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交易师的游乐园[综] > 第 41 章 对峙
    纠结症患者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夜沉了。

    海伦娜和甚尔讨论了很久,从战力高低到能力变化。

    但是他们说的都只是对立面的鬼和咒灵的信息,关于他们自己的一句也没说。

    他们早在见面之前就已经足够清楚对方的情报了,早已经在心里模拟过无数次与对方交手的战术了。

    他们心照不宣。

    于是他们跳过了熟悉对方打法的步骤。

    因为他们不会配合。

    甚尔毫不客气,“我现在没有趁手的武器,给我几个。”

    他还附加了很多要求。

    海伦娜摇头,“我是可以给你武器,但是你要的那种效果,什么强制消除能力,什么无限伸长,那是不可能的。”

    甚尔撇嘴,“我知道你能做到的。”

    “但是我为什么要给你这种武器?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这样的赔本生意我是不会做的。”海伦娜微笑。

    “那我不好好干也没事吧。”

    “如果你可以全身而退,随意。”海伦娜根本不在意,她从不依靠别人,但她不喜欢威胁。“不过,你的交易我也可以不接受。”

    甚尔笑了起来,亲昵的拂过海伦娜耳边的碎发,亲了亲她的耳廓,“只是说笑而已,普通的武器总能给我一些吧。”

    “这个可以,你擅长什么?”海伦娜受用的半眯着眼,半安抚半试探道。

    “只要是杀人的武器,我都擅长。”甚尔平静道。

    海伦娜顿了一下,微微笑着,“我们很像啊。”

    ……

    他们在讨论的时候,各怀心思的普通人也商量着离开紫沙岛的安排。

    他们担心余震的影响更大,海啸一说还是让他们害怕,毕竟七水之都离得不远,他们都知道七水之都每年的大海啸“水之诸神”。

    他们陆陆续续离开安置胖夫人的房间,刚往外走几步,就能看见甚尔和海伦娜的身影,亲密无间,还在说着听不清的悄悄话。

    瘦夫人送人出来,也看见了,她非常明显的看向布朗夫人。

    布朗夫人依旧是一副温柔体贴的神情,回了一个疑惑的眼神。

    瘦夫人心里狐疑,真当是姐弟情?还是她是个傻的?

    甚尔突然起身走了过来,对着布朗夫人,“我送你回去。”

    “诶?这就一点路程……”布朗夫人摆手拒绝。

    “行了,走吧。”甚尔不由分说拉着人走。

    “甚尔先生,刚才太没礼貌了!”布朗夫人低声道。

    甚尔咂舌,这已经真把他当成弟弟教训了吗?态度转变也太快了,在碰见海伦娜之前,还不是这样啊。

    以前的确有很多女性说过让他回归正路找个女朋友好好过日子,却也只是说说,碰见他勾搭过的其他女人,照样还是会吃醋。

    甚尔叹了口气,“船还得好几天才能到,你这几天要和我待在一起。”

    “没有这个必要吧,也没有那么危险。”布朗夫人依旧笑着拒绝。

    “……你养的那个小孩,很危险,他杀过很多人。”甚尔不知道怎么和普通人讲这种事,只能按照这里的常识瞎编,“他是个海贼,屠杀过很多人,他吃过恶魔果实,所以才是小孩模样。”

    布朗夫人终于有些犹豫,不再坚信鬼舞辻无惨伪造的乖巧假象,“是这样吗?”

    甚尔看有戏,便继续努力,“他手段非常残忍,常常这样骗有钱人家,把男人残杀,把女人虐死,再把钱全都拿走,放火烧个干净,我以前看过他的情报,但他之前的活动范围在南海,可能是刚来伟大航路,又是孩子模样,大家放松了警惕,我是因为你才发现的。”

    布朗夫人的确快被忽悠得找不到北,可一转弯,屋子的灯亮着,乖巧懂事的男孩站在门廊下,喊她“母亲”。

    布朗夫人是个寂寞的人。

    她渴求的就是这有人陪伴的安心。

    布朗夫人扭头露出叹息的微笑,“对不起。”

    “算了。”甚尔摇头,如果不是有点像故人,才不会难得好心一次。

    人只能自救。

    甚尔摆摆手,转弯去了隔壁屋子,把自己的那一点行李装好,背上,反手关上了门。

    那千年的鬼没有一丝表情望着他离开。

    甚尔稳步横穿过岛屿,来到了另一边。

    海岸边独立着一幢小屋,黑黢黢,没有一丝光。

    甚尔绕了一个弯,拧了下侧门的把手,是开的,他在黑夜里笑了一声。

    穿过地面湿漉漉的浴室,身上仿佛也沾满了水汽和浮动的暧昧。

    门一开,就被推到墙边。

    甚尔低头寻觅着女人的唇,被迎合了。

    极致的感受。

    只不过一个吻。

    他顺从的被撂到床上,海伦娜一手按在他身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半夜海浪声滔滔作响,潮汐之力终于慢慢止息。

    屋外的月光穿过百叶窗细碎散掉,洒在海伦娜的脸上,不知哪里的微风吹去热气,体温降了下来,身体微微发凉。

    甚尔的身体也微凉,没有一丝汗水的黏腻,也没有任何味道。

    两人拥抱在一起,无法取暖,却在这个夜晚的温度里刚刚好。

    “你不抽烟啊。”海伦娜轻轻道。

    “烟有味道,那会影响我。”甚尔也轻声说着。

    “这样啊。”

    ……

    第二日清早,有两件事意料之外却情理之中的出现在眼前。

    一是岛上除了海伦娜和甚尔,没有其他活人了,其他人都死了,不管他们有什么秘密,有什么未完的愿望,还是什么可笑的谋划,全部都没有实现的机会了,冷冰冰地死了。

    二是岛被一道深红色的结界围住了,外面无法进入,里面也没法轻易离开,完全被困住了。

    他们逐一检查众人的尸体。

    死去的人脸上的表情大都是绝望,惊恐,痛苦。

    只有布朗夫人,脸上是平静的微笑。

    甚尔笑了起来,“这是暴风雪山庄的地狱难度啊。”

    “说点正经的。”海伦娜擦了擦手。

    甚尔做了个都听你的表情,“这是咒灵的杀法,是同时发动的诅咒,在每个人身上表现都不一样,大概是看到最恐惧的事情之类的。这个咒灵很擅长隐蔽,一直都没有发现它的踪迹,也搞不清楚是因为什么产生的诅咒。”

    “那个呢?”海伦娜指了指结界。

    “我不太确定,可能是领域,有咒力的家伙们的一种招数,也可能是我不知道的东西。”

    “你去看看。”海伦娜指挥着甚尔。

    甚尔歪头按按脖颈,眺望着结界的边线,“行吧,那我得游过去。”

    “嗯,趁现在是白天,鬼没法行动,去吧。”

    甚尔把鞋脱了,向海里走去,水慢慢没过腰部,再继续向前,他开始游泳前进。

    海伦娜收回了视线,低着头再仔细看这些尸体。

    基本上他们身上的表征的确是因为恐惧才有的,但是他们亲眼看到的吗?

    布朗夫人为什么就没有这种表情。

    那就不是在眼前出现的恐惧事物,是并不存在实体的东西。

    噩梦?

    海伦娜第一个想到这个,可是好像也说不通。

    布朗夫人为什么能克服?

    谜题解开,就能得知对手的能力。

    看来得等甚尔解答了。

    甚尔游得速度挺快的,不久就到了边缘,在岸上的时候看着像深红色,但到了跟前,才看清楚,是血色的,而且在散着血的臭味。

    甚尔自忖身体强度之大,却依旧有些不敢触碰,他退后几步,沉下海底,才看得清晰。

    但凡有傻不愣登的鱼冲过来,一瞬间就灰飞烟灭。

    血雾染红了海水,有些看不清,甚尔抓了几只鱼,一只只丢了过去,这次才看清过程。

    细胞坏死,形状崩溃,最后变成一滩血水。

    他试探的将指尖戳了上去,撩起一层血泡。

    这可比甚尔之前以为的要难搞多了。

    甚尔回到了岸边,顺手就把湿透紧绷在身上的衣服扯了下来,擦了擦脸上的水,“那东西有些难缠。”

    “死在这里也不错。”海伦娜扔给他一件衣服。

    甚尔套上就穿好了,抬起眼,慢悠悠道,“我还挺喜欢新生活的,可没打算死在这里。”

    “是吗?”海伦娜把他的手拉过来,点了点他手上的血泡,“什么情况?”

    甚尔仔细地讲了一遍,“像你说的血鬼术吗?”

    “也许吧,我也并不是很了解,但大概率是。”

    “它们效率真高。”

    “各对付一个吧。”

    “我没问题。”

    他们两个不想在对方主场的夜晚动手,可惜鬼白天把自己藏得特别好,咒灵的踪影也没有找到。

    他们踏遍了岛上每一处,都没有发现。

    “真是胆小鬼啊。”海伦娜叹道。

    甚尔站在一旁,态度暧昧又轻慢,“不如我们做点别的事。”

    这个时间点?

    啊,不如说这个时间才更好。

    四下静悄悄,岛上一片死寂,只有他们两个的呼吸声交缠,仿佛是末日陪伴在一起的亡命之徒。

    甚尔突然有些好奇,“那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海伦娜没有回答,只是又轻咬了他嘴角的疤痕。

    甚尔话出口之后就惊觉不该问的,于是从善如流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