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据说真的有神 > 第 37 章 037
    毫无疑问,当卖家真的出现在交易现场时,连仓鼠都开始怀疑艾喻消息的真实性了。

    如果只是为了引出卧底的虚假交易,何必劳师动众到青龙这样的人物。

    尽管仓鼠没见过,但青龙的名号他还是听说过的。

    神秘、狠戾、不择手段。

    作为金三角一代名号响当当的大人物,青龙涉足的领域多不胜数,毒品只是其中一小部分,枪械走私、雇佣兵、洗黑钱这些都常能听闻他的名号。

    如果这只是一场假交易,青龙这样的人物又怎会出现在此地?

    只是仓鼠没想到传说中的青龙会这么年轻,这看上去才二十来岁的样子,甚至比他都小。

    几人走近,老大伸出手,笑得有些谄媚,“您这次怎么亲自来了?这种小买卖您交给手下做不就行了么?”

    青龙视线滑过面前一群人,冷眼瞥向老大,全然没有要伸手的意思,淡道,“你老大呢?”

    视线经过仓鼠时没有任何停留,但仓鼠却硬生生被他身上的压迫感惊到,慌乱之下甚至移开了目光,不敢直视他。

    仓鼠很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当年他刚进帮派时,第一次见到骆荣就是这种感觉,只是威压小了些。

    这是只有一直身处高位的人才会有的眼神和气场,在场恐怕除了骆荣,他都没放在眼里。

    直觉让他避开面前这个人,仓鼠往自家老大身后躲了躲。

    老大没有察觉,对青龙笑得更殷勤了,“我这就叫他过来,您先坐会儿。”

    一边说着,他对身后的仓鼠使了使眼色。

    仓鼠会意,快步走出仓库。

    冬天的夜晚很冷,码头边沿着海,就更凉了。

    刚到室外仓鼠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我去,这天可真够冷的。”

    一边嘟囔着,他一边掏出根烟来。

    他嘴里叼着根烟,斜着眼状似不经意地看了看周围,确认周围没有人后才缓缓将手伸进裤兜。

    裤兜不紧,所以外人也完全看不出来里面装了些什么。

    仓鼠将手伸向裤兜里的银质打火机,指尖轻轻敲了敲火机底部。

    他敲得很有节奏,仿佛是在传递什么讯号似的,好一会儿才终于拿出打火机。

    叮——

    打火机翻盖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仓鼠再次环视一圈周遭环境,终于打着火,将嘴里的烟点燃。

    做完这一切,仓鼠才走向停泊在港口的游艇。

    路程有些长,正好一根烟的时间。

    走近后船边只守着两个保镖,想是骆荣应该在船上,仓鼠走近向两人点了点头,“青龙来了,在等骆老呢。”

    不等保镖反应,骆荣先一步走下了船,看到仓鼠似乎也并不惊讶,甚至走近后还笑着拍了拍仓鼠的肩,“知道了,走吧。”

    骆荣看上去心情不错,他走在最前面,两个保镖左右一边一个跟着,仓鼠走在最后。

    也不知道是不是仓鼠的错觉,总觉得这夜,格外安静。

    走了有一会儿,离仓库不到一千米的距离时,骆荣突然状似不经意地开口,“仓鼠,你进来多少年了?”

    仓鼠一愣,赶紧上前几步,毕恭毕敬道,“快五年了。”

    “五年啊……”骆荣沉吟,语气中透露出一股沧桑感,“都进来五年了,这还是你头一次参加交易吧?”

    仓鼠垂眸,心里直发慌,话语中却滴水不漏,甚至还带了丝玩笑的意味,“是啊,可能是我手笨脚笨吧,老大总这么说我,所以之前也没带过我。”

    骆荣轻笑两声,显得不以为意,“别紧张,这次有经验了,下次就知道怎么做了。”

    说着,几人终于来到仓库。

    仓库内,青龙正坐在一个偌大的集装箱前,看到骆荣进来岿然不动,似乎完全没有要起身打招呼的意思。

    仓鼠皱了皱眉,越发觉得有些不对劲。

    明显青龙连骆荣都没有放在眼里,亲自参与这趟交易又是为了什么呢?

    骆荣却不以为意,快步走近青龙,脸上的笑容愈发明显了,“好久不见,令尊最近身体可好?”

    青龙盯了骆荣两眼,似乎是在表达等待多时的不满,脸上的不耐烦溢于言表,冷冷开口,“托您的福,一切都好。”

    骆荣笑,正想再说,青龙却突然起身,“骆老,已经很晚了。”

    这摆明是在催促骆荣了。

    “是是是,”骆荣今天似乎格外好说话,全然没有被冒犯的不耐,明明对着一个小辈,依旧笑脸相迎,“你骆叔老了拖拖拉拉的,小侄莫怪,莫怪。”

    不仅仓鼠,连□□老大此时都有些大跌眼镜。

    骆荣在上海可以说是地头蛇般的人物了,跟在骆荣手下这么多年,他何曾见过骆荣这般俯首称小过?

    仓鼠看青龙的眼神变了变,突然有些想取消这次行动。

    俗话说放长线钓大鱼。

    和青龙比起来,骆荣顶多只是个臭鱼烂虾罢了。

    只是信号已经发出去了,现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一个异动,随时都有可能被当场击毙。

    青龙向身后一个下巴上有疤的手下点点头,手下会意,将手里的黑色手提箱平举着,来到青龙和骆荣中间。

    青龙摆摆手,“验货吧。”

    手提箱应声弹开,仓鼠看清箱子里的白色粉末,面色一紧,下意识打量四周。

    还好,直到骆荣验完货,仓库内也没什么动静。

    毒品交易讲求一个人赃并获,这个时候没动静,估计左和的人并没能进入到仓库内部。

    正这么想着,一阵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铃声响起那一瞬,青龙循着铃声看向声源处——

    竟是骆荣。

    青龙轻轻皱眉,对手下摆了摆手。

    手下会意,立马关上箱子,退步来到青龙身边。

    另外两个手下甚至不需要青龙示意,立即从内兜掏出枪,枪口直指骆荣。

    本来还算融洽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剑拔弩张。

    交易不带手机,就算带也必须关机,这是规矩。

    不守规矩就得死。

    如果不是青龙做的手势,骆荣可能已经没命了。

    反观骆荣,竟只是对青龙笑了笑,众目睽睽之下接起了电话。

    有恃无恐的样子,好像是笃定青龙不会对自己出手。

    果然,青龙也没有任何动作。

    不管是突然响起的电话,青龙明显不耐的退让,还是骆荣的反常,都给仓鼠一种不妙的感觉。

    长时间的卧底工作让仓鼠变得敏锐,只是现在察觉,明显已经晚了。

    也不知道电话那头是谁,对骆荣说了些什么,几秒后,当骆荣挂断电话,只对身旁的保镖一个眼神。

    下一秒,仓库的铁门缓缓合上。

    仓鼠心道要糟,暗自往后退了两步,却还是晚了。

    不知何时仓鼠身后已经围起了十几人,连带着□□老大一起,将两人所有的道路都封得不留一丝缝隙。

    □□老大显然没有反应过来,不满地皱了皱眉,上前看向众人,“你们这是干什么?那边还在交易,乱跑什么,赶紧给我散了。”

    不远处传来骆荣低沉的笑声,“条子都来了,你说他们在干什么?”

    “条子?”□□老大眉头更深,但也不算太傻,很快领悟过来骆荣的意思,“老大,你怀疑我?”

    “你可没有发摩斯密码传信的本事,”骆荣笑,勾出眼尾几条深深浅浅的皱纹,“对吧,陈志?”

    连他的真名都查了,看来是早就怀疑到他了。

    □□老大都愣了愣,回头难以置信地看向仓鼠,“你……是卧底?”

    仓鼠用余光环视一周,再次确认没有任何缺口可以突破,脑中飞速运转,一边干笑两声,“骆老,您搞错了吧?摩什么码?那是什么?”

    “哈哈哈,”骆荣大笑,朝围着的十几人摆手,“绑起来。”

    仓鼠下意识想跑,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骆荣抓到发信号的,他只知道,如果此时被捉住,他可能就没命了。

    之前左右两派被捉到的基本上都是这个下场,他还有该做的事没有做完,他还不能死。

    一片混乱之际,仓鼠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女声——

    “记住,不要挣扎,最大程度避免死之前受伤。”

    他昨天只以为艾喻是在开玩笑,但不知为何,此时脑中却突然闪出艾喻这句话。

    奇异地让他迅速冷静下来。

    没错,他没有一打十的能力,现在他能做的,就是在左和或者艾喻来之前,尽量不要受伤。

    于是整个被绑过程,仓鼠都非常配合,嘴上也一直向骆荣解释,“骆老,你再查查,真的不是我啊,我是被冤枉的。”

    骆荣掏了掏耳朵,待仓鼠被人绑好在椅子上后,直接上前掏出了仓鼠裤兜里的打火机,“不用着急辩解,既然做了就一定会留下证据不是吗?”

    仓鼠彻底死心了。

    他确实被发现了,但具体是什么时候被发现的?

    被艾喻保释出来那天?还是昨天?或者更早被捉进公安局那天?刚刚给骆荣打电话的又是谁?如果他被发现了,左和那边是不是也被埋伏了?

    他脑中一片混乱,甚至没有余力去观察青龙和其他人的状态,直到耳边突然传来青龙的声音。

    “骆叔,这次的事儿我记下了,”青龙的语气中似乎带了丝笑意,又有一抹威胁意味,“你欠我一次。”

    发展到这里青龙自然明白自己被骆荣利用了。

    这并不是他和骆荣的第一次交易,骆荣也绝不是不知道规矩的人,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就算没有道理,顾忌到骆荣和父亲的交情,他也不会轻易向骆荣动手。

    骆荣就是打的这个算盘,才敢利用他来帮他增加交易的真实性。

    “行,叔欠你一次。”骆荣大笑,心情好极了,“那批货我还是要,你定时间就行。”

    青龙颔首,领着手下几人,缓缓离开了仓库。

    从码头坐船离开后,青龙看着码头不远处闪着警灯的几条街道,眼神中多了丝戾气。

    呵,老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