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只是只狸花猫 > 正文 第二十七章:喵,是幻境
    “哈哈哈,来抓我啊。”

    “你别跑,站住。”

    “好了,好了,别闹了,等会嬷嬷又要训斥了。”

    离婳的眼皮如千金重般睁不开,只听到周围有很多人在打闹,听声音应该是一群活泼的女孩,带动着人心底里的余悦。

    “哎,婳儿又睡着了”一个带着惊讶的声音响起。

    只感觉有一只手,扭住自己的鼻子,一时间所有的空气都被阻隔,离婳愤怒扬起爪欲拍。

    睁眼扬爪,却不想映入眼帘是一只白胖的手。

    “喵?”离婳开口,大大的眼睛带着疑惑。

    “婳儿,怎么了?”一气质高雅的女子站在她面前,手轻触她的额头,松口气“没发烧,你怎么了?”

    感受着脸颊上,温热的手,离婳站起,心里疑惑‘这是哪里?’

    “莲姐姐,是不是我把婳儿弄疼了?”一身着粉衣的女子看着面前环顾四周的人,心里有着不安,为什么面前的人好似不认识这里似得。

    “这…”被唤莲姐姐的女子,脸上带着不解,同样看着她,面前的婳儿有些陌生。

    离婳站在廊下,仔细的打量了番周围的环境,赫然发现这是采莲宫,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这不是我的手。

    急忙跑到一旁的水池边,照了照。倒映出一张圆润的脸,姿色普通,但胜在那双眼睛,仿佛里面有星辰大海。

    ‘我这是被困在幻境里了。’离婳迅速冷静下来。

    起身便见身后站着四五个女孩,眼里均带着焦急,欲言又止的看着她。

    离婳抬起胖手挠了挠自己的头,表情有些尴尬“那个,我没事,就是有点睡懵了。”

    众人松口气,将离婳围在中间,你一言我一语的表达自己的担忧。

    “好了”莲姐姐止住众人的话“天色不早了,大家赶紧回房把要求的绣品完成,不然…”

    话还未落,所有女孩急急的往房间而去,伴着打闹离开了水池边。

    莲姐姐牵起离婳的手“婳儿,回房吧。”

    看着眼前这个从内而外散发温柔的女子,离婳仿佛透过她,看见了自己的师傅,一时失神,傻傻跟她回去。

    “婳儿”莲姐姐将她按坐在绣凳上,拿过一旁的绣架塞她手里“继续练习。”

    离婳低头看见绣绷上的那一团,姑且能叫做是鱼的东西,嘴角抽了抽,放下,打量起房间来。

    房间不大,但对于两个人而言,空间还是绰绰有余的。床上铺着相同的浅粉色床铺,透着浓浓的闺阁气息。

    一张床的里侧挂着一把琵琶,另一张床的里侧则挂着一幅胖鱼的画。

    离婳迟疑片刻走向挂有胖鱼画的床上,躺下,不行她得想一想,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记得昏迷前,看到一股烟,还有修泽。对了,修泽去哪了?想到此处离婳从床上一跃而起,却低估了自己的体重,只是往上弹了弹。

    懊恼的起身,开门往外走。

    “婳儿”轻柔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你去哪?”

    “我…我…”离婳转了转眼睛“我去如厕。”

    “你啊”莲姐姐嗔笑一声“去吧。”

    院中除了背对着她浇花的宫人,并无他人。绕过宫人的视线,她从宫门溜了出去。

    凭着自己对皇宫的记忆,欲前往皇帝的寝宫一探究竟,说不定修泽就在那里。

    “真的是热死了”离婳边说边擦着额上的汗“皇帝的寝宫怎么那么远?”

    “忘了,我是从房顶过来的。”一边嘟囔着,一边从墙角探头。发现巡逻的禁卫军已经走过,连忙朝前跑去。

    奈何这具身体太过于圆润,离婳走了小半个时辰才过了两个宫室,离皇帝的寝宫还远着呢。

    “不行,不行,走不动了”离婳寻了个角落摊在地上,微张嘴巴,手借力使劲扇风。

    “离婳…离婳…”摊坐在地上的离婳动了动耳朵,好像有人在叫她?

    仔细一听,没有动静,起身贴着墙从角落探出头。

    “砰”额头撞上了一堵软绵的墙。

    “喵”离婳下意识叫了声,继而道“抱歉,抱歉...我...”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后,便低头欲离开,心里暗想“糟了,糟了,被抓到就糟了。”

    “离婳”一只大手,轻她的肩膀,定住了她欲往回走的身形。

    回头,便看见一堵庞大的肉墙,再往上一张犹如肿了的脸,映入离婳的眼帘,看着那人眼里的探究。离婳小声询问“修泽?”

    见对方点头,离婳愣了下,继而又扫了下那极具辨识度的身形,以及五官全部挤在一起的圆脸“噗哈”

    下一刻爆笑声从角落传来,不过几秒便听到了“呜呜呜”的声音。

    修泽无奈的捂住她的嘴巴,在招来巡逻的禁卫来之前,离开。

    “哈哈哈哈…”离婳边笑边抹眼泪“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

    修泽看着面前圆润可爱的离婳,表情满是无奈,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变成这样。

    从这具身体里醒来,最初的惊慌过后,他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应该就是所谓的幻境,只是过于真实。

    在第一时间弄清楚这具身体的身份后,他便利用身份的便利朝着采莲宫而去,期望能碰见离婳。

    不想却看见了变成人形的离婳,思绪有些飘远,不知道离婳的真实样子是什么样的?是高是矮?是胖是瘦?还是如书里描述的精怪一般妖艳。

    在狂笑过后,努力收拾了自己的心情后,离婳开口“要想出去,恐怕得找出这个幻境的阵眼。”

    离婳的话,将他从思绪里拔出“阵眼?”

    “对”离婳点头“凡是幻境均有漏洞,只要找出那个漏洞就可以破开。”

    “那怎么找?”修泽胖胖的脸,毫无表情。

    “哈哈哈哈哈”离婳看着他严肃的表情,配着滑稽的脸又是大笑出声,然后看见修泽无奈的眼神,捂了捂嘴。

    “阵眼有可能是物,有可能是人,也有可能是任何的东西”离婳解释道“如今,我们只能顺着设置好的幻境,一步步走,发现存在的漏洞,然后打破它。”

    修泽点头,表示了解“我现在是采莲宫的主事,方便配合你的行动。”

    离婳脸上的表情僵了僵,刚才只注意到他的身材和脸了,倒没关注他的衣服。如今一看,果然是宫里管事公公穿的衣服。

    “哈哈哈哈哈。”新一轮的笑声从宫里废弃的小屋里传出,惊走了在窗台上相互梳毛的喜鹊。

    “好了,不要笑了”略带恼怒的声音传出,引得喜鹊围着窗直打转,不明白里面的两个人为何发出这么大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