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据说真的有神 > 第 39 章 039
    艾喻的出现不在骆荣的计划内。

    骆荣甚至来不及思考艾喻是如何躲过门外保镖的层层把守,脑中第一反应就是灭口。

    仓鼠已经中弹身亡,而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目睹了一切,他不可能留她活口。

    显然,仓库里的其他人对这突如其来的不速之也和骆荣保有相同的想法。

    几乎是同一时间,数支枪口已经对准了艾喻。

    仓库很静,却有些剑拔弩张的意味,艾喻却依旧像个没事人一样,甚至像是为了方便几人行凶似的,一边说着还一边反手关上了仓库的铁门,发出几声刺耳的铁锈声响。

    此时的骆荣在看清艾喻的动作后已经冷静下来,给门口两个手下使了个眼色,“去外面看看阿忠和阿林怎么回事。”

    两名黑衣保镖出去后,骆荣这才缓缓给众人比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将枪递给一旁的保镖,走近艾喻两步,“这位小姐似乎来错了地方。”

    “没来错,”艾喻轻笑,歪着脑袋指了指倒在地上的仓鼠,“我是来找他的。”

    骆荣皱眉,看着一副无害模样的艾喻,心中竟升起一丝莫名的紧迫感。

    一开始他从艾喻的穿着打扮判断,以为只是个走错了地方的小姑娘。

    一身名牌,打扮也精致,明显就是养尊处优惯了的。

    他怎么也不可能将艾喻和仓鼠这两个人匹配上。

    只是有一点,骆荣十分确定。

    这个女人一定不是警方的人。

    先不论警察如果找来,一定不会只身前来;就算条子找上门,也一定不会派一个穿着高跟鞋的女人过来。

    只是可惜,不论这个女人因为什么找上门来,他都不会留她活口。

    只是灭口之前,他要搞清楚她的来路。

    临时更换地点和地下通道的事儿只有他几个心腹知道,来之前他们也在仓鼠身上检测过来,没有检测到追踪器。

    通天的本事,也不可能找仓鼠找到这儿来。

    除非……

    他的心腹里还有卧底。

    那又怎么解释警方的人到现在还没找到这里呢?

    脑子里思绪万千,骆荣眯了眯眼,对艾喻周围的几个大汉挥了挥手,“绑起来。”

    几人闻声而动,只一个人便轻易将艾喻挟持下来,不一会儿艾喻便被五花大绑地扔到地上,正好就在仓鼠身边。

    整个过程中艾喻丝毫没有挣扎,甚至可以用“配合”二字来形容。

    仅仅只是在被粗鲁地推倒在地时,才皱着眉看向几个大汉,“啧”了一声,似乎是在抱怨几人的粗鲁。

    这一系列的异常举动都让骆荣莫名不安起来。

    就目前来看所有条件都对这个女人不利,他不明白为什么她还能这样有恃无恐。

    人就是如此,越是未知,就越是恐惧不安。

    骆荣在艾喻面前蹲下身子,脸上已全然没有刚开始那份从容,开门见山道,“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艾喻脸上显出抹笑意,微微偏过头。

    微卷的长发倾泻而下,缓缓展露出右边耳朵上的通讯器。

    骆荣眼神一顿,立即伸手摘下通讯器。

    通讯器一端,一个闪着银光的字母L在仓库的日光灯下闪得他眼睛发疼。

    这是他给极少数心腹定制的特殊通讯器。

    骆荣将通讯器扔到地上,猛地抬起手,一双苍劲有力的大掌狠狠捏住了艾喻的下巴,一把将艾喻整个人提起来一半,“怎么来的?”

    “嘶……”

    痛感来得真实,艾喻倒抽一口冷气,一双好看的细眉蹙成一团,看上去痛苦极了,“你饿昂……捏饿偶恩么说?”

    骆荣力气极大,艾喻半天吐不出一句清晰的话来。

    骆荣一把将艾喻重新甩回地上,发出“嘭——”地一声,“说。”

    艾喻翻了个白眼,鼓鼓嘴活动一下脸,勉强开口,“从渔人码头烂尾楼上的小朋友那儿拿的。”

    骆荣眯眼,用狐疑的目光打量艾喻。

    他并不觉得艾喻在撒谎,但这着实有些解释不通,就这小身板,能从他的人手下全身而退不说,还拿了他的通讯器?

    但很明显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这个女人是从渔人码头跟过来的,骆荣推翻了自己之前的想法。

    她还真有可能是警察的人。

    也就是说,警方就算还未全部赶到,也一定在路上了。

    正想着,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被你发现了。”

    骆荣立即回过神来,看向艾喻。

    明明是一面倒的情况,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人还能这么坦然,更不必说这个女人似乎看出了他心中所想。

    “不过有一点你猜错了,”艾喻轻飘飘一眼瞥向骆荣,“我不是警察,也不是警方的人,哪有像我这么聪明的警察。”

    语气中竟透着股骄傲自得的味道。

    骆荣一惊,表情中展露出一丝难以置信。

    是偶然吗?

    她真的能猜到自己心中所想。

    “不是猜哦,”艾喻脸上的笑容扩大了些,对骆荣眨了眨眼,“我真的能听到。”

    骆荣双眸大瞠,再看向艾喻,俨然已经是一副看怪物的表情,“你到底是什么人?”

    周围几个将两人对话尽收耳底的手下摸不着脑袋,几人对视两眼,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就在此时,仓库外突然传来几道急促的脚步声,是刚刚被骆荣派出去探查情况的黑衣保镖其中一人。

    那人快步跑来,凑到骆荣耳边低声道,“老大,阿忠和阿林晕过去了,应该是被人袭击了,我让我哥在外面守着了。”

    骆荣瞳孔迅速收缩一瞬,脸上竟出现些惶恐之色。

    他再次走向艾喻,像是泄愤一般,一脚踹向艾喻腹部。

    用力之大,让早有准备都艾喻都忍不住闷哼出声。

    妈的,下手真重。

    偏偏艾喻是个不服软的,痛得要命,面上却不显,一脚踢完,仍是满脸笑意得盯着骆荣,甚至带着些嘲讽意味,好像在说,“就这?”

    骆荣怒意更甚,一把抢过保镖手里的枪便对准了艾喻,“说!你到底是谁?”

    艾喻挑眉,有些厌烦。

    所有人遇到她翻来覆去都是这个问题,一点新意都没有。

    “开枪,”艾喻冷眼看他,“开了枪你就知道我是谁了。”

    骆荣冷笑,“你他妈以为自己在跟谁说话?”

    话音未落,骆荣扣下扳机。

    装着消音的手枪出弹的声音不大,却还是让他觉得悦耳。

    子弹准确地穿过艾喻额头,留下一个弹孔,血液瞬时飙洒在仓库的白墙上,血液沿着墙流淌而下,留下一道道长长的血痕,看上去堪比恐怖片里的灵异场景。

    子弹是笔直穿过大脑的,看着艾喻缓缓合上的双眼,骆荣终于笑出声来。

    是啊,他怕什么,受制于人的又不是他,杀了她不就行了。

    只是未到两秒,骆荣脸上的笑容猛然僵住。

    众目睽睽之下,只见本该立即死透的艾喻竟睁开眼来,双眸笔直看向骆荣,眼里尽是对骆荣的不屑与嘲讽。

    下一秒,艾喻额头上的弹孔竟缓缓收缩起来,直至消失无踪。

    如果不是艾喻脸上被溅到的血迹,甚至给人一种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错觉。

    仓库内目睹刚刚发生一切的数十人面面相觑,有的甚至揉了揉眼睛,以为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艾喻轻笑一声,“怎么办,用枪好像杀不掉我。”

    骆荣张了张嘴想说话,却迟迟发不出一丝声音。

    内心的恐惧渐渐将其他一切情绪吞噬了个干净。

    她是谁?怪物?还是死神?

    骆荣再也顾不上其他,再次举枪,一连开出几枪,每一枪都打在艾喻身上,直到手/枪里子弹告罄才缓缓停下。

    艾喻吃痛地接连受了几枪,眉头皱成一团,“有完没完?听不懂人话?”

    说完,艾喻看向从刚刚开始便一直倒地不起的仓鼠。

    众人跟随艾喻的目光看去。

    只见仓鼠痛苦地哼出声来,竟也缓缓睁开了双眼。

    仓库内数十双眼睛看着两个中枪后迅速自愈的人,彻底失控。

    骆荣难以置信,接连后退几步,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其中一个胆小的甚至已经在往仓库外跑去。

    “嗞——”

    那人刚跑到门口,铁门竟自己敞开了来。

    缓缓敞开的缝隙中透出明亮的光,晃得那人睁不开眼,被迫停在原地。

    光亮中,缓缓走出一道人影。

    他走得很慢,踏着不急不徐的步伐而来,像是神明一般,每一步都踏在人心上,所有人都下意识停下动作,目光聚集在他身上。

    光影渐暗,来者一袭驼色风衣,双手随意地插在兜里。

    明明嘴角带笑,表情却是有些认命的无奈。

    ——正是江丛灿。

    透过数十人,江丛灿准确在人群中找到艾喻的位置,轻叹一声,“你又胡闹了。”

    艾喻松了口气,勉强扯了扯唇。

    余痛未褪,她的笑容显出几分狼狈。

    “你还能来得再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