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只是只狸花猫 > 正文 第五十六章:喵,望杨镇
    “这里应该就是了。”离婳停在一棵树上,前方有一片被杨树围着的小山坡,上面开着如骷髅一样的白花,正在随风摆动。远看就像是一群从地底钻出的骷髅大军。

    如果不是因为黑森林里有瘴气,而亡魂花正好能解这种瘴毒,离婳也不想去摘这种阴森的花。

    脚在落地的瞬间,一道藤蔓从地上蜿蜒而来,稳稳的攀附在脚踝上,并将她往亡魂花深处拖。

    黄光闪过,藤蔓被割断,断了的藤蔓受惊般缩了回去,只留下一截藤蔓在地上挣扎,并留下了一地红色的液体,闻味道应该是血。

    “是血藤妖”金杉的声音传来,稳稳落在离婳身边,脸上带着笑“看来这里有重宝。”

    离婳听后来不及计较金杉的突然出现,被他的话所吸引。确实,门里的弟子必读玉简上有记载,血藤妖和亡魂花一同出现的地方,必有天材地宝。

    两人对视一眼,背对背站着,环视周围的情况。

    四周一片寂静,藤蔓爬行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藤蔓像蛇般蜿蜒而上,寻到机会就准备将两人一猞猁紧紧缠绕。

    离婳将猞猁从地上捞起,放在自己的肩膀上,手上不停做出砍的动作,随着动作,地上的藤蔓断成一截截,在地上跳动。

    下一刻,已经断了的藤蔓又连接起来,趁离婳不备,将她紧紧缠住不留一丝缝隙。

    原本还游刃有余的金杉,见离婳被藤蔓裹着往林子里拖,手上扇子慢了半拍,下一刻藤蔓缠住他拿着扇子的手,从头到脚将他包裹起来,同样往林子里拖。

    原本准备将藤蔓破开的金杉,看见被藤蔓拖走的离婳,想了想,将扇子收回,任由藤蔓将他往林子里带。

    大约过了两刻钟,包裹的跟茧似的两人被固定在石壁上,不等两人说话,洞深处传来爬行的声音。

    一个浑身漆黑,长着一双血红色眼睛,有两人多高底下带着条条藤蔓作为代步工具的妖怪从洞深处走出。

    “哈哈哈”妖怪的声音沙哑,音量却不小,带着刺破耳膜的力量大笑后道“又给我送食物了,杨树那家伙够意思。”

    离婳和金杉对望一眼后,想到一个可能镇上的那家杨药说不定和这藤妖是同谋,所谋的还不小,看来不能小看了这藤妖。

    话落,藤蔓开始向着中心收紧,慢慢的离婳感觉内脏收到挤压,和金杉对视一眼后,保持不动,静等藤妖的下一步动作。

    可能它觉得收缩的已经够了,一根藤蔓将固定在石壁上的两人一同缠绕,举到嘴边。

    随着藤妖的嘴巴大张,一股腥臭味铺面而来,两人能够清晰的看见它嘴里犹如触须般的小藤蔓在起舞,似是在欢迎食物。

    在两人的身体到达大嘴的一瞬间,缠绕他们的藤蔓被震开,破碎的藤蔓中一道黄,一道金黄的光闪过,直冲藤妖的嘴巴而去。

    两人运气,往后退到石壁之时,光在藤妖的嘴里炸开,还不等它说话,藤妖巨大的身体轰然倒地,洞里如地动般,震了震,从石壁上掉下一些灰。

    待藤妖周围的灰散去,只见它身上的黑色慢慢褪去,慢慢变成绿色。金杉手执黄金扇,小心靠近趴伏在地的藤妖,重重的踹了它几脚,没有任何反应。

    正当他扬起扇子,朝离婳笑让她进去探宝之时,变故突生,原本如死了般的藤妖,嘴巴张的比刚才大了几分,还不等离婳发声,将站在它身前的金杉一口吞下。

    “桀桀桀桀”藤妖从地上爬起,一根藤蔓摸着肚子的位置“愚蠢的人,来吧,来做我的口粮吧。”

    说着藤蔓从它的身体里伸出,如果说原本的藤蔓没有任何味道的话,现在的藤蔓散发出一股恶臭。

    离婳小心翼翼往后退,挥手将伸到身前的藤蔓砍断。一道道的黄光击在藤蔓上,而站在中间的藤妖却没有任何的不适。

    离婳见状闪身飞到空中,掐了个法诀一道如碗粗的黄光冲着藤妖的脑袋而去。

    舞动的藤蔓在空中停顿了下,待黄光散去后,只见藤妖的头被破开一个大洞,鲜红的液体流了一地。破洞处,无数的滕须在舞动,似要从这具身体里挣脱出一般。

    “桀桀桀桀”待离婳准备补上一记,找到它的元精所在之处时,一条藤蔓毫无预兆的从身后而来,将她掐诀的手死死困住“就只有这点伎俩吗?”

    说完,藤妖的身形变大了几分,举着离婳就要将她吞掉。

    “破”在离婳即将被吞入腹之时,白瑁的声音响起,七彩石盘悬在空中,随着它一声令下,从石盘里发出一道犹如人身体那么粗的雷光,狠狠的击在藤妖的身上。

    伴着白色的雷光,藤妖嘴里发出痛苦的呐喊,试图逃脱攻击范围,奈何那石盘如同长了眼睛般,跟随着它的动作。随着一道道雷光从石盘里发出,痛苦的嚎叫声消失,一连五道雷光过后,藤妖轰然倒地。

    倒地的瞬间,一颗元精朝着离婳而来,夹带着凌冽的风要钻入她的眉心,一个紫金玉瓶兜头罩下,将它收入其中。

    还不等离婳向白瑁说感谢的话,悬在空中的七彩石盘重重摔在地上,而飘在半空中的白瑁也狠狠的摔倒在地。

    顾不上手中的元精,离婳随手将它丢进衣袖,运气朝着白瑁飞奔而去。

    将罩着的斗篷扯落,露出里面的猞猁,原本雪白的猫,此时带着斑斑血迹,嘴里发出微弱的声音“唧唧唧唧”

    离婳忍住欲掉下眼眶的泪,一只手将它抱在怀里,另一只手颤抖的拿出药喂它服下。

    白瑁伸爪欲擦掉挂在睫毛上的那滴泪,不想爪子颓然的掉落,继而意识全无。在没有意识的瞬间,白瑁自嘲道:谁能想象它是神的宠物,没想到对付区区一只藤妖就折腾成这幅模样。

    不明觉厉的离婳,嘴里发出呜咽声,抱紧怀里的猞猁,眼神空洞,为什么再一次,有人离她而去。

    “噗噗噗”从烧焦的藤妖肚子里爬出的金杉不住的往外吐口水,身上沾满淡绿色的黏液,散发出腥臭的味道。

    掐了个法诀,将自己打理完后,就听到了那声压抑的哭声。循着哭声看见抱着那只白猫,像全世界都抛弃了她一般的离婳。

    运力奔向离婳,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眼尖的发现她怀里的白猫胡子动了动。忙蹲下身,两手握住她的肩膀,轻轻晃动“离婳,离婳,这白猫没事,它没事。”

    泪眼模糊的离婳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晃动,透过水光看到一片金黄,隐隐听到金杉的声音在叫“还有呼吸,还活着。”

    忙伸手将自己的眼泪擦干,伸手在猞猁的鼻子底下探了探,呼吸平稳。眼泪随着笑容滑落,抓着金杉的手在颤抖“没事了,没事了。”

    看着眼前这个犹如找回生命中重要的人,情绪不能自控的离婳,金杉的内心被触动了,他也想成为她重要的人。

    此时的金杉还不知道,当他真的成为离婳重要的人后,离婳为了他与四大派反目,当然这是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