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只是只狸花猫 > 正文 第四十二章:喵,是炼狱
    见他们没有附和他的话,毕方不甚在意,有些话,对着陌生的人,更容易开口。

    “嗯”地上的游兴醒来,发出痛苦的呻吟声,手撑着地坐起,环顾了下四周,见两小只还在,松了口气,瞥见坐在巨石上的黑衣人。

    从地上一跃而起,却不想体力不支,倒在地上,声音虽然虚弱,但出口的话却透着狠厉“你是何人,若想动它们,先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说完,气喘,剧烈的咳嗽从喉咙里冒出,似要把肺咳出来一般。

    离婳一脸无奈看着这个满是正义感的少年,感动有的,但总感觉多了些尴尬,挠了挠脑袋,当没听见。

    “呵,还是第一次听说食物会反过来保护吃他的人。”毕方独有的沙哑嗓音响起,话里带着揶揄。

    “喵”离婳听后尴尬的甩了甩尾巴‘那什么,大人不计小人过,呵呵呵呵。’

    白瑁转头,当没看见眼前谄媚的主人,盯着星空的某一处发呆,这尴尬的气氛啊。

    毕方衣袖轻挥,原本强撑着坐起的游兴,犹如失去了支撑般,脱力倒地,闭上双眼。

    “看好你们的食物”毕方不在乎两小只的眼神,从石头上起身,手一挥,原本死死嵌在地上的琉之镜被他收入袖中。

    看着飞走的毕方,离婳张嘴欲喊,不料他速度过快,还不等她开口,一阵风平地刮起,眼前的人消失不见。

    两小只面面相觑,这是在干嘛,说了秘密害羞躲起来了?

    还未等他们想出个所以然来,原本消失的毕方再次出现在他们眼前,手里提着两个人,往地上一丢,坐回到巨石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底下的两小只。

    “喵”离婳指着两人,眼里有着好奇‘干什么?’

    尖锐的两只鸟爪,此时已经变回了手,只那一张硕大的鸟嘴没有变成人样。

    此时两只手交叠在一起,剔着自己的指甲,漫不经心道“你们的食物。”说完一脸戏谑的看着两小只。

    猫爪挠了挠头,眼里透出茫然,看着白瑁,用眼神询问道“怎么办?”

    猞猁甩了甩尾巴,头也不回的,向着远处而去,它还是去巡视一番,看来这虚无空间里还有不少的人,嗯,它得好好找找。

    离婳欲哭无泪的看着离她远去的身影,回头,猫脸上带着笑‘我还不饿。’

    毕方也没强迫她,只好笑的看了她一眼,抬头看着满目的星星。

    气氛一度陷入尴尬,离婳往后挪了挪,退到游兴身边,再次确认他只是晕过去,试图找些话来打破这弥漫的静默。

    “我知道你们不吃人”坐在石头上做深思状的毕方开口“修行之人,怎么会贪图口腹之欲。”

    她听后,在心里囧了囧,她是贪图口腹之欲的那个修行人,即使可以辟谷一个月不吃不喝,但控制不了对美食的渴望,好像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想通后,坦然的看着毕方。

    “你们可想到出去之法了?”话题跳跃的太快,离婳一时没接上。

    甩了甩尾巴,有些颓然的坐在地上,这几天光顾着睡,躲避陨石的坠落,还没来得及想这个问题,可能只是她还没来得及想。

    “主人”披着斗篷的猞猁从远处飘来,声音里带着急切“那边有情况。”

    “不是说空间被掏空了吗?”毕方的声音再次从头顶传来,让欲起身离婳,再一次陷入了尴尬。

    她能说,这个斗篷是在这里捡到的吗。

    “前面发现阵法残留的痕迹,好像有人通过阵法出去了”斗篷里的声音带着急切和兴奋。

    一阵风从两小只身边刮过,径直前往白瑁指的方向。

    离婳将装有“天雷液”的玉瓶,沿着游兴再次倾倒一圈,方趴在斗篷上前往。

    到了目的地,毕方正站在被毁的阵法前,手上拿着一小块粉色的晶石,仔细观察。

    地上确实有阵法的痕迹,透过这些破裂的晶石,可以大致看出,这里曾经有一个传送阵存在。

    问题是,是谁会在虚无空间里设下传送阵,这需要非常强大的空间感应能力,对方可能是个空间感应上的大能。

    那在虚无空间里设下传送阵的意义在哪里?毕竟虚无里一切都不稳定,即使设定了传送阵,但仍需冒上被困在此处的风险,除非…

    三个对看一眼,除非虚无空间里有他们想要的东西。

    “那两人,是我从离这里十里的地方抓到的。”毕方丢下手中的晶石,只留下这么一句话,朝着来路掠去。

    两小只对看一眼,眼里有着惊疑,难不成…

    “呜”原本被随意抛在地上的两人,此时在毕方隔空一巴掌中醒来,还来不及叫嚷,便被扼住喉咙提了起来。

    离婳从斗篷上跳下,看着这一幕,脑子里冒出两个字‘凶残’。她还得感谢毕方,没有这样粗暴的对待他们。

    “说,你们是怎么出去的。”沙哑的声音从帽子中传出,透着狠厉,而隔空的手也在慢慢收紧。

    被提起的两人,脸色通红,嘴却闭着,不吐露一个字。

    毕方暴怒,一个甩手,两人跌坐在地上,犹如终于进到水里的鱼,嘴巴大张着,呼吸每一口来之不易的空气。

    离婳围着两人转了一圈,穿着同色同款式的衣服,应该是属于一个门派的。但她认不出来,毕竟在山上的时候,没怎么跟师叔出门。下山后便进了尘世,更是跟那些门派断了来往。

    “咳咳咳”剧烈的咳嗽过后,其中一个矮胖的中年人,身形不稳的借力坐起,虽声音沙哑,但却透着狠厉“你们等着,我们逍山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离婳听后,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她就说怎么这两人衣服上的图案看起来那么眼熟,原来是阵法图。

    逍山在阵法造诣上是四大派里首屈一指的,虽然整体在武力上偏弱,但阵法上的加成,却大大弥补了武力上的不足。

    这也是为什么逍山能够排在他们阳山之下,居第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