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据说真的有神 > 第1章 001
    2019,

    英国海克利尔城堡外。

    一辆印着“宏城旅游”几字的大巴缓缓驶进庄园,车内的游好奇地向窗外张望着,导游小姐姐拿着话筒,脸上带着一丝隐约可见的兴奋。

    “现在我们已经来到了著名的海克利尔城堡,也是拍摄电视剧唐顿庄园的地点。海克利尔城堡和庄园的面积是纽约中央公园的整整五倍,建成至今一直属于卡那封伯爵家族。”

    导游的语速很快,透过话筒却异常清晰,抑扬顿挫地语调很快抓住了大巴车内所有旅的注意力。

    “不得不说大家真的很幸运,海克利尔城堡已经有五十年没有对外开放了,而今天是重新对外开放的第一天。”

    前排一位抱着孩子的女乘有些不解,“为什么呀?”

    “不太清楚,不过听说……”导游挑了挑眉,“之前不开放是因为有人住在里面,现在主人搬离了,就重新对外开放了。”

    女乘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怀中的小女孩似有所感,偏过头看向车窗之外。

    一辆黑色轿车缓缓从庄园铁门驶出,与旅游大巴擦肩而过。

    小女孩眨眨眼,拉了拉妈妈的衣袖,“看,城堡的主人走了!”

    女乘瞥了眼窗外轿车上的大众车标,撇了撇嘴,“小孩子不懂别瞎说,这可不是庄园主人会开的车。”

    黑色轿车内,坐在后排的年轻女人扯了扯唇,一抬眸便准确看向了刚刚错车的旅游大巴前排车窗,正是刚刚发问的女乘的位置。

    女人一头栗色卷发,一双黑眸顾盼之间似有星光流动,鼻梁虽不如欧洲人深邃,却也小巧挺翘,一席红唇配上纯白的丝质连衣裙,清新中平添一丝性感。

    车厢后排金发碧眼的男人一身服帖的西装,正襟危坐在女人身边,似是觉察到女人的失神,他轻轻合上手中的文件夹,微叹口气,“您又在偷听别人说话了。”

    明明是外国人的长相,说出来的却是字正腔圆的普通话。

    艾喻顺势收回目光,镇定自若地胡说八道,“没有啊。”

    她的语气很轻,一点儿也没有被人戳穿的难堪,也丝毫没有胡言乱语的歉疚感,似乎本该如此。

    克里斯也不深究,只是将手中的文件夹递给艾喻,“您的股份已经全部转移到亨利伯爵名下了,临走前,还是得再和您确认一遍,您的其余资产确定要全部放在我名下吗?”

    “嗯,”艾喻弹了弹指尖莫须有的灰尘,“钱财乃身外之物,你想昧便昧,反正我也不缺。”

    克里斯脸上难得出现一丝疑惑。

    尽管从小就跟着父亲为艾喻服务,但这样的句子对一个英国人来说还是有些难以理解。

    但他好歹听懂了最后一句。

    大概就是她不缺钱。

    克里斯僵硬地扯了扯嘴角,即使相处了近二十年,也很难适应她口出狂言的习惯。

    眼前这个看似对什么都漫不经心的女人,他很难想象有什么东西能左右她的情绪。

    不过这也不难理解,克里斯摸了摸袖口的绿翡袖扣。

    如果是他,可能早就受不了了吧。

    艾喻本就话不多,克里斯也没了声音,车厢内重归静谧,车辆平稳地穿过层层山脉,朝机场的方向开去。

    伦敦希思罗国际机场。

    安检口前,克里斯将手里的护照和登机牌递给艾喻,语气中带了丝迟疑,“确定不回来了吗?”

    “不回来了,”艾喻朝克里斯摆摆手,语气中带了丝笑意,“你最好也别期待我回来。”

    克里斯皱眉。

    艾喻转身走进安检口,若有似无地轻叹一声。

    如果回来,一定不是她想回来,而是行迹暴露不得不回来。

    *

    飞机头等舱内,艾喻点了杯红酒,喝了不过半杯就有些昏昏欲睡了。

    她坐飞机的次数屈指可数,一是没必要,二是着实讨厌飞机失重的落差感,不到万不得已,她一般不会选择坐飞机。

    旁边不知何时已经坐了个孕妇,看肚子大概也有七八个月的样子了。

    孕妇脸上红彤彤的,不时从包里掏出些洗护用品和零食,显然是对长途飞行并不陌生。

    对艾喻打量的目光似有所感,孕妇笑着给艾喻递来一个橘子,“你也是来这边出差吗?”

    艾喻穿着本就讲究,加上她身上那股淡淡的疏离感,的确是一副女强人的模样。

    艾喻摇摇头,也不打算接过孕妇手中的橘子,缓缓饮尽杯中的酒。

    艾喻的冷淡却丝毫没有打消孕妇的热情,只见她收回橘子,自顾自道,“我这次呀,是来看我先生的。”

    “我先生是英国人,我和他呀,是上大学的认识的……”

    艾喻静静听着,没有出声,只充当一个沉默的聆听者。

    她阅人无数,自然了解对方想要什么。

    对方想说,她听便是了,左右旅途无聊,权当睡前故事了。

    到底是个浪漫的爱情故事,篇幅不会太长,只一个小时不到就大团圆结局了,艾喻听着听着便睡了过去。

    只是这边她刚阖上眼,斜前方的一个男人回过头来,饶有兴致地瞥了艾喻一眼。

    旁边金发碧眼的空姐经过,看到男人的动作下意识倾身,“CanIhelpyousir”

    “Cupoftea.”

    许是看到机舱内大多数人在睡觉,男人刻意放低了音量,低沉的男声勾得人心痒,饶是见惯帅哥的空姐也有一瞬的怔愣,这才开始打量眼前的男人。

    眼前之人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帅哥,但不论是穿着搭配还是他身上的沉稳气质都足够让人心动。

    Kiton的定制西装,LoroPiana的围巾,配上Roger的手表,尽管都不是耳熟能详的奢侈品牌,也逃不过空姐毒辣的眼神。

    空姐点点头,笑容更殷勤了些,“Givemeasecond.”

    不过一会儿,空姐噙着笑端了杯红茶过来,衣领和发丝都明显整理过一番,准备茶水时她还特地去确认了一次旅名单。

    她弯下腰,小心将茶杯放到桌板上,又递上一个糖包。

    “Yourtea,Mr.Jiang.”

    江丛灿,这个中国男人的名字后面跟了一长串偏好,显然是航空公司头等舱的常。

    果然,她看到男人看她的眼神变了。

    ……

    从伦敦到上海,十二个半小时的飞行,大多数人都选择在睡梦中度过。

    以至于飞机开始降落时,机身的晃动被大多数人所忽略。

    比如睡眠质量极佳的艾喻,又比如艾喻旁边捧着肚子进入梦乡的孕妇。

    随着高度的降低,晃动愈发明显,机舱内终于发出“叮咚”一声,空姐开始播报。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的飞机在降落过程中遇到气流,将会有小小的颠簸,洗手间已经关闭,请大家回到座位系好安全带……”

    睡梦中的人们终于睁开眼,随之而来的,是愈发剧烈的晃动感。

    水杯、手提包、甚至行李架上都传出些闷响。

    人群中出现骚动,也不知道谁是第一个惊呼出声的,伴着第一声尖叫,飞机上方的氧气面罩随即脱落,所有人都陷入恐慌,开始尖叫起来。

    前方正和男人相谈甚欢的空姐意识到情况不对,立马站起身来。

    只有出现紧急状况氧气面罩才会脱落而出,显然,有的空姐飞了一辈子都很难碰到一次这种情况,连几个空姐面上都罕见地有些惊慌失措。

    羊群效应。

    艾喻缓缓睁开眼,一双褐色的眸子平静地看向窗外。

    一片漆黑,伴着时隐时现的电光。

    她的眼神寂静无波,好似看透了这场闹剧最终的走向一般,嘴角甚至勾起一丝笑意。

    所有人陷入恐慌,更不会有人注意到格格不入的艾喻,但艾喻嘴边的笑容却没能维持多久。

    她听到了抽泣声,并伴有一阵急促的喘息。

    是从她隔壁座位传来的。

    艾喻偏过头看向邻桌的孕妇。

    孕妇额头已经冒了些微汗,只见她一手扶着自己的肚子,另一只手抚住胸口,呼吸急促,脸色涨红。

    显然是胎动了。

    想起刚刚孕妇给自己讲的爱情故事,艾喻眼神中终于出现一丝波动。

    她侧过身,将自己身后的垫枕塞到孕妇腰后,抬手拍了拍孕妇,轻声安慰道,“没关系的,放轻松,你放平心态,深呼吸。”

    艾喻自是知道不会有事,她早已知道结果,但她却并不能保证过程中会不会发生什么紧急状况。

    比如说人们紧张情绪蔓延后,眼前的孕妇因为情绪波动而出现的不适。

    生活中艾喻一向傲慢,鲜少安慰人,她的安慰自然也没能起到什么作用。

    孕妇紧紧握住艾喻的手,表情愈发紧张。

    又是一阵剧烈的晃动,旅的情绪彻底失控,整个头等舱内的人表情凝重紧张,孕妇再也控制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机上广播不停地出现播报,通报着舱增压系统失效,飞机正在急速下降,机内已经出现释压,让所有乘将救生衣穿上,飞机随时有可能坠落。

    而此时,头等舱内只有两个人神色如常。

    一是正在安慰孕妇的艾喻,还有一个,便是斜前方,刚刚结束交谈的江从灿。

    和其他人不同,江从灿既没有像艾喻那样微笑,也没有像其它乘那样惊慌失措,只是兴致盎然地看着后座的艾喻。

    飞机不停晃动着,孕妇整个人失去重心,跌落在艾喻怀里,两人头顶突然出现动静,行李架突然弹开,眼看着上面的行李就要掉下来,就要砸落在艾喻头上。

    艾喻漂亮的脸蛋上表情复杂,将孕妇护在怀中,无奈叹了口气。

    她虽然不会受伤,但也会怕痛,这么挨上一下,不说头破血流,也至少得假模假样装会儿晕。

    电光火石之间,一双大掌突然出现,在半空中接住了就要落在艾喻头顶的行李箱。

    想象中的疼痛没有传来,艾喻转过头,四目相对,她仰视着身后的男人,下意识一愣。

    江从灿有一双通透的黑眸,仿佛洞悉一切,就好像知道她在惧怕什么似的,轻笑着将行李放回行李架上,又将行李架的门合上,重新坐回位置上,装模作样地系上了安全带。

    整个过程江从灿只字未说,却莫名将孕妇的情绪平复下来。

    怀中的孕妇呼吸平息下来,艾喻也重新坐好。

    默了默,终是又忍不住探头,朝江从灿看去。

    一秒,两秒,三秒……

    不行,探知不到。

    艾喻泄下气来。

    明明就是个普通人,她却莫名觉得这个男人身上带了丝危险的气息。

    远离他。

    这是艾喻作为女人的直觉。

    飞机上的剧烈晃动终于停了下来,机长调高高度,在半空中盘旋一周,总算成功降落。

    轮胎落地的一瞬间,所有人鼓起掌来,孕妇眼眶通红,不停地转着手中的佛珠,默念谢天谢地。

    飞机滑动在停机坪上,身边的孕妇终于恍过神,对艾喻表达感谢,“谢谢,真的谢谢你,这个孩子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

    孕妇有些语无伦次,艾喻摆摆手,也没什么心情应付她,只淡淡道了句没事,“你老公在天之灵一定会保佑你的。”

    孕妇一愣,“我……你怎么知道我先生不在了?”

    她内心深处一直不愿承认爱人已经过世的事实,所以和外人交谈时也一般不会提及,讲故事也最多只会讲到她因为事业被迫和爱人两地分居,很少见面。

    艾喻皱眉。

    啧,老毛病又犯了。

    “你刚刚不是跟我说过吗,”艾喻摸了摸耳垂,“你因为工作频繁在两个国家往返,你老公来机场接你的时候出了车祸。”

    孕妇陷入沉默,似乎已经确认的确是自己告诉艾喻的,张张嘴想说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出来。

    “不是你的错,”艾喻抬眸,眼神淡淡的,“他不是因你而死,你也用不着愧疚,该愧疚的人是车祸的肇事司机,而不是你。”

    她语气平静,一句话没有一丝起伏,也没什么感情,却莫名让人信服。

    交谈间,飞机终于结束滑行,停靠于廊桥一侧。

    艾喻解开安全带,起身准备离开。

    “谢谢,”孕妇突然开口,脸上已经恢复了温和的笑意,“现在讨论是谁的错已经没有意义了,我只想好好把孩子生下来,把他养育成人。”

    她当然不会因为别人的一两句话就真的想通,但至少现在,她想开始面对,而不是一味逃避。

    顿了顿,孕妇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突然开口,“对了,你刚刚……真的一点都不害怕吗?”

    艾喻摇摇头,神色不变,“我不怕死,只怕生不如死。”

    飞机舱门应声开启,也不等孕妇回应,艾喻抬步走出机舱。

    将两人对话尽收耳底的江从灿还维持着刚刚的姿势端坐在飞机上,直到艾喻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廊桥之上,才不紧不慢地收拾起行李,脑中反复回荡着艾喻刚刚的话。

    差不多了,他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