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交易师的游乐园[综] > 第 33 章 一人的电影(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海伦娜坐在一个电影院的影厅里。

    四周漆黑,只有她一个人。

    她坐在最后一排,巨大的荧幕慢慢亮了起来。

    虽然没搞懂为什么自己在这里,海伦娜也没离开,靠在软椅背上看着大荧幕。

    荧幕中间亮了一道光,一双眼睛在里面轱辘打转,眼睛看过去的方向是卧室。

    四只脚在上下缠绕,暧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地上散落着一男一女的衣服。

    不一会儿,声音小了,其中两只脚在地上走动,捡起地上的男士衣服,窸窸窣窣穿好离开了。

    另外两只脚离得越来越近了。

    缝隙变大,一个面容模糊的女人出现在面前,她拢着睡衣,脸色疲惫,扔给从橱柜里爬出来的小女孩两张纸币,“我要出去几天。”

    小女孩拿着钱,自己去买食物,坐在楼道里咬着硬邦邦的面包,喝着凉水,小巷子里人来人往,没有人停留注意一秒。

    小女孩呆坐到晚上,回到屋子里,女人不在,她就自己爬上床睡觉了。

    隔了几天,女人才回来,看见屋里没有乱七八糟的垃圾,“表现不错。”又从小包里抽出几张纸币给女孩。

    就这样的相处模式持续了很久,女人不教导小女孩,只是她表现好就给钱,不听话就没钱。

    直到有一天,女人兴奋的两颊发红,打扮的极美,告诉小女孩她遇到了一个大老板,留下足够的钱,就出门了。

    小女孩以为和往常一样,她乖乖在家,女人就会回来。

    女人是回来了,可是回来的,是她的尸体。

    还有一群长相可怕的男子,他们的老板不小心把人玩死了,他们来善后。

    却没料到这里还有一个小女孩,打算随手解决掉,虎口却被狠狠地咬掉一块肉。

    手一甩人就飞了出去,小女孩晕了过去,还是不解气,又踹了几脚,大概觉得爽快了,才把屋里的东西打包塞到飞艇上。

    东西随着飞艇被扔掉了。

    雨水淅淅沥沥下个不停,老鼠吱吱喳喳地啃食着袋子,捡垃圾的人穿着一身白色防护衣,戴着防毒面具,挥开老鼠,找寻着有用的东西。

    一只手从垃圾堆里伸出来。

    手的主人被刨出来了,小女孩衣服上还沾着血渍。

    捡垃圾的人用棍子戳戳她,是活的,年龄不大,就扔给了收留小孩的修女。

    修女穿得一身黑衣,慈祥和善地问她名字。

    “海伦娜。”

    “不错的名字,是火炬的意思,起名的是你的母亲吗?她一定觉得你照亮了她的人生。”

    女孩——海伦娜没有说话。

    修女的抚养院里有一堆小孩,这里的大部分孩子被教导是被抛弃的,一旦有人需要和认可,他们就会付出自己的一切,这样的忠诚之心方便修女把他们输送给上面的黑帮和杀手家族。

    海伦娜和他们想法不太一样。

    女人,大概是她的母亲,只教会她了一件事,就是付出代价获得报酬。

    她听话,就能吃饭。

    女人提供服务,就获得金钱。

    交易是她学会的唯一的一件事。

    她最初不懂什么是念能力,却知道被打到昏死那天,看见女人尸体那天,她觉醒了一种力量,所以才活了下来。

    摸索着,慢慢学会了怎么使用。

    可是灾祸也随之而来,修女把她引荐给大人物,他们让手下付出生命,他们获得最大的利益,金钱,地位,女人。

    修女说,她现在能吃饱饭,穿干净衣服,都是因为有大人物的捐款,所以要好好做事。

    海伦娜没有权利拒绝。

    被迫死在她的能力下有数不清的人,血水漫过脚尖,他们的脸长什么样,都看不清楚。

    他们的眼睛睁得很大,一直在看着她,其中一个离得最近,眼睛透亮,那是女人的眼睛。

    抚养院的孩子们有的展现潜力,被外面的黑帮和杀手家族选走。

    而海伦娜因为能力价值巨大,却被隐瞒着留了下来。

    这无聊的生活,终于有一天被打断了。

    海伦娜在抚养院里蹲着,无趣地看着地上的蚂蚁爬来爬去,伸手把糖块拿远,蚂蚁团团转找不到它们的食物,好半天才找到,重新安排队伍搬运,她又把糖块拨开。

    “不能这样对它们啊。”一个轻快的男声在头顶响起。

    海伦娜抬头,这是一个年轻的黑发男子,“有什么事吗?”

    “什么愿望都能实现的女孩是你吗?”

    “那不是许愿,是交易。”海伦娜把“恶魔的金秤”展示给他看。

    “交易吗?果然很有趣的能力啊。”男子摸摸下巴,“我在做一款游戏,你的能力能帮上忙,愿不愿意和我一起离开?”

    “你是什么人?”

    “猎人。”男子笑了起来,“还没自我介绍,我是金·富力士。”

    海伦娜跟着金离开了流星街。

    她的能力很适合金所说的游戏,制作了一堆卡片交给其他人调整试用。

    金认为这个游戏适合海伦娜这个年龄的小孩玩,卡片制作的差不多了,就把她扔过去当测试b的试验品。

    结果发现她哪个小怪物都打不过。

    海伦娜趁机要求,“你教我不就好了吗?”

    金嫌麻烦,他才刚带完一个徒弟。

    海伦娜死缠烂打,金不管跑到哪,她都能找到人。

    金跑到深山老林里,和猛兽相亲相爱,扭头一看,海伦娜就要被他驯服的大恐龙的大脚踩死。

    “为什么非得我教?”

    “他们说你很强,我跟你学就不容易死掉了。”海伦娜冷静道。

    金抓了抓头发,毕竟是他把人带出来了,还是开始教她。

    教海伦娜如何运用念,怎么在战斗中使用自己的念能力。

    “念能力是你的工具,不能让它来代替你,是你要掌握它。”

    “你的能力最大的弱点是耗量大,要灵活使用。”

    “靠别人的念量来增加自己的念量,这种方法不是不行,也可以是其他东西吧,运气,权势,外貌,寿命,什么都能交易。”

    “你的身体好像一个木桶,换来的念量是水,你不停灌水,木桶会装不下,你要把身体锻炼成一个汪洋大海。”

    “但是不能走捷径,你要记住,必须要给自己设限,等价交换,不然你很可能会死在自己的能力上。”

    金在海伦娜能应付得了他十招之后,就迫不及待地宣告她学成,把人赶走了。

    那之后,海伦娜就发现很难再找到金了。

    她一个人到处流浪,在一个被封闭村子里,和一个被称为女巫的女孩换了她的占卜能力,没想到和金的弟子碰上了,是一个名叫凯特的银色长发男子。

    凯特借住在同一个村子里,前一天给他送饭的女孩不见了,转头发现了女孩因为失去占卜能力而死去的尸体。

    他找到海伦娜。

    “是她自己不想要能力的,她不想被当做女巫,被村民害怕,要我拿走是她的意愿。”海伦娜冷淡道。

    “那你想过她因为失去能力而没有威慑力,反而被村民害死吗?”凯特质问道。

    “那关我什么事呢?”

    两人因意见不合交起手来,感觉到了之间的相似之处。

    他们都被金训练过。

    只不过凯特是正经的弟子,海伦娜是自己强行换来的学习机会。

    凯特仗着自己被海伦娜实力更强,压着她学习一些生活常识,比如称呼人用敬语,比如尊敬生命的重量。

    海伦娜不能理解他的行为,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是都跟着金学过念能力而已。

    所以在凯特准备离开之前,海伦娜为他占卜了金的去向。

    “你看不看都随便,就算还你这些天的照顾了。”

    凯特最后还是收了纸条,却没有打开,“你接下来做什么?”

    “去考个猎人证吧。”

    “我是问再之后。”

    “……不知道。”

    “那你就找找吧,猎人要有狩猎目标。”

    海伦娜的确不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金之前说过是享受过程的乐趣。

    猎人考试的时候问了尼特罗会长,他的建议是都去尝试一下,也许会有所发现。

    金什么都做过,但他主要的身份是遗迹猎人。

    所以海伦娜先跟着考古队伍出发,探索了有着上千年文明的遗址。

    她挖开的第一凿,撬开了一个匣子,里面涌出了一大把锈蚀的金币。

    队友们高兴能够填补历史的空白,千年的文明重见天日。

    海伦娜留下了两枚金币,用念刮掉了锈迹,露出了模糊不清的人像。

    这是她的第一个任务成果。

    不过海伦娜并不喜欢一连几个月甚至几年时间都待在土坑里挖掘的考古工作。

    她转而去研究凯特的主攻方向,调查大型生物。

    大部分动物大概与她相性不合,没有什么可爱动物愿意亲近她。

    海伦娜还是找到了和动物相处的好方法,她把凶猛的食肉动物揍趴下,让队友拿去研究。

    可惜丛林生活她也并不喜欢。

    她风尘仆仆地回到城市递交调查任务的资料,偶然遇到了流星街时的熟人。

    熟人被黑帮挑走,现在专门处理黑活,叙旧闲聊,说起他们家族的大少爷急缺一个女保镖,便劝海伦娜帮一段时间忙。

    “前任保镖怎么了?”

    “被我处理了。”

    海伦娜穿戴齐备,从头到脚一身黑,踏进了老牌黑帮的庄园。

    她有预感,这里将带给她无限的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