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只是只狸花猫 > 正文 第五十章:喵,是婴灵
    “不是说只是去看看?”飘在空中挥舞着的斗篷里传出恼怒的声音,连平时的敬称都忘了加,将一贯的云淡风轻毁的彻底。

    “喵”离婳在地上,闪动身形,左腾右挪,不时一脸心疼的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投掷到空中,语气里满是愧疚的辩解道‘我真的只是想摸一下那块玉。’

    满天犹如萤火虫般的蓝色光点在空中闪烁,如果眼睛足够尖的话,就能看见光点在接触到身体的瞬间,有一股气被吸进了光里。

    在两小只的攻势下,光点掉落一批。但很快的,掉落在地上的那一批,马上分裂成两个,再次投入战场。

    不消一刻钟,两小只感觉自身的修为如潺潺流动的溪水般被抽离出身体,

    “主人,不能恋战”话落,斗篷消失,白瑁变成猞猁的样子,带头往半人高的草丛里钻。

    离婳见状,紧跟其后钻进草丛。而原来在跟他们纠缠的光点,此刻如失去信号般,在草丛的上空徘徊。偶尔钻进草丛的几点光亮,也很快的从里面出来。

    过了一刻钟,光点将这一片区域的上方搜索了一番,相互碰撞,互通消息。然后开始有序的排列,一个一人高闪着亮光的人形出现在草丛中的空地里,像人般四处张望后,才朝着只剩半边的山壁而去。

    “呼”离婳小心的从草丛里钻出,目送光点人离开,爪子抹了一把额头,试图擦掉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

    白瑁紧随其后,眼里满是嫌弃的将斗篷上覆盖的草抖落。

    一块约有两只猫大小的蓝玉,此时正安静的躺在地上,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诱人的光泽。

    离婳爪子点着美玉,一脸的不舍‘我将它留下吧。’

    整理完斗篷的白瑁抬头的瞬间看到凭空出现的蓝玉,无奈的伸爪拍自己的额头,冲离婳叫“唧唧唧”‘这就是你所谓的摸了一下。’

    虽然听不懂那只炸毛猞猁的意思,但看着它的肢体动作,离婳难得的露出不好意思的笑‘看着看着,没忍住,这可是极品美玉。’

    白瑁的爪子重重拍在自己的额头上。这一路走来,为了玉,看到她跟人撒娇卖萌,跟妖无下限的相求。这一幕幕清晰的影像如刚发生般在脑子里回放,再次让它怀疑它找错了对象。

    ‘算了,我将它留下吧’话落,面前的蓝玉消失,只留脸上挂着幸福笑容的猫‘说起来,刚才的那是什么东西?’

    “婴灵”白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语气里带着些许的疑惑“按理来说,下界没有这种至纯至净的生物。”

    ‘婴灵?’离婳带着疑问询问‘是婴儿的灵魂吗?为什么躲进草丛里就可以了?’

    斗篷悬在半空中左右摇了摇,里面传出的声音带着怀念“婴灵和气运是天界里众神不需要,却不能缺少的东西。而它们最没有的就是耐性,只要躲起来,它们超过一刻钟没找到我们,就会回家,如孩子一般。”

    “主人你知道,神不需要气运,但却不能被剥夺过多的气运。”离婳听着点头,这个她知道,跟修炼之人一样,气运并不是必须品,但有了它,却能让修行之人的路顺遂一些。

    “婴灵是由天地间三岁以下的孩子,死后的灵魂进到地府前所残留的至纯之物。而由于天界的特殊性,婴灵会被天界的至纯灵气所吸引。它在吸收至纯灵气的同时,会反馈灵露,这种东西对神而言只有饮用一途,但由于它是由婴灵产出,喝下这种灵露,能够给神带来心灵上的安慰。”离婳听后点头,听起来是没什么大用途。

    “灵露对神而言没什么用,但不得不否认,补充一定的灵露可以很好的慰藉心灵,从而让心魔的形成没有那么的容易。”

    ‘心魔?’离婳若有所思,看着离他们不远的半边石壁,眼里带着期待‘它们守护的有没有可能就是灵露?’

    听着她的话,白瑁愣了愣,继而摇头“按理来说,下界的灵气还没有浓郁至此,可以让婴灵产出灵露。”

    猫爪不在乎的在头顶摇了摇,起身几个跳跃往石壁而去,大声道‘总归那里有他们守护的宝贝,说不定比这蓝玉更加贵重。’

    看着头也不回朝着石壁飞奔而去的身影,白瑁无奈摇了摇头,念起咒语,催动斗篷跟上她的步伐。

    爪子搭在石壁上,原本看着坚硬无比的石壁,在爪子搭在上面的瞬间,变得柔软无比。离婳一个用力,将爪子往石壁里伸,下一息,她的身体消失在石壁中。

    这也是误打误撞,当时两小只正被暴怒的一只修为在大罗金仙的熊妖追击,起因是离婳看中了他的透白玉瓶,而那妖修不同意交换条件,趁着妖修狮子大开口无暇顾及玉瓶之际,她留下了准备交换的宝物,带着玉瓶就跑。

    在一通躲避,前行过程中,很不幸的撞上了山壁,同时又很幸运的发现这山壁是个障眼法。

    入目整个山壁上均是蓝色的星星点点,那就是婴灵,此时的它们完全没有刚才的凶猛模样,一只只附着在石壁,仿佛睡着了一般,发出的光也不似刚才那样的亮。

    两小只脚下的小肉垫很好的给他们创造无声的条件,长驱直入,直到来到一面石壁前。

    看着眼前和外面那块一样的石壁,离婳抬爪欲重复刚才的动作。不料肉垫感受到的是坚硬冰冷以及粗糙。

    对着白瑁摇摇头,甩尾在石壁前徘徊,那里除了堆叠的几口已经被虫啃食,露出里面玉简的木箱,没有任何能称得上宝物的东西。

    而石壁上的那个大坑正是她取走的那块蓝玉留下的。

    ‘难道因为蓝玉?’有些不舍的将蓝玉从空间里拿出,放回那个大坑,静等了近一刻钟,没有任何的异样。

    伸爪欲将蓝玉收回,不想借力的那个木箱不知是因为使用寿命已到,还是受不住离婳的体重。在爪子碰到蓝玉的瞬间,从中间裂开。

    里面装着的玉简没有木箱的包裹,四散开来,敲在地上发出玉特有的清脆声。

    还不等离婳的爪子再次碰到蓝玉,原本在沉睡的婴灵此时将两小只包围,发出了类似婴儿的啼哭声。

    看着眼前慢慢凝聚成人形,并且伸手欲将蓝玉取回的婴灵。离婳伸爪狠狠的敲击在它幻化的手上。

    变故在此时发生,四散开来的婴灵在离婳打中的瞬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暗淡,慢慢所有的蓝色光点消失。

    而离婳跟蓝玉接触的爪子,却如长在上面般,扯都扯不下来,还不等她向白瑁示警。一道蓝光闪过将离婳以及伸爪拽她的白瑁,一同笼罩,紧接着蓝玉连着两小只一起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