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据说真的有神 > 第32章 032
    十二月末的天越发冷了,但人们似乎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冷空气吓退,街道上圣诞气氛浓重,来往行人也比往日更多了些。

    虽称不上雪树银花,但绿色的圣诞树和随处可见的圣诞老人也平添了抹冬日的色彩。

    只是热闹是他们的,艾喻鲜少过洋节日,也没打算掺和。

    因着前一天江从灿的坦白,艾喻大概也想明白了自己不老不死的前因后果。

    她不太明白司命让自己长生不老的用意,也不太明白为什么最后会是江从灿来审判自己。

    毕竟如果按江从灿所说,一般给予诅咒的神使也会是审判者,那么她的情况就有些特殊了。

    时间太久,艾喻已经记不清当年司命出现时的模样;但那人当时留下的画倒是夜夜都在提醒着她,当年发生之事。

    许是因为多年的未解之谜有了答案,尽管最后被江从灿气得不清,艾喻当晚却睡得十分安稳,第二天早早便起了床。

    下楼时江从灿已在厨房忙活了。

    准确来说,是厨房内的锅碗瓢盆自己在忙活,他也就是双手抱胸在一旁看而已。

    这场景对艾喻来说已不算新鲜,她匆匆瞥过一眼便准备下楼吃顿法餐,顺便也配合配合这节日的氛围。

    只是还没走到门口,门铃突然响了。

    “找你的。”江从灿头也不回。

    艾喻皱眉,看了眼仍在空中飞舞的锅碗瓢盆,走近大门处,“你收敛点。”

    说罢,艾喻打开门,一身白色公主裙的钱乐怡出现在她面前。

    钱乐怡看到艾喻时表情有一瞬间的松展,随后抱怨便脱口而出。

    “老年人是不需要用手机么?给你打了上百通电话都是关机。”一边说着,钱乐怡不请自入,自然地走进室内。

    踏进门的那一瞬,空中飞舞的锅铲堪堪作罢,极不情愿般落到锅中。

    江从灿端着盘子,悠悠从钱乐怡眼前晃过,却视若无睹地来到餐桌处坐下。

    钱乐怡感叹地“啧”了两声,凑近艾喻耳旁,“你别说,你俩目中无人的样子还真有点像。”

    艾喻嗤笑,却并不打算在这个话题上多作停留,“找我什么事?”

    “还能有什么事,”钱乐怡双手抱胸,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你几天没来公司了?还上不上班了?”

    艾喻之前虽说是挂职,但因着江从灿的缘故被强迫营业,迟到早退没落下,也好歹算是每日都去。

    但自从得知江从灿知道自己身份后,艾喻也懒得再装,不仅一连好几天没在公司露面,甚至怕被人扰了清静,所幸连手机都关机了。

    钱乐怡的质问声不算小,江从灿闻言挑了挑眉,一脸揶揄地看向艾喻,仿佛在问“怎么,不演了?”。

    艾喻挑眉,答得理直气壮,“不上了。”

    仿佛在答说“我摊牌了”。

    江从灿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倒是钱乐怡皱了皱眉,想说什么,却终究没能说出口。

    在江从灿眼里艾喻怎么说都是在公司有职位的人,艾喻就这样明目张胆地在江从灿面前说不上班……

    钱乐怡直觉艾喻已经将自己的身份告知江从灿了。

    “随便你,”钱乐怡硬邦邦地说,“我爸的意思是让你每个月去公司一趟,对个账。”

    以前艾喻不在也就算了,现在艾喻回国了,账目方面还是要让她自己看看才行。

    当然,这只是钱军单方面的想法。

    已经将艾喻性子摸了个七七八八的钱乐怡对此嗤之以鼻。

    艾喻这样的人,几千万的包包日常带出门,两亿的粉钻戴在手上,财富遍布世界,又怎么会在意钱军手上那点小钱。

    果然,只见艾喻懒懒摆了摆手,“不用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就行。”

    ……

    好像哪里不对。

    钱乐怡一愣,狐疑地看了眼艾喻手上的粉钻,又看了看江从灿,倒抽一口冷气,“这戒指……?”

    艾喻斜她一眼,双手抱胸站在鞋柜前,气定神闲,“他送的。”

    钱乐怡:????

    那天拍卖她和江从灿两个争得不可开交,把市价一亿的戒指抬到了两亿,现在说江从灿拍这枚戒指是为了送给她?

    自己那天在那儿举牌举得手都酸了,就为了看这两个不差钱的人秀恩爱?

    钱乐怡突然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气不打一处来,“所以那天你俩抢戒指只是在打情骂俏?”

    话一说出口,室内突然静了,只余几人深深浅浅的呼吸声,连空气都仿佛凝固了一般。

    艾喻自然知道钱乐怡的想法,但当着面就这样说出口……

    还真让她有些无措。

    钱乐怡打第一次见到江从灿到现在,都没有怀疑过他和艾喻的恋爱关系。

    艾喻一开始是不想解释,毕竟她没有向钱乐怡解释的必要,且当时她也不可能直接告诉钱乐怡,她死皮赖脸要和江从灿同居是因为看不到他的未来。

    后来江从灿知道她的身份了,艾喻又懒得解释了,且江从灿的身份她也不可能告诉钱乐怡。

    于是就导致了钱乐怡今天当着两人的面,这样理所当然地说出这种离谱的话来。

    按说误会也就误会了,就怕这人觉得她是故意不说清楚,任由钱乐怡误会两人的关系。

    那她可真是有理说不清。

    艾喻脸色有些微妙,偷偷瞄了眼餐桌上的江从灿。

    江从灿不知何时已经停下了进食的动作,只懒懒地靠在凳子上,好整以暇地看着艾喻。

    四目相对,艾喻从他眼神中看出了丝戏谑,仿佛是对她的嘲讽一般,还透着股笑意。

    怕什么来什么。

    艾喻心下叫糟,立即开口,“你误会了,我们不是……”

    “不是打情骂俏,”江从灿突然出声,打断艾喻后面的话,“只是钻戒这种东西,还是由男人买比较合适。”

    “对,我们不是……”艾喻点头附和,说到一半突然意识到不对,猛地一愣。

    等等,钻戒由男人买比较合适?

    什么意思?她听错了吗?

    四只眼睛同时向他看去。

    这还是钱乐怡进门至今江从灿的首次出声。

    男人声音低沉,像是心情不错,语气中还带了些愉悦的笑意。

    钱乐怡紧紧盯着江从灿看向艾喻的“宠溺”目光,气极反笑,“所以,你知道我是在帮她叫价。”

    她用的是肯定句。

    江从灿颔首,“有问题吗?”

    有问题吗?

    钱乐怡难以置信,“你不会先跟你女人说一声?怎么,对有钱人来说一亿就不是钱了吗?合着我举牌举得手都快断了,就因为你俩没商量好谁来买单?”

    江从灿疑惑地看向钱乐怡,“你是她的秘书,做这些不是应该的吗?”

    钱乐怡一愣,被噎得有些说不出话来,一脸“你居然连这些都跟他说了”的表情看向艾喻。

    眼神中颇有被人背叛之感。

    艾喻无辜地眨眨眼,“我可没说。”

    “呵,”钱乐怡冷笑,显然是不相信艾喻的鬼话,“女人的嘴,骗人的鬼,我算是见识到了。”

    啧。

    艾喻皱了皱眉。

    误会加深倒是没什么,但被冤枉艾喻就有些不乐意了,她瞥了眼气定神闲正在看戏的江从灿。

    竟一时想不出什么对策。

    她总不能跟钱乐怡说,不是她说的,而是神无所不知吧。

    半晌,面对钱乐怡气势汹汹的质问,艾喻顿了半天,挤出几个字来,“……我真没说。”

    江从灿眉眼间愉悦之色更甚。

    而在钱乐怡看来,这无力辩解就等于承认,“你以为你男人是神?你不说他魂知道的?”

    艾喻摸了摸鼻子。

    嘿,他还真是。

    “算了,不和你扯,”钱乐怡斜她一眼,“还不请我进去?”

    艾喻退开两步,示意钱乐怡进屋,“你还有事?”

    “被你气糊涂了,”钱乐怡白她一眼,反为主般率先走入厅,“正事儿都还没说呢。”

    说罢,她若有似无地瞟江从灿一眼,对艾喻使了使眼色。

    艾喻会意,这哪儿是被她气糊涂了忘了说,钱乐怡分明是顾忌有第三个人在场不便开口,才扯东扯西,迟迟没有进入正题。

    她随意摆了摆手,来到沙发边翘腿坐下,“没事,你直接说就行。”

    反正不管在哪讲江从灿都能听到,艾喻索性不做挣扎。

    钱乐怡却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给了江从灿一个“真有你的”的眼神。

    艾喻这才回国多久,这么短的时间就能让艾喻和盘托出,想来这男人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莫名受到表扬的江从灿罕见地没有因为他人的妄议动怒,嘴边笑意甚至加深了些。

    钱乐怡慢悠悠坐下,从包里掏出手机递到艾喻面前,言语中却还是尽量隐晦,“你看看,爆炸当天的新闻稿和照片,昨天流出来的,结果昨天给你打了一整天电话没人接。”

    手机屏幕正中央,是一条关于爆炸的微博。

    #女子挺身而出解救傅庭远#两天前思南集团举办的恶性袭击事件中,新晋影帝傅庭远被落单匪徒作为人质,凶险之时,一名女子挺身而出,主动提出交换人质,解救出傅庭远。据悉,该名女子为钱氏普通员工,交换人质或为粉丝行为。

    微博配图是艾喻捂着伤口从场馆走出时,傅庭远上前搀扶的场景。照片像素极高,两人面容清晰可见,甚至连艾喻衣服上的logo都看得一清二楚。

    艾喻不以为意地接过手机,“不就几张照片么。”

    她活了这么久,流出去的画像和照片多了去了,倒也没人真会因为几张照片来质疑她的身份。

    毕竟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长相相似没什么,再不济也能说有血缘关系。

    钱乐怡皱眉,语气变得严肃起来,“现在是信息化时代,你以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可以离开手机生活么?你是不知道现在的网友多厉害,甚至能把你祖宗十八代都扒出来。”

    艾喻却不甚在意地笑了笑,神态轻松自然,甚至翻了一会儿还“啧”了一声,“怎么把我拍得这么胖?”

    “行了,”钱乐怡眉头皱得更深,知道指望她是不行了,索性开口道,“把过去记录过你容貌的照片或者笔记都告诉我,还有你回国前去过哪些国家,我帮你整合一下,加到你现有的资料里,如果真有人看出什么,就说你祖宗十八代都长一个样。”

    艾喻心不在焉地点点头,想戳开屏幕上的大图看看,却一不小心戳到评论去了。

    和傅庭远相关,这条微博的评赞量都非常可观,艾喻扫了一眼。

    小姐姐太好看了吧!这种人是粉丝我直播砍头!!

    艾喻一哂,随手就是一个赞,突然有了往下看的兴致。

    赌五毛,一个月后两人官宣。

    小姐姐给傅庭远挡刀子?这他妈是什么神仙爱情?

    傅影帝怎么这么捞啊,居然让一个女人挡在自己前面。

    一万多条评论,艾喻看得啧啧称奇。

    怪不得钱乐怡说要小心这届网友,这都是编剧水平了。

    只是迷失于评论区的艾喻,和沙发上正在想后续对策的钱乐怡都未曾注意到,餐桌上,江从灿原本愉悦的脸色突然变暗了几个度,竟显得有些阴沉。

    那天出事后,他分明已经模糊了所有相机里有关艾喻的照片。

    时隔几日,照片却重新流出,且都是单反拍摄出来的高清大图。

    看着沙发上刷微博刷得津津有味的艾喻,江从灿起身走上楼去。

    它终究还是来了。,,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