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据说真的有神 > 第4章 004
    玲玲全名陈菘玲,父母都是上海有头有脸的人物。

    这次会出事,也全是因为陈家树大招风,不轨之人试图绑架陈家唯一的小女儿勒索陈父。

    匪徒蓄谋已久,各方面部署得都很到位,包括今天没有人去接玲玲,也是他们做的手脚,支开了玲玲的父母。

    因为陈母和陈父的车辆周围常年都有安保人员值守,只有让外人来接,他们才有做手脚的余地。

    玲玲的母亲委托了自家妹妹去接女儿,却没想到自家妹妹打牌忘了时间。

    如果艾喻没有出现,半小时后玲玲才会被接走,然后在回家的路上遭遇追尾,匪徒打晕大人,绑走小孩。

    本来完美的计策,谁知这小孩太过机灵,看到了匪徒们的脸不说,还用自己的智能手表开了定位,不到一天时间陈父就带着警察找了过来。

    计划失败,匪徒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刀断送了玲玲的性命,落荒而逃。

    对于绑匪来说,谁来接陈菘玲都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他们只需要绑走女孩就行。

    于是当他们看到陈菘玲跟着艾喻上车时,毫不犹豫便启动了计划。

    林肯车内,玲玲屁颠屁颠跟着艾喻上了车,满眼期待的样子看起来惹人疼爱极了。

    艾喻看着身旁小丫头的表情,忍不住往车边挪了挪,下意识想离玲玲远一点。

    玲玲毫不自知,小短腿扑哧折腾两下,又朝艾喻挪近了些,“姐姐今天来接我是准备去我们家玩吗?”

    “不是,”艾喻冷淡的语气中带了丝无措,“你坐好别动。”

    “哦。”玲玲应了一声,竟真乖巧地不动了,一副言听计从的样子让驾驶座上的小李都忍不住想摸摸她的脑袋,艾喻却仍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那我待会儿能去你家玩吗?”玲玲眨眨眼,一脸懵懂得再次开口。

    “不能。”艾喻斩钉截铁。

    玲玲嘟了嘟嘴,又忍不住发问,“姐姐……”

    “再说一句我就把你丢下去。”艾喻啧了一声打断她。

    玲玲闭了嘴,声音戛然而止,车厢内终于重归安静。

    小李清了清嗓,转过头看艾喻,“现在回公馆吗?”

    艾喻点头,“走大路。”

    林肯轿车缓缓驶出街道,朝公馆的方向开去。

    两秒后,后街一辆黑色轿车便慢吞吞点火跟了上去。

    前排两个男人头戴鸭舌帽,脸上还挂了两个黑色口罩。

    从后视镜清晰看到两人装扮的艾喻撇了撇嘴,欲盖弥彰。

    车内很静,艾喻不说话小李自然不会出声,玲玲因为刚刚艾喻刚刚的恐吓也没有出声。

    就这么过了十分钟,当车辆行驶到一个十字路口,艾喻突然开口,“冲过去。”

    路口的红绿灯已经在倒计时,绿灯时间仅剩两秒,小李甚至已经踩下刹车准备等待,却因为艾喻的一句话下意识踩下油门,冲过了红绿灯。

    冲过路口,黄灯时间堪堪为0。

    小李刚想出声询问,便听到车后传来的引擎声。

    是一辆黑色别克,紧跟着他们的车,闯过了红绿灯。

    按时间来看,小李几乎能肯定,这辆车应该是闯了红灯。

    小李心中警铃大作,长年的经验让他立刻明白过来眼下的情况,他下意识开快了些,“小姐,后面的车……”

    “左转。”艾喻打断他,经过第二个路口时再次发号施令。

    这次小李没有犹豫,猛地踩下油门,最后一秒变道进入左转道。

    显然身后之人并不是什么守法公民,就着直行道便往左猛打方向盘。

    小李干这行有些时间了,车开得很稳,但要论速度,终究不是亡命之徒的对手。

    只见车后的别克速度越来越快,眼看马上就要撞上他们的车尾。

    而前方路口,赫然已经是黄灯读秒了。

    艾喻却突然叹了口气,再看向车后两个匪徒的眼神,分明像是在看两个将死之人。

    半晌,她缓缓开口,“冲过去吧。”

    “前面是红灯。”小李咽了咽口水,嘴上说着是红灯,脚下油门却丝毫没有放松的迹象。

    艾喻嘴角勾出一抹极淡的笑意,第一次对眼前之人表露出一丝满意。

    黑色林肯在十字路口呼啸而过,身后的别克紧随其后。

    “嘭——”

    林肯车后传来一声巨响。

    他们冲过十字路口的下一秒,一辆横穿的货车飞驰而过。

    只一厘米的距离,错身擦过林肯,撞翻了紧随其后的别克。

    别克在空中翻转两周,重重跌落在地,路口霎时陷入混乱,不断传出汽车的急刹声。

    小李心有余悸地呼出口浊气,从后视镜中看向艾喻,想问些什么又因为车内还有个孩子不便开口。

    却见艾喻一只手撑着脑袋,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哪有一丝劫后余生之感。

    小李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算了算了,少说少做。

    倒是一旁的玲玲怯生生开口,“姐姐,他们为什么追我们呀?”

    艾喻挑眉,倒是没想到她能看出些门道,实话实说道,“他们是来绑你的。”

    玲玲眨眨眼,对艾喻的话毫不生疑,也不问艾喻是如何得知又是如何做到的,“绑我然后威胁我爸要钱吗?就像电视里演的那样?”

    驾驶座上的小李一口气没咽下去,猛地咳嗽起来。

    对一个小朋友完全不加掩饰得说这些,他是没想到的。

    不等艾喻反应,玲玲一个飞身就扑到艾喻怀里,满脸崇拜的模样仿佛已经把艾喻当成自己的救命恩人了,“谢谢姐姐,姐姐你今天一定要来我家吃饭,我让爸爸妈妈好好答谢你。”

    车内空间狭小,艾喻避无可避,被玲玲抱了个满怀。

    她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一张好看的脸蛋第一次出现一抹手足无措的焦灼。

    怀中的柔软触感仍在,艾喻表情却猛地一滞。

    下一秒,她伸出一只手抚上玲玲的额头。

    一片空白。

    过去还是那个过去,但未来……

    她什么也看不到了,别说一周两周,她连玲玲明天会发生什么都看不到了。

    这是第一次,她的插足起了作用。

    尽管她看不到玲玲的未来,但她能确定的是,因为她,玲玲不会死了。

    这个念头刚起,艾喻便有些按捺不住了。

    她推开怀中的女孩,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放在小李肩膀上。

    只一瞬,她很快收回手。

    时间很短,但她还是清晰看到了小李的明天。

    所以并不是她的能力消失了,而是她的能力在眼前这个女孩身上……

    失效了。

    *

    不知何时下起了雨。

    车祸现场,一辆从车祸前便一直停在路边的蓝色捷豹上,走下一个男人。

    男人一件深灰色及膝风衣,手里举着把黑色雨伞,静静盯着不远处已经起了些黑烟的别克,认命般叹了口气。

    周围不时有围观群众拍照,现场已经乱成一团,货车司机和别克车上的两人都没能下车。

    不远处已经响起警笛声。

    江丛灿抬步,穿过层层人群,缓缓走向事故中心。

    半晌,他来到货车的驾驶座旁,不紧不慢地伸出手,穿过玻璃,掌心紧紧贴住货车司机的额头。

    尽管车祸很严重,但货车的体积和重量摆在那里,货车司机身上并无大碍,只是因为剧烈撞击暂时晕了过去。

    神奇的是,江丛灿贴近司机后,司机身上不大不小的擦伤竟慢慢开始愈合。

    几秒过去,货车司机缓缓睁开了眼。

    睁开眼的同时,江丛灿收回手,转身离去。

    诡异的是,从江丛灿出现到离去,周围的围观群众眼里似乎根本没这个人,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江丛灿的动作,仿佛根本看不到他一样。

    连货车司机都无知无觉自己被人触碰过,只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个梦。

    这边江丛灿已经收伞上了车,点火启动,绝尘而去。

    没有留下一丝曾经出现过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