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只是只狸花猫 > 正文 第二十五章:喵,王爷啊
    入夜,王府书房内。

    “王爷,你要早做决断啊,太子年幼,不能让朝政握在妇人之手啊。”一道苍老的声音从书房里传出,声音里带着痛心疾首,恨不得摇醒面前的人。

    “是啊,王爷。”更多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并着跪地磕头的动静。

    离婳在不远处的屋檐上晒着月光,爪子动了动自己的耳朵。真的是太不巧了,选的位置在书房旁,扰猫清梦啊。

    “王相”修泽将面前年近七旬的老人扶起“我向你保证,皇兄必定平安,只本王对这朝政确实不感兴趣。”

    “王爷…”被唤王相的老人,欲再劝说几句。

    “不必再说了”修泽抬手,皱眉打断他的话“你们将我离京期间,皇上的所有情况告知我。

    离婳昏昏欲睡的躺在屋顶上,听着书房里你一言我一语的话,期间还夹着某个大人突然骂粗,继而静下。

    总结起来就是,这翼朝的皇帝陛下翼孝帝修睿,昏迷已有七日,在大朝会的时候,毫无预兆的从龙椅上一头栽下,万幸的皇帝只额角被磕了下,没有其它的伤口。

    但奇怪的是,自那日后,皇帝就昏迷不醒,虽身体无碍,但就是不醒。

    这也就造成了前朝后宫蠢蠢欲动,虽皇后娘娘第一时间下令,宫里所有人噤声,不得将皇帝昏迷的情况外宣。

    但是人多口杂,被万民知晓,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到那一日才真的是内忧外患。这也是为什么,深夜朝中一半以上的大人聚集在这里,要求翼王摄政。

    一方面是为了稳定民心,另一方面也是让前朝后宫的那些魑魅魍魉有所收敛。

    修泽听着大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讲述,手指敲打着桌面,冷眼看着,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

    看看眼前这群人,皇帝还没死,便已经准备为后续铺路了,虽说是人之常情,但也太过于趋炎附势。这也是为什么他不喜朝政的原因,宁愿带兵打仗,也不愿和朝臣们同在一个金銮殿。

    “好了,今日夜已深,大人们都回去吧。”修泽起身,眼里满是冷漠,有谁是真的在意他皇兄的生死的。

    “王爷…”大人们作揖欲再说。

    便见小一打开书房的门,做了一个手势“各位大人请吧,王爷舟车劳累,有什么话明日朝上再议。”

    “叩别王爷”众大人无奈,向修泽行礼离开。

    “王爷”王相颤颤巍巍的转身,跪下。

    “相爷这是作何?”修泽看着面前跪着的老人,眼里带着不耐。

    “王爷,老夫年事已高,家中也没有出息的子弟。”说着王相摸了摸膝盖“但王爷,这翼朝是先帝辛辛苦苦苦打下来的。太子虽年幼,但胜在聪慧,一点就通。”

    说完顿了顿“可皇后的母族不是善茬,皇后娘娘这次虽拒绝了母族的要求,但下次呢,下下次呢,难保皇后不动心啊。”

    “王爷”王相抹了把眼泪,声音里有着哀戚“这翼朝只能姓修啊。”

    修泽听后,叹了口气,眼里带了点温情,将王相扶起“老师,本王向你保证,这翼朝姓修。”

    说完扬声道“小一,送王相回府。”

    王相欲再说什么,看了眼修泽面无表情的脸,摇了摇头,扶着小一的手出了书房。

    离婳抬头见小一扶着一老迈的老人出了回廊后,起身伸了个懒腰,欲转身跳下。

    “离婳”

    修泽的声音成功的将离婳定在屋顶上。

    “喵”离婳扬起爪子,尴尬转头‘那什么,我不是故意偷听,我先走了。’

    “离婳”修泽看着转身欲逃的猫“下来陪我坐坐。”

    “喵”离婳耷拉着脑袋,从屋顶跃下,站在修泽面前“我错了。”

    修泽抬头看着黑夜里的那一轮明月,眼里有着回忆,缓缓道“我从没想过皇兄有醒不来的一天。”

    离婳看着修泽紧握的手,脸上满是疑惑。

    “皇兄对于我而言,是父亲般的存在。”修泽继续缓缓道“我的父皇,打下了这个翼朝,也因为如此,饱受伤痛的折磨,早早的便去了。”

    说完低头看了眼离婳,嘴角有一抹嘲笑“而我的母后,一个如菟丝花般的女子,在父皇去的第二天,一根白绫也随他而去。”

    离婳了然,在那个情况下,两兄弟相依为命,身在皇家,这日子恐怕更不好过吧。

    “翼朝同时没有了皇帝皇后,很是动荡的过了一阵”修泽说着,眼里带上一丝温柔“皇兄为了更好的治理朝政,取了如今的皇后娘娘,镇守边疆的大将之女。”

    离婳点头,你皇兄做的没错。

    “幸运的是皇后娘娘明辨是非,很好的打理着后宫,免了皇兄的后顾之忧,而我也在皇嫂的照料下平安长大。”修泽看着月亮,眼里带着一丝痛“可如今,连皇嫂也变了。”

    “喵”离婳抬起爪子,轻拍修泽的腿‘滔天的权势面前,又有几个人能忍住呢?’

    修泽叹了口气,看着安抚他的猫,眼睛瞪得溜圆,努力传递着她的意思。一个俯身将猫捞起。

    离婳欲转身挠他一把,爪子又停在半空中,僵硬的任他抱着‘算了,看在你心情不好的份上,让你抱一下吧。’

    “离婳”修泽伸手抚摸着柔顺的毛“明日我入宫和了缘大师一同探望皇兄,你也来吧。”

    离婳趴在他怀里无聊玩爪,听后叫唤一声“喵”‘好,我跟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