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据说真的有神 > 第 38 章 038
    左和在接到仓鼠信号的第一时间拨通了艾喻的电话。

    尽管对艾喻的身份存疑,但左和的第六感告诉他,艾喻似乎知道些什么。

    从艾喻在暗巷中擒住仓鼠开始,左和就有这种感觉。

    毕竟仓鼠不知道艾喻此人,但左和却是隐约能感觉到艾喻和钱氏的密切关系的。

    衣着打扮不菲,和钱氏来往密切,甚至第一次给艾喻做笔录时钱氏千金都隐有以她为首的微妙之感。

    他断定艾喻是处于金字塔顶端的卧底。

    此时收到仓鼠的消息,不管是真是假,秉持着宁肯错杀不可放过的理念,左和也一定会出警。

    但为求保险,他需要和艾喻确认一下。

    几乎是电话拨通的一瞬间,艾喻便接起了电话,“左警官。”

    艾喻的声音带着丝懒散的笑意,好像一点儿也不惊讶左和的这通电话,又或者说,她正在等他的电话。

    只是左和心下微微失望。

    既然能接电话,就证明艾喻此刻并不在现场。

    在左和最好的预计中,艾喻可能会作为交易成员就在现场,这样仓鼠的安全或许还能得到保障。

    “艾小姐,”左和坐在一辆黑色轿车内,眼神一瞬不眨地盯着不远处灯火通明的码头,“我刚刚收到了仓鼠的信息,交易可能马上要开始了。”

    那头之人幽幽叹息,顿了几秒,气急反笑,“真他妈蠢。”

    左和皱眉,正欲开口,那边艾喻便直接挂断了电话,一丝反击的机会不留。

    交易时间本就紧迫,左和也顾不上艾喻的意思,左右他们就近埋伏而已。

    人赃并获当然好,但如果真的是假交易,他们总归可以撤退。

    想着,左和掏出对讲机,眼神逐渐坚硬,“行动。”

    冷清的夜色伴着几许微亮的路灯,几道人影飞快窜入码头深处。

    脚步很轻,动作也很干练,一看就是经过组织训练的行动。

    待一行人全部进入码头,夜里重归静谧。

    不远处一栋烂尾楼顶层,一袭黑衣的男子缓缓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另一只手轻轻扯了扯耳朵上的通讯器,“十个人,有武器。”

    通讯器那头很快回应,“知道了,你继续盯着,随时汇报情况。”

    男人摁键答好,正欲拿起望远镜,身后突然传出一道女声。

    “嗨。”

    男人一惊,立马掏枪就要转身。

    却没想到身后之人快他一步,他只觉后颈一凉,脑后传来剧痛。

    下一秒,整个人便痛倒在地。

    男人知道自己着了道,朦胧中,他似乎看到了一双红色高跟鞋。

    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他仍在思考,自己为什么完全没有听到高跟鞋的声音。

    袭击之人缓缓蹲下身子,伸手摘下了男人耳边的通讯器——

    正是艾喻。

    艾喻从包里掏出张湿纸巾,来来回回将耳机擦了个遍,才终于戴上耳麦,转身离去。

    *

    左和一行人来到仓库周围埋伏好已过去十来分钟。

    因着担心仓鼠的人身安全,左和格外谨慎,安排几组队员埋伏的位置都比较远,也是为了以防万一。

    仓鼠是他手下的最后一张牌了,保下仓鼠,才能以图后事。

    距离隔得远,仓库的门又是封闭的,左和只能凭借仓库里偶尔传出的声响来判断交易是否开始。

    仓鼠就在跟前,这个时候也一定传不出信号。

    他只能等,等交易结束后交易双方出来,他就能人赃并获得拿下骆荣。

    只是这一等,就等了将近一个小时,除了仓库里隐约传出的交谈声,码头这边没有一丝动静,一眼望去,甚至连一辆可以作为交货的货车都没有。

    耳机中传出其他队员的询问声,“头儿,是不是太久了,阿志那边没动静吗?”

    左和眉头紧皱,声音压到最低,“别说话,保持待命。”

    话音刚落,兜里传出一阵震动。

    左和立马掏出手机,屏幕上,赫然是“艾喻”二字。

    “怎么了?”左和想也没想便接通了电话,言简意赅道。

    某种程度上,左和下意识已经将艾喻划分到了“自己人”一列。

    “左警官,”艾喻的声音淡淡的,还隐约传出些风声,似乎是在车里,“他们走了。”

    左和呼吸一窒,“不可能,我们在仓库两个出口埋伏了一个小时了,里面还有动静。”

    “啧,那你去仓库看看不就知道了么,”艾喻有些不耐,“你这个人能不能多一点思考量?我给你发了坐标,赶紧过来。”

    说罢,艾喻再次抢先一步挂断了电话。

    尽管难以置信,但艾喻这通电话却让证实了他隐约感觉到的异样。

    想着,左和狠了狠心,开口下令,“行动。”

    左和深知如果骆荣此刻就在仓库内,他此举无疑是打草惊蛇,甚至极有可能会发生乱战。

    但莫名地,他想赌一把。

    又或者说,他莫名有些想相信艾喻。

    周围的手下没有过问,立马行动起来,前后十人,从四面八方包围了仓库。

    左和快步来到仓库门口,给旁边持枪蓄势待发的同僚使了个眼色。

    那人会意,一脚蹬开铁门,一边举枪一边吼,“不许动!警察!”

    铁门之内,寥寥二三人围坐在一圈,正有说有笑地打着扑克,看到左和等人也没什么反应,只自己玩自己的。

    似乎一点儿都不惊讶警察的到来。

    左和一颗心刚刚放下,又很快悬起。

    他快步来到几人身边,“骆荣呢?”

    “谁?”其中一人将牌扔到板凳上,吊儿郎当地看向左和,“警官,我们三个在这儿斗地主犯法啊?上来就拿枪指着我们几个合法公民,不好吧?”

    左和心知中计,也不和几人多扯,给旁边几人打了手势就往外走。

    一边疾步往外走着,他掏出手机,点开艾喻发来的坐标。

    荣元码头

    左和不疑有他,上车后立即拨通了艾喻的电话。

    “来了没?”艾喻的声音依旧淡淡的,却莫名让左和一直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

    左和在车载导航上标点荣元码头,对一旁的手下颔首示意出发,“半小时应该能到。”

    艾喻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那我就不能保证你能逮到骆荣了。”

    “什么意思?”左和问。

    “意思是……”艾喻轻笑,“等你来了,黄花菜都凉了。”

    不等左和开口,艾喻又道,“你今天是一定捉不到骆荣交易了,因为交易已经在一个小时前取消了,原因嘛……”

    “自然是因为有内鬼。”她顿了顿,“这件事骆荣预谋已久,早在你靠近仓库之前,就已经从提前预留好的地下通道上了港口的游艇,转移了位置。”

    “但如果你能十五分钟之内赶到,”艾喻声音轻了些,“至少能以非法持枪的罪名逮捕他。”

    左和心里一紧,立即反应过来,“那仓鼠……”

    “放心吧,”艾喻打断他,“他死不了。”

    说罢,今天第三次,艾喻挂断了左和的电话。

    左和眉头紧锁,将车载警灯挂到了车身之外。

    机密行动变得不再机密,长鸣的警笛仿佛在告诉全世界警察来了,以至于开着车的下属吃了一惊,“头儿,你……”

    “十五分钟,”左和打断他,“十五分钟之内一定要赶到。”

    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左和的异常让下属立即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猛地踩下油门,推背感袭来,车辆飞速向前驶去。

    事情发展成这样,左和不再考虑艾喻的身份,也不会怀疑她话里的真实性。

    不管她是如何得知的,只要能保证仓鼠的安全,他能捉住骆荣,就够了。

    *

    换地点这件事确实是艾喻疏忽了。

    从她在仓鼠身上看到的未来,她只能判断出仓鼠的死亡地点是在某个仓库之内,她便下意识以为仓鼠会葬身于渔人码头。

    直到她感知到烂尾楼上监视着码头的那个男人。

    一开始,艾喻只是为了更好地掌控让左和冲进仓库的时间,才袭击了那个男人,抢走了他身上的通讯器。

    却没想到,听着听着,她听出来些异常。

    通讯器那头不时传来的汇报声,从一开始的“安全”变成“上船”,最后她甚至在空隙中听到了些水声。

    艾喻这才猛然明白过来,骆荣转移了位置。

    这就能解释为什么,骆荣无惧警方的插足,甚至要在警察的监控下杀人。

    只有转移到了安全地点,骆荣才能隐蔽而迅速地,在警方察觉到之前,解决掉仓鼠。

    所幸通讯器里不时传出的对话中提到了地点。

    艾喻看了眼手表。

    凌晨一点,离仓鼠原本的死亡时间还有十四分钟。

    她幽幽叹了口气,认命般拉门下车,朝码头走去。

    荣元码头水产仓库内。

    仓鼠被人用绳子绑在椅子上,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是完好的。

    脸上,手上,但凡裸/露在外的皮肤几乎都有暗红色的淤肿。

    很显然,骆荣这一路上都没“亏待”仓鼠。

    只见仓鼠满头是汗,连发梢都沾了些湿意,左边脸似乎是吃了拳头,左眼明显肿起来一圈,看上去格外瘆人。

    骆荣坐在不远处,悠然自得地喝了口茶,“你知道的,我这个人不喜欢动粗。”

    这话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正在对仓鼠拳打脚踢的□□老大动作顿了顿,总算停了下来。

    “大家都是各司其职而已,仓鼠,我不怪你,”骆荣轻笑,一双鹰眼猛地看向仓鼠,“只要你告诉我你的联络人,我可以留你一条命。”

    仓鼠意识有些模糊,艰难地吐出一口血水,缓缓开口,“就算我告诉你……你又能怎么样呢?”

    说罢,仓鼠咧开嘴,竟笑了起来。

    俨然是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

    骆荣眉眼间多了丝戾气,从旁边的保镖手里一把抢下枪来,抬手就将枪口对准了仓鼠,“我改变主意了,你还是死吧。”

    仓鼠缓缓闭上了眼。

    按动扳机的一瞬间,骆荣身后的仓库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拉开。

    “请问这里是江心沙路3488号吗?”

    仓鼠听到熟悉的声音,立即睁开眼。

    紧接着,他看到了门口的艾喻。

    不过一瞬的时间,他混沌的脑子似乎突然清醒了过来。

    下一秒,子弹正中仓鼠胸口处。

    随着板凳一起,仓鼠轰然倒地。

    合眼的最后一刻,他似乎看到了艾喻脸上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