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据说真的有神 > 第14章 014
    拍卖开始后现场气氛活跃了些,现场最不缺的就是有钱人,加上这场拍卖本就打着慈善募款的名号,大家出手都很阔绰。

    前几件拍卖藏品都是些名家古画,艾喻提不起兴趣,迟迟没有动手。

    倒是前排不远处的傅庭远频频举牌,立时引起周围媒体的目光。

    闪光灯此起彼伏,将傅庭远的每一个表情都忠实地记录下来,甚至连同桌另一位冷眼旁观的男星都没有放过,记者们甚至连明天的标题都想好了。

    《影帝一掷千金做慈善》、《傅庭远拍卖会毫不手软,崇安盛不为所动》……

    娱乐圈固然精彩,业界大佬们自然也不甘示弱,拍卖刚刚开始,拍卖品就接连叫出一个又一个高价。

    艾喻意兴阑珊地喝了口香槟,对正在拍卖的诗词书画完全提不起兴趣。

    当傅庭远再次以七位数拍下一副字画后,主持人终于宣布来到珠宝藏品拍卖环节。

    两分钟后,导购小姐推着首个珠宝展品缓缓来到台前。

    这是一颗足有10克拉的方形粉钻,台上出现钻石的细节图,伴有18K白金镶嵌,每一个细节都无可挑剔,在灯光的照射下透出熠熠闪光。

    没有女人能逃过钻石的致命诱惑,艾喻也一样。

    几乎是展品刚被推出来的同一时间,她偏过头,对同样有些意动的钱乐怡耳语,“拍下它。”

    主持人一边展示不同角度的细节图,一边介绍起这颗钻石,“粉色代表无私的爱,它介于白色和红色之间,在保持浓郁度的同时也自带爆裂感,正如这颗10.64克拉的紫粉红色艳彩钻石。”

    “历史上有名的彩钻,比如光明之海、光之眼和阿格拉钻石,相信在座各位都有所耳闻。”

    “当然,”主持人笑了笑,“这颗粉钻虽然不能和这些几十克拉的著名粉钻相提并论,但超过10克拉的白钻已属难求,更不用说10克拉以上的彩钻。”

    台下出现些惊叹声,显然是已经被主持人这番说辞给打动。

    艾喻也掀了掀唇。

    天然粉钻自然珍贵,而刚刚主持人提到的阿格拉钻石,现在就躺在她汤臣一品的房间里。

    尽管她拿到手时阿格拉钻石已经由最初的32克拉被切割成了28克拉,但也完全没有影响到她对这枚大型粉钻的喜爱,不然她也不会千里迢迢从英国将钻石带回来。

    唯一的弊端是,阿格拉太大了,不太方便平时佩戴。

    而台上这枚10克拉的,刚刚好。

    在经过一系列铺垫后,主持人终于宣布起拍价格,“这枚净度评级为TypeIIa的4C天然粉钻,起拍价格为一亿人民币。”

    说着,他敲下了手中的木锤,发出一声闷响,“竞拍开始!”

    台下出现些议论声。

    尽管这枚钻石珍贵又罕见,但台下坐着的不仅仅是名流巨贾,还有很多普通员工。

    九位数的天价起拍价让人望而却步,就算家财万贯也得掂量掂量自己手中的现金流是否支持。

    一时间竟无人举牌。

    短暂的空白过后,靠角落的餐桌一处缓缓举起一个号码牌。

    主持人眼睛一亮,伸手指向会场角落,“105号!105号出价一亿零一百万!”

    所有人不约而同将目光聚集到会场一角。

    在众人的注视下,钱乐怡缓缓放下手里的号码牌,脸上已经熟练地挂上官方的笑容。

    周围出现些议论声。

    “原来是钱小姐啊,”一名男子脸上出现些了然之色,笑道,“我还当是谁呢。”

    旁边立时有人附和,“现场也没几个人有这个经济实力了,不过就算有,看到钱小姐出手了,倒也不会抢就是了。”

    显然两人对集团董事长千金都并不陌生,甚至语气中都带有一丝原来如此的释然之感。

    只是话音刚落,主持人再次开口,“又有人出价了!86号出价一亿零五百万!”

    刚刚还在议论的两名男子一愣,同时看向自己手上的号码牌。

    一个84号,一个85号。

    那86号岂不是……

    两人身侧,沉默了一整晚的江从灿笑着向两人点点头,放下了手中的号码牌。

    注意到江从灿的自然不止同桌人,艾喻和钱乐怡也在人群中准确看到了他。

    钱乐怡对江从灿印象深刻,一眼便认出了他,有些迟疑地看向艾喻,“这不是你家那个……”

    艾喻皱眉,对江从灿出现在会场展现出疑虑,却也没打算就此罢手。

    她轻声开口打断钱乐怡的疑问,“继续。”

    钱乐怡颔首,再次举牌。

    接下来的十分钟时间都是两人不断举牌的拉锯战。

    双方似乎都丝毫没有放手的迹象,台下其余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甚至几家股东的小姐们都开始叫人打听起江从灿的身份。

    眼看价格就要被抬到两亿,钱乐怡见投向自己的目光越来越多,趁江从灿举牌的空隙看向艾喻,“这样下去不行,要不算了,你俩回家再慢慢谈。”

    钱乐怡考虑的不仅仅是钱和现场拍卖的时间,她还要考虑这件事的影响。

    在场不乏媒体,她越高调,停留在她身上的镜头就越多。她本身在市内就有名倒是没什么,但艾喻就在自己身边,镜头难免会扫到艾喻。

    现在的照片清晰度又不比从前,留下的照片越多,对艾喻就越不利。

    看到江从灿后短暂的失神之后,艾喻脸上表情已经恢复平静,听到钱乐怡的话也没再多说,只轻轻点了点头。

    一个粉钻而已,她想要也只是为了锦上添花,自然不会多做纠缠暴露自己。

    刚刚让钱乐怡继续,也是有些想探探江从灿的底。

    能买下汤臣一品,江从灿自然是有些身家的,但这颗钻石最后的成交价格已经能再买两套汤臣一品了。

    他能有这个身家,在上海市内就绝不会是无名之辈,江从灿口中的“经营了几家小公司”,显然是过谦了。

    想着,艾喻看向钱乐怡,“人名单和座次都是你安排的,江从灿的资料你都有吗?”

    钱乐怡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你们都住一块了,你找我……”

    说到一半,她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话锋一转,“等等,他是江从灿?”

    艾喻没有说话,只静静看着她。

    “我去……”钱乐怡看上去有些惊疑不定,“你连福布斯富豪榜上的人都不知道?”

    “去年中国福布斯排名前三的最神秘富豪,外界一张他的照片都没有,也不知道他名下拥有哪些产业,只有一个名字。”钱乐怡放眼打量起远处的江从灿,啧啧称奇,“光听名字还以为是个七老八十的大叔,没想到这么年轻。”

    难怪刚刚在电梯里就觉得这个男人有些不对劲。

    想了想,她又看向艾喻,“不是,你连人家是谁都不知道就和人家同居了?看不出来啊……”

    明明内里是一副老灵魂,思想倒是挺前卫的。

    艾喻晃了晃手中的酒杯,轻轻抿了一口,不作回应。

    富豪榜榜上有名并不稀奇,毕竟刚刚看他拍卖时那副做派,就不像是一般人能有的气势。

    但突然空降,外界又连他的基本信息都没有……

    就好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个人一样。

    这个想法刚刚浮现,艾喻猛地愣住。

    没有过去,没有未来,不就是凭空冒出来的一个人么。

    隔着人群,艾喻看向江从灿,疑窦丛生。

    同居第二天她就试探过他了,且一起生活了近一个月,她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江从灿生活非常规律,有时晚归还会打电话知会她一声,周末也呆在家里不怎么出门。

    明明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普通人。

    正想着,前方的江从灿似有所感,突然偏头朝艾喻看来。

    四目相对,两人皆是一愣。

    江从灿率先反应过来,举起酒杯对艾喻致意。

    艾喻感到心虚,瞥眼不再看他。

    江从灿刚刚高价拍得了钻石,现在正是全场焦点,此时一个动作,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艾喻。

    所幸钱乐怡反应极快,拿起酒杯向江从灿举杯抿了口酒。

    众人只当江从灿在为对手的放弃致谢,不再深究。

    危机解除,钱乐怡却有些不满,“他知道你的身份么?”

    “不知道。”艾喻答得很快,在这一点上她相当自信,毕竟除开一些微小的能力和不会受伤之外,她和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

    且她也从未在江从灿面前展现过能力。

    钱乐怡啧了一声,“今天之后他就不再是神秘富豪了,明天新闻上一定铺天盖地都是他的消息,你注意点,以后在外面和他保持距离。”

    显然,一直到现在,钱乐怡都始终没有怀疑两人的恋爱关系。

    艾喻懒得解释,对接下来的拍卖也失了兴致,跟钱乐怡打了声招呼便向洗手间走去。

    *

    洗手间离晚宴主场有段距离,艾喻脑中仍在思考刚刚的事儿,走得很慢。

    场内主持人的叫价声渐渐远走,高跟鞋的声音回荡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中,发出阵阵回响。

    终于来到洗手间,艾喻刚准备推门,隔壁的男洗手间传出一道焦急又惊喜的男声,“您好!是有人来了吧,能听到我说话吗?哈喽?”

    艾喻挑眉,手上动作不停,推门走进女洗手间。

    男声却没有放弃,“小姐,能帮我个忙吗?洗手间没纸了!我身上没纸,也没带手机出来,能给我递点纸么?就从门缝里塞进来就行了。”

    半晌没有动静,男声终于大声道,“我听到你高跟鞋的声音了!”

    艾喻充耳不闻,随手关上了女洗手间的门。

    十分钟后,当艾喻补好妆走出洗手间,对面男洗手间的门也同时被人从里面推开,一前一后走出两个男人。

    前面一个不认识,后面一个艾喻倒知道是谁。

    傅庭远正在向身前的男人笑着道谢,下一秒,他看到对面推门而出的艾喻时脸色一变。

    回想到艾喻第一次见死不救的场景,他几乎可以立即断定,刚刚那个见死不救的女人也是她。

    半晌,傅庭远嘴里咬牙切齿蹦出几个字来。

    “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