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据说真的有神 > 第5章 005
    将陈菘玲送到家正好是晚饭的时间,陈父陈母刚刚从外面赶回来。

    听了玲玲讲了来龙去脉,尽管心中存疑,但好歹艾喻将自家女儿平安送了回来,加上艾喻本身也是公馆的住户,也不像讹人钱财之人,倒也没有多问。

    只是陈母因为上次艾喻对玲玲的一系列举动对艾喻颇有成见,一点儿不相信艾喻真的救下了自家女儿。

    玲玲一再要求艾喻留下来吃晚饭,艾喻本想拒绝,却想到自己能力在玲玲身上失效之事还没有确认清楚,便顺水推舟应承下来。

    陈家的装修风格偏欧式,一进门便有一种奢华之感,屋内陈设的每一个细节都极有格调。

    艾喻却对这些细节视若无睹,一进门便被玲玲牵到了二楼房间。

    陈母有些担忧地看着二楼已经合上的房门,迟迟挪不开眼。

    陈父点起根烟,对自己妻子的多疑表示不满,“你想什么呢?”

    陈母收回目光,在陈父边上坐下,“那栋别墅从我们搬进来到现在都没住过人,上次我带着玲玲去她家看过,房子里就她一个人,家具上都盖着布,看上去又老又旧的。”

    “她一个人住?”陈父很快抓住了重点。

    公馆的房子贵是一方面,还有很多人就算有钱也是住不进来的,这么年轻的女人,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别墅,的确有些奇怪。

    “是啊,”陈母拢了拢身上的披肩,“而且那天她对玲玲的态度就很怪,明明一开始嫌弃我们家囡囡,连碰都不愿意碰一下的,今天倒像变了个人似的。”

    “你想想啊,”陈母循循善诱,“我们今天是突然有事才没能去接玲玲,她是怎么知道的?又是怎么知道玲玲幼儿园在哪的?还有,她是怎么知道有人会绑架玲玲还正好帮玲玲躲过一劫?”

    陈父闻言皱了皱眉头,拨通秘书的电话,“帮我查一个人。”

    刚刚看艾喻的形象和气质,他更愿意相信玲玲所说的是艾喻救了自家女儿,但现在看来,诸多巧合凑在一起,好像并不是这么回事。

    二楼房间内,玲玲不断从自己的收纳箱中掏出一个又一个芭比娃娃,一股脑地扔到艾喻怀中,一双眸子亮晶晶地盯着艾喻,“姐姐,我的芭比都在这里,好看吗?”

    小孩子就是这样,遇见喜欢的人,就会一股脑地将自己为之得意的东西摆在那人面前,是分享,也是希望喜欢的人能因此喜欢自己。

    艾喻表情变柔和了些,迟疑地伸出手,犹豫半晌才拍了拍女孩的头。

    今天已经接触过玲玲几次了,每一次探知都不起作用,艾喻初步确定下来。

    是因为她改变了玲玲的未来,所以现在看不到也很正常。

    如果按照常理来讲,陈菘玲今天本该死去,她本身就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艾喻自然也就看不到她的未来。

    但从事实上来看又并非如此,因为过去她帮光绪逃过一劫后,她还是能准确地看到他的未来。

    也就是说,玲玲和光绪的情况并不一样。

    玲玲的未来仍充满不确定性,而当时的光绪却是必死之人。

    正想着,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佣人来叫两人下楼用餐。

    艾喻和玲玲下楼时,佣人正在布菜,陈父陈母双双坐在厅的沙发上看新闻。

    这边艾喻刚下楼,电视中便传来男播音员浑厚的声音。

    “今天下午上海市出现重大车祸,根据现场监控我们可以看到,一辆别克在十字路口高速闯红灯后,被一辆正常行驶的大型载货货车撞翻,别克车内两名男子当场死亡。”

    玲玲闻声看向电视,随即向父母示意,“就是这辆车,跟了我们一路!”

    陈父陈母立即将目光转向电视屏幕。

    玲玲从小机灵,也不会对他们撒谎,怕就怕这一切都是艾喻给玲玲制造的假象而已。

    但从监控上看,这场车祸并不是可以造假的,且不说还死了两个人。

    “让人欣慰的是,虽然轿车内两名男子当场死亡,但正常行驶的货车司机却完好无损,事后去医院检查也只检查出轻微脑震荡,只需稍作休息……”

    后面的内容已经不是陈家所关心的地方了,只是一直心不在焉的艾喻却有些诧异地看向电视屏幕。

    刚刚她是确认过货车司机不会有重大伤亡才故意制造的这场车祸,但很明显电视中播报的信息和她所知道的信息并不对等。

    就算没有重伤,那个货车司机至少也会有些皮外伤,但在画面中,货车司机不仅办点事儿没有,连脑震荡的程度都只是轻微。

    艾喻皱了皱眉,又很快舒展开来。

    虽然这并不合理,但那人没病没伤也是好事。

    再者她的能力今天已经在玲玲身上“失效”过一次,再次失效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这倒是给艾喻提了个醒,以后对自己的能力不能太过自信,毕竟未来是可变的,她的能力也不是没有弊端的。

    想至此,艾喻没了留下吃饭的兴致,草草向陈家人告了别便离开了。

    因着对艾喻存疑,陈父陈母也没有多做挽留,倒是玲玲眼巴巴的留了艾喻很久,却终是无用功罢了。

    只是这边艾喻刚刚到家,两周都没响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艾喻懒懒地将高跟靴踢到一旁,光脚踩在地毯上,一边上楼一边不紧不慢地接通了电话。

    “不是让你没事别跟我联系吗?”

    电话那头传出克里斯的轻笑声,“您太大意了。”

    艾喻皱眉,“有事说事。”

    “您被人调查了,”克里斯直截了当,很快道出来意,“是一户姓陈的人家,上海本地人。”

    艾喻顿住脚步,黄白交接的灯光照射在她白皙的脚踝上透出些迷离感。

    半晌,她环顾了自己刚装修好的豪宅一周,幽幽叹了口气,“知道了,我过两天就搬出去。”

    “我这边已经把您的常规资料发给对方了,”克里斯语气不变,试图安抚艾喻,“只要您以后收敛一点,住在这里应该问题不大。”

    说到“收敛”二字时,他特意加重了语调。

    艾喻轻笑,“帮我把这套房子卖了买套新的吧,在市中心就行。”

    似乎根本就没把克里斯的提议放在心上。

    她倒不是不准备收敛,只是在英国住了百来年都是与世隔绝的日子,在城堡里也不用担心身份暴露,久而久之她还真有些大意了。

    陈家本就是大户,调查自己无非是想确认自己女儿的安全。

    不管身处什么年代,她最不喜欢和有权有势的人打交道,正如陈家这样的。

    与其处处遮遮掩掩,还不如索性离他们远一点。

    只要陈家知道自己对玲玲没有“非分之想”,也就不会太在意自己的身份。

    克里斯为艾喻服务多年,自是知道艾喻最怕麻烦,不过片刻便应承下来。

    末了,还不忘提醒艾喻,“小心点,您知道的,刚刚结束为期二十年的工作,我现在还处于休假期。”

    言外之意,艾喻的失误已经打扰到他久违的休假了。

    艾喻啧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

    克里斯效率一向很高,第二天一早,艾喻就收到了新房的地址。

    只是克里斯的邮件后面有一行备注——

    “上海市中心已经没有新房子了,我收回了您名下一套复试别墅的挂牌,可以直接入住,密码是您的生日。”

    艾喻没有在意克里斯邮件中的“挂牌”二字,中午便安排了小李来接她。

    小李看着提着行李箱的艾喻从公馆出来还有些纳闷,“您又要出国吗?”

    艾喻将行李丢给小李,言简意赅,“搬家。”

    小李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真的。

    他竟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好像两周搬一次家也没什么特别的。

    半小时后,艾喻一个人站在别墅门口,直愣愣地盯着门把上的指纹密码锁。

    她面上不动声色,只冷眼看着没有反应的门锁屏幕,一动不动。

    她不会用密码锁。

    这可能是这一千四百年来艾喻遇到的最大危机。

    今天是阴天,艾喻本就穿得不多,一阵凉风袭来,她忍不住缩了缩身子。

    下一秒,艾喻妥协般掏出手机,打开通讯人,点开了克里斯的头像。

    不就是不会用密码锁么,也没什么丢人的。

    手指已经按在了屏幕上,身后突然传出一道带着笑意的男声。

    “需要帮忙吗?”

    声音有点熟悉,但艾喻记不起来在哪听过了。

    她回过头。

    看清男人的第一眼,她记起来了。

    是回国飞机上坐她斜前方的男人。

    江丛灿身着黑色戴帽卫衣,底下配了条浅色牛仔裤,手里还拎着一塑料袋的生鲜蔬菜,俨然是刚买完菜回家的架势。

    又一阵凉风袭来,艾喻没能忍住,打了个喷嚏。

    江丛灿似乎有所察觉,早已往后撤了一步,拉开了些安全距离。

    艾喻伸手捏了捏鼻子,“我打不开锁。”

    江丛灿挑眉,伸手指了指艾喻头上的门牌号,“你确定是这一户?”

    “就是这一户,”艾喻脸色极其不耐,想到还要寻求眼前之人的帮助,声音又放缓了些,“帮我看看这锁怎么开。”

    江丛灿无所谓地点点头,上前两步,将手放至密码锁面板上轻轻一滑,面板亮了。

    一边操作着,江丛灿垂眸瞥艾喻一眼,“不同品牌的密码锁打开方式都不一样,你住这一户,不知道这一户的密码锁怎么开吗?”

    艾喻点头,神色不变,“不是我买的我当然不知道。”

    眼看密码锁面板亮了,艾喻也不再多话,伸手准备输入密码,“谢谢,我先进去了……”

    艾喻说着说着,看清江丛灿的动作,突然没了声音。

    身旁的男人打开面板后,熟练地输入了一串数字。

    她没有看错,这串数字就是她的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