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只是只狸花猫 > 正文 第四十四章:喵,逍山游
    还不等两小只将自己的处境弄清楚,山道上响起脚步声,听声音人数还不少。两小只对看一眼,白瑁念着咒语,催动毯子,离婳奋力将游兴往毯子上拱。

    顺利的在人影出现之前,三人躲在离传送阵不远的灌木丛后。

    “这是…这是发生了何事?”为首的男子,探了探地上人的脉搏,指着这一地尸体,声音里有着不可置信。

    其他的同门,看着地上的尸体,脸上皆一脸的愤懑,到底是谁,闹事闹到他们逍山上来了。

    “师兄”一小个子站出来,指着地上的传送阵“这个传送阵,事关重大,师叔祖那…”

    男子听后转身就往山道下跑,这个传送阵是师叔祖耗费了七七四十九天建成的,小道消息在传,这传送阵关系着明年门派的排名,说不定得到里面的东西,能得到第一的宝座。

    他连吩咐收敛尸体以及派人搜山都来不及说,就匆忙下山了。

    小个子看着御剑飞走的师兄,撇了撇嘴,这又是去邀功了。

    众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个麻子脸上前,脸上带着讨好“七师兄,这里该怎么办?”

    小个子背着手,看了眼满地的尸体,眼里有着不甘以及责怪“带师弟们把这里收收,通知还在世的家人,另一队点齐人手,将附近好好搜一下。”

    “是”齐声领命后,众人各司其职。

    小个子背着手,沿着传送阵转了一圈后,眼睛扫过周边的灌木丛,看着拿着剑戳树丛的同门,点点头。不行,他得去通知师傅,不能让师兄白白得了功劳。

    两小只轻巧的避开戳进灌木丛中的剑,对视一眼后,离婳在灌木丛中来回的跑,枝叶摇曳。

    “什么人?”麻子脸看着凌乱摇晃的灌木丛,剑握在手,往前走了走。

    “喵”离婳从灌木丛中跑出,对着众人叫了一声后,沿着山道往下跑。

    麻子脸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看着面面相觑的同门,沉声道“下山,就算有人也不会再在这里呆着。”

    同门点头,两人一个抬着地上的尸首,有序的往山下撤。

    “喵”离婳回到灌木丛里,看着爪子放在游兴头上的白瑁问‘怎么样了?’

    白瑁摇了摇头,情况不太好,由于他是普通人,之前在虚无空间里,虽然离婳的药让他暂时保住性命,但经过传送阵时,高强度的挤压,以及速度的压迫。身为一个普通人,内脏根本承受不住。

    看着眼前嘴唇蠕动似要说话的少年,离婳掉头不等白瑁喊,往逍山的核心而去。

    记得师叔说过,逍山里有一药剂,对普通人有奇效。能够洗精伐髓,将身体的强度调到最佳。

    最奇妙的是,这种药普通人也适用,就算达不到洗精伐髓的效用,也能够强身健体。

    看来她得去找找这个药,这是对目前的少年而言最正确的选择。

    “乒乓”逍山的主峰玉谷峰,一个个人从门内飞出,摔倒在地,嘴里发出哀嚎声。

    立在‘玉谷峰’石碑上的正是先行一步出来的毕方,此时站在石碑之上,指甲从手里而出,透着冷意,指向站在殿门口握着剑的一个老头。

    “你这老头,真是太不懂事,跟你说了,我只是借道,为何苦苦相逼。”漫不经心的语气,说出的话,却让逍山惩戒堂的长老气的七窍生烟。

    他听到玉谷峰主殿的警报响起,便带着弟子前往捉拿擅入者。没想到才入了殿,弟子们便被从门里扔出。

    而罪魁祸首却在主殿拿着他们逍山的宝物“玲珑石”,指责他们胡搅蛮缠。

    “你这贼人”长老剑指毕方“放下玲珑石,饶你不死”

    毕方将手中的石头拿到眼前,仔细打量了一番,评价道“倒还不错,但也就是一块破石头,还给你便是。”

    说着,石头从毕方手里滑落,眼看要掉在地上,长老催动阵法,下一瞬,石头掉进一个风阵里,在空中荡了两圈,回到长老手中。

    长老小心翼翼的将玲珑石用袖子擦了擦,吩咐弟子保管好,一个提气向着毕方而来“贼人受死”

    毕方看着面前施展阵法的老头,微微叹了口气,看来品德不行是逍山的传统。

    手一挥,长老从半空跌落,摔在地上,脖子在落地的瞬间,发出咔嚓声,整个人被折叠起来,眼睛大大的睁着,一脸不甘的看着他的方向。

    毕方见此,扫视了下底下畏畏缩缩的众人,嘴里发出一声嘲笑,挥了挥衣袖,乘风而去。

    看着他远去的瞬间,主殿炸开了锅,众弟子发出尖叫声。下一刻,“铛铛铛”的警戒声响彻整个逍山。而护山大阵在这一瞬被开启。

    躲在角落,远远旁观这一切的离婳,嘴巴长成了一个圆形。她没想到这一位这么能生事,好歹是一个神,耍着人玩真的好嘛。

    眼看着毕方在护山大阵闭合的前一息,离开了逍山的范围,离婳叹了口气,贴着墙,继续寻找逍山的药室。

    各大门派的格局都差不多,按着阳山的位置,药室应该在主殿的左面,方便弟子领药。

    纷至沓来的脚步声在各个地方响起,离婳尽量将自己贴着墙走,毕竟此刻跃上房顶,目标太明显。虽然她看着像一只猫,但也得提防逍山这群人会不会心气不顺,拿小动物下手。

    看着面前匾额上写着大大的“药室”两字,离婳在心里给自己鼓了鼓劲,很好,找到了。

    从药室敞开的窗一跃而进,由于刚才警戒声响起,看守药室的弟子也不见踪影,只留下两个不到十岁的小药童,坐在一旁打瞌睡。

    猫头探进去看了一眼,确定没有危险,从窗台上一跃而下,迈着轻盈的步伐,跳上摆着药瓶的储药柜。

    仔细辨别药瓶上的字,偷偷在心里排除,最终看完了所有药柜,她也没找到想要的药,还不待她再次查看,推门声响起。

    离婳转身将自己藏进了,两个药柜间的缝隙里。

    “啪”重重的巴掌声响起,两个小药童看着站在眼前的人,还迷蒙着双眼就跪倒在地,嘴里发出求饶声“师兄,求求你,下次再也不敢了。”

    “哼”来人嘴里发出哼叫声,眼里有着不屑,大声道“赶紧配一份洗灵液”

    说完,不等两人起来,转身离开“半个时辰后来拿。”

    “妹妹,你怎么样了?”其中一个扎着冲天辫的男孩子,扶起扎着两个揪揪的女孩子,语带焦急问道。

    “哥哥”女孩子眼里含着泪水,故作坚强的将泪水擦掉,安慰道“没事,我们快开始吧,不然时间不够。”

    男孩点点头,握了握自己的手,看着门的方向眼里带着愤恨,手上却不停的从药柜里,拿出需要的药材。

    “哥哥”女孩站在凳下接过男孩拿下来的药,声音压低“我们还差多少药可以配一份洗灵液”

    男孩手上拿着两份药材从凳子上一跃而下,趴在女孩耳边轻声道“今天的拿到就配齐了,到时我们就可以修行了。”

    女孩听后,眼里带着笑,配着脸上的巴掌印,令人看着心酸。

    离婳躲在缝隙,看完这一出,心里有了计较,看来这洗灵液就是她要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