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交易师的游乐园[综] > 第 9 章 选择
    地窖的大门打开,艾贝与沃尔夫四目相对。

    两个人都没说话。

    艾贝看到了瘫在沃尔夫脚边的弟弟艾伦,愣了一下,又被人推着向前。

    她踉跄地走了两步,扭头向安妮道,“对不起,让你和我一起受苦了。”

    “我不怕!”小安妮憋着眼泪。

    “好孩子。”艾贝叹息着称赞道。

    沃尔夫大喊,“背后的混蛋给我滚出来!”

    镰刀鬼兄弟挟持二人向前,本踱步出来,“狂犬沃尔夫,久闻大名。”

    “果然是你,好搭档海贼团前船长——本!”沃尔夫没有轻举妄动,冷嘲热讽地激将,“你只剩下两个手下了吗?看来传闻你们这个好搭档决裂了是真的,果然海贼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啊。”

    本按耐下怒气,他的计划还在进行。

    “这是你的女人吧?如果还想要她们还有躲在酒窖里的人活命,你们岛上有多少钱就都掏出来,给他们花个活命钱。”本挑衅地笑着,“还是说,你这条巴克斯岛的狗不愿意救他们?”

    “……我们会掏钱。”沃尔夫不愿对海贼屈服,却不得不低头答应本的要求。

    实在是屈辱!

    “那就好,给你们十分钟,有多少就拿多少,晚到的第一分钟就先杀了她们两个,第二分钟开始一次杀十人。”

    沃尔夫只能先答应下来,暗中找寻着机会。

    几个人就僵持在这里等待。

    “咳咳……”奄奄一息的艾伦一时昏迷一时又清醒,他这会儿勉强打起精神,眯着眼睛看见了对面的艾贝几人。

    “……艾贝?”艾伦声音不大,却吸引了沃尔夫的注意。

    “咳咳!艾贝!你怎么和安妮在这里?”艾伦抬头盯着本,他撕扯着嗓子,“本你这卑鄙的家伙又要对艾贝做什么?!”

    本肆意地笑着,“你们还真是姐弟情深啊,拒绝我的女人和别人好了,我不爽也很正常的吧,再说了有这个机会能同时恶心一下你和狂犬沃尔夫,更是让人心情愉悦啊。”

    “可恶!”艾伦挣扎着起身。

    下一秒却被沃尔夫重重锤在地上!

    “你们认识?”沃尔夫沉声道。

    到现在这个境地,什么也不能再隐瞒了,艾贝苦笑着,“抱歉,我也曾是海贼。”

    “……”沃尔夫沉默不语。

    “我不想说当时无路可走所以才上的海贼船这种话,事实就是事实。”艾贝轻声道,“所以,不用救我,至于安妮,她当时还在襁褓里……”

    “艾贝。”沃尔夫止住她的话,叹息道,“我还是那句话,我不介意。”

    艾贝不信,她被命运舍弃了两次,已经不再轻易相信。

    第一次是父母被国家驱逐而亡,因为他们是底层的贱民,天龙人要来巡视,于是便要消灭所有的“不干净”,年仅五岁的艾贝抱着三岁的艾伦,被父母藏了起来,躲过了一劫,却需要更拼命才能艰难地活下去。

    好不容易带大了艾伦,他自从听闻罗杰的故事,便固执地为了摆脱这恶心的国家而出海了。

    艾贝又遇上了不错的男人结婚,他们也在海上捕鱼讨生活,而一场海难又带走了丈夫,天灾是不可避免的,命运第二次抛弃了她。

    这次又是因为还有安妮在,她才会继续活着,一路上被海上餐厅救过,遇到过和哲普老板与山治一样的好人。

    也遇见了本这样的混蛋,在大海的一艘船上,天地实在是太狭窄了,她几乎是无处可逃,最后艾伦只好让她下船来躲避本的逼迫。

    艾贝早做好了准备,她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会轮到她,只是,和沃尔夫认识以来的日子实在是过于美好,她不愿梦醒。

    可命运再一次到来了,这次还能逃脱掉吗?

    艾贝清楚本的为人,从未想过落在他手上还能活下来。

    她低垂着头,闭着眼睛等着命运的宣判。

    ……

    镇长踩着最后两秒的时间,气喘吁吁地拖着一个大麻袋来到广场,“你要的东西。”

    口袋大开,满满的贝利滚落下来,本直勾勾地盯着它们,他的目标全部达成了。

    一是借刀杀人,让敢夺权占位的艾伦被沃尔夫抓住,剩余残部等着他来收拢,还有了新的理由去重新收服部下的信任。

    二是利用人质赚启动资金,沃尔夫顾前顾不了后,只能被迫答应掏钱,这一麻袋大概得有个几千万吧,够招兵买马了。

    三是他的私怨,因为艾贝的拒绝,让他格外火大,借此机会也让她在这里活不下去。

    这一大笔钱,还有眼前艾贝姐弟俩凄惨的模样,本畅想起美梦来,注意力松懈了。

    就在这一瞬间,沃尔夫的刀已出鞘,他的身影飞速逼近!

    上方一道黑影在高速直落,他的腿狠狠劈了下来!

    侧面一个微光,那是狙击镜的闪烁,缠着诡异能量的子弹直冲冲地刺了过来!

    三面齐发!

    “哐”,镰刀鬼兄弟和本三人几乎同时倒地。

    厚重的乌云被驱散,艾贝被松开的第一时间紧紧抱住了小安妮。

    刀回鞘,腿收拢,枪卸膛。

    沃尔夫没有和他们预先协商,却采取了相同的战术。

    酒窖里的人还没有出来,沃尔夫感到一阵怪异,大喊,“里面发生什么了?”

    没有回答。

    大门早已经在本出来的时候紧闭了,巡逻队员试探着用力,大门热的烫手,丝丝缕缕的烟气从门缝钻了出来。

    海伦娜拖着她的战利品往过走,看到第三方的本和镰刀鬼兄弟就知道这个狙击手之前怎么不见的了,估计达成一致后就把他放出来打冷枪造成混乱。

    反正最后人都在这里堆着了。

    “看来这个本又在里面捣什么鬼了。”海伦娜转转手腕,指着她打倒的两个海贼,一个是赏金五百万的一半,一个是赏金七百万的一半,“我帮你把里面的事情解决了,酬劳我只要五百万,少算你一百万,怎么样?”

    沃尔夫皱眉,“里面可能起火了,你如何保证他们无伤?”

    “不管是什么情况,我都能处理。”海伦娜淡然自若。

    沃尔夫不置可否,他自顾自地安排队员准备灭火。

    海伦娜揪掉昏迷过去的本身上一个衣角,双指一夹,柔软的衣角就竖直了,突然无风起烟,衣角慢慢燃起火烟四散而去。

    她松开手,把碎片的灰烬扔掉,“还来得及。”

    海伦娜将念力缠绕在身上,华丽的金秤具现在身前,拳头用力狠狠地砸在门上,大力炸开门的瞬间,本的身上冒起了熊熊巨火!

    门被破开了!

    烟气散了,人们陆陆续续捂着口鼻,咳嗽着弯腰出来。

    德高望重的老人被大家扶了出来,他强打精神嘱咐沃尔夫要照顾伤员。

    沃尔夫看见除了强尼和约瑟夫没人受伤,放下心来,“里面刚才是什么情况?”

    “酒窖不透风,挥发的酒精和密闭的空间再加上本刻意用引线制作的机关,着了火,不过只是冒烟了,火还没大烧起来门就破了,火也熄灭了,不过里面什么也看不太清,发生了什么也是模模糊糊的,我刚才还以为自己被烧伤了。”搀扶着老人的年轻人有些疑惑。

    沃尔夫猜测,应该是烧起来了,只不过又返还到罪魁祸首的身上。

    “你是恶魔果实能力者吗?”沃尔夫见多识广,有了猜测。

    海伦娜没听过这个名词,但她却微微点头,装出一副不愿多透露的样子。

    沃尔夫也就不追问了,他深深地看了一眼海伦娜,“巴克斯岛这次没有太多损失,多亏了你们的协助。”

    “还是沃尔夫队长更厉害。”海伦娜客客气气的。

    镇长在一旁安抚民众,“我们的丰收祭延期再举办一天,明天大家敞开了玩,全部免费,我买单啊!”

    艾贝拉着小安妮来到海伦娜和山治身边,“晚上就住我那里吧。”

    她对着他们笑得很自然,好像刚才的低落不存在。

    回到酒馆后,艾贝带着执意不要睡觉小安妮去洗漱。

    眼睛困得睁不开的安妮轻拽着艾贝的手指,“我最爱妈妈了!”

    艾贝侧过头擦拭着眼角,温柔的把小安妮哄睡着,“谢谢安妮,我也最爱你了。”

    山治主动在厨房做宵夜,打算好好用美食抚慰两位女士受惊吓的心灵。

    “海伦娜小姐的能力是什么呢?”艾贝状似好奇地问道。

    “我的能力名为恶魔的金秤。”海伦娜轻轻弯起唇角,蛊惑道,“什么都可以交易哦,只要你付得起代价。”

    “记忆也可以吗?”

    “当然了。”

    “情感呢?”

    “一样的。”

    “代价呢?”

    “取决于你的愿望大小,虽然是以我的标准来计算,不过差不多是等价交换。”

    “恶魔还会公平交易吗?”艾贝惊讶道。

    “毕竟要做长久的买卖呀。”海伦娜装模作样道。

    山治端来热腾腾的甜汤,邀功道,“热水我也烧好了。”

    “真贴心,谢谢山治先生。”海伦娜慢条斯理地搅着汤匙,“艾贝小姐,要做交易吗?”

    艾贝坚定的摇头,“不了。”

    “诶?”海伦娜惊讶地看着她。

    “我掏不起代价!”艾贝爽快坦白。

    “那你打算做什么?”

    “带上安妮离开巴克斯岛。”艾贝的笑容毫无阴霾,“这是我的选择。”

    迫近死亡的战栗下,她想明白了,这次该由她选择了。

    纠结症患者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