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据说真的有神 > 第 45 章 045
    许是因为刚刚在休息室内和江丛灿发生的不愉快,艾喻也没什么心情在现场找地支了。

    按照钱乐怡给的脚本,她按部就班地自我介绍几句便提着裙摆下了台。

    钱乐怡提前和媒体打过招呼,在场的记者只拍了照,也没有要提问的意思。

    倒是没出什么岔子。

    艾喻走下台,重新来到钱乐怡身侧,语气稍显疲惫,“我有点累,先回去了。”

    钱乐怡还要去应付媒体,立即点头答好,想了想又不放心地追问一句,“小李来接你了吗?要不要我给你安排司机送你回去?”

    “不用。”艾喻摆摆手,略过钱乐怡便往场外走。

    先是碰到李子豪,后来又是江丛灿突然发疯,艾喻觉着这种场合可能和她八字不合。

    每次一到这种大型晚宴就会出现些让她头疼的事儿。

    艾喻只想赶紧离开这里,连有可能出现在此地的十二地支她都不想再管了。

    索性就算解决下一个地支,后面也还有好几个等着她。

    更何况江丛灿都已经不在这儿了,万一刑天给她搅和个什么乱子,她也只能望着。

    还不如回去睡觉。

    可能连艾喻自己都没有发现,在发现江丛灿离场后,她对寻找下一个地支的热忱已了近于无。

    相反,她甚至开始有些忌惮刑天的存在。

    与其说艾喻心大,倒不如说,她有恃无恐的资本全部来自于已不在会场的江丛灿罢了。

    会场的拍卖和领导人致辞都已结束,会场内却鲜少有人离场,人们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有的在联络感情,也有的人在趁此机会认识更多上层社会的人。

    唯有艾喻,头也不回地向出口走去。

    她步履匆匆,看上去似乎一秒都不愿在此地逗留。

    意外往往只发生在一瞬间。

    这边艾喻刚走到离出口处十米远的地方,头顶上突然传出吱吱作响的电流声。

    下一秒,灯火通明的宴会厅骤然陷入黑暗。

    原本人声鼎沸的会场寂静一瞬,立刻传出几声尖叫。

    现场变得混乱起来。

    “停电了?”

    “怎么回事??”

    “手机,快把手机闪光灯打开!”

    会场里没有窗户,完全密闭的环境,连一丝光源都没有。

    亮堂的灯光和突然的黑暗造成的视觉落差明显,双眸完全失去聚焦的艾喻皱了皱眉,只能依稀看见会场中心的几道闪光灯,近处视野全无。

    她全身上下都瞬间紧绷起来,立即闭上眼,集中注意力感受着周围的空气流动。

    早不停电晚不停电,正好在她要走的时候停电。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刑天的手笔。

    “大家不要惊慌,刚刚得到消息是酒店的电力系统跳闸了,很快就会来电,请各位呆在原地不要离开,可以先用手机手电筒照明。”

    远处传来钱乐怡扯着嗓子的喊叫声,场内嘈杂声渐小,稍许有秩序了一些。

    艾喻呆在原地足有半分钟未动,才缓缓睁开双眼。

    和其他掏出手机照明的人不一样,艾喻为了让自己习惯黑暗的环境,直接闭眼了半分钟。

    在黑暗的环境中,人们都会下意识被哪怕一丁点的亮光吸引走全部的注意力,从而忽略暗处的动静。

    这还是江户时代一个忍者告诉艾喻的。

    再睁开眼时,周遭环境果然一目了然。

    艾喻准确地在黑暗中找到出口大门上的白色把手,她提起裙摆,迈开了步伐。

    迈步的一瞬,蓝色水钻高跟鞋的鞋跟反射出一道光。

    微弱的光影下,地面上躺着一条若有似无的线,连接着不远处的音箱,看上去似乎是根电线。

    下一秒,鞋跟被黑线绊住,艾喻注意力全在十米开外的出口处,猝不及防地被绊倒,她甚至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整个人便失去重心倒在地上。

    落地的一瞬,除了地面带来的猛烈撞击声,还有掩盖在落地声中,不明的尖锐物体刺入血肉的撕裂声。

    强烈的刺痛感让艾喻一双细眉紧紧蹙起,心底暗暗叫糟。

    她最近受过的伤不少,自然知道这个刺痛感意味着什么,她甚至已经明确地感知到小腿上开始流淌的血。

    “你没事吧?”

    下一秒,耳边传来道熟悉的男声。

    这个声音艾喻记得,她转过头——

    厅内的灯骤然亮起,李子豪关切的脸出现在艾喻面前。

    艾喻眉头突然一松,微微掀起嘴角,气急反笑。

    看到李子豪的一瞬间,她便明白过来刑天打得什么主意。

    李子豪不久前刚看到自己伤口愈合,本就心里存疑,此时刑天这一番操作再次让她受伤,又正好再让李子豪看到。

    一次可能是意外,可能是看错,但如果同样的事情出现两次,李子豪心中势必起疑。

    这很符合规则,既没有直接对她出手,又将她推入进退两难的局面。

    好一个刑天。

    厅内骤然亮起的水晶灯让李子豪将艾喻的怪异神情尽收眼底,他皱了皱眉,伸手抓住艾喻的胳膊,想扶她起来,“艾小姐?你还好吗?能站起来吗?”

    尽管艾喻反应很快,立马就要甩开李子豪的手,却还是在肢体接触的一瞬间看到了些画面。

    画面内容一闪而过,艾喻愣在原地,双眸倏地睁大,难以置信地看着李子豪。

    甚至连甩开的手都僵在了半空中。

    李子豪见艾喻反应如此之大,意识到可能是自己的唐突吓到了艾喻,立马后退几步,双颊通红,面上满是歉意“抱歉,我、我只是……想帮你……”

    脑中闪过的画面太过惊悚,听到李子豪的话,艾喻摇了摇头,勉力将自己的思绪扯回现实,连话都有些说不利索了,“没、没事。”

    艾喻一只手撑地,稳稳地站起身来,脑中却一片混乱。

    甚至连一句别的话都说不出来,便踩着高跟鞋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出了宴会厅。

    李子豪摸了摸鼻子,看上去似乎有些尴尬。

    视线却突然被驼色地毯上一抹还未干涸的血迹吸引了注意力。

    李子豪眼神一顿,微微扯了扯唇。

    如果上次是他眼花看错了,那么这次……

    她总归是受伤流血了吧。

    “艾喻……”

    李子豪眯了眯眼,喃喃出声。

    快了,他很快就能解开这个女人身上的谜团了。

    直到艾喻的背影完全消失在视线中,李子豪才缓缓转过身,朝宴会厅一角的李子琪走去。

    李子琪被刚刚的停电吓得花容失色,联想到上次钱氏年会的恶性袭击事件就心里发怵。

    此时看到李子豪过来,哪里还记得刚刚与自家哥哥的争吵,就像找到了主心骨似的,立马扑了上去,“哥!你总算来了,我们赶紧回家吧,我不想在这儿呆了。”

    李子豪面上露出无奈的笑容,宠溺地拍了拍李子琪的脑袋,“好好,我们这就回家。”

    说罢,他对周围几个李子琪的姐妹点头告罪,“那我们就先走了,你们玩得开心。”

    几个姐妹被李子豪无害的笑容晃了眼,很快便点了头放李子琪离开。

    直到两人走出会场,几个女生才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

    “这个李子豪,好像都已经三十好几了吧?”

    “嗯,我记得他好像是88年的。”

    “哇……三十多的人了,怎么看起来总像个小弟弟似的,你是不知道,刚刚他一看我,我感觉自己心都化了!!”

    “啧啧,看你那样儿,人家再不济也李氏独子,轮不到你在这儿沉沦。”

    “……”

    *

    “李子豪……1988年生,李氏集团独子……”

    出租车上,艾喻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百度百科,不自觉念出声来。

    88年属龙。

    龙也是现在还未遇见过的地支。

    加上刚刚肢体接触时看到李子豪的死……

    仿佛所有信息都在告诉她,李子豪就是下一个地支。

    艾喻摁下锁屏键,抬头看向窗外飞速倒退的路灯和行人,眉头不展。

    自从开始地支任务后,她已经看惯了地支的死亡画面。

    李子豪的死状和其他几人相比并没有多大的差别,甚至称不上惨烈。

    相反,李子豪死得非常平静,甚至在停止呼吸后,脸上仍带着安稳的笑容。

    但让艾喻真正失态的,是画面中,导致李子豪身亡的人。

    那个一刀捅穿李子豪心脏的人——

    是她。

    艾喻在画面中看到了自己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