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只是只狸花猫 > 正文 第三十七章:喵,是炼狱
    一阵白光闪过后,离婳带着白瑁出了二十六级的试炼地,拿着手中的紫龙晶,她还是发蒙的。

    就这样没有难度的通过了金仙的试炼地,虽然有白瑁这个作弊器的功劳,但她出来了,也拿到了奖励,同时不知是不是因为试炼等级的影响,她觉得一直紧绷的识海,居然有松动的迹象。

    一猫一猞猁看着空无一物的悬崖壁,对视一眼后分开。

    离婳觉得很尴尬,因为她本身修为的限制,虽然进了金仙试炼地,但在经过试炼后,并不会匹配等级,进行传送,这就造成了,等级认为她不够格,被传回了原地,这个空荡荡的石壁。

    白瑁移开视线,因为不想让主人看到自己错愕的眼神,怕伤了她。同时心里自我安慰,没有关系,主人现在在新的躯体里,只要神魂回归,还是那个叱咤四方的神。

    在黑暗中仔细的辨认方向后,离婳准备往上爬,既然二十六级在下面,那低等级的应该在上面。

    看了眼前面哼哧哼哧努力将爪子钩在岩壁上,向上爬的猫。

    白瑁的眼角抽了抽,斗篷变成毯子的模样,随着它规律的动作,缓缓上升,一个用力,将仍埋头努力的离婳,一爪拉下。

    她一脸错愕的看着对面努力控制毯子的猞猁,眼神里有着纠结,算了,好歹也是神的宠物,能力强一点也是理所应当的。

    这样想着,离婳理所当然的蹲坐在毯上,尽量神色自然的打量着周围的石壁。

    虽然都是石壁,但还是会有不同,并不是光滑一成不变的。像前方那个突出的石台,离婳肯定那是一个试炼地,虽然跟她进入的石台不同,但按照她仅有的一次经验,石壁上有突出,并且可以落脚的,就是试炼之地。

    毯子在黑暗的深渊里飞了将近一刻钟,她在心里默算,两级间隔的距离,然后让白瑁在一个石台前停下。

    称为石台,不如说它是一块外突的石头,离婳小心伸爪试探,果然被一道引力往前拉,淡然的迈着步子,进到里面。

    一片漆黑,黑暗里闪烁着绿色的磷光,将环境衬的更加阴森。大大的石碑立在一旁,上面叠着大大小小十几个头骨,有人的,有动物的。石碑上写着两个字‘炼狱’,小字写着的,只有一小段话:无法确认等级,请成员进入前慎重。

    正当离婳想后退时,背后有一个力量将她往前推,瞬间将她撞进了‘炼狱’里。

    顺着力量往前滚了几圈,起身将压在身上的白瑁抖落在地,爪子揉着撞到的头,眼睛打量着周围。

    仍是一片漆黑,既没有声音,也没有光亮。除了黑点,丝毫看不出这里是炼狱。

    ‘难道是因为我的等级太低,所以无法进行下一步。’正当离婳在自我调侃的时候,周围的环境一变。

    原本空无一物的墙壁开始往外冒红色的液体,根据味道,应该是血。

    而哭泣,哀嚎,尖叫,大笑…等等的声音,瞬间冲击耳朵。

    离婳还在愣神的看着变化时,一只手从地里穿出,握住了她的脚,拼命往里拉。

    猫爪狠狠的挠在那双指甲漆黑,泛着青色,上面沾满血迹的手上。手吃痛松开,钻回地里。

    转身跳上一块凸起的石头,和白瑁背对背,相互警戒。

    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此时充满着邪恶和阴森。墙上的血液已经将地铺满,而地下伸出成千上万的手,伴着哀嚎声,做着抓取的动作。

    离婳突觉刚才被手抓的地方开始麻痹,低头查看,腿从被抓的地方开始往外扩散,变成了黑色。

    这是中毒了,如果没有猜错应该是尸毒,淡定的拿出一个玉瓶,将里面的净水倒在伤口上,黑色在接触到净水的瞬间,冒出了白烟,伴着细微的疼痛,麻痹的腿恢复了正常。

    有几滴净水不小心滴在血池里,血池在接触的瞬间开始翻腾。在和净水接触的地方,竟然没有一点血的痕迹。

    看了眼手中的玉瓶,试探的再滴了两滴在里面,果然血再次四散开来。

    一猫一猞猁对望一眼,眼里有着欣喜,他们顺着净水开拓的路往前走。两小只走到了正中间,松了一口气,准备休息时。后面开拓的路慢慢的被血覆盖回来,而且不管滴了多少的净水,血仍快速的往回涌。

    离婳大惊,加快了开拓的速度,但奈何血消失的速度,赶不上血回来的速度。两小只再次被困在狭小的一个被血包围的圈里。

    白瑁试着将斗篷变成飞毯,但遗憾的是这个试炼之地好像限制飞行。

    看着越加缩小的地方,离婳一个纵跃跳起,踩在伸出地面的手上,在手未抓到她之前,借力跳到另一只手上。

    经过几番的跳跃,顺利地脱离血池,站在对岸。

    而白瑁紧随其后,两小只站在对岸,看着血好似变得越发的多,刚才落脚的石头,被血淹了,只能看见上面的一个尖。

    而他们站着的地方,按血上涌的速度,不出半个时辰肯定也会消失。

    两小只对望一眼,往前跑去,才前行了十米,转弯便见一堵墙挡在面前。

    伸爪敲了敲是实心的,连着石壁仿佛是天然形成的。

    “喵”离婳指了指墙,回望后面又高了两指的血池‘白瑁,你看看,是不是有机关。’

    猞猁点头,伸爪敲击着墙面,耳朵时不时趴在墙上聆听,脸上慢慢浮现凝重。按它的经验,这面墙不可能有机关。

    随着白瑁的摇头,离婳颔首,借力调到石壁上,借着石壁上的凸起,往上攀爬。

    半盏茶的时间,离婳到达顶部,四肢紧紧的抓住凸起的地方,头努力的往上伸,试图从顶上找到线索,可惜一无所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