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只是只狸花猫 > 正文 第三十五章:喵,一起走
    圆台前的所有动物,在白猫脱下斗篷后,悉数散开。

    离婳挪动脚步,悄无声息的靠近圆台,找好角度,往前猛扑。不想台上的白猫,似心有所感,一个转身,避开了她的攻击。

    “唧唧唧唧”白猫一脸疑问的看着她,似在问‘你是新来的吗?’

    猫爪尴尬的挠了挠下巴,为什么有种欺负弱小的错觉。

    “唧”白猫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叫声,背高高拱起,摆出了攻击的姿势。

    “喵”离婳蹲坐在地上,声音尽量放柔,试图和它讲道理。

    不想白猫根本不搭理,尾巴高高举起,在空中画了几个圆,离婳蹲坐的地方瞬间凹陷了下去。

    她借力,往上一跳避开了攻击后,猛地向前扑,意图将白猫扑倒。

    还不等她到白猫身前,白猫的脚爪在地上做了类似于绳索的几个姿势后,离婳的身形被停在半空中,只两只前爪可以活动。

    爪子试探的摸了摸定住她身形的部位,平整,能穿透,就好像是空气瞬间被凝固,将这个范围的东西定在原地一般。

    好吧,既然和蔼沟通不可行,那就只能来硬的了。

    爪子伸到胸口,掏出一个玉瓶投掷在白猫身前。在它欲上前查看是何物时,玉瓶瞬间炸裂开,从里面飘出一股粉色的烟,白猫瞬间倒地。

    而束缚着离婳的空气,也就此松开。她迈着小心翼翼的步伐,接近白猫,爪子试探的拨弄它的身体,没有任何反应。看来迷药起作用了。

    正当她准备将白猫叼到准备好的拖行工具上时,原本昏迷的白猫突然起身,嘴角挂着一抹笑。

    糟了,中计了,还不等她退开,紫色的光笼罩在她的身上,将她的手脚束缚动弹不得。而对面的白猫,就地开始布阵。

    片刻后,还在努力挣扎的离婳,已经软倒在地,闭上眼毫无意识。

    “这是哪里?”幼年期的离婳从地上坐起,看着四周皆是白色的墙,心里升起一抹恐惧,跪坐在地,手猛拍墙“师傅,你在哪里?婳儿不敢了,师傅。”

    伴着她声嘶力竭的哭喊声,一扇门出现在她的面前,身着一身雪白的衣服,肤色白皙,配着鲜红的嘴唇,就一样貌出众的童子。

    “你好,我是白卓”

    白卓,对白卓,是她的大师兄,她此时不应该在二十六级的试炼地吗。

    离婳没有应声,低头看自己的手脚,明显小了一圈。而面前的正是她和大师兄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阳山,师叔的密室内。

    现在是什么情况?她心里在问自己,仔细回忆昏迷前的最后一个场景。手重重的打在墙上,糟了,进了它的阵里。按目前的情况来看,是读心阵,这该死的白猫在读我内心恐惧的事物。

    将一切均理清后,离婳觉得不再慌张。

    脸上带着恶意道“小子,这是哪里?”

    太棒了,这是她从没有对大师兄做过的事情,虽然只是在自己回忆里,但这种感觉出奇的好。

    “师妹,不可这样无理。”白卓脸上挂着不快,但却尽责的将师傅交给他的任务传达“师傅要见你,请随我来。”

    “凭什么?”离婳的脸上挂着不屑,语气傲慢道。

    少年握了握自己的手,忽然猛地一个挥手,离婳被定在半空中,脖子被他狠狠掐住“不要让我再说第二次。”

    说完手一挥,离婳被丢在地上。

    躺在地上的她坐起,心里诽谤,她就知道大师兄从小就是这样两面三刀的模样。等会肯定会跟师叔说,因为她反抗,还弄伤了他,出于自保,才将她打伤的。

    果不其然,听着面前的师徒俩你来我往的对话,以及师叔眼里对他的疼惜,和对她露出的不满。再一次的白卓获胜。

    离婳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不明白白猫的恶趣味,就为了看她被全方位制约吗?

    画面高速的划过,幼年离婳变为了成年离婳。

    画面定格在,她被下毒的那个夜晚。

    “真的是太恶趣味了?”离婳在心里诽谤,有必要刀刀戳中她的伤心事吗?

    成年的白卓,趁夜潜入她的房间,只一招,将她困在墙上,并且亲手将万妖毒灌进她的嘴巴里。

    而她在自由的一瞬间,手便伸进自己的喉咙里,试图催吐,可惜吐出来的全都是黄水,而那毒却已进入血液,留遍全身。

    看着自己的手开始变成爪子,进一步的身体慢慢缩小,变回了原形。离婳痛的在地上打滚,嘴里不断发出属于动物的哀嚎声。

    最终惊醒了,因为喝醉酒而躲在她的衣柜里小憩的蓝晟。

    蓝晟红着脸,打着酒嗝,看着眼前在地上哀嚎的离婳,瞬间酒醒。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看向在一旁露出冷笑的大师兄。

    这一瞬间大师兄的英伟形象,彻底在蓝晟心里破灭,而阳山上多了一个知道大师兄真面目的人。

    “哈哈,看来被你看到了呢。”白卓背着手,丝毫没有被拆穿的畏缩。“可惜只有一份万妖毒。”

    蓝晟抱着离婳的手,不住的颤抖,他不明白在一起二百年的师兄,为什么在这一瞬间变得如此陌生。

    离婳缩在蓝晟怀里,身上忍着痛,不住颤抖,心里却在吐槽,这该死的白猫,这是干嘛,是想让我再体会一次痛苦吗?

    “啪”如同泡沫破裂的一声细响,离婳脱离了自己的回忆。艰难的睁开眼,一张猫脸出现在她的眼前。

    奇怪的是,猫脸上带着疼惜。

    离婳脸上写满疑问,发生什么事了,谁能告诉她,这白猫在干什么。

    无奈将爪子从白猫舔舐她的嘴里抽出,这巨大的差异让她无所适从,她应该怎么对付这只热情过度的白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