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只是只狸花猫 > 正文 第四十八章:喵,游逍山
    “既然师叔已经确定石盘不在星空间中,那这玲珑石就不需要劳烦在闭关的祖师们出面设立结界了”掌门摸着自己的胡子,眼睛看着门外,一声叹息“毕竟我们逍山已经五百年没有人到上界去了。”

    众人听后皆是沉默,一时间整个主殿里只剩下叹息声,连那个暴躁的胡子男也是摇头叹息。

    “好了”掌门从位置上站起“就劳烦各位师兄弟们一起为这玲珑石做个结界。”

    说完,不等众人应声,手拿一个檀木盒往外走去。

    两小只对看一眼,借着月色的掩盖,跟在众人身后前往主殿的偏殿。

    看来这是要换位置了,这掌门也不像说起来那么坦然,离婳边躲边在心里评价。

    “砰”门当着两小只的面合上,白瑁转了一圈后,对离婳摇头,没有其它的入口。

    无法,两小只隐藏在主殿旁的草丛中,竖起耳朵听门内的声音。

    出乎意料的除了门里亮着的灯,显示里面有人,门里没有任何声音传出,白瑁心里咯噔一下,莫不是有暗道转移了?

    过了一个时辰,门被人从里打开。门内出来的众人皆一脸疲惫,除了掌门脸色无变化外,其他众人看着元气大失。

    凭空出现六个盒子,人手一个“这个复元丹就赠与各位。”

    “师兄修为这是大进啊”胡子脸上带着笑“师弟在此恭喜师兄进阶有望”

    如果不是他攥着盒子的手,青筋外露的话,离婳也就信了,看来这胡子男也是个表里不一的人。

    一套寒暄过后,主殿除了值守的人,终于安静下来。

    “吱呀”轻微的推门声在寂静的夜里响起,值守的弟子看了看关着的门,没放在心上,站回原位,靠着墙准备迎接下一轮的瞌睡。

    空荡荡的偏殿,除了桌椅装饰外就是摆在上面的阵图。

    离婳小心的将抽屉一个个打开,除了一些阵图没有任何东西。

    对站在地上的白瑁摇头,从椅子上一跃而下。

    猞猁甩了甩尾巴,将头贴在墙上,伸出爪子敲击。

    在敲到博古架后的那面墙时,空洞的声音传来,眼睛一亮对离婳点头。

    两小只开始围着博古架打转,试图从上面找到机关。

    在尝试过移动花瓶,转动博古架,将上面的每一样东西拿起放下后,博古架依然岿然不动。

    “喵”她从博古架上跳下,打量眼前这一人多高的架子‘会不会机关不在这?’

    说着爪子在走动间,碰到博古架右腿上的一个小凸点,还不等两小只反应,博古架从中间分开,连带着背后的墙一起分开,一条幽深的通道出现在眼前。

    两小只对视一眼,甩着尾巴走进去。

    门在他们进去的瞬间合上,将最后一点光亮也挡在密室外。

    沿着幽深的通道一直往前,看方向应该是通往地下。

    走了大约半里路,眼前豁然开朗,出现在面前的俨然是个小型宝库。

    虽没有灯光,但每一件东西都有一个单独的结界,结界特有的光笼罩在宝物上,将整个密室照亮。

    离婳从台阶上一跃而下,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件件珍品,虽然她对玉瓶独宠,但不表示她不会欣赏其它的宝物,尤其在面对不下百件宝物的情况下。

    “玲珑石”披上斗篷的白瑁悬在一个闪着红色结界的木架上,声音里透着雀跃。

    离婳只是转头看了一眼,身形一动,跳到封存了三个玉瓶的结界处,一脸痴迷的看着,好久不见。

    伸爪欲拿,颓然放下,像这种可以作为小门派镇门之宝的紫金玉瓶,虽在四大派不算稀有,但也不常见,封印的结界肯定不是她一爪能够拍开的。

    眼巴巴的看着玉瓶,只能等白瑁来破,毕竟阵法结界是它擅长的。

    白瑁围着封有玲珑石的结界转了一圈后道“看来这些人有些本事,还在上面做了警示。”

    “喵”离婳瞪大眼睛看着它‘什么意思?拿不出来?’

    “以我现在的修为连破除这个结界都不可能,更别说不触发上面的警示。”

    猫头耷拉在胸前,看着散发出诱人光泽的玉瓶叹息。

    “不过,有石盘”说着石盘被取出漂浮在空中“它对玲珑石有着天然的引力,再加上它本身就是一个破阵的法器。”

    石盘漂浮在玲珑石上,在到达结界的上方时,突然开始疯狂旋转。

    正当离婳以为它失控时,肉眼可见包裹着玲珑石的结界颜色开始变淡,而在结界中的玲珑石缓缓上升,在结界消失的瞬间,玲珑石嵌在石盘上,融了进去。

    “喵”离婳好奇的摸着悬在空中的石盘‘玲珑石呢?’

    “已经被吸收了”

    石盘在白瑁话落的瞬间转换颜色,从原来不起眼的灰色,变成了七彩琉璃色。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个宝物。

    面对眼前突然的变故,两小只失声。

    离婳在心里吐槽,难道青帝的爱好就是色彩斑斓?

    “咳咳咳”斗篷里传来清嗓子的声音,吸引她的注意“你要那紫金玉瓶?”

    猫头瞬间抬高,亮晶晶的看着白瑁。

    “噗”看着底下那双湿漉漉的渴望眼睛,它失笑出声,以前怎么不知道主人是个如此爱玉的人。

    石盘接触到阵法的瞬间,覆盖在紫金玉瓶上的蓝色结界消失,随之玉瓶也掉落在地。

    离婳一个猛扑,护住掉下的玉瓶,眼里满是欣喜。

    “主人,这些我们都拿走”白瑁悬在空中,指挥石盘“不能便宜了那些表里不一的家伙。”

    离婳听后,内心的最后一丝挣扎荡然无存,两小只配合默契的将密室里的宝物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