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只是只狸花猫 > 正文 第四十九章:喵,游逍山
    “妹妹,可以吗?”吴恩面带担忧的看着趴在游兴背上,精神并不好的吴喜问。

    “哥哥,别担心”吴喜扬起笑脸,虽然看着虚弱,但这抹笑是发自内心的,他们兄妹俩终于可以离开逍山了。

    脚踩在山道上的回声,在半夜空无一人的山中回荡。这里是白日里他们被传送来的地方。

    选在这里,只因护山大阵开启,逍山的角角落落都有人值守。带着三个没有任何修为的普通人去闯,简直就是送死。

    而这里,虽在山巅,但地处的位置正好是护山大阵的边缘地带。

    白日里他们巡视过两次,今夜山上没有人值守,只在山下安排了四个门人。

    那四个门人,闻过离婳的‘一日醉’后,此时正晕倒在山道上。

    白瑁将斗篷披上,拿出石盘摆在地上,抽出一个铁锹沿着石盘开始画阵图。

    随着它嘴里的咒语声,石盘的四周开始出现规律的线条,沿着线条有七彩流光溢出。

    渐渐一个类似蛇吞象的图案出现在地面,在七彩流光充满这个图案的瞬间,一道耀眼的七彩光从阵图处射向天空。

    而护山大阵在光照到的瞬间,开始由中心往外扩展,破开一个能容三人大小的洞。

    白瑁见阵已成,将石盘收入怀中。只来得及喊“快,只有三息”

    说完斗篷悬在空中,游兴忙将吴喜放上斗篷,连拉带拖的将吴恩带上斗篷。在所有人上去后,白瑁嘴巴上下开合,念咒,在护山大阵合上之前,成功逃离。

    “快,快,快”三人两猫出阵的瞬间,看见天上有七彩流光的门人敲响警戒,朝着山巅而来。

    可惜,御剑的速度仍赶不上他们逃离的速度。

    麻子脸调转剑的方向,大声吩咐“守在这里,我去报告掌门。”

    这一夜对逍山而言,肯定是个难眠夜。

    “师兄我去追。”胡子男抬头看着还未消散的流光,满是愤懑。这一出出的,简直不把他们逍山放在眼里。

    掌门伸手挡住他往前冲的身体,沉声道“不必,快随我去主殿。”

    看着空空如也的密室,胡子男一记掌风将所有的檀木架击倒在地,发出刺耳的碎裂声“真当欺我们逍山没人了吗?”

    掌门伸出的手缩了回来,任由怒气匆匆的师弟破门而出。

    偏殿里最有价值的莫过于那颗玲珑石,原本他想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没想到还是被人算计了。

    其它的宝物虽算不上什么,但丢失了,总归是他这个掌门的失职。

    想到这淡然的脸上隐隐浮现怒容,对着满室的木头挥手,上好的紫檀木在一瞬间变成了木屑,充满整个密室。

    看来白日里的那场是声东击西,那人的目的是所有的宝物,掌门在心里分析,赌下重誓要把那长着鸟嘴的贼偷,碎尸万段。

    此时的逍山掌门还不知道,由于他过度的自信,为逍山埋下了怎样的祸端。

    “就送你们到这”茂密的丛林边界,白瑁身披斗篷对吴恩,吴喜道“前面就是城镇。”

    “谢过各位的救命之恩。”吴恩拉着妹妹跪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头“我们一定会好好修行,来报答救命之恩。”

    见一人两猫没有回答,吴恩背起妹妹冲着他们鞠躬后,转身离开。

    在他们身后,跟着白色的光点,跳跃进他们的身体里,然后消失。

    离婳看着面前的斗篷,撇了撇嘴,心里暗道‘嘴硬心软的家伙,有了这些气运,两个小家伙以后的路会容易些。’

    斗篷里的白瑁迎着离婳戏谑的目光,不自然的轻咳几声,转身看着游兴“你有什么打算?”

    还在目送两兄妹面露不舍的游兴听后,默了默,扬起笑脸“我想去闯闯”

    两小只听后静默,原本他们打算将他送回尤朝境内,毕竟这里离尤朝甚远,就算找到最近的传送阵,过去也要一个月。

    不过昨夜回来之时,听到游兴宽慰两个小童时,向他们袒露自己的身世,两小只决定让他自己选择。

    “那我们后会有期”少年特有的沙哑嗓音响起,游兴脸上带着笑向他们道别。

    伸手抱了抱身体僵硬的离婳和白瑁后,转身扬起手高声道“后会有期。”

    在下到山道的转角处,游兴止步,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已经湿润。

    笑着看着手上的液体。

    如果不是因为继母的刁难,他带着家丁外出,不会失了母亲留下的忠仆。但如果不是因为误入了那个空间,那修行的这扇门,终其一生他可能都摸不到。

    想到这,游兴下山的脚步轻快些,至少他可能获得对抗继母的力量,同时让那个负心汉看看,他的枕边人是怎样的一个蛇蝎心肠。

    “主人,接下去我们去哪?”目送三人离开山道,白瑁看着脚边的离婳问。

    去哪里?离婳眼里有着迷茫。原本她以为她会在试炼之地等师兄气消,然后回阳山好好修行。

    现在?离婳抬头看天上在御剑飞行的众多逍山门人,抬头看着白瑁‘游山玩水,吃喝玩乐。’

    白瑁脱下斗篷一脸无奈的看着旁边带着笑的猫脸,为什么在这货身上,丝毫看不见它那高冷的主人的影子,难道真的认错人?

    在白瑁的自我否定中,离婳跳跃着下山,回头见还愣在那里的猞猁,大叫一声‘走了,发什么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