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只是只狸花猫 > 正文 第三十六章:喵,一起走
    看着满地的瓜果,此时的离婳是蒙的。如果只因为同情,她不介意早点自曝,来换取如此的贵宾待遇,而不是被动的忍受。

    “唧唧唧”白猫看她不吃,指着瓜果满脸的讨好,为了显示自己的无害,还学狗吐舌头,摇尾巴。

    离婳见状,挑了个汁多肉嫩的桃子,埋头苦吃,不行,她得想个办法。余生可不想生活在素食堆里,这也太侮辱猫了。

    还不得猫头抬起,一块巾帕递到她的面前,努力扯起猫脸对它笑了笑,接过巾帕擦了擦自己的嘴。

    “喵”离婳试探性的开口‘你能听懂我的话吗?’

    “唧唧唧唧”白猫原地绕了个圈,发出的叫声很是着急,拔腿奔向一旁,披上斗篷后重新回到她身边。

    “主人,我期盼了很久,你终于找到我了。”带着孩子特有的童音,而且是软糯的女童音从斗篷底下传来。

    “主人?”这是个多么新鲜的称呼,离婳不记得自己有收过这样的仆人。脸上带着防备看着面前空洞的斗篷。

    “主人。”声音有些伤心,斗篷往上翻起,从里面飘出一卷玉简“我不会记错的,您的灵魂有着主人的味道,您就是主人。”

    玉简随着气流,平稳的降落在离婳身前。落地后,玉简展开,一幅幅画面展现在离婳面前。

    白猫的主人是…不对,不是白猫,而是猞猁,玉简介绍这是一只区别于普通猞猁的白化猞猁。被它的主人毓捡回来,养大。

    而这毓是位神,掌管气运,可以说是所有神的宠儿,也是他们忌惮的对象。虽然气运对于神而言,已经不再是他们的必须品。但一次被剥夺过多的气运,对于神而言也是令人头疼的事情。

    毕竟出门摔一跤,喝水呛一口什么的,对于神而言也是不愿意发生的。

    而毓不知为何,在二千年前,从天界消失。有消息说她陨落了,也有神猜测是闭关修行了。不论结果如何,毓不再出现。

    只留下她的宠物猞猁—白瑁,一直穿梭在各个空间,寻找主人的身影。

    而试炼之地的二十六级,原本充斥着黑暗和暴力,所有的一切生物均笼罩在杀戮之下,白瑁偶然间进到这里,剥夺了那些残暴生物的气运。

    使得二十六级,桃花源变成了真正的桃花源。

    而如果不是离婳遇见了它,今天是它最后一次给那些气运过于低下的生物填补气运。明天它便将离开二十六级,前往其它的地方。

    玉简在最后一个画面显示完后,自动闭合,飘回斗篷下。

    离婳看着眼前,眼睛亮闪闪看着她的白瑁,突然觉得头疼。

    不说她的出生和毓的消失对不上,就说如果她是毓,掌管气运的神,那她的气运着实太低了些。

    除了她们同样爱好玉外,她可以确定,这个毓跟她是完全不同的。

    ‘白瑁,我建议你去其它地方找找。’离婳看着它的眼睛诚挚建议道‘灵魂上的相似并不能说明什么,据我所知有些残魂在进入轮回之前可能会被重新整合,这样相似的灵魂会有很多。’

    “我说不定就是其中之一。”离婳对着面前这个猞猁苦口婆心还不忘自我调侃。

    “我已经找了三百六十二个大大小小的空间和地域了,除了你,没有她的味道”面前的斗篷突然拔高,声音里有着委屈和愤怒。

    经过几轮的争辩以及落跑失败后,离婳放弃了挣扎,看着身后迈着轻盈脚步跟着她的白瑁,觉得脑瓜疼。

    一阵白光闪过,一猫一猞猁重回了泉水边。

    正待离婳准备做最后一次挣扎,让白瑁回去的时候。岸边的灌木丛里,冲出了十几个手持武器的人,将他们团团围住。

    被离婳伤到眼的彪形大汉,脚步缓慢的从灌木丛里走出,刀扛在身后,脸上带着狰狞的笑“被我逮到了吧,小野猫。呦呵,还带了你的野猫朋友。”

    白瑁听后,伸爪欲取斗篷,猫爪将它拦住,回头对它道‘切记少在人多的地方使用,以免暴露太多。’

    它听后点了点头,学着离婳的样子,将背拱起,尾巴高高竖起,四爪俯地做出攻击的姿势。

    “兄弟们,那只狸花猫给我围了,交给我处置,白猫你们自己分。”

    彪形大汉的话音刚落,一群人便举着武器围了上来。

    随着包围圈慢慢的变小,活动的空间变小。

    离婳跃起再一次躲过了一把刀的袭击,伸爪从胸口掏出一个白色玉瓶,向白瑁示意后。一猫一猞猁猛地跃起,玉瓶在包围圈的中间爆裂开。

    白烟扩散开来,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手上的武器掉落在地,随后,所有的人均摔倒在地晕了过去。

    离婳盯着前面那个一只眼睛绑着布条,另一只眼睛有着一道深深爪痕的彪形大汉。迈着优雅的步子向他走去。

    “喵”她对着大汉龇牙,声音里带着愤怒‘我想着放你一马,要你一只眼睛。原来你还想要我的命。’

    彪形大汉只听到周围不断发出的重物落地声,看的不是很清楚的右眼,微微眯起,终于看清前面倒了一地的人。

    手紧紧的握着刀,看着眼前模糊的那道猫影,嘴里发出叫嚷声,向着她冲来。

    “啊”还不等他冲到离婳面前,一只白色的爪子由上而下的狠狠一抓,彪形大汉捂着眼睛倒地,嘴里尖嚷“我的右眼,啊,啊,啊。”

    白瑁舔着沾着血的右爪,脸上露着不屑,如果不是因为离婳的阻止,原本,它想把这些人的气运都剥夺了。这样往后余生他们只能凄惨的过。但既然她制止了,那这人的另一只眼睛就留下吧。

    想害它的主人,只留下一只眼睛,算便宜他了。

    离婳看着舔着爪子的白瑁,心里流过一阵暖流,虽然是被它误认的。但是在这试炼之地,有伴,也就没那么难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