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交易师的游乐园[综] > 第 62 章 赌局
    蜂巢,是海贼的销金窟,温柔乡,也是英雄冢。

    海伦娜知道蜂巢是什么地方,当初甚尔让她把钱打在一个账户里,这个账号就是蜂巢专用的,一切消费都从这个银行账户里划去。

    她了解一些蜂巢的情报,那里有最舒服的旅馆,最漂亮的女伴,最听话的仆人,最美味的酒水,最畅快的享受。

    蜂巢的主人相当有经济头脑,海贼是这片大海上最会挥霍的顾客,做好了他们的生意,钱只会源源不断的涌入。

    海伦娜收拾了一些东西,就准备搭乘汉库克的船出发了。

    她并非不想继续和雷利学习霸气,但雷利以海伦娜已经学会为由把她赶走了,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只要海伦娜在这里,汉库克就不理会最初和雷利说好的不登上这个小岛打扰路飞训练的约定。

    汉库克会借着海伦娜缺被子衣服等等各种理由跑来,她自然不是完全为海伦娜操心,最主要的是想见到路飞。

    雷利想让路飞苦训,这样才能最快速度学会霸气,而不是被汉库克娇惯,所以,他只能赶紧让海伦娜“出师”。

    海伦娜的确从理论上懂得了霸气的使用,但她的战斗体系是另一种力量,她想要把两种方法融为一体,必须通过实战才有可能实现。

    海伦娜不太在意雷利对路飞的偏爱,反正她也学到了霸气的知识,而且路飞的确有一种神奇的人格魅力。

    “海伦娜,你要出发了吗?”路飞被雷利放了半天假来送她出海。

    “是啊,两年后希望能听到你大闹世界的新闻。”海伦娜慢慢习惯了路飞的热情。

    “放心吧,我会告诉山治你没事。”路飞不是很懂人情世故,但他在慢慢成长。

    “这个嘛。”海伦娜有些恶劣的笑了笑,“别告诉他。”

    “为什么?”路飞不解。

    “说了你也不懂,总之,你认为是我救了你,那这就是你欠我的条件。”

    路飞依旧没搞懂海伦娜的用意,但是他信守承诺,郑重点头答应了。

    雷利看着海伦娜要登上汉库克麾下被海蛇拖着的小船,“你不从香波地出发吗?”

    “雷利先生,你别激我。”海伦娜咧嘴笑着,“我从来不打算走传统线路,我喜欢捷径,从无风带就能直接到达新世界,为什么非要深潜到鱼人岛呢?”

    她话锋一转,“不过,拿回我的船之后,自然会去鱼人岛看看的。”

    “呵呵,那就好好享受旅行吧。”

    汉库克给海伦娜打包了不少物资,仓库被装满了,拖船的海蛇被这个重量压得费力。

    她们两个经常在一起聊天,对练,尽管海伦娜和汉库克都没有什么好性格,却在这中间建立了少见的友谊。

    这份友谊的建立尽管短暂,却这对她们来讲很难得,一个是唯我独尊的一国女帝,一个任性的异乡来客,她们不是因为同为女性就自然能成朋友的类型,归根结底是因为海伦娜理解汉库克的疯狂行径。

    “这可不是一条好走的路。”海伦娜轻声告诫着。

    汉库克仰起头,发丝轻摆,“你以为妾身是谁?”

    海伦娜嘴角含笑,汉库克自然是想清楚了后果才敢做的,“看来是我多虑了,不过,你的战士数量还是太少了。”

    “妾身只会重用强者。”汉库克扭身喊海蛇出发。

    “听到了吗?你要加油了。”海伦娜和一直照顾她起居的玛格丽特道,“要变得更强,你会见到更大的世界。”

    ……

    擅长水性的海蛇驮着海伦娜和载满物资的小船慢慢远离了女儿岛。

    无风带并不安稳,时不时会冒出几只巨型海王类相互竞争,掀起滔天巨浪。

    总算是有惊无险地回到了伟大航路的航道上,新世界的航道更加诡异,磁场更加不稳定,诡魅时四个季节的天气轮流袭来。

    四十多度的太阳雨铺面而降后,又狂风大作,雷鸣闪电,雨滴化为冰雹,如一块块巨石落在船上,砸穿了几块木板,又很快下起大雪,白皑皑一片铺满了甲板。

    新世界所使用的记录指针是能够录入三条航行的特殊指针,每位航海士都会从其中选择一条最稳定的航线前进。

    海伦娜现在不太在意这些细节,她心心念念着那条十分合自己心意的快艇,这才刚刚拿到手没多久,新鲜劲还没有散去就离开了,自然就会念着它。

    然而海伦娜以为的快艇寄存在蜂巢和实际情况完全不一样。

    她的快艇被抵押出去了,重新拿回来需要十亿贝利。

    海伦娜拧眉,“甚尔那家伙,居然这么生气吗?”

    十亿贝利,比建这艘快艇都贵了数倍,有这钱还不如重新买一条新船。

    海伦娜思考了几秒,还是打算认命地去把她的快艇赎回来。

    不仅是她很喜欢这艘快艇,更是因为这样能用念力驱动的船很难再建造成功了。

    海伦娜被妥帖的服务照顾着,果然如传闻一样,是最完美的度假胜地。

    有专人带领她去换钱取筹码,海伦娜便顺手查了一下之前甚尔留的账户余额。

    意料之中,里面只剩了一百贝利。

    “算了,把这一百换了筹码吧。”

    侍者没有一丝表情变化,依旧挂着标准的微笑,为海伦娜换来了最低数额的一枚筹码。

    这是甚尔故意留下的,海伦娜可以不管不顾抢了船就跑,也可以不理睬他这新一轮的赌局。

    但是,为什么不玩一玩呢?

    这个蜂巢,在局势最混乱的现在,依旧井井有条。

    外面已经乱成一锅粥,海军主力分为两拨,一波在追捕黑胡子的队伍,一波在赶杀白胡子海贼团残党,余下的在勉力压去因这场顶上战争各地起的纷争。

    为什么海军不仅要抓白胡子残党,还要□□胡子,明明是黑胡子把艾斯抓给世界政府的。

    很简单,想想看,现在各地的混乱是为什么而起?

    是因为没有白胡子的威名镇压,其余的人也在躲避海军追捕,现在各处的海贼都想啃一口白胡子海贼团的地盘。

    大海上各势力的格局又会大洗血了。

    世界政府为什么会扶持王下七武海,说到底还是为了他们座位的稳定,可谁让黑胡子搞出这件事出来呢?

    他抓到了海贼王的儿子,逼得世界政府不公开处刑不行,可黑胡子也一样得死。

    现在问题更大了,火拳艾斯没死,白胡子死了,战争结束了,大海之上会是一团乱。

    这样想来,赤犬那种固执偏激的人,是无法理解也不会理解海贼的存在对于世界政府的必要性的。

    然而,海伦娜更好奇的是,在当下海贼都陷入疯狂,拼命争夺更多地盘和珠宝的时候,蜂巢居然依旧生意兴隆。

    海伦娜随便找了一个房屋进去,几乎每一个房间都有赌具和陪客。

    她打望了一眼,找了一台没人的老虎机坐下,把那一枚筹码塞了进去,拉下摇杆。

    试试看吧,手气如何?

    海伦娜微笑地看着三个图案不停变换,直到一个个地慢慢停下来。

    一枚金币,两枚金币……

    三枚金币!

    图案一致,老虎机发出了叽里呱啦地恭喜音效,哗啦啦啦地吐出了一堆筹码。

    海伦娜神色不变地用小盒子装好,果然人们喜欢赌博,一百变一万,这样的来钱速度谁都会爱上它。

    有了一万贝利筹码的海伦娜来到了挤满人的牌桌前,她观察了一会儿,这一桌子上,发牌的荷官手很灵巧,玩牌的有四个人,这一桌才刚开始,四个人的表情都还很冷静,很明显都是常玩的老手。

    海伦娜以前也玩过二十一点,运气一般,但她会算牌,几次下来勉勉强强能赢一些钱,只是一万贝利对十亿贝利,赢一些钱可不够。

    这一桌上,有一个玩家慢慢被逼入绝境了,他已经连输三把,这一次赌上了剩下的所有筹码,如果还是输了,就会欠下巨额钱款,他脸上狂流冷汗,嘴巴哆嗦,“要牌!”

    他手指冒汗打滑,终于慢慢搓开纸牌的数字,长舒一口气。

    其他人也陆续停牌不再继续拿牌。

    这个不停擦汗的玩家第一个迫不可待地翻开自己的牌,总和二十一!

    他得意的看着其他人,自认为已经赢了。

    然而这局的庄家却微微一笑,翻开了他的手牌,b,一张,一张10,还是二十一点。

    但黑杰克比三张牌加起来的二十一点更胜一筹。

    “怎么会!”这个玩家惊慌失措,黑杰克的几率并不高,他就是赌不会出现,才没有付一半的保险金。

    “概率小不代表没有,只能说我今天运气不错。”庄家轻轻笑着。

    汗流浃背的玩家没有留后路,他还是输了,要把全部的钱都输掉了。

    其他人暗暗松了口气,他们没敢下注太多,又在看到庄家明牌是的时候没有冒险,都买了保险,现在只是输了一半,还好还好。

    失魂落魄的玩家被赌场的保镖拖走,不知道扔到哪里了,余下没有一个人在意。

    海伦娜拉开椅子,坐上了牌桌。

    “请洗牌吧。”

    《交易师的游乐园[综]》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