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交易师的游乐园[综] > 第 12 章 远航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既然已经决定了出海,海伦娜自然得开始准备了。

    严格来说,她连这个世界的基本常识都不知道,更别提出海所需的技能了。

    以风为动力的帆船,千变万化的风,波澜莫测的海浪,千奇百怪的生物,各地不同的风俗,海伦娜对大海一无所知。

    给海上餐厅的欠账都还清之后,海伦娜只剩三百多万贝利,要说多,那日常生活的开销都绰绰有余,可要说少,她拜托强尼和约瑟夫去附近岛上买了一条小船后,几乎不剩下多少了。

    帆船毕竟是通用的交通工具,就算多昂贵的价格也要买。

    对海伦娜来说,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没钱了就再赚,遇到了海难,她也自信能在这种恶劣严峻的情况下活下来。

    她以为这种木制帆船实际驾驶起来,并不复杂,不就是:

    顺风时,便要放下风帆,随风而行。

    逆风时,便要收起长帆,用力划桨。

    无风时,便要垂下船锚,停滞不前。

    然而完全不对。

    海伦娜刚学会怎么升降风帆,就跃跃欲试的上船尝试操作。

    按着风向标指向的方向,扬帆起航,将船舵转向顺风。

    风呼呼得吹响风帆,小船颠簸不断,向一侧偏倒,险些就要翻过去,好在山治千钧一发之际,冲上前猛打船舵,把方向改对了。

    船身慢慢正了,稳稳当当的浮在海面上。

    山治详细的给海伦娜讲解,“完全的顺风和逆风就会造成刚刚那样的情况,海伦娜小姐,你看这个风和帆,在侧向风的时候,帆才会张到最大,逆风的时候,风帆会转换方向,船也可以因为风力催动前进。”

    “那我再试试。”

    海伦娜找准方向,大概船行与顺风有二十度左右的夹角,风将帆布完全吹起,船速渐渐加快。

    山治继续指导着怎么根据海浪计算停靠位置,“假如我们的目的地是左前方的空位,但是现在却被浪花推向左下方了。”

    海伦娜学得很快,上手马上就能搞定。

    山治知道海伦娜一旦学会很快就会出海,能一起相处的时间只会越来越少。

    这几天他一直不知道是该为海伦娜的学习能力高兴还是沮丧,只能为她的安全着想,全心全意的为她突击海上知识。

    而那天最后海伦娜说的话也让他有股强烈的不安。

    当时,海伦娜那句话一出口,山治便僵硬的愣住了。

    他少见的不知道怎么应答。

    对不起?

    太轻飘飘了。

    这样冷酷的海伦娜小姐也好迷人?

    也太轻浮了。

    以后永远都不会拒绝海伦娜小姐?

    还是不对。

    到底怎么说,才能表达他此刻的心情?

    任何花里胡哨的词语都不能形容。

    他激烈狂跳的心脏声,好像就在耳边轰鸣。

    他分不清这是因为被海伦娜这一刻充满魔性的美而生出的惊艳,还是因为被她身上强烈的杀意刺激产生的紧张?

    山治只知道,他被深深地迷住了。

    但同时,他心头蒙上一层浓郁的不安。

    什么叫如果有下一次?

    尽管他确信自己迟早有一天会出海寻找b露,可大海这么广阔无边,谁也不知道能不能再与海伦娜相遇,有这样一个下一次。

    更何况他不认为海伦娜出海后没有其他人追求,也许很快海伦娜对他特殊的在意就会消失,也就不会有所谓的下一次了。

    新闻鸟不送信,电话虫信号短,山治甚至找不到一个联系的手段。

    正如山治对海伦娜来说是不同的,海伦娜对山治也是独一无二的。

    虽然山治对女士们一直都非常殷勤,可他从未认为自己对女士关怀备至的照顾必须要有什么结果,这只是他的天性。

    而他在海上餐厅这个环境里长大,这里全是一群粗糙的男人们,他们的思维全是直线,连一点浪漫纤细的心思都没有。

    他对待女士的态度过于热情,又对每个女士一视同仁,常来的女客人们也都习以为常了,再加上他年纪小,没有人真当一回事。

    所以海伦娜的回应让他欣喜万分又不知所措。

    什么都没确定就已经被牵着鼻子走了。

    不知不觉海伦娜就用亲密接触、全心信任、追梦之旅把他的心拴住了。

    他不害怕下一次还有这样艰难的选择题,他自信能够有更彻底的解决办法。

    他害怕的是再也没有做选择的机会。

    所以山治这几天对海伦娜简直是予取予求,原本底线就很低了,现在更是过分,什么要求都答应,做什么都陪着,时时刻刻黏在一起。

    硬把介绍各岛民风和各个悬赏海贼情况的强尼和约瑟夫踢走,不许他们打扰他和海伦娜的二人世界。

    要说海伦娜对他的态度有没有变化,山治仔细对比,什么也没发现。

    除了变回敬称的称呼之外,其余没有什么不同,依旧待他亲昵。

    山治继续教着她如何识别暗礁,怎么按照指南针和海图航行,怎样打灵活的水手结,还有在海上长期航行所需的营养从哪里获取,他恨不得把所有知道的航行知识都教给海伦娜。

    海伦娜刚学会驾驶小船,正上瘾着,看见前方的巨大岩石下的洞穴,指着道,“过去看看吧。”

    那是海蚀洞和潟湖组合的一处美景。

    小船慢慢驶入石洞,勉勉强强让船桅钻进来,穿过一道黑黑的洞穴通道,再深入,里面豁然开朗,是紧挨着四面石壁悬崖的一个潟湖。

    在里面大声呼喊,会有回声传荡。

    水里有零星的鱼儿在游动,崖壁上有繁衍数代的松鼠与小猴。

    “山治先生,你来过这里吗?”

    他摇头,不知道还有这样一片美景。

    海伦娜惊喜道,“那我们会不会第一个发现这里的人?”

    她笑着扑通一下从甲板跳下船,跟鱼儿比赛谁游得更快,和猴子松鼠比谁爬得更高。

    玩了半天,才踩着湿漉漉的脚爬上船,随意地用手绞着头发上的水。

    山治动作自然的用干净柔软的毛巾仔细替她擦干身上和头发上滚落的水珠。

    太阳晒在她的身上,暖洋洋的吹散海水带来的凉意。

    突然海伦娜瞥见一抹金色在山治的手腕出现,她伸手勾住了他的袖口。

    “这是我的那枚金币?”海伦娜有些惊讶。

    虽然说山治对她的情意是她通过一步步铺垫而加深的,但是少年人这超乎寻常的热情,的确出乎她的意料。

    海伦娜轻叹一声,靠在山治的怀里,左手轻抚上他的侧脸,吻了上去。

    山治的回应轻柔又小心,双手都不敢乱碰。

    海伦娜则愈发用力,先是吸吮上唇,再是舔舐舌尖,最后又咬了一口下唇。

    山治的脸红得滴血,却硬是拦住了海伦娜的动作,环抱住她,把头埋在她的肩膀里,急促的喘着气。

    “等一下……”

    “为什么?”

    “这里环境不好……”

    这一片被悬崖环绕的小天地,鸟鸣山幽,水流涓涓拍着船身,海水晒干后凝结的盐粒从身上滚落。

    好像有什么重要事情没说,可是山治已经没空想清楚了。

    等回到海上餐厅,山治躺在宿舍里,突然惊坐起来。

    把旁边的帕蒂吓了一大跳,骂骂咧咧的,“山治!你干什么啊!玩得那么开心,睡不着了是吗!要不要我来帮帮你!”

    山治没理会他,捂着脸哀叹一声缓缓躺下。

    又错过了一个绝妙的时机,还被彻底搞定了,结果现在比之前模模糊糊的关系还要糊里糊涂了……

    可他的不安却奇异般的被安抚了。

    ……

    海伦娜很快确定好出航时间了,“基本操作都学会了,其他就随机应变吧,我实在是等不及了。”

    山治威胁了一通强尼和约瑟夫,要他们在海伦娜离开东海前都得守护好她。

    海伦娜给非常抗拒的哲普老板一个大拥抱,“谢谢您的照顾。”

    又上前抱住山治,他半天都不放手,海伦娜笑着拍拍他的背,“有缘大海上再见吧。”

    她转身跳下船,船已经准备待发了,潇洒的和海上餐厅这伙人挥手告别。

    船开远了,就像每一条到达海上餐厅的客船一样,人们只会来此痛饮饱餐一顿,饭后便会离开,没有人会留下,只有厨师要打扫这一片狼藉。

    哲普老板眺望着,“我都说了,你要想出海,我不会拦你。”

    “……我不走。”山治用袖子蹭着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