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团宠八零娇气媳 > 第959章 没办法过出精彩的生活
    这个奶奶真是大方又有钱。

    张千自己都领到了28块的红包。

    28块钱等于乡下一个月以上的劳动收入,等于沪城那边半个月的劳动收入。

    老太太说给就给,而且是一人一个红包,可想而知,老太太多有钱!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子,这个地方,也算是我们的家,我们随时要来也可以,你现在让我待在这里,家里的那些活让谁去做?”

    对于刘然来说,住在这里和住在家里,区别很大,住在这里,他可以做什么?

    张千就觉得,刘然的脑袋被驴踢了,连她公公那样的人,现在都能做生意了,为什么,他这么年轻的一个人,说自己留在城里面没事可做?

    “爸一把年纪,现在已经开始接触生意,而且,各个城市到处走,你这么年轻,你却一直把自己丢在刘家邨那种地方,有什么作用?”

    不得不说,张千说的这句话,是有点道理,但是,刘然放不开,刘然有他的生活,生长规律,一时间逃不开这种规律的束缚。

    就像是在某个活动范围,被磁场给深深吸引住一样,他现在把自己的事业都留在刘家邨了,让他突然把以前做的那些事都放开,跑到景城来学习其他的东西,对他来说,不是一个很正确的选择。

    他确实可以留在景城学习,但是谁来教他呢?

    是他爸妈,还是妹妹?

    苏家愿意帮他爸,是因为他爸是苏家的外甥,他自己跟苏家的关系就更疏远一层,这种关系是不一样的。

    而且,苏家现在看中的就是他爸,亏欠了他爸那么多年,对于他们这些下一代的年轻人,苏家现在已经在拉扯老三了,他慢了一步,这个时候,说什么话也没有作用。

    再说了,老三在鹏城运气也不错,刚好碰到这件事了,可是刘然没觉得自己有多错,他的木耳也可以找到门路销售,况且,他的木耳销量,现在一直很稳定。

    只是自己生产不出那么多,所以,他为什么要放弃自己?

    种木耳也不是没有前途的,他渐渐看到了起色。

    现在这个年纪,也不想再重新学一门技术了,他只会种植木耳,难道要让他搬到景城这边来种木耳吗?

    张千觉得有何不可?

    即便是搬到景城,也好。

    以后家里有大的好处,他们也能分到一杯羹,呆在刘家邨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他们能有什么。

    所以,张千和刘然的谈话突然间就变得激烈,张千的声音大了起来,她怒视着刘然。

    “你每次都这样,每次都说我不可理喻,可是你呢,你自己做了什么,你懂什么?好好的机会你不争取,天天说我心态不好,我心态哪里不好了?我这样为你着想,我心态还不好了?”

    大概是张千说了太多次了,所以,刘然现在对张千起了一种反感的心思了。

    正所谓,物极必反。

    所以,他们两人谈话没谈成,就吵架了。

    刘晓燕听出他们吵架的味了,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这两个人,什么时候都想吵一架。

    也不嫌累。

    她原本对张千就没什么希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他们家,人口这么多,就像吃饭的饭碗一样,用久了,磕磕碰碰也有可能,再说,很少有人完全没私心。

    如果生活在一起的两个人,没办法好好生活,整天有不同的事,这样的生活,其实很累。

    与其一直这样莫名地吵架,不如分开的好。

    又开始吵架了!

    张千说道:“刘然,你每一次都这样,只要我一跟你说起正事,你就想跟我吵架,你到底在怕什么?让你上进,难道我错了吗?我希望我丈夫能有一点上进心,能长进,能赚到更多的钱,能让我过上好日子,难道我错了吗?”

    张千说得竭斯底里。

    刘然抿着唇,这两个人永远都是两种极端境界状态,张千想要的,刘然给不起,张千也不想那么快改变。

    刘晓燕用手敲了敲门,张千顿住,赶紧看向刘然。

    刘然不看张千,门一被打开,就见到妹妹站在外面,他赶紧问道:“晓燕什么事?”

    刘晓燕说道:“大哥,是有什么事吗?奶奶和小若兰她们都在隔壁,你们这样子会吓到她们的。”

    刘然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张千所占的位置,刘晓燕看得到,她说道:“如果两个人真的在一起生活不下去,矛盾重重的话,我建议你们不如分开的好。”

    刘晓燕的话,让张千更加不满。

    她凭什么让她丈夫不要自己?

    张千说道:“晓燕,你这样说就过分了,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姻,你居然敢叫你大哥不要我?”

    晓燕说道:“我不是让我大哥不要谁,而是告诉他,两个在一起生活的人最起码要三观得一致,日常有什么事能够沟通得了,而不是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这样的生活过得没意思,也没有任何滋味,如果一直生活在吵闹里面,不只对你们两个,对他人的生活不好,对孩子也不好。”

    刘晓燕说完这句话,他就不打算再说了,有些话,说一次就够了。

    她对着刘然说道:“我先去店里了。”

    她觉得,他大哥夫妻俩的事,最终还是得她大哥自己去思考去解决,别人说再多真的没多大作用。

    刘然点了点头。

    看着刘晓燕走开,他也没和张千再说话。

    第一次出远门,坐了那么久的火车,他连气都喘一下,连环轴一般的,实在是让人感觉到累,原本应该休息的,张千却莫名地找自己吵架,刘然觉得更累。

    生活需要平静,人和人之间说话,最好心平气和,带着情绪相处的两个人,永远没办法过出精彩的生活。

    他看着张千,突然开始在想,他妹跟他说过的话。

    跟张千提出离婚?

    他不只提出一次,但是这一次,他无比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

    他们的生活一直这样不融洽,两个人在一起只有痛苦,这样下去,有什么意思呢?

    没意思的事就不应该一直坚持,这个道理,三岁小孩都懂的。

    张千突然看到刘然的眼神,顿了一下,忙问道:“你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