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只是只狸花猫 > 正文 第二十八章:喵,红颜妒
    夜晚,采莲宫里的秀女在一日的忙碌过后,坠入梦乡。而宫室里,属于管事居住的屋子灯火通明。

    “修泽,我不吃菜”离婳借修泽的光,在他的房里蹭着夜宵,将碗里的菜夹出“我是猫,猫是不吃菜的。”

    “胡说”修泽又夹了一筷子菜“不管是人是猫都需要吃点菜。”

    看了眼堆在盘子里的菜,离婳不甘愿的瞄了眼脸上写着不容拒绝的修泽,夹起放进嘴里。

    “一直没问,你是谁?”修泽待离婳饭毕,揉肚子的时候问道。

    离婳端正坐姿后,脸上带着正色“我叫离婳,是一个地仙,不是妖。”说完语气里隐隐带着不满,这是对当时说她是妖的抗议。

    修泽听出她语气里的意思,好笑的看着她,也没解释“什么是地仙?”

    “地仙是一脚已经跨进仙界的所有修行生灵的统称,跟妖不同的是,地仙已经没有了妖气,能够更好的运用本身的力量并且更好的遵守世间的法则…地仙之上分别是上仙,金仙,天仙都有着一定寿数,再往上便是神,据说神有无尽的生命。当然神是少数,但也是每个修行之人的终极目标。”说完离婳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几口。

    听完离婳的解释后,仿佛给修泽打开了一扇新的门,虽然门的另一面他现在接触不到,但是他非常的向往。

    “那你为什么不是人的模样?”修泽语气里带着疑问。

    离婳喝水的动作,顿了顿,将水杯放在桌上“我中了万妖毒”

    听到她声音里的哀伤,修泽眉头皱起,没再问。

    但离婳仿似要找个宣泄口般道“万妖毒无解,也不能说无解,只是解药世间难寻,师门的人寻了整整二十年也没找到一味。”

    一方帕子递到离婳面前。

    离婳摸了摸自己的脸,原来流泪了,接过帕子对他莞尔一笑“不过这样也挺好,好歹我能到人世间走一遭了呢。”

    看着面前扬着笑脸,眼睛里也盛着笑意的人,修泽知道她说的是真心话。

    伸手拍了拍她的头“恩,你还有我…我们这群朋友。”

    “对啊”离婳微笑“不虚此行了!也不知道幻境和外面的时间是否一样?”

    闻言,修泽沉默,起身,打开门“先回吧,等会值夜的宫人换班。”

    离婳点头,临出门前拍了拍修泽的肩,语气里带着郑重“放心,你皇兄肯定没事的,至少我们能确定这就是魅的幻境。”

    修泽点头,扯起一抹笑,拍了拍她的脑袋“早点睡。”

    “晚安”离婳挥手转身离开,头上戴着的猫头步摇,随着她的走动,来回晃动,给这个冷寂的夜,添了些许的温情。

    目送她进了房间,修泽抬头望天,心里有着无限的惆怅,第一次事情脱离了他的掌控,而他不知自己是否可以平安回去,虽然离婳嘴上不说,但他明白离婳对这里的一切也不确定。

    次日一早,采莲宫热闹非凡,从宫门口到花厅堆着各色的贺礼,而收礼的主人正是和她同一屋的莲蕊。

    “奴婢在这里先恭喜莲采女,哦,不对,莲宫人”说完笑着打了自己嘴巴一记“瞧奴婢这嘴巴。”

    “谢过常管事。”莲蕊低眉向他行了个礼,没有理会他的动作,手上一动翻出荷包,将它塞到常管事的手里。

    “哎哎哎,当不得谢”常管事眉开眼笑的接过荷包,伸手颠了颠,语气里带了些许诚恳“莲宫人只要服侍好陛下那就是大功一件啊。”

    “谢常管事提醒。”莲蕊依旧低着头,一副恭敬的模样。

    “好了,奴婢也该回去复旨了,莲宫人保重”说完便领着身后的公公离开。

    “莲姐姐,莲姐姐”一看那些公公们走远,莲蕊的身边便围满了采莲宫里的同届秀女。

    离婳站在廊下,看着站在中间的莲蕊脸上带着气的笑,但眼睛并无喜意,声音依然轻柔一一回答了众人的话。无论是恭喜的,嘲讽的,疑惑或是诅咒的,均回以温柔。

    大约两刻钟后,众人发现不能从莲蕊处获得受宠的关键后,均找借口各自散开。

    莲蕊抬步进屋,顺带将在门口站着的离婳拉进房里,关上门,然后摇了摇头,脸上带着疲惫和无奈。

    “婳儿”莲蕊牵起她的手,在凳子上落座,从衣服的里襟里掏出了一个荷包递给她“这是姐姐从宫外带来的,从今往后,这东西不能出现在我身边,姐姐将她赠给你,希望你能如你所愿顺利出宫。”

    离婳木着一张脸,不知该作何反应,将荷包拽在手上,只干巴巴的安慰“莲姐姐,万事小心。”

    封为宫人,并不是什么值得大肆庆贺的事,莲蕊只塞了荷包,麻烦宫里的管事给她备了几桌饭菜,简简单单吃个饭,喝了个小酒,便带上宫里配备的宫女以及白日里各宫的赏赐搬离了采莲宫。

    而采莲宫,并未因为少了一个人便没了活力,正值花季的采女们每天能翻出不同的花样,将宫里的嬷嬷气的跳脚。

    要说有什么不同,那便是离婳发现莲蕊给她的荷包里,只藏着一张画,而这画正是他们看到的那一张,连画上的折痕都一样。这魅到底和莲蕊有何联系?离婳陷入了沉思。

    距离莲蕊受皇帝宠信已有半月,而离婳和修泽翻遍了整个帝宫仍没有发现任何有关魅的线索。倒是他们在闲置宫殿的井里发现了几具宫女的尸体,不知因为怎样的阴司,被收割了生命。

    “这宫里啊,僧多肉少,也怨不得那些娘娘”离婳端了盘点心,坐在修泽的房里,腿来回晃动,好不惬意。

    一杯水放在离她较近的地方,一双手取走盘子,离婳眼疾手快的从盘子里抓了两块点心,塞进嘴巴里,嘴巴不停的嚼,向外鼓起,活像一只在嘴里藏食的松鼠。

    修泽好笑摇头,虽然他的父皇和皇兄嫔妃不多,但后宫一直没有平静过,在宫里夭折的孩子也是有的。无论是由于生来就体弱多病,还是被各种手段所迫害。总归这皇宫就不是个干净的地方。

    还未等离婳将嘴里的点心咽下,门外传来了一阵喧闹。

    “听说了吗?莲姐姐走了?”一身穿绿衣的女子,站在池边的空地上,声音不算重,但也不轻将四散在附近的人吸引了过来。

    “走了?走了是什么意思?回家了吗?”一粉衣女子出口询问。

    “回家?”绿衣女子伸手点了点粉衣女子的额头“已经是陛下的女人,这一辈子除了陛下的恩典,是不可能出宫的,你娘没跟你说过吗?”

    说完,绿衣女子见周围的人全都围着她,示意她们靠近,放低声音“莲姐姐死了。”

    “死了?”众人大声道,继而动作划一的看向修泽的房间,见无人出来,转头,眼睛里带着难以置信。

    黄衣女子压低声音“怎么就死了,不是享福去了吗?这才几天。”

    “这是我亲眼见到的”绿衣女子将声音压的更低。

    今天是领月例的日子,采莲宫的采女可没有人给她们代劳,只能每月自己去拿。这绿衣女子去的迟了,不巧就撞见了收敛尸首的两个公公,正动作粗鲁的将一具尸体重重的丢在一个板车上,而包裹着的白布,被震开了一角。

    赫然出现的便是采女们艳羡的对象——莲蕊。绿衣女子见此,只来得及捂住自己的嘴巴,眼带惊恐的将自己缩在墙角,眼泪不自觉的往下淌,虽然与莲蕊不合,但从没盼着她死啊。

    “晦气”一公公从怀里拿出帕子擦了擦手,随手将帕子丢在地上,并吐了口唾沫。

    “好了”另一公公推了他一下,眼睛看向门内“被林美人的人看到了,可没有我们好果子吃。”

    说完两个公公便推着车急忙离开了。

    “林美人?”黄衣女子眼里带着茫然“是不是最近在传被莲姐姐夺了恩宠的林美人。”

    众彩女听后均是沉默,在这深宫中命如蝼蚁,她们被家人送进宫里,说好听点,家族对他们寄予厚望,指着一飞冲天。说难听点,她们其实只是棋子,连命都不在自己手里握着。

    “你们干什么呢?”修泽的声音打破了这池边的寂静,众采女惶恐的向他见礼后便四散开来。

    “修泽”离婳从房内走出,站在他身边“看来,有线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