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只是只狸花猫 > 正文 第五十七章:喵,黑森林
    “这里就是它守护的洞穴,也没什么特别的。”金杉手中的扇子挑起散落在地上的布料,应该是被吞入腹的修行之人留下的。

    洞里一览无遗,除了一个类似床的石台,没有任何东西。

    离婳抱着猞猁,顺着石台延伸的方向,发现了异常。石台好像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后天放上去的。石台和地面间的空隙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金公子,这下面恐有玄机。”离婳手指着那条缝隙,语气里带着笃定。

    金杉看后点点头,手中扇子一挥,石台腾空而起,摔在地上粉碎。

    在石台离开地面的刹那,一个约两人宽的地道映入眼帘,地道里阵阵凉气往外冒,肉眼可见凉气在接触空气的刹那,变成了雾,渐渐飘散在整个洞穴里。

    两人对视一眼,一个纵跃从洞里跳下,刺骨的寒意瞬间席卷全身,虽说修行之人不惧严寒酷热,但这底下的寒意却像能钻进骨子里一般。

    两人掐了个暖身诀,一层暖白色的光覆盖在身体的每一个地方,温暖随之而来。

    随着越加深入这个冰洞,越加的冰冷,暖身诀慢慢的不起作用,离婳能明显的感觉到凉意。

    行走了一刻钟后,终于到了洞的底部,但除了一望无际的白色,没有任何东西或者生命的存在。

    正当两人以为是血藤妖已经将宝物据为己有,准备返回翻它的残躯之际,从冰层处冒出了一个粉红色的脑袋。

    在见到眼前的两个陌生人,脑袋嗖的一下缩回冰层消失不见。

    “这…这…这不是应该在黑森林吗?怎么出来了。”金杉看到突如其来的变故,有点结巴的指着那个生物消失的地方。

    “确实,冰灵只在黑森林发现过,而且这种粉色的冰灵可以大大增加修为,成形不成问题。难怪那血藤妖要守住此处。”离婳看着面前空无一物的冰层若有所思道。

    金杉的扇子敲击冰灵消失的冰层,一声声空洞的回声响起,随着扇子插入冰层中,冰层如同失去了支撑般从上往下裂开来,出现一个一人高的冰洞。

    两人对视一眼后,朝着冰洞而去。在进去的瞬间,一股吸力将两人吸了进去,周边的景色变样。

    黑色,一望无际的黑色,土地是黑的,树是黑的,连天都是黑的。

    离婳转身,轻触刚才进来的地方,没有任何的遮挡,但手放上的瞬间,闪电从上而下蜿蜒。她将手收回,抬头仔细打量周围的景色,猜测道“这是黑森林特有的结界,我们这是进了黑森林了?”

    金杉听后点头,确实这里是他记忆里黑森林的模样,

    黑森林和它的名字一般,入目都是黑色,但却感觉不到压抑,反而能感受到一股蓬勃的生机,可能正因为如此,才能造就如此之多的天材地宝。

    离婳蹲下身,顺手将掩藏在黑草丛里一朵小白花摘下,将它放在猞猁的嘴边,只见小百花仿佛有生命般,在接触到体温的瞬间,变成一股液体,流进猞猁的嘴里。

    猞猁在她怀里慢慢睁开眼,迷蒙的打量着眼前的环境,灵力大失的它虽然吃下一朵‘补灵花’,但对于它而言,只是杯水车薪而已。

    离婳见怀里猞猁睁开眼睛,悬着的心放下了些,看来她的推测没错,是由于灵力使用过度了。黑森林特有的补灵花,对灵力的消耗有奇效,但奇怪的是只有在黑森林吃这种花,才能达到补充灵力的作用,一旦将花拿到结界外,补灵花会瞬间化成一滩水,继而失去功效。

    这也是为什么每次黑森林开,有些修士会选择补灵花茂盛的地方修炼,与其和别人争宝,不如在里面取用补灵花提高实力来的干脆。

    在一连服用了白来朵补灵花后,白瑁觉得自己的灵力回来了大半,从离婳的怀里跃下,打量这片据说是魔神躯壳的土地。

    “离婳,看来这血藤妖有秘法能绕过众多门派进入这黑森林”金杉在仔细探查完整没有受到破坏的结界后道。

    离婳听后点头,且不说这结界牢不可破,单说结界被破坏,参与造结界的各大派都会察觉,如何在众人不知的情况下进入,除了秘法,别无他法。

    当然如果你的实力在天神,那下界的任何结界都形同虚设,问题是…

    想到一个可能,离婳皱着眉头小声道“有没有可能,那杨药的幕后之人,借着这次黑森林开,有所图谋,这幕后之人有没有可能是神?”

    说着离婳伸手指了指天,脸上有着凝重,如果真是如此,那是否有魔神想借此机会来复活这位上古魔神。

    金杉敲打手心的扇子顿了顿,不无这种可能,虽然此次进入黑森林的都是金仙以下的修士,但此次进入的人数众多,如果将所有修士的修为都集合起来,不说能恢复上古魔神五成的修为,一成也是够得。

    两人对视一眼,必须马上赶往结界入口,堵截进来的修士,哪怕只有十之一二的可能,宁愿放弃这次寻宝的机会,也不能让上古魔神复活。

    “啪啪啪”拍手的声音从身前的一棵树后响起,一个身着黑色斗篷的男子从树后闪身而出,帽子遮着他的脸看不真切,声音很是清冽,听声音年龄不大“没想到有人闯进来,还能猜测到此,看来是不能留你们了。”

    说着男子手中升起一团黑色的光团,随着他的话光团变得如千年古树般粗“魔神大人会感激你们的贡献。”

    话落,黑光朝两人而来,离婳和金杉被定在原地,不能动弹。金杉见近在咫尺的黑光,拼劲全力扭转上身,将身边的离婳护在怀里。

    预期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身前一个同样披着黑色斗篷的人,将黑光接下。黑光在来人的动作下,慢慢变小直至消失不见。熟悉的沙哑嗓音响起“想要他们的命,问过我吗?”

    “毕方。”树前的男子咬牙切齿道“你已是魔神,为何还要和我作对,和我一起复活魔神大人,他将给你无上的荣耀。”

    “哈”毕方嗤笑一声,挥一挥衣袖,两人不防,摔倒在地,离婳赶忙将抱着她的金杉推开,站起身,不敢惊动在对峙的两人。

    “你这个叛主的没有资格叫我的名字。”话落,毕方如一道红色的闪电朝着那人而去。

    不想那人却不接招往后遁去,只留下一句话“毕方,想想那些道貌岸然的天神,魔神大人永远欢迎你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