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只是只狸花猫 > 正文 第二十六章:喵,着道了
    “王爷”

    “了缘大师不必多礼”

    离婳看着面前寒暄的两人,这就是了缘大师了?小一把他说的神乎其神,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一慈祥的和尚而已。

    “阿弥陀佛”一声佛号,将离婳从胡思乱想中拉出。

    “这小猫看的甚是灵动,王爷好福气啊。”了缘双手合十,眼里带着兴味看着蹲在修泽脚边的猫。

    “喵”离婳抬爪和了缘打招呼‘你好,我叫离婳。’

    “你好离婳”了缘笑眯眯的看着她“我叫了缘。”

    “喵”离婳听后,惊得起身,站在了缘面前盯着他“你能听懂我说话。”

    “呵呵呵”了缘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眼里含笑“因缘巧合,和尚得了一高人传授兽语,略懂一二。”

    离婳点头,心道‘我现在是跟普通的禽兽没什么分别。’

    “了缘大师先请。”修泽弯腰抱起离婳,对他做了个请的姿势,一同进了宫门。

    “看,王爷居然带了猫进来”守在宫门的侍卫甲,拿手碰了碰侍卫乙。

    侍卫乙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我居然在王爷看猫的眼神里,看到了温柔。”

    “好了,别闲扯了”侍卫丙手上的红缨枪顿了顿地“别被人抓到把柄。”

    离婳一脸遗憾的叹口气,她还没听够王爷的八卦呢。

    “了缘大师,还没来得及问,我皇兄的情况。”修泽将怀里的离婳换了个姿势,趴在他的背上。

    “贫僧也没看出有什么不对。”了缘大师停顿了下“不过贫僧推断,不是人所为。”

    离婳听后动了动耳朵,脸上写着好奇。

    “不是人所为?”修泽背在身后的手紧了紧“可有解决的办法。”

    “阿弥陀佛”了缘大师念了声佛“贫僧这几日翻遍了寺院的藏书阁,发现书中记载有一生灵,倒能造成陛下现在的状况。”

    “何种生灵?”修泽的语气里带着急切。

    “魅”

    “魅?”修泽疑惑“这是何物?”

    离婳将目光转向了缘,脸上满满的求知欲。

    “据书中记载,魅乃亡灵对这世间不甘而衍生出来的一种生灵,它无形,吸收亡灵的怨气,以及在生之人的喜怒哀乐为食”了缘伸手顺了顺自己的胡子,眼里有着一丝凝重“而被魅盯上的人,外表没有任何异常,但在昏迷三十天后,便会突然离世。”

    “贫僧还有一不解,陛下是真龙天子,有龙气护体,为何会被魅所扰?”了缘的脸上有着凝重和不解。

    修泽背在身后的手紧了紧,语气有些急迫“可有医治之法?”

    了缘摇了摇头“那书缺了一页,贫僧翻遍了整个藏书阁,也没找到。”

    修泽听后闭了闭眼,脸上有着疲惫,继而睁开眼睛里面有着坚毅“还有二十多天,总有办法的。”

    了缘大师点头“贫僧也是这样想的,护国寺曾经搬迁过一次,贫僧已经命人回去寻找,看能否找到缺失的那页。”

    听了了缘的话,修泽点点头,没再言语,只一路向前。但趴在修泽身上的离婳,却发现他的身体其实在发抖,那是愤怒带来的生理反应。

    ‘魅嘛?’离婳枕在修泽肩膀的头晃动了下‘好像在哪里听过?’

    “王爷。”守在皇帝寝宫门口的侍卫对他叩拜行礼。

    见修泽店点头便欲往寝宫而去,上前两步,伸手“王爷请留步。”

    “怎么?”修泽挑眉,面上带着不悦。

    “皇后娘娘在里面,吩咐不许任何人进去。”说着偷瞄了眼修泽的神情,硬着头皮道“包括王爷您”

    “哼”修泽听后冷哼一声,推门而入。

    进入内室便见一身着暗紫色宫服的女子,正拿帕子拭泪,听到脚步声抬头。

    可能由于连日的担忧,女子的脸色透着苍白和疲惫,原本保养得宜的脸,如今多了些许的皱纹。但值得夸赞的是虽在深宫多年,仍没有消磨她那一身的英气。

    “修泽你来了。”皇后从床榻旁起身“让你见笑了”

    “皇嫂不必如此”修泽的语气里有着平时没有的冷漠。

    皇后娘娘看着面朝皇帝的修泽,欲言又止,最后也只说出了“既然你来了,那我先回去,好好陪你皇兄”

    “恭送皇嫂”修泽对皇后的方向行礼,待她离开后转身,坐在床榻上。

    待皇后娘娘离开后,蹲在修泽脚边装鹌鹑的离婳松口气,这略显尴尬又带剑拔弩张的情形,真的太让人不适了。

    看着身边双手合十,从始至终挂着微笑的了缘,离婳在心里骂了句老狐狸。

    低头看见盯着自己的离婳,了缘仍笑眯眯地看着她。

    离婳见状,转头,纵身跃到龙床上,探头。

    床上躺的正是翼孝帝修睿,此时双眼紧闭,脸色红润,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长相跟修泽颇为相似,但不同的是翼孝帝面容更为白净,眉峰没有那么的挺拔,整个人的气质便沉静下来。不像修泽,一脸严肃,如出鞘的剑。

    “喵”离婳的鼻子在床榻上嗅了嗅‘有股味道。’

    “味道?”了缘疑惑上前,仔细闻了闻“贫僧并未闻到。”

    “喵”离婳又仔细闻了闻后转身朝外跑去‘还未走远。’

    了缘和修泽看见离婳的动作,跟在她身后朝外走去。

    猫跳上房顶,一路向西,不时停下脚步辨别方向,大约两刻钟后,在一处荒芜的宫室停下。

    跳下屋檐,待了缘和修泽赶到后,伸爪指着面前的门‘就是这里了。’

    修泽抬头,皱眉看着上书‘采莲宫’的荒芜宫室开口“这里原本是前朝,秀女居住的地方,到了本朝,父皇和皇兄觉得大肆收纳秀女过于奢靡,这宫殿就闲置了。”

    “喵”离婳点头,赞了一句‘女人少的地方,是非少。’

    想起山里的那些师姐们,离婳爪子无意识的抓了把地面,真的太恐怖了。

    修泽运力将门推开,门上的铁锁应声落地。

    果然是闲置很久的宫室,里面的草长了有半人高,门窗耷拉在一旁,即使好好关着的门窗,在日晒雨淋,虫子的啃咬下,也是满目疮痍。

    唯一突兀的是正殿的房梁上挂着一鲜红的绸缎,看色泽不像是一直在这的,应是挂在上面不久。

    离婳上前抬头闻了闻‘就是这里没错’

    抬爪将绸缎扯落,从里面掉出一张跟人手般大小的纸,上面画了一个大约十六七岁的少女正巧笑嫣兮的看着对面,脸上挂着抹羞涩,嘴巴微张仿似要诉说什么。

    还未等修泽等人移开视线,画里飘出一股烟。

    “有诈”了缘大师欲伸手将修泽和离婳推开,不想下一秒一人一猫倒地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