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穿越八零成大佬 > 好歹一个大男人
    《穿越八零成大佬》来源:..>..

    安幼楠立即加快了脚步,轻巧地上了车。

    才一坐上车,凌少乾就用力抱住了她:“怕不怕?”

    安幼楠轻轻蹭了蹭他的下巴:“我知道你在。”

    所以不怕。

    凌少乾无声地笑了:“幸好第一个下来的是你。”

    才会在经过第二层舷窗时,极短的时间内,听明白了自己要她做的事。

    安幼楠装作紧张,其实是用力一蹬的一跳一撞,才给了凌少乾一个机会,顺利地撕开了这个口子。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凌少乾投鼠忌器,至多也就只能救下安幼楠和少数一两个幸运儿罢了。

    现在全部人质都没事,实在是一件让人心里愉快的好事。

    安幼楠笑着仰起脸,在他唇上飞快地亲了一记:“幸好有你!”

    凌少乾有心想亲回去,又碍着前面的司机,一时不敢有什么动作,只能悄悄地捏了捏安幼楠的腰。

    司机这时候却突然大声咳嗽起来,然后很抱歉地解释:

    “对不起啊,凌先生,安小姐,我这几天有点感冒,耳朵听什么都有些木木的。要是你们有什么事,麻烦大声点喊我。”

    感冒,耳朵不太听得清——

    也就是间接告诉他们,他们在后面的小动作,他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不知道,想腻歪就腻歪吧,没问题的……

    要是没点眼色不善解人意,怎么可能给陈永雄当司机呢?

    安幼楠跟凌少乾对视了一眼,抿着嘴笑了起来,悄悄靠进了凌少乾怀里。

    凌少乾摸了摸她的发顶,将她往怀里搂紧了一些:“别担心,明天一早,我们就走。陈先生已经把事情都安排好了。”

    安幼楠点了点头,轻吐了一口气,伸手回抱住他的腰:“本来还想休闲放松一下,没想到倒是玩了个惊心动魄。”

    按两人原来的计划,是打算在港城再玩个两三天再回京都的。

    之前一直绷得紧,如今打赢了国际官司,可不得好好给自己放个假才对得住自己?

    可是今天发生这么一桩事,港城是不能再呆了,得尽快离开避开风头才行……

    凌少乾沉吟了片刻,就有了主意:“要不我们去琼岛玩两天再回京都?”

    安幼楠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好!”

    琼岛现在还在还处在没有完全开发的原生态,海水蓝得让人心醉,沙滩美得让人窒息。

    上回想去没有去成,这回既然有空出的时间安排,倒是正好可以过去。

    “我们找一处最细软的沙滩,可以游泳、烧烤,你给我打椰子下来,我们在海里游累了,就上岸坐在阳伞下喝椰汁休息……”

    听着安幼楠的描述,凌少乾的眼中一片温软:

    “好,我给你打一大串椰子下来,让你喝个够;再帮你钓几只大虾子上来现烤,只要加一点盐味道就很鲜美……”

    仿佛今晚并没有那些惊涛骇浪一样,两个人如同最普通的小儿女,絮絮叨叨说着些满是烟火气息的情话。

    与此同时,港城的各大报纸却在连夜加班编辑赶印报纸——

    港城几大帮派之五的和兴帮在跟人做交易的时候被人当场一锅端,人赃俱获!

    而且帮派内排名第三把交椅的洪勇听说还是被一个被抓作人质的女人给打伤了拿下的……

    这种惊爆的新闻,当然要第一时间发出去才行!

    第二天一早,头天晚上发生的事已经跟长了翅膀似的,传遍了整个港城。

    港城各大报纸纷纷报道了这次事件,几家花边小报更是演绎出了无数版本的洪勇和那名女子之间的爱恨情仇,让港城百姓津津有味地又吃了无数的瓜。

    离港口岸,前来送行的窦仲兴无可奈何地扫过那一版版花花绿绿挂在档口的报纸,悄悄看了凌少乾一眼。

    凌少乾正皱着眉头拿着一份刚刚买下的报纸看着,察觉到窦仲兴的目光,抬头锐利地看了过来:“窦先生有事?”

    窦仲兴赶紧摆手:“没有没有。”片刻后又讪笑着补了一句,“港城的这些媒体就是这样,无良得紧。

    明明事情自己都没有经历过,却说得胡天海地的,凌……凌先生你不要在意这些。”

    也算是给那份花边小报以前编造自己和安幼楠的绯闻加个注脚。

    毕竟昨天晚上见识了凌少乾的身手,要说脖子不发凉,那是不可能的。

    今天醒来的时候,窦仲兴觉得自己有一点落枕了,特别是这会儿看到凌少乾,脖子似乎有些更加不舒服。

    但是他什么都不敢表露出来,特别是在凌少乾看过来的时候……

    凌少乾嘴角微微扯了扯,转头看向陈永雄,向他伸出了手:

    “陈先生,这次过来叨扰你们了,以后你们到京都来,随时给我和小楠打电话。”

    窦仲兴刚刚悄悄松了一口气,眼前就突然出现了一只手:

    “窦先生也一样,来京都了给我们打电话,我们一定会好好当一个东道主的。”

    这只手!

    昨天曾经那样冷酷那样无情那样……地拧断了那多人的脖子,此刻却坦然伸在自己眼前!

    窦仲兴的表情不知道该称为受宠若惊,还是受到了惊吓,总之看样子很是激动,急忙握住了凌少乾伸出的手。

    他本来已经做好了可能被捏裂手骨的准备,凌少乾却只是短促正常地一握,随即放开,简单道了一声“再见”,就带着安幼楠一起走了。

    窦仲兴有些怔忡地看着两人干脆利落离开的背影,半晌才喃喃自语了一句:“昨天晚上的事,谢谢!”

    他声音很低也很含糊,陈永雄近在一旁也没有听清:“仲兴你刚才说什么?什么谢?”

    窦仲兴矢口否认:“没有,你听错了。”

    昨天晚上的事,安幼楠交待他不要说出来,他就一定会烂在肚子里,好歹他也是个大男人,答应了的事是一定要做到的……

    琼岛。涌金小区。

    刚刚住进人的一栋别墅的客厅里,一只肥厚的手掌正重重拍在沙发上:

    “好歹一个大男人,竟然会被一个女人两枪给摞倒!他以前练的那些武都是花架子?吃的都不是干饭?!”

    客厅里站着的几个人噤若寒蝉,垂着头努力想让自己缩得更小一些。

    只有为首的那个还敢小声开口:“大哥……”

    听到沙发处传来一声“嗯?”,那人急忙改了口:

    “伍总,洪勇可是我们和兴的堂堂三把手,这次就这么折了进去,如果我们不做点什么压住场子,只怕会被别人小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