独立强势,有自己的想法,做事毫不拖泥带水,观念和他相同,甚至连追求的东西都和他一样。

    他不得不承认,他在一步一步的……

    被她吸引。

    他并不会将这种感情称之为爱。

    经过司命一事,他认为爱这个字眼太过沉重。

    但他无法忽视刚刚看到艾喻那一刻的感知。

    刚刚那个瞬间,或许已经被艾喻遗忘,但……

    那就是最闪耀的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