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交易师的游乐园[综] > 第 7 章 爆发
    纠结症患者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沉浸在狂欢的音乐里,渐渐响起的枪声炮雨,厮杀呐喊,全都离得越来越远。

    好似这平静不会被打扰。

    海伦娜从小路穿梭到北街,扫视一圈,一眼就看见了艾贝,却没有山治和小安妮的身影。

    她正想过去,就看见一个身披斗篷的男子站在艾贝的摊子前,艾贝掩饰的再好,也蒙蔽不了海伦娜。

    艾贝的紧张焦虑被不可控制的身体语言彻底表现出来。

    正当她送走来者不善的客人,松下一口气,海伦娜突兀的出现在她身边。

    “那是你的熟人吗?”

    艾贝的瞳孔被惊得放大,她又迅速的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没什么,只是一个旧友。”

    “刚刚碰到沃尔夫队长了,他们去阻止好搭档海贼团的入侵,好像广场中心有避难的地方,你收拾一下,一起过去吧。”海伦娜随意道,她的注意力都在艾贝脸上,本来减弱的兴致又被挑起来了。

    艾贝更紧张了,她额头上冒出了细汗,手脚发凉,心跳加快,她不知道海伦娜怎么和沃尔夫认识的,还有好搭档海贼团的事……

    也许海伦娜只是在诈她的话,也许海伦娜真的知道些什么还告诉了沃尔夫,她不敢赌。

    艾贝摇摆不定。

    海伦娜轻笑一声,“别紧张,我挺喜欢你的,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

    艾贝深深地吐出一口气,艰难地挤出话,“我曾是好搭档海贼团的船员。”

    最想要隐瞒的说出了口,之后的话说起来就顺畅了。

    好搭档海贼团的船长艾伦是她的弟弟,她从海上餐厅离开后,遇到了弟弟艾伦的队伍,艾伦看她带着安妮生活艰难,就邀请她上船,有他照顾生活无虑,她本就无处可去,对海贼也没有抵触心理,艾伦和她一贯关系很好,她就跟着上船了,不过在海贼团里呆了一段时间就离开了,再后来,她就留在了巴克斯岛上。

    艾贝垂着头,“我问过沃尔夫无数次,能不能接受我的过去,他以为我在说安妮的事情,他喜欢安妮,待她如同亲子,每次都诚恳的希望能打消我的这个忧虑,但是沃尔夫讨厌海贼,他一旦知道了我的这段经历,我们之间就什么都没有了。”

    顽固又深沉的爱着这片土地的沃尔夫队长如果知道了艾贝的过去,原则和爱人,他会怎么选择?

    海伦娜没有乱做评价,她还记得另一件事,“刚刚那个人是……”

    话还没说完,巨大的烟花在空中炸开,噼里啪啦地绽放着,广场中央的表演进入高潮。

    细听,隔壁西街脚步匆匆。

    海伦娜也不再继续问了,只是道,“山治和你女儿呢?”

    “……去广场看表演了。”

    海伦娜把艾贝手上的东西往摊子上一撂,拽着她,“我们也去。”

    艾贝没有拒绝,她得知了好搭档海贼团入侵,她不知道弟弟的目的,虽然他不会伤害她和安妮,但是一片混乱中她们可能会失散受伤。

    一路畅通到了广场,人们还沉迷于盛典中。

    艾贝看见小安妮开心的笑颜,不忍破坏她这一刻的快乐。

    却又听见海伦娜的问题,艾贝捉摸不透她的想法,她到底想做什么?

    是告诉沃尔夫还是闭口不言,艾贝不停地猜,只能让自己更加焦虑不安。

    却没想到海伦娜让她去跳舞。

    艾贝恍惚地拉上安妮的小手,安妮关切地看着她,“没事吧?”

    艾贝扯出一抹笑,“玩得开心吗?”

    “超级开心!”安妮使劲点头。

    那就好。

    汇集在此的人越来越多,艾贝细分着耳边的声音,她听不出来枪声,只能感觉到音乐声越来越大。

    一支巡逻小队在周围维持秩序,突然一道鲜明的警报声响彻全场。

    人群不可避免地陷入了混乱,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在巡逻队有序的指挥着大家向一个方向前进。

    艾贝拉紧安妮的手,迅速跟着大部队走,路在朝下延展。

    钻进这个黑黢黢的洞里,还没看清楚周围的景象,就闻到一股刺鼻的酒精蒸发的味道。

    “这是哪?呛死了!”旁边有人嚷了起来。

    “这是巴克斯的酒窖。”本地居民解答道。

    “那个传闻藏着千年美酒的酒窖?!”又有人惊讶大喊着。

    躲进来的人越来越多,人挤人的都缩在这里,虽说惊慌了一段时间,但大家都知晓沃尔夫的威名,自信海贼会被打退,这么多人一起,害怕的情绪也慢慢降下来,耐心听着老人讲那过去的故事。

    小安妮拽着艾贝的手,“没有看见山治哥哥他们。”

    艾贝安抚她,“没事的,这里太黑了,他们肯定也在这里。”

    事实上,山治和海伦娜没有下来避难。

    警报响起时,山治第一时间就护着海伦娜准备离开。

    然而这里人多,又在混乱中,老人摔倒,小孩和父母走散,巡逻队人手不够,顾不上来个别人,只能让大部分先去避难。

    山治拉着海伦娜跑的时候,自然看到了这些景象,他没有一丝犹豫,便让海伦娜一个人先去,他要先救人。

    海伦娜当然没有听他的,她看着山治把老婆婆扶起来,背在身上,一边安慰一边又抱起小孩,跑起来速度却不减一分,他把人送到附近的巡逻队员身边,又转身逆行继续寻找落队的人。

    她知道山治心底善良,但没想到他会做到这一步。

    跟上队伍的老人小孩们,从绝望中被救了出来,惊喜和感激喷涌而出。

    那种神情,海伦娜感到陌生。

    “呜呜呜哇,妈妈!你在哪?”又一个掉队的小男孩摔倒在地上。

    眼看着四周奔跑的人来不及躲开,就要踩上他,海伦娜出手了。

    她一把抱起男孩往旁边翻滚。

    小男孩没有受伤,眼泪鼻涕都还糊在脸上,他打着哭嗝,“谢谢姐姐……”

    海伦娜皱着眉看他,“你把脸擦一下。”

    小男孩用袖子抹了一把脸,眼睛鼻子红通通的,期待地仰头看她。

    如果是为了自己的目的,海伦娜能说出任何哄人的话。

    可是现在海伦娜不自在极了,回想着刚刚山治的做法,干巴巴道,“去跟着那些大人,你是个男子汉,一个人可以的,别再摔跤了。”

    小男孩被激励了,眼睛在发光,他重重点头,一路小跑地跟上了队伍,安全的进入了酒窖。

    海伦娜轻叹一声,笑了起来,感觉还不赖。

    正当她准备继续帮忙,却突然一激灵,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又盯上了她。

    那个狙击手?

    广场一片空地,没有掩体,零星几人还在向地窖跑去。

    海伦娜正想找地方掩护,一枚子弹已经飞了过来——

    然而瞄准的是旁边掉队的女人。

    她本就跑得比较慢,还被射中了腿,痛苦的哀鸣引来了山治。

    他才发现海伦娜没有离开,没时间多说什么。

    山治一边抱起受伤的女人一边拉着海伦娜,迅速把她们带到墙角后,然而狙击手还在继续这种残忍的行为。

    山治咬着牙决定先去救人,但是人们比他赶去的速度更快中枪受伤。

    而海伦娜一露头,枪又转向瞄准她,狂射一梭子弹。

    山治大喊,“海伦娜小姐别出来!”

    他拼命救人的行为让狙击手不爽,又盯着他打。

    又是顾及人们的伤势,又是要帮他们躲避流弹,山治自顾不暇,他尽力让自己的伤害减小,只要不被击中要害就行。

    海伦娜低头看旁边刚刚山治救的女人,她流着冷汗,疼得她手都在抽搐。

    海伦娜从身上抽出那一条破掉的纱巾丢给她,“绑在你伤口上方,死死地绑紧。”

    女人冷静了很多,现在不哭不喊,抖着沾满血的手缠上纱巾,用牙咬着拽紧,血慢慢止住。

    看见山治受伤的海伦娜情绪升到极点,愤怒在身体里流窜,这股气顺着身体内部循环往复来到心脏,修养后健康的身体稳定地供给着能量,那里有什么东西,经过它——这股力量从毛孔里喷涌而出!

    海伦娜一瞬间就已经将这股力量运转自如了。

    她脚一踩,从地面飞起,在墙面蹬了两处落脚点,直接从楼顶越过,倒挂着一个翻身,将那狙击手踢倒在地。

    手用力卡着狙击手的脖子,海伦娜阴沉的神情宛如恶鬼,语调诡魅,“做个交易吧,用你的二十年寿命,换我的容貌如初,可以饶你一死,很划算吧?”

    粗胳膊细腿的狙击手快要窒息而死了,他用手乱拍打着地面挣扎,口中荷荷作响。

    海伦娜这才松开一点,“你的答案是什么?”

    他可不想再经历濒死,不管连续不断的咳嗽,嘶哑着声音答应,“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山治踹开门的时候,看到了海伦娜身前有一座华丽的金秤,躺在地上的罪魁祸首痛苦哀嚎着,他的身上被抽离出了什么东西,金秤的一侧垂了下去,和另一侧的砝码持平,紧接着海伦娜脸上和胳膊上的伤痕全都消失了,恢复的容颜更加动人,在这诡异的情景下,却是一种带着恶意的美丽。

    海伦娜听到声响,神情冷淡地侧过头看他。

    山治却笑了,语气温柔,“现在的海伦娜小姐更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