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据说真的有神 > 第6章 006
    愣神中,江丛灿已经成功解锁了大门。

    他看也不看艾喻一眼,侧身进门,又反手关门。

    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丝毫没有给艾喻考虑的时间。

    下一秒,艾喻终于回过神,如法炮制输入密码,走进屋内。

    和她想象的空房子不太一样,屋内是极具现代化的北欧装修风格,玄关左手边是开放式厨房,右边直通厅。带着些冷情感,屋内陈设却一看就是有人居住过的痕迹。

    刚刚进门的男人站在厨房内,正将自己塑料袋中的食物一一放在案板上。

    听到门口传来的动静,他微微抬头看向这位不速之,“你知道私闯民宅有什么后果吗?”

    “我说过了,这是我的房子。”一边说着,艾喻信步走向沙发坐下,“说吧,你是怎么知道我家密码的?”

    前半句理所当然,后半句带着质疑,完全没有属于入侵者的自觉。

    江丛灿被艾喻这副模样给逗笑,“你的房子?证据呢?”

    说着,他指了指大门,暗示她刚刚连门锁都不会用的事。

    艾喻眯了眯眼,懒洋洋地掏出手机,扒拉两下往上一抛——

    手机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抛物线,江丛灿伸出手,准确接住艾喻抛来的手机。

    屏幕上,分明是一张房产证的照片。

    这还是好几年前的老房产证,房屋所有权人上写的名字是艾喻。

    江丛灿不动声色,看了两眼便抬步走到艾喻身边,轻轻将手机放至艾喻面前的茶几上。

    而后,他转身上楼。

    就和艾喻根本没把江丛灿放在眼里一样,他好像也从来没将她放在眼里。

    艾喻脸色不变,悠闲地翘起二郎腿打量四周。

    啧,这种冷色调的北欧装潢还真不让人满意。

    墙纸和沙发撞色了,地上的大理石冷冰冰的,踩上去一点儿都不舒服。

    明天又要找人来铺地毯了。

    正想着,江丛灿已经从下楼,手里还多了一本红色的不动产证。

    他将本子摊开,放至艾喻面前,“那你看看我这份。”

    艾喻双手抱胸,眼睛往下瞟了瞟。

    同样的地址,不动产证权利人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

    “江丛灿……”

    艾喻一字一顿念出声来。

    江丛灿满意地点点头,“是我。”

    艾喻拿过不动产证,左翻翻右看看,“啧”了一声,“现在的假证都已经到这么逼真的程度了……”

    江丛灿眉心一跳,终于意识到似乎不能和眼前这个女人讲道理,一把抽出女人手中的不动产证,“我是走正规手续在中介那买的,你如果不信……”

    后面的话,艾喻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她没料到江丛灿会突然动作,一个愣神,男人的手已经轻轻擦过了艾喻指尖,夺过了证书。

    艾喻整个人呆在原地,没能反应过来。

    虽然只有一瞬间,但确实是碰到了。

    她什么都没有看到。

    这次不仅仅是未来,就连过去都没有。

    一个人的未来一片空白,可以理解为重获新生,但过去一片空白……

    艾喻看江丛灿的眼神变了。

    她的能力没有失效,昨天已经在小李身上试过了,问题并不在她,而在于他。

    这边江丛灿似乎对艾喻的变化毫无察觉,自顾自收起不动产证。

    艾喻起身,正想伸手再试试触碰江丛灿,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来电人上赫然是写着克里斯的名字。

    艾喻皱眉重新坐下,摁下通话键。

    “我刚刚接到消息,之前给你发的这套房子上个月被人买下了,中介那边的网络有些滞后,还没有更新,您已经去了吗?”

    克里斯慢条斯理的声音这一刻让艾喻有些怔忪,好一会儿才消化过来克里斯的意思,很快开口,“重新帮我找套房子,我先回公馆。”

    “……”克里斯迟疑两秒,“公馆的房子已经脱手了。”

    “我今天才搬出来。”艾喻扯了扯嘴,语气中带了丝荒谬之感。

    中介那里信息滞后一个月,卖房倒是手脚挺快的,她前脚出门,后脚房子就已经卖出去了。

    “公馆一般只对外出租,您的房子挂上去是售卖,昨晚信息一挂出去就有人预付定金了,中介中午收到您搬走的消息,下午买家就付完全款了……”

    “行了,”艾喻终于皱了皱眉,“给我解决方法。”

    克里斯顿了顿,“要不我先给您定两天酒店?”

    语气中竟带着浓浓的不自信。

    克里斯服务艾喻已久,自然知道艾喻从来不住酒店,这句话问出口,他其实就已经知道答案了。

    果然,艾喻眉头更深,毫不犹豫得给出答案,“我不住酒店。”

    克里斯遗憾地叹了口气,“抱歉,但严格意义上来说,我现在还在休假,祝您好运。”

    说罢,克里斯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忙音,艾喻明白了,克里斯的意思是,他没有解决办法。

    江丛灿听出电话内容的大概意思,脸上带了些笑意,“弄清楚了?”

    艾喻面不改色朝江丛灿伸出手,“弄清楚了,刚刚不好意思。”

    嘴上说着不好意思,但江丛灿怎么都看不出来她哪里有一丝歉意。

    倒是男人也没有戳穿她的意思,还配合地伸出手,“没事。”

    双手交握那一刻,他明显感觉到了女人紧了紧手心。

    五秒过去,艾喻都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真的什么都没有。

    艾喻眼神有些恍惚。

    眼前这个男人,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

    她甚至连两人在同一架飞机上的画面都没有看到,她甚至开始怀疑在飞机上碰到的是不是眼前之人。

    时间有些久,江丛灿紧了紧手臂,想收回自己的手,艾喻却不肯放手。

    “艾小姐,我接受你的道歉了,”江丛灿脸上仍带着笑意,甚至一双深棕色的眸子里还闪烁着一丝得逞,“能放开我的手了么?”

    艾喻回过神来,缓缓放开了男人的手,语气中带了些迟疑,“我们见过对吧?”

    江丛灿没有出声,只挑眉看着她,似乎在等她继续说下去。

    “两周前,英国直飞上海,英国航空头等舱,你坐我前面。”她的语气带着八分笃定。

    江丛灿思索片刻,点了点头,“好像是。”

    明明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艾喻却蹙了眉。

    这说不通。

    “艾小姐,”江丛灿笑,“如果没别的事我想你可以……”

    “你这房子出租吗?”赶的话还未说完,艾喻打断了他,“我想租一间房。”

    明明是请求,从艾喻嘴里说出却硬生生成了要求。

    不等江丛灿开口,艾喻又问,“一个人住?”

    江丛灿乖乖点头。

    “这样吧,”艾喻重新回到沙发上坐下,颇有些反为主的意味,“我帮你搞定清洁和一日三餐,房租随你开,你只需要腾出一个房间给我住就行。”

    没地方住倒是其次,两天之内她的能力失效两次,她要留下来,搞清楚眼前之人的身份。

    她的诅咒持续了一千四百年,说不定这个没有过去亦没有未来的人……

    能让她找到结束这漫长生命的方法。

    艾喻给出的条件确实不错,江丛灿想了想才看向艾喻,“艾小姐看起来很富裕。”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艾喻却理解了他的意思。

    不管是艾喻的做派还是服饰气质,都透露出她不菲的家境。

    既然条件富裕,又为什么要租房呢?

    酒店、重新看房买房,有钱人有无数种选择,她却选择了找他租房。

    艾喻没有思考多久,谎话张嘴就来,“家道中落,我在英国的学业都没有完成就回国了,刚刚卖掉了最后一处房产还了父母欠的债,本以为还有一处落脚之处,没想到中介那边一个月之前就卖给你了,我现在已经无处可去了。”

    江丛灿险些笑出声来。

    故事倒是贴合实际情况,有模有样,但艾喻这平铺直叙的语气,实在让人相信不起来。

    江丛灿煞有介事地点点头,思考片刻才缓缓开口,“我可以租一间房给你,但是……”

    “谢谢,”艾喻点点头,直接忽略了男人的但是,“带我看看我的房间吧。”

    一边说着,她走上楼梯,走到一半又想起什么似的,对江丛灿指了指玄关处的行李箱,“帮我拿一下箱子。”

    江丛灿失笑,认命般走到玄关,提起箱子上楼。

    只觉得自己好像摊上了个祖宗。

    江丛灿来到二楼时,艾喻正在半开着的主卧门前驻足观望。

    他特意弄出点动静,艾喻终于收回眼神,“我住哪?”

    江丛灿指了指最里面的房间,将行李箱递给艾喻,“房屋出租合同我明天打印了再给你,房里什么都有,缺什么跟我说就行。”

    艾喻点点头,径直走进房间。

    房门缓缓合上,二楼走廊外,江丛灿终于卸下了脸上的伪装,盯着艾喻的房门迟迟没有离开,脸上浮现出若有似无的笑容。

    *

    房间内,艾喻打开行李箱,将盖在最外面的画像拿出来用力扯了扯。

    纸质很软,却依然没办法撕碎。

    她盯着手里的画像陷入沉思,脑中对江丛灿的身份有一万种猜想。

    她从来没有碰到过和自己一样长生不老之人,自然也不会知道自己的能力会不会在这类人身上失效。

    江丛灿当然有可能和她一样,也可能是别的因素作祟,但她直觉和她有关。

    陈菘玲是因为她的缘故才看不到未来,那么江丛灿也有可能是。

    她努力回想过去一千多年的记忆,有些记忆已经模糊,但她能确定的是,她第一次碰到江丛灿的确是在回国的飞机上。

    她要找个机会,探探他的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