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据说真的有神 > 第 35 章 035
    晚上七点,斐林咖啡。

    工作日的缘故,咖啡馆内只寥寥数人。

    馆内一角不起眼的位置,艾喻和仓鼠面对面坐着。

    相比仓鼠不时打量周遭环境的紧张感,艾喻一派适然地翘着腿,慢悠悠抿了口咖啡,看上去惬意非常。

    看着对面仓鼠贼眉鼠眼的样子,艾喻淡淡放下茶杯,“你表现得这么做贼心虚,没事也被你整成大事儿了。”

    仓鼠“啧”了一声,刚准备呛她两句,一抬眼便看到艾喻红唇周围残留的咖啡沫,他轻笑两声,“喝个咖啡邋里邋遢的。”

    一边说着,仓鼠给艾喻递过去张纸巾。

    和他所知道的所有卧底不同,艾喻明显有些脱轨,着装高调华丽,处事作风不拘,明明是一张漂亮脸蛋,却天天面无表情,甚至他看过为数不多的几次笑容,不是冷笑就是嘲笑。

    做卧底的从来都是不显山不露水,就算有个别像艾喻这般花里胡哨的,也一定是上头给安排的人设。

    仓鼠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艾喻,心思有些飘远了。

    简单来说,上面如果派女卧底“下海”,一般都是为了接近身处高位的大人物。

    只是他来来回回想了很久,就算他平时见骆荣比较少,却也不至于连自己老大身边的女人一无所知。

    但如果艾喻不是上面派去接近骆荣的,又怎么会知道交易是假的?

    难道……

    回想起艾喻阔绰的出手,坐在豪车上对自己招手的场景。

    仓鼠明白过来,艾喻只有可能是潜伏在比骆荣更“高一级”的大人物身边了。

    停在半空的手掌上仍握着张至今,对面之人却好像一点儿没有要接过去的意思。

    艾喻岿然不动,只熟练地舔了舔唇,将嘴边的泡沫抹了去,“你回去这段时间有什么动静?”

    仓鼠随意地将纸巾扔到桌上,脸色却已然严肃起来,“我问你,你上次在巷子里特地拦住我,是不是知道什么?”

    艾喻轻笑,“你说呢?”

    仓鼠暗道果然如此,脸色沉了两分,“那天我回去之后,老大就找上门来了,问我是怎么出来的,谁帮的忙,记录和监控都在,我不能说谎,只能说你是我朋友。”

    “他信了?”艾喻笑意更甚。

    仓鼠点头,“左动了点手脚,让组织里其他几个混混也被陆续保释了,这才打消了老大的疑心。”

    艾喻沉吟片刻,点了点头。

    还好,这个左和比她想象中要聪明一些,至少还知道要善后。

    但左和的这一行为,和当初她看到的未来已经不一样了。

    由此可见,未来已经悄无声息发生了改变,只是仓鼠的结局却没变。

    所以……

    “打消了你老大的疑心,不代表打消了骆荣的疑心。”艾喻噙着笑,微不可见地动了动耳朵,又喝了口咖啡。

    仓鼠一愣,“什么意思?”

    艾喻瞟了眼刚进咖啡馆的两个男人,给仓鼠使了个眼色,“后面那两个人,你看看眼熟吗?”

    尽管仓鼠没有艾喻耳听八方眼观六路的能力,但多年的卧底工作也使他比常人多了份观察力和谨慎,一眼便认出二人是□□底下的两个喽喽。

    他和□□的人接触不多,能认出两人全靠过目不忘的记忆力。

    仓鼠立马改变坐姿,换成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脸上的表情也出现了细微的变化,俨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你这人怎么还蹬鼻子上脸呢?不就是帮了我一个小忙,我今儿话就撂这儿了,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仓鼠刻意放大了音量,刚刚坐下的两个男人明显听清了,两人甚至默契地对视了一眼。

    艾喻抿唇,语气如常,“声音这么大就有点浮夸了。”

    仓鼠脸色未变,只是这次声音倒刻意压低了些,“是□□的人,应该是跟踪我过来的。”

    因为不知道艾喻业务能力的深浅,他今天特地没带手机,甚至出门前还仔细检查了一遍身上有没有金属物件,就是为了防窃听防定位。

    却没想到……

    这么看来,自己的行踪已经24小时受人监控了。

    联想到艾喻刚刚的话,仓鼠立马意识到自己可能还是大意了。

    “无所谓,”艾喻淡淡点了点头,似乎完全没把身后两人当回事儿,“你也不用再演了,如果明天有条子去交易现场,你的身份就一定兜不住。”

    不等仓鼠发问,艾喻身子微微靠前,伸手敲了两下桌面,“我知道就算我跟你说了交易有诈,按照左和谨慎的作风也至少会派几个人去守着。”

    仓鼠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解释什么。

    “不用跟我解释,”艾喻笑道,“各司其职而已,我能理解。”

    仓鼠刚松了口气,只听艾喻又说,“但你要清楚一点,我不知道今晚除了你还有多少知道明晚交易的人出门约会,但你在交易前一天见了我,明天现场有警察,你就一定脱不开关系,懂吗?”

    仓鼠面色凝重,自然知道艾喻话里话外的意思。

    如果明天现场出现警方的人,他要面临的……

    很可能是死亡。

    “我就这么跟你说吧,”艾喻晃了晃翘起的二郎腿,“你明天肯定得死。”

    仓鼠脸色更黑。

    下一秒,突然意识到艾喻这话似乎有点不对,难以置信地抬头看她,“你这是在……咒我死吗?”

    艾喻眼睛笑成了一条缝,“是的,你必须死。”

    明明是天使的脸孔,嘴里说出的话却像是个恶魔。

    ……

    两人走出咖啡馆时已近九点,夜上海却是正繁华之时,街上车水马龙,沿街行走的人也着实不少。

    艾喻喜静,除了购物从来不往人多的地方钻,于是一出门就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跟在她身后出来的仓鼠还没反应过来,艾喻就已经没了人影。

    仓鼠轻笑两声,从兜里掏出烟盒,给自己点了根烟。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

    每次见这个女人,都让他有一种面前这个人从未将任何事放在眼里的感觉。

    那种感觉很微妙,说是目中无人吧,也不尽然,因为的确每次都是她帮自己解决的难题,她确实有这个资本。

    与其说是艾喻的目空一切让他感觉怪异,倒不如说是她的处变不惊让他惊叹。

    刚刚那种情况,任谁都说不出“你必须得死”这种恐怖的话吧。

    仓鼠吐了口烟,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说实话,艾喻尽管年轻貌美,却总让他有种见年长者的感觉。

    就好像……

    她已经活了数百上千一样。

    想着,仓鼠嗤笑一声。

    他猛地拍了拍自己的头。

    想什么呢,一定是这段时间精神太紧绷了。

    紧绷到他都已经开始说胡话了。

    *

    衡山路上,一辆深蓝色捷豹飞速驶过。

    驾驶座上,艾喻游刃有余地打开了音乐播放器,看起来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

    自然,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能比十二地支进度条的推进更让她快乐了。

    一想到明天就能完成第四个地支任务,艾喻嘴角就忍不住上扬。

    来到一个路口,一路飞驰的艾喻终于在红灯之下停了车。

    因为是酒吧咖啡厅一条街,街上人头攒动,艾喻往路边望了望,这才发现这路口正好是斐林咖啡门口。

    艾喻“啧”了一声。

    上海什么都好,就是停车太不方便了,不然她也不会兜兜转转又走了这回头路。

    想着,艾喻目光飘远了些,斐林咖啡前方不远处一个硕大的灯牌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LM葡式蛋挞”。

    一家糕点店在一众酒吧咖啡厅中求生存就已经够难了,更何况标牌上还只标注了蛋挞。

    艾喻好奇地往前看,又“啧啧啧”了几声。

    难怪刚刚路过的时候没看到,这么多人排队,她自然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脑中闪过江丛灿胜券在握的得意神情,艾喻冷哼一声。

    这么多人排队,还让她给他带蛋挞呢,这哪是“顺便”,分明就是折磨。

    正好路灯变绿,她一脚油门踩下去,率先冲过起跑线。

    十分钟后。

    一脸不情愿的艾喻蹬着高跟鞋来到蛋挞店门口,看着排成长龙的队伍,眉头直皱。

    她一定是脑抽了,才会又把车停回停车场,重新走回来,给家里那尊佛,哦不,那尊神,来买蛋挞。

    一个大老爷们儿,吃什么蛋挞。

    艾喻想着,冷着脸走近队伍最前方的一个年轻男孩,“你好。”

    男孩看上去年纪不大,一副工装打扮,五官颇为清秀,看上去很好说话的样子。

    “嗯?”男孩看到突然出现的艾喻愣了一秒,“有事吗?”

    “我想买点蛋挞,但现在排队的人太多了,你看能帮我买点吗?”艾喻说着,从包里掏出钱夹,“我多付点钱给你,行吗?”

    男孩摸了摸鼻子,看清艾喻的脸后有些害羞,脸瞬间就红了,“请问您要买多少?”

    艾喻一看有戏,脸上多了抹笑意,“不多,我就买两盒。”

    一边说着,一边掏出十几张红票子就准备塞到男孩手里。

    岂料还未塞到人手里,男孩猛地退了一步,连连摆手,“不用不用,你不用给我钱的,你自己买吧,我正好也要买两盒,不耽误后面排队的人。”

    不等艾喻反应,男孩将自己的位置让了出来,一溜烟儿跑到了队伍最末,竟是一副要重新排队的样子。

    这是……

    把他的名额让给她,然后他再重新排队买的意思?

    艾喻哑然,她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实诚的孩子。

    这么老长的队,排了一次又要重排一次,得站多久?

    “下一位,小姐您要几盒?”

    愣神间,蛋挞已经出炉,工作人员的问话打断了艾喻的思绪。

    艾喻抿了抿唇,神色恢复如常,“两盒。”

    待艾喻拿到打包好的蛋挞离开时,一阵寒风袭来,上海的天似乎更加冷了。

    她来到队伍最末,笔直来到刚刚的男孩面前,将手上其中一个塑料袋递了过去,“喏。”

    男孩的表情看上去有些为难,迟迟没动。

    “没耽误后面的人,我就买了两盒,”艾喻轻笑一声,“分你一盒,你也别排队了,我们一人少吃一点得了。”

    男孩这才腼腆地笑了笑,终于接过塑料袋,又准备掏钱,“行,我把钱给您。”

    艾喻摆摆手就准备走,只是步子还没抬,只听“嘭——”一声。

    一个疾驰而过男人撞上了艾喻。

    艾喻本就纤瘦,哪经得起这么一撞,立马摔倒在地,吃痛地嘶了口冷气。

    她很确定,自己手腕已经被擦破皮了。

    男人神色匆匆,只急促地说了声“抱歉”便跑远了去,留下艾喻和刚刚的男孩面面相觑。

    男孩率先反应过来,立马蹲下扶起艾喻,“你没事儿吧?”

    一边说着,一边上上下下检查着艾喻周身状况。

    艾喻本就对男孩没有防备,再加上刚刚那一撞给她撞得有点懵,竟一时半会儿阻拦不及。

    于是下一刻,已经握住艾喻手腕擦伤处的男孩惊异地看到,白皙手腕上刚刚才被地上的小石子划出的红色伤痕——

    正一点一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直至手腕雪白无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