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据说真的有神 > 第 36 章 036
    被人亲眼看到伤口愈合,一千四百年来这还是头一遭。

    艾喻心里直发慌,面上却不显,只飞快将手腕背到男孩看不见的地方,转身就走。

    感知力告诉她男孩仍伫立在原处,似乎并没有追上来的意思,她松了口气,走得更快了些。

    队伍末尾的男孩望着艾喻渐渐消失的背影,下意识揉了揉眼睛。

    排队的队伍已经向前挪动了好几步,他却仍保持着刚刚的位置,一动不动。

    直到排在他后面的人开口询问,他才晃过神般离开了队列。

    半晌,他摸了摸后脑勺,朝艾喻离开的反方向走去。

    一定是看错了,他想。

    这边艾喻到家时已接近十点。

    经过最初的慌张,这会儿她已经彻底冷静下来。

    那人连她名字都不知道,上海2500万的人口,她还不信能这么倒霉再遇上他。

    屋内暖气开得很足,艾喻反手关了门,下意识看向厅,却没能看到江丛灿的人影。

    明明已经隔绝了室外的冷空气,但没有人的厅看上去还是有些冷清,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艾喻啧了一声。

    这人让自己给他带蛋挞,结果自己先睡了?

    要不是帮他买蛋挞,她也不会遇上刚刚的事儿。

    艾喻撇嘴,随手将蛋挞扔到餐桌上便上楼回了房。

    果然,没良心就是男人的通病。

    神也如此。

    *

    冬日的天亮得晚,冬至一到,这种感觉就更明显了。

    艾喻极为怕冷,每年冬天几乎都不怎么出门,整天都窝在被子里,以前在英国的时候甚至吃喝都是克里斯给她用餐盘端到房间的。

    于是当江丛灿中午敲响艾喻房门时,艾喻整个人都还蜷缩在被子里。

    听到敲门声,艾喻缓缓从被子里探出半个脑袋,“干嘛?”

    许是还未起床的缘故,艾喻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沙哑。

    江丛灿没应,又敲了敲门。

    艾喻撇嘴,又将脑袋缩回了被子里,决定无视。

    半晌,门外之人似乎叹了口气,妥协般开口,“已经一点半了。”

    “所以呢?”艾喻又探出脑袋,时间闷长了,脸颊都有些微微泛红。

    江丛灿轻笑一声,“不饿么?”

    “不饿。”艾喻想也不想。

    像是要跟她唱反调似的,话音刚落,艾喻的肚子传出“咕噜——”一声。

    江丛灿自然没有错过这一声“咕噜”,嘴边笑容的弧度又扩大了些,“蛋挞很好吃,我做了中饭,下来一起吃吧。”

    十分钟后,被肚子打败的艾喻出现在了餐桌之上。

    人是铁,饭是钢,她安慰自己,这并不代表她原谅了江丛灿昨天没良心的行为。

    江丛灿和艾喻吃饭都不怎么说话,直到两人都放下筷子,江丛灿才正眼看向艾喻,“是今天吧?”

    艾喻擦了嘴,漫不经心地点点头。

    “需要我跟你一起去吗?”江丛灿挥挥手,桌上的盘子和碗筷一溜烟儿飘到洗碗池中。

    艾喻斜着眼笑,“你又不能出手,跟着我干嘛?”

    说着,她站起身,朝楼梯的方向走去,“好好在家呆着吧。”

    江丛灿望着艾喻上楼的背影,有些想笑,脑中却闪过上一个受审者惨死的画面,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

    *

    晚上十一点,渔人码头集装箱工厂内,仓鼠跟在老大身后,缓缓来到骆荣边上。

    废弃工厂有些破败,甚至连灯都没有,黑漆漆一片,只有骆荣身边的两个保镖,为了能更好地保护骆荣,一人举着个手电筒,观察着周边环境。

    仓鼠见过骆荣很多次,但这么近地站在他身边,却还是第一次。

    他缩了缩脖子,心底忍不住打鼓。

    虽说这场交易到目前看来都有模有样的,但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交易现场,一时也分辨不出真伪。

    距离老大说的交易时间还有半个小时,进厂后所有人都被没收了手机,仓鼠联系不了左和,自然也不知道警方的人现在埋伏在哪里,只能干着急。

    其实他早就想过这次交易的两面性。

    利用假交易引出卧底,也有可能跟他们打了个反心态,其实这就是场货真价实的交易。

    正思考着,一旁的骆荣突然站起身来,煞有介事地整了整衣服,“我去打个电话,你们就在这儿等,待会儿青龙那帮人来了先帮我招呼着。”

    这话是对仓鼠的老大说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骆荣似乎一直看着自己。

    老大点点头,一脸严肃,“放心吧。”

    直到骆荣彻底走出了废弃工厂,仓鼠才略微松了口气,朝自家老大跟前凑了凑,小声道,“老大,我们晚上七点就来了,现在都十一点多了,交货的咋还没来啊。”

    老大嘲笑似的看他一眼,“说你是个乡巴佬你还不信,你以为过家家?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就完了?”

    仓鼠舔着脸笑了笑,“没有没有。”

    “每次交易前都要清场,所有的入口、出口都要有人值守,”老大又说,“这才多久你就受不了了,下面的弟兄们都在这儿蹲了快有一个星期了。”

    仓鼠心脏漏跳一拍,面上却仍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害,至于吗,站这么久我脚都快断了。”

    “你以为呢?”老大斜他,“这也就是你这种养尊处优的,呆几个小时就受不了,底下那些弟兄们都在这儿守了快一个星期了。”

    “一个星期?!”仓鼠眼睛都瞪大了些,“您咋也没叫我过来帮忙啊。”

    老大翻了个白眼,“你可拉倒吧,来的都是骆老的人,不仅是我们,□□的也一个都没叫。”

    说着,老大似乎有些生气,“不就是防着我们的人吗,都跟他说了无数次了,卧底在□□,他就是不信。”

    仓鼠心虚地挠了挠头,正欲说话,仓库外传来些脚步声,光听声音就能听出来人数之多。

    老大忙站直身子,“青龙来了,你给我打起精神来。”

    话音刚落,一群五大三粗的男人走进仓库,为首的男人脸上戾气很重,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角儿。

    如果艾喻此时在这儿,一定会很惊讶。

    来者正是昨天看到在蛋挞店门口遇到的那个男孩。

    和昨天的工装不同,今天男孩穿得成熟很多,甚至和昨天看起来都不像是同一个人,举手投足间都有股戾气,目空一切的眼神,似乎将在场所有人都没放在眼里。

    正是青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