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交易师的游乐园[综] > 第 52 章 开战前
    纠结症患者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巨型的鲸鱼嘴大张着,小船摇摇晃晃被吸入口中。

    座头鲸猛地合上嘴,尾翼一摆,飞速的游远了。

    而它的口腔内,那艘小船停在巨大的舌面静静呆着,海伦娜将灯打开,环境一下看得清晰起来,座头鲸的头小而扁平,所以高度很低,她的小快艇勉勉强强塞在里面,隔着气膜,气味也透过一层,闻不分明,但是没有太难闻的腥味。

    它的速度在同类里算是快的,勉强和普通木帆船无风时速度差不多,但是比起海伦娜的小快艇,还是慢多了,况且它还时刻注意着嘴里的异物,不敢走有颠簸洋流路线,努力保持着平稳。

    海伦娜虽然有些不满,但为这条座头鲸的体贴原谅了这个速度。

    甚尔隔三差五去安抚一下这头座头鲸,让它张开嘴巴好让他看看方向是否准确,或者遇到什么特殊情况,这会儿又检查完,回到甲板上,看见海伦娜垂着头,手上拿着一个星盘,神情严肃。

    他揶揄道,“这次的道具还有点像真的占卜术啊。”

    海伦娜抬起头,“本来就是真的占卜术。”

    “你每次都随便用什么硬币啊,水啊,沙子啊,完全没有装神弄鬼的感觉。”甚尔顿了一下,又道,“怎么?看来这次的很难看透吗?”

    “是啊。”海伦娜微微笑着,“我在看这次有没有破局之法。”

    甚尔的眼角跳了一下,但是他还是问了,“什么结果?”

    海伦娜回想了一下,“用不同的占卜法一共算了二百三十七次。”

    “这么多?有成功的吗?”

    “不知道。”海伦娜老实道,又赶紧补充道,“你不用担心你的事,以这条鲸鱼的速度,很快就到目的地了,我们的交易就彻底结束了,就像是合同完成,尾款付清,没有任何关系了。”

    甚尔暗中咂舌,好歹也是友好合作过的关系吧,真是冷淡的女人。

    “什么叫不知道?”甚尔问道。

    “就是没有结果,一片迷雾,二百三十七次占卜,一次都得不到答案。”海伦娜笑了起来。

    “那你还打算去?”

    “为什么不呢?”

    甚尔瞥着海伦娜的表情,像说着玩笑话,实际上她态度很严肃,她的目的绝对不只只是享受战斗乐趣与最强者过几招看看差距这种事,但是他也不知道海伦娜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现在想来,之前海伦娜打算以死战换取回去的机会,也可能是个幌子。

    真真假假,好像在说真话,又全是谎言。

    甚尔很好奇,到底谁才能她吐露心声,她已经防备成一座堡垒了。

    船体突然剧烈晃动起来,吊在中间的灯光也摇来摇去,打在人脸上,刺眼的看不清楚,海伦娜随手取了块硬物砸了上去,玻璃破碎声后,灯熄灭了。

    甚尔也稳定住了船身,没有滑到咽喉里,再落入葬身鱼腹的境地。

    海伦娜接手停稳小船,他又裹着泡泡出了船,敲敲鲸鱼下唇内壁,座头鲸微微张开了嘴,他探头看去。

    前方一片片裹着气膜的大帆船排着队形向前进发,打眼扫过去,就有几十艘,再仔细透过海底的一点点光线看清了他们的旗帜。

    旗帜各不相同,但都标着骷髅符号,甚尔回想了一下,就分辨出来了,这是白胡子海贼团麾下的附属海贼团,他记得有四十三个,该不会这里就有四十三艘海贼船吧?

    不过,他的谨慎是多余的,连海军的老对手也选择镀膜从海底走,看来是条奇策,海军暂时还没有类似声呐的技术,但想来这次战争之后,他们肯定会努力研究发明出来的。

    “居然还会排队堵车啊。”甚尔开着玩笑,“刚才这大家伙差点撞车,现在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海伦娜疑惑,“大海这么宽,难道不能超车?大海又不是白胡子他家的。”

    “唔,有道理,但是大家方向是一样的,速度也差不多,接下来几乎要同行了。”甚尔指出来这个问题。

    “那难道要我跟在他们后面磨磨唧唧吗?”海伦娜皱眉,“前面应该还有莫比迪克号吧,继续往前吧。”

    甚尔没有意见,他只是执行海伦娜的命令,这座巨型鲸鱼使劲摆动身体,从船队的左侧游到前方去。

    它比一艘大帆船都长,几个摆尾就游到了船队最前列。

    “是白胡子海贼团的莫比迪克号,看起来果然像条白鲸啊,光线实在是昏暗,没看清白胡子本人在哪儿。”甚尔又安抚了一下刚刚拼命冲刺的座头鲸,诧异道,“他们对我们也没有反应啊,不会没发现我们吧?”

    海伦娜摇头,“不可能没发现我们,就算最开始以为是普通的座头鲸,看到它刚才游到这里了,还没有反应出来异常他们就有问题了。”

    “我还以为会攻击过来呢,看来一点也不想多起波澜啊,白胡子很稳重啊。”甚尔道。

    “虽然这几年没有大动静,但到底是盘踞新世界多年的海上皇帝,你也太小看他们了吧。”

    “毕竟我之前碰到的海贼都很符合印象中的形象,贪婪,蠢笨,急躁,残暴,为一点钱财掠夺杀人,有的船长为了属下服从他,会用死亡和威胁换取他们恐惧的忠诚。”甚尔为自己辩解,“所以,接下来的路程就这样吗?”

    “那还能怎么办,这大家伙也游不了更快了。”海伦娜才是更无奈的。

    ……

    让我们将时间倒退一点,再转向白胡子海贼团。

    队形变换,一时排在队尾的迪卡尔班兄弟船上的水手在瞭望塔上观望,突然惊呼,“后面有一条座头鲸,注意不要被撞上!”

    底下的船员哄堂大笑,水手还摸不着头脑。

    不过这时有一个老水手仰头喊道,“新来的小子,你是说一条座头鲸吗?”

    水手恼羞道,“我是新手没错,但我不可能连这都认错,头小,扁平,背部向上弓起,就是座头鲸啊,有什么问题吗?”

    “你干嘛担心它会撞上来?”老水手继续问。

    “因为它速度很快……”水手愣住了,座头鲸的速度很慢,时速也就是四到八海里,这个都快赶上帆船顺风的十四节了,快了最少一倍。

    “戒备!”迪卡尔班兄弟当即下达命令,“现在的任务是和莫比迪克号回合,不要和海底生物碰上。”

    有人问老水手怎么察觉的,他搓了搓被海水泡得粗糙的右手,有眼色的家伙就心痛的递上珍藏的嚼烟,毕竟听老手的经验说不定在哪里就捡回一条命。

    老水手高兴地闻了闻这品质上佳的嚼烟味道,含在嘴里嚼着,给一群底层水手讲,“座头鲸几乎是成双成对出现的,很少见到落单的,除非是没成年的,它们有一个习性,是洄游,而且偏差很小,可这里不是常规路线,从没听人说过有什么座头鲸经过这条航线,大概还是个少见的迷路的座头鲸。”

    而身为船长的迪卡尔班兄弟却察觉到了更多的意味,还没等他们想明白,就看见那条巨型座头鲸从旁边使劲划动双鳍,摆动尾翼,向前奋进。

    第一时间拨通电话虫,报告了这个消息。

    莫比迪克号很快收到了消息,白胡子海贼团第一番队队长马尔科挂断电话虫,疑惑地问着他们的“老爹”白胡子,“那头座头鲸应该有什么问题,是有人发现我们的行动了吗?”

    “可能只是恰好和我们想到一块凑热闹的新人吧。”

    “要不要探查一下?”马尔科还是有些担忧。

    “不用,对方看得见我的旗子,还跑到最前面来,很有胆量,到了地方,自然就知道是敌是友了。”白胡子语气平稳,他没有大战前的紧张感,身上在吊着挂瓶,鼻前还贴着呼吸管。

    毕竟白胡子在海上征战数十年了,幼时就出海当了海贼,经历了数不清生死一线的战斗,早已经没有紧张感了。

    他现在只有对家人的牵挂和担忧。

    白胡子问道,“还有多久才能到?”

    马尔科回道,“刚才航海士说凌晨就能到。”

    白胡子点点头。

    他们都知道,明天就是艾斯的处刑日了。

    ……

    海军总部驻地马林梵多岛就在前上方。

    海伦娜终于让座头鲸离白胡子海贼团的船队远一些,停留在更远一点的地方。

    “我的任务结束了?”甚尔没想到一路顺畅地到达了马林梵多。

    “是的,交易也完成了。”

    “知道了。”甚尔又好奇问,“什么时间开始?”

    “按照之前看的报纸上说是十二点开始现场转播,下午三点正式处刑,这几天都待在海里,不知道有没有变化。”

    “你的船怎么办?”

    海伦娜被难住了,她的确没想过这个事,如果扔了的话,有点可惜,这可是刚拿到手没多久还没捂热玩够的新船啊,留下来的话,可能会在接下来的战争中毁了,那更心痛。

    甚尔咧开嘴笑起来,他出了一个主意,“不如作为赌注吧。”

    “你要和我赌?”海伦娜惊讶。

    “我压你死,我要是赢了,船就归我,你赢了,船还给你。”

    这次也是输吧。甚尔心道。

    海伦娜从嘴角到眉梢都溢出笑意,“这可是我的船,也太不划算了吧。”

    甚尔按了按后脖颈,一步凑到海伦娜身前,微微低下头,额头相抵,吐息交缠,他声音微哑,“那再加一个快乐时间怎么样?”

    海伦娜叹息着抚过甚尔的侧脸,她很喜欢他嘴角的伤疤,轻轻的吻了上去。

    他们最快乐的时光,每次都在无法预测的开战前,无人的岛屿,只有二人的小船上,仿佛只有彼此存在一般,尽情享乐着。

    可惜的是,他们终究如两个冰块,无法相互取暖,只是碰撞之间的冰冷水汽将他们黏在了一起。

    不过,现在他们还不打算融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