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只是只狸花猫 > 正文 第四十一章:喵,是炼狱
    “桀桀桀桀,又来了两份储备粮”来人的声音沙哑,好像被火灼伤了般。

    “你是什么人?”白瑁挡在离婳和昏迷不醒的游兴身前,厉声问道。

    “桀桀桀桀,什么人?”沙哑的声音,此时带着恶狠狠的味道。

    帽子忽然被掀开,只见掩盖在帽子之下的脸,已经不能称之为脸,犹如融化般,只是由皮肤连接着,层层叠叠堆积在头上,眼睛被堆积的皮肤所遮挡,只能看见一条缝。而那张在帽子底下看不出异常的鸟嘴,在星光之下遍布斑驳,犹如干裂的土地,露出里面粉色的嫩肉。

    “问我是什么人?哈哈哈”鸟人围着底下的三个转了一圈,停在他们身前。

    “我…”鸟爪对着自己的脸指了指“我…是被你们这些所谓的正义之士逼的无路可逃的神。”

    听到他的话,离婳和白瑁对看一眼,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果然如此的凝重。

    鸟人说完见底下的没有给与他回应,头一偏,看向了远处的琉之镜,转过头来,斑驳的鸟嘴微张,嘴角带着了然的笑:看来,你们中间有识货的,看出了我的身份,谁是从天界下来的,告诉我,饶其不死!

    离婳伸爪扯住欲上前击杀鸟人的白瑁,隐蔽的对它摇摇头后,从它身后走出。

    “喵”她让自己的身体尽量放松,摆出一幅满不在乎的样子‘我们可是被天界摒弃的,至于这个躺着的,可是我们的口粮。’

    听了底下那只猫的话,鸟人迟疑了下,运力探查了下几人的修为。

    发现躺着的那个毫无修为,而披着斗篷的那个修为是金仙,而那只猫修为是地仙。根本不可能是神。

    鸟爪微微收起,欲将他们一网打尽。

    离婳仔细观察着鸟人的表情,虽然他的面容已毁,看不真切,但不妨碍,观察到他细微的动作。

    做了个起身的动作,偷偷从胸口掏出一个装着‘天雷液’的玉瓶,假装没看见鸟人的动作,围着游兴转了一圈。

    “喵”她蹲坐在地上‘你不知道我们两个有多惨,被掏空了空间,强行断我们的修为,将我们贬下天界。’

    说到动情处,还拿爪子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更可恨的,在废我修为的同时,还给我灌下了万妖毒,这是要绝我的修行之路啊。’

    鸟人松开爪子,看着底下对着天哈气的猫,刚才探查的时候,是探到她的识海里有古怪,在不断的吸收他的力量,按毒物玉简上的描述,跟万妖毒很是吻合。

    离婳见他的动作有所松动,冲白瑁使了个眼色,然后往地上一坐‘最可恶的是什么,居然我宠物的修为都比我高,这不是歧视是什么?你说,是什么?’

    鸟人停在空中,透过层叠的皮肤,看着底下那只就差回天拼命的猫,以及那只脱下斗篷的猞猁,彻底放下了警觉。

    无论这两小只有何居心,就冲它们的修为,也远远不是他的对手。

    鸟人将帽子往头上一戴,缓缓从空中落下,停在离他们三四米的地方“我名毕方。”

    听完鸟人的介绍,离婳和白瑁对视了一眼,眼里均藏着惊讶,是他们想的那只毕方鸟嘛?

    似是感受到他们的疑惑,毕方盘腿坐下,露出漆黑的鸟腿,眼睛看着远处的星空,似在回忆什么。

    毕方鸟是远古神兽,传说中,天地共生时期,一共诞生了十位神,而排名第五位火炎的坐骑就是毕方鸟。

    但在千余年前火炎只剩下了萤火,剩余的神火,便消失在天地间。而毕方鸟,则是从火炎消失的那天起,便守护着萤火,等待着主人回归的那一天。

    问题是,如果他真的是那只毕方鸟,为什么不在天界守护萤火,而下界呢?

    低头看了眼,抬头看他的两小只,毕方沙哑的发出一声笑“是不是好奇,我怎么会到这虚无空间了?”

    离婳和白瑁对看一眼,毛茸茸的脑袋上下点,白瑁曾远远的看到过毕方鸟,但那只是在它本体的时候。眼前的这位,它也不确定是不是。

    “萤火丢了”沙哑的嗓音里透着落寞,藏在皮肤下的眼睛似有泪水划过脸颊。

    丢了?两小只大惊!那岂不是说火炎活不过来了。

    “呵”毕方自嘲一笑“枉我还以为,神真的那么大义凛然。”

    听完他的话,两小只并没有给与回应,不论如何,天地之神的是非,也不是他们能够随意议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