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据说真的有神 > 第15章 015
    许是傅庭远的脸色太过难看,旁边刚刚解了他燃眉之急的男人一溜烟便跑得不见人影。

    只是重新进入会场后,刚刚做了好事不留名的雷锋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好像错失了影帝八卦的第一手消息,悔不当初。

    看到傅庭远时艾喻还有些惊讶,毕竟在她的印象中,明星似乎不太能做出“上厕所不带纸”这种事。

    当然,现在她知道了,凡事总有例外。

    见艾喻迟迟没有反应,傅庭远怒气冲冲上前两步想与其理论,张了张嘴却始终找不到合适的说辞质问她。

    于是一肚子火的傅庭远想了半天终于挤出一句,“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有公德心!”

    气势相当弱,心里相当虚。

    还是吃了没文化的亏。

    艾喻挑眉。

    活了这么久喜欢她的人不多,恨她的骂她的倒比比皆是。

    没有公德心这个理由倒是别出心裁。

    艾喻来到盥洗池边,打开水龙退冲了冲手上残留的口红,却始终没有开口,就好像傅庭远不存在一样。

    刚刚拿了金像奖影帝的傅庭远还从未受到过这种待遇。

    就算不认识他是谁,就他这张脸,也不至于让人无视吧?

    傅庭远甚至开始怀疑她已经忘了上次自己上她车的事儿了。

    不然就算不认识他,也不觉得他帅,也不会表现得完全跟没见过他一样吧。

    下一秒,艾喻却好像听到他内心的疑问似的,突然开口,“对了,上次被经纪人骂了吗?”

    哦,原来她记得他。

    不仅记得他,还清晰地记得他说的,行踪败露会被经纪人骂。

    怎么听都是幸灾乐祸的口吻。

    傅庭远眉心直跳,深呼吸好几秒才开口,“拜你所赐,没少被骂。”

    艾喻却好像完全听不出傅庭远语气中的抱怨一般,满意地点点头,“看来公司员工质素还不错。”

    话音刚落,傅庭远甚至来不及反应艾喻话里的意思,悠扬的手机铃声响起。

    艾喻不紧不慢抽了张纸巾擦擦手才接起电话,“怎么了?”

    电话那头钱乐怡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焦急,“你怎么还没回,现场这边出了点状况,现在正在进行紧急疏散,你赶紧回来。”

    艾喻皱眉,很快应了声好,转过身朝会场的方向走去,“我现在过来。”

    傅庭远正被艾喻恼得气急攻心,这会儿见艾喻要走,立马追了上去,“诶!你去哪!我话还没说完呢……”

    钱乐怡电话里的语气除了焦急还有些惊慌,艾喻走得很快,根本没空搭理身后的“跟屁虫”,一边走还一边用精神力探知会场的情况。

    肢体接触能让她毫不费力地看到未来,但直接探知她只能看到现在的场景,最多还能看到些支离破碎的未来画面,且每次探知完她的神经都会进入一种高度紧绷的状态,让人十分疲倦。

    所以一般来说她不会选择用精神力探知他人未来的画面。

    只是这一次,她的探知能力似乎又失控了。

    她的精神分明是朝着会场的方向去的,却好像转了个弯似的,脑中看到的全是关于傅庭远的一些画面。

    是未来半小时的一些画面,却并没有支离破碎。

    她清晰地看到了带着头套的武/装分子拿着把锋利的刀,将傅庭远挟持在自己身前,让所有人不要靠近。

    为什么叫他武/装分子呢,因为那人周身缠满了一圈炸/弹,胸口的小型屏幕上清晰地写着倒计时仅剩一分钟。

    尽管没有探知到会场的状况,但她从傅庭远的未来中也大概能猜测到钱乐怡的惊慌从何而来。

    画面中艾喻除了傅庭远还看到了四周环境,宾席里她并没有看到自己,江丛灿也不在场,却看到了钱乐怡和钱军的身影。

    只是她并没能看完结局,大脑的疼痛在对她表达抗议,艾喻抬手捂住头想接着看,画面却已经断了。

    思绪回笼,身后的傅庭远已经小跑几步跟了上来,正要继续斥责艾喻不人道的行为,艾喻却猛地停住脚步,回首看他。

    傅庭远一愣,下意识后退一步拉开距离,“你干嘛?”

    “你没带手机?”艾喻开口问道。

    傅庭远撇嘴,“你刚刚不都听到了么,带了手机我还需要向你求救么?”

    艾喻颔首,没带手机,经纪人也联系不上他,一个人在洗手间落单,难怪会被挟持。

    “秘书刚刚通知我现场出了点状况,会场现在不安全,正在紧急疏散。”艾喻言简意赅,“你跟我一起回会场,找到你的经纪人就立刻离开。”

    既然看到了,艾喻就顺便帮帮他。

    她不会死,却也不喜欢看到他人的死亡。

    傅庭远一愣,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这巨大的信息量。

    先不说今天的年会聚集了多少商业大佬,就凭思南集团的名号,今天会场的安全措施都已经堪比机场安检了,这凭空而出的危险又是从何而来。

    但艾喻的语气不像作假,尤其在他听惯了艾喻平淡的语气后,现在再听她严肃的口吻,傅庭远瞬间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会场内几乎囊括了上海市内80%非富即贵的高位者,还不算到场的明星和公众人物。

    如果真出了什么事,后果不堪设想。

    傅庭远肃了肃表情,“手机借我,我给经纪人打个电话。”

    这是两人认识后,傅庭远向艾喻提出的第三次请求。

    这次艾喻没有拒绝,一边掏出手机递给他一边快步走向会场,“边走边打,动作快点。”

    傅庭远拨通电话,抬步跟上艾喻。

    两人离开走廊后,一个身着黑色外套的男人从洗手间里推门而出,脸上带着一丝遗憾,看向艾喻的眼神阴翳又狠辣。

    正是艾喻刚刚在傅庭远未来画面中看到的武/装分子。

    *

    两人到达会场时场面便已经有些混乱,虽然还没有到令人惊恐的程度,但场内众人皆是一副惶惶之色,步履匆匆朝会场外奔走。

    傅庭远已经联系上经纪人,对艾喻打了个招呼便抬步走向前桌。

    这边钱乐怡看到艾喻,终于松了口气,大步走上前来,“你总算回来了。”

    “怎么回事?”艾喻看着眼前一片混乱的会场,皱了皱眉。

    “刚刚你离开没过多久,主控系统突然失灵,有人通过主屏幕投放了一段视频。”钱乐怡语速很快,一边说着一边将艾喻往外领。

    “好像是集团旗下一个外包公司的员工,说公司恶意拖欠工资,这边对他们说发不出工资,结果那头听说集团会举行拍卖,立马拿出了一千多万撑面子。”

    “我刚刚去查了,好像还真有这么回事。但那个公司严格来说其实不属于集团,只是一个小外包公司而已。那些员工在视频上说已经在会场各处安了炸/弹,让公司高层以外的人在二十分钟内撤离,还要求所有管理层一个都不准走,走一个就引爆一处炸/弹。”

    “不过说实在的,就几十个普通员工而已,真有炸/弹的可能性很小,但视频已经播放了,保险起见,还是尽快撤离比较好。”

    言下之意,钱乐怡似乎并没有相信视频中人的那副说辞。

    所以也一定没有限制所有公司高层离开。

    艾喻眉心紧蹙,直觉告诉她有些不妙。

    炸/弹她刚刚已经亲眼看到了,按照刚刚她看到的情况,会场内部大概率也被布置了炸/弹。

    但这一定不会是外包公司那几个小员工的手笔。

    分明是有心人用了外包公司拖欠工资的名号,实施了这一次的恐怖行动。

    而目标,就是整个上海市的权贵和富豪。

    这些恐怖分子看上去人数不少,且能神不知鬼不觉黑掉主控,安放炸/弹,明显是有备而来。

    既然如此,他们的威胁也一定不是说说而已。

    那人明确说了公司高层一个都不许走,艾喻环顾四周,明显已经有几个高层携家眷准备离开。

    艾喻立马停下脚步,挡住钱乐怡,“立刻让公司高层回到会场,现在马上。”

    钱乐怡只愣了两秒,立即摁住手中的对讲机,“让门口保安注意,让公司领导……”

    “嘭——”

    话音未落,会场一角传来一声巨响。

    场内顿时火光四溅,人群中不断传来尖叫与惨叫声。

    所幸角落处的人已经疏散得差不多了,没有引起重大伤亡,只有几个腿脚慢的被波及到,受了些轻伤。

    艾喻眉头皱得更紧了些,还是没赶上。

    钱乐怡被眼前真实的爆/炸场面惊到,蹲在原地,迟迟说不出话来。

    任凭她的成长速度再快,在这样的场景面前她也有些经受不住,当即腿脚便有些发软。

    艾喻一把抢过她手上的对讲机,摁下通话键选择扩音,“立刻封锁大门,让所有部级以上员工原地待命。”

    尽管下达了指令,但爆炸已经发生,人群中的恐慌效应已经达到,没有人愿意听她的,一窝蜂地往外冲去。

    不料下一秒,又一道爆炸声传来,这次却是会场外。

    刚刚逃出去的众人还来不及欣喜,就全部被火光淹没。

    火光过后,门外一片惨状,刚刚跑出去的一大波人已经瘫倒在地。

    如果说刚刚艾喻的话并没有让众人停下脚步,那么这一次的爆炸终于让众人明白过来眼前的状况。

    几个有眼色的高层停下脚步,其余几个普通员工看自己领导不动了,试探性地踏出脚步。

    五秒过去,没有再发生爆/炸。

    大家总算明白过来,视频里的人不是在开玩笑,有人正盯着他们。

    跑没有用,要按照视频上之人的指令来做才行。

    这边钱军终于找到了钱乐怡和艾喻,立即招呼两人快走,“你们都没有在公司名单上出现过,你们赶紧走,我刚刚已经报警了,这边有我就行了。”

    艾喻点点头,看向钱乐怡,“你现在立即离开会场,在远一点的地方等警察过来,我们和警方的沟通需要你去,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钱乐怡还没有完全从爆/炸中恢复过来,此时听到艾喻的话,终于回过神应了声好,随即跑出了会场。

    艾喻却没有动,只是看向钱军,“我刚刚看到了一些画面,关于这些人的,待会儿你见机行事,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钱军点头,却又有些迟疑,“但是你……”

    “没事,我又不会死。”艾喻摆摆手,朝主控室走去。

    能清晰看到场外监控画面的,只有主控室。

    十分钟后,场内普通员工终于撤离完,而高层们纷纷惨白着一张脸,回到会场内部。

    会场的铁门缓缓落下。

    主控室内的两名带着头套的黑衣男子确认无误,起身走出主控室。

    两人走出主控室的一瞬间,监控屏幕上出现一道颀长的身影。

    江丛灿双手自然的垂在身侧,手中空空如也,不紧不慢地走过一堆躺倒在地的尸体。

    临出监控范围前,他突然抬眸瞥了眼镜头,主控室内的监控画面立刻失灵,呈白色雪花状。

    会场外,江丛灿绕过尸体,从侧门再次进入会场。

    下一秒,本来没了呼吸的众人缓缓睁开了眼,不少人发出些呻/吟。

    显然刚刚被炸/弹炸飞的一群人,除了身上血肉模糊的皮外伤,已无性命之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