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据说真的有神 > 第 44 章 044
    许是江丛灿毫无预兆的出现太过突然,艾喻和钱乐怡同时愣在原地。

    只是相比刚刚无意吹了一波彩虹屁的钱乐怡,艾喻先一秒反应过来,挑眉看向眼前略显得意的男人,“你怎么来了?”

    “我刚刚闻到了刑天的味道,”江丛灿打量周围一瞬,“就过来了。”

    艾喻皱眉,很快抓住重点,“刑天在这里?”

    “刚刚在,现在不确定,”江丛灿快速将场内来宾扫视一遍,“应该是看我来了,隐下了气息。”

    一旁的钱乐怡听得云里雾里。

    什么刑天,闻到什么味道,在哪闻到的?

    这人是狗鼻子吗???

    艾喻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看向愣在一旁满脸问号的钱乐怡,“有休息室吗?”

    钱乐怡回过神来,尽管听不懂艾喻和江丛灿的对话内容,但也明白两人可能有些话要说,立即颔首向安全出口走去,“跟我来。”

    三人走出宴会厅的一瞬间,一道锋利的眼神射向江丛灿的背影,稍纵即逝。

    像是感应到什么,江丛灿脚步一顿,下意识转头。

    宴会厅内氛围如常,似乎刚刚稍纵即逝的压迫感只是错觉。

    呵。

    江丛灿冷笑,多年未见,这只怪物似乎也成长了。

    *

    “所以你的意思是,刑天现在还在会场之内。”

    休息室内,艾喻翘着腿,舒适地躺在按摩椅上,在听完江丛灿的解释后得出最终结论。

    钱乐怡将两人带到休息室后便回到了会场,两人独处,艾喻的状态明显比在厅内轻松不少,就算在听到刑天可能带来的威胁后,也没有表露出多大的危机感。

    江丛灿在一旁的沙发上坐着,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应该是。”

    “可我记得你说过,刑天是不能直接对我出手的。”艾喻闭着眼,在按摩椅上舒适得甚至有些昏昏欲睡。

    江丛灿没有说话,只静静盯着艾喻,似乎不太明白她想表达什么。

    “也就是说……”艾喻缓缓睁开眼,双眸中略带了抹笑意,“下一个地支可能也在现场。”

    会这么说自然不是毫无依据。

    刑天的职责只是为了阻止江丛灿脱离司中一职,既然规定刑天不能对受审者直接出手,那就一定不会是来找她的。

    而现在除了她,还有什么人或事能让刑天现身呢?

    艾喻眼睛放光,看上去有些兴奋。

    一定是新的地支出现了!

    尽管刚刚结束完一个地支任务有点累,但对艾喻而言,越早完成她就能越早去死。

    她从不惧怕刑天,甚至从未将刑天“列入”敌人一类。

    毕竟她本就是不老不死之身,加上江丛灿一定程度上的掩护,艾喻根本就没把刑天放在心上。

    江丛灿愣在原地。

    是啊,刑天并不能直接对受审者出手。

    他在慌什么?

    从闻到刑天味道的那一瞬,一直到现在,他脑中的思考量像是完全消失了一样,辨认出刑天的所在地和艾喻一致后便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这很不像他。

    “目前四个地支是猴、猪、牛和鼠,”按摩椅上的艾喻看不到江丛灿的表情,自顾自地掰着指头数,“钱乐怡应该也是,她属兔……啧,怎么一点规律都没有,也没个先后顺序……”

    江丛灿忍不住偏头看向艾喻。

    好像最近一遇到有关她的事,他就会变得反常起来。

    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甚至不知道该用什么逻辑去解释自己的反常。

    许是江丛灿沉默的时间太久,艾喻终于转过头,看向江丛灿,“你在发呆?”

    江丛灿回过神,掩饰性地摸了摸下巴,“下一个地支的确有可能在场,但既然刑天出现了,你就不要轻举妄动。”

    “就像我之前跟你说的,”他顿了顿,又道,“就算你不去找,十二地支也会自动向你靠拢,所以你不用着急。”

    “你当然不急,”艾喻撇嘴,颇有些不以为然,“站着说话不腰疼。”

    江丛灿叹息一声,“你就这么急着去死?”

    艾喻沉默半晌,缓缓站起身,踱步来到江丛灿面前站定,“是的,自从知道我可以死之后,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想快点死去。”

    江丛灿眼神有些闪烁。

    他一直知道艾喻想死,他也一样,想结束这漫长又望不到边的一生。

    但此刻艾喻口中的“死去”二字却尤为刺耳。

    难道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一丝她记挂的人或事吗?

    “你知道人死后会去哪吗?”江丛灿也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艾喻。

    艾喻挑眉,只静静看着他,并不说话。

    “你是不是以为死了就一了百了了?”江丛灿向前走了一步,又靠近艾喻了些。

    突如其来的压迫感让艾喻忍不住后退一步。

    江丛灿却并没有就此作罢,再次逼上前去,“你认为死是解脱,但你真的准备好去死了么?”

    艾喻并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男人会突然发怒,但她所受的压迫感太过真实,只能不停地向后撤步。

    只是她每后退一步,江丛灿便上前一步,直到她感受到背后墙壁的坚硬触感。

    艾喻忍无可忍,猛地伸手推开江丛灿,大声吼道,“你到底怎么了?你难道第一天知道我想死吗?我管它死后会去哪,我也不想知道我死了是去天堂还是地狱,但死了总比这样无聊地活着好,你不也想死么?怎么你想死就可以,我想死就不行了?”

    艾喻细胳膊细腿,就凭力气她显然不是江丛灿的对手,杵在江丛灿肩上的一双细嫩手臂僵在半空中,怎么也挪动不开一分。

    室内气氛有些凝重,江丛灿始终阴沉着脸,艾喻被压在墙上动弹不得,裸/露在外的白皙肩膀都已经微微泛红。

    正僵持着,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下一秒,钱乐怡推门而入,“老板,拍卖快结束了……”

    在看清屋内两人的动作后,未说完的话吞入腹中,顿时没了声音,“你、你们……”

    钱乐怡心里暗暗叫糟,她好像坏了这两人的好事儿。

    是她大意了,应该等艾喻答应了再进来的。

    想着,钱乐怡立即转身,背对着二人,语气僵硬,“我先去大厅了,你们收拾收拾赶紧出来吧,马上到你上台讲话了。”

    说完,她“啪”一声反手带上了门,仓惶离去。

    只是经过钱乐怡这么一搅和,原本沉闷的空气终于重新开始流动。

    江丛灿也总算晃过神,恢复了些理智,缓缓松开了对艾喻的掣肘。

    压迫感消失,艾喻松了口气,皱着眉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小声抱怨,“痛死了。”

    江丛灿敛眼,轻声道了句“抱歉”,转身走出了休息室。

    艾喻看着江丛灿渐渐走远的背影,“啧”了一声。

    不知道这个人突然发什么疯,莫名其妙。

    *

    艾喻走进宴会厅时已经找不到江丛灿的身影了。

    这就走了?

    艾喻兀自撇了撇嘴。

    钱乐怡看到艾喻,原本焦虑不安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喜,立马迎了上来,“你可算出来了,快去候场,我爸待会儿叫你名字你直接上去就行了。”

    艾喻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再次环顾周围几秒,这才跟着钱乐怡走向候场区。

    一边走着,钱乐怡一边不放心地问,“讲话内容记得吧?别紧张,随便说两句就行了,别板着个脸,保持微笑。”

    艾喻险些被钱乐怡“儿行千里母担忧”的语气逗笑,“知道了。”

    台上的钱军注意到台边的艾喻,对台下众人微微一笑,“好了,我说得也差不多了,接下来我正式给大家介绍一下公司新上任的总经理,毕业于英国伦敦商学院的艾喻女士,给大家说两句。”

    一束冷白色的聚光灯打在艾喻白色的晚礼服上,摆尾裙完美地衬托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白皙的皮肤和精致的锁骨在灯光下尤为突出,配上一袭红唇和微长的波浪卷发,看上去妩媚又婀娜。

    伴随着阵阵掌声,艾喻款款上前,从钱军手里接过话筒。

    观众席不时传出些惊叹声,众人脸上皆是艳羡。

    当然,也有满脸妒意的。

    比如钱乐怡姐妹团中的李子琪。

    “在想什么?脸色这么差。”

    耳边传来男声,李子琪回头看了眼突然出现的李子豪,抿了口酒,“没什么,你怎么过来了?不是一贯不喜欢这种场合吗?每次宴会都一个人在角落呆着。”

    “嗯……”李子豪看着台上的艾喻,抿了抿唇,“这里看得更清楚一点。”

    李子琪一愣,顺着自家哥哥的视线看向艾喻,脸色更差了,“有什么好看的,我就不信她脸上没动过刀子。”

    “是吗,”李子豪摸了摸下巴,“我感觉艾小姐五官挺自然的。”

    “我看你就是看上人家了,”李子琪冷笑,“你也不想想,就她这长相,能坐上钱氏总经理的位置,背后指不定有多少金主,没准钱军就是其中一个。”

    李子豪皱眉,伸手拍了拍妹妹的头,“慎言。”

    李子琪撇嘴,小声嘟囔,“本来就是,她能做还不让人说么……”

    “李子琪!”李子豪脸色严肃起来,“不要总是带着恶意揣度别人,这是在外面,不是在家,你注意点。”

    见一贯疼爱自己的哥哥话里话外都帮着艾喻说话,李子琪气不打一处来,“我告诉你,就算她背景干净,脸上没动过刀,也不会看上你这个优柔寡断的窝囊废!”

    说罢,李子琪不等李子豪开口,猛地将手里的酒杯拍到桌上,提上裙摆便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只是气急攻心的李子琪并未看到,自己转身离开后,在她眼中一向温柔懦弱的哥哥,眼中一闪而过的阴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