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只是只狸花猫 > 正文 第二十一章:喵,有来世
    “喵”离婳拍了拍修泽的肩膀示意他将晋珺放下‘难怪一开始我觉得晋珺应是已死之人,但却有活人的气息,原来是被命蛊吊着。’

    命蛊是妖界大能的常用手段,往往是用来控制不听话的奴隶。而它在妖界被广泛利用,只因它神奇的功效:同生不共死。

    被芷兰用在晋珺的身上,恐怕是为了吊住他的命,支撑到找到救治方法的一天吧。

    同时命蛊有一个致命的缺陷,一旦植入身体的虫卵孵化,那一切均是枉然。难怪他们选择如此寒冷的地方作为居住地,除了兰花妖喜寒外,最主要的是寒气能够减缓虫卵孵化的速度。

    而今夜洞外的大火,身上的裘袍,以及夏日的气温,三重作用下导致虫卵提前孵化。

    “啊”芷兰抱着晋珺仰天长啸,眼里流出绿色的液体,不停的低落在怀里人的脸上,手颤抖的摸着晋珺的脸,呢喃着“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对。”

    看着状似疯癫的芷兰,离婳咬住修泽的裤腿,示意他后退。

    “对,是你们,是你们。”芷兰动作轻柔的将怀中的人放在地上,起身对着离婳他们大吼。

    看着眼前这个脸上,胸前沾满绿色液体,已毫无任何仪态的兰花妖,离婳的心里有着同情,但并不妨碍她想杀了兰花妖。毕竟一个心里已无善念的妖,将会给这世间带来灭顶之灾。

    “喵”离婳冲着修泽和小一尖锐嚎叫‘起阵。’

    语毕,身形便如箭般朝芷兰而去。

    “结阵。”修泽挥手沉声道。

    躲在草丛中的众人,立刻起身,拿出打火石点燃火把,然后呈‘回’字形开始跑动,只留一个口子。

    此时从空中俯视便可发现,所有的火把均朝着‘回’字中间那个‘口’的方向,而站在口上的人,均未点燃火把。

    “喵呜”伴着一声痛苦的猫叫声,离婳被打落在地。

    “哈哈哈”兰花妖飘在空中,周身缠绕着绸带。绸带的两端对着离婳的方向“给我夫君陪葬。”

    话落,看似轻飘飘的绸带,此时带着风声犹如两柄剑夹杂着剑气,冲离婳而来。

    “离婳”修泽运转内力,大叫一声,如一阵风般扑向离婳,将她护在身下。

    “噗”一声利刃穿透躯体的声音从修泽身后传来。

    还未等他转身,便听到了一声如泣如诉的凄厉叫声“不…”

    修泽抱着离婳转身,便见晋珺已被绸带刺穿,伤口不停往外涌血。

    “不,不,不…”芷兰将晋珺抱在怀里,仅有的右手,欲捂住伤口,又怕再次伤到他。

    “咳,咳,咳…”晋珺的嘴里不断往外涌出血沫,瘦削的双手颤巍巍的向上,欲捧芷兰的脸,但下一秒却颓然的落下。

    “我在这,我在这。”芷兰伸手将他的双手按在自己的脸上,眼里绿色液体不停往外奔流,沾湿了两人的前襟。

    “我…我…以为自己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你。”晋珺的手指轻抚她的眼睛“别哭,我…本是…已死之人。”

    “不会的,不会的。”芷兰摇头看着晋珺,嘴角微微向上扯,努力的挤出一个笑来“你说过无论如何不会丢下我一人的,我只是一株兰花啊。”

    晋珺眼神开始涣散,眼睛看着天空“兰儿,我食言了,如果有来生,我愿…我们的生命…能够对等。”

    “不,不。”芷兰将头埋进晋珺的怀里“你说过的,你说过的,你…”

    “兰儿”晋珺将食指放在芷兰的嘴上“这样…这样也好,我不愿…不愿有人为了我的命而填上命。”

    “夫君…”芷兰听后大惊,眼里带着惶恐看着他。

    “我…知道,但不怪你。”晋珺抬手擦干她的泪“只愿,这一…切的…报应都…应在我…的身上。”

    说完缓缓闭上眼,手无力的从芷兰手中滑落,重重地摔在地上。

    “啊”芷兰抱着晋珺的尸体仰天大喊,不住的收紧双臂欲抱住他。但不过半盏茶的时间,晋珺慢慢的从芷兰怀里消散,化作了一粒粒绿色的尘埃,风一吹向远方飘去。

    芷兰起身欲接住,但尘埃却穿过了她的手,没有丝毫的停留。

    “哈哈哈”芷兰望着天大笑,抬手指天“你算什么东西,为什么能决定人的生死。”

    说完,抬手,指向离婳他们,嘴角挂着残酷的笑“你们就留下陪葬吧。”

    平地刮起一阵风,芷兰悬在空中,从她的身体里伸出无数的绿色绸带,在空中挥舞,远远的看去就像是一团迎风舞动的草。

    “投掷”随着修泽一声令下,无数的碳灰从四面八方向兰花妖而去。

    “雕虫小技”兰花妖挥动绸缎将碳灰挥开。

    “喵”离婳冲停在空中的兰花妖挑衅一笑‘来追我啊。’

    转身朝阵中间去。

    “第一个陪葬的就是你。”兰花妖紧随其后,身后的绸带一起往前,欲捉住离婳。

    “喵”离婳站定,左右跳跃躲过欲缠住她的绸带‘点火’

    修泽听到离婳尖锐的叫声后,手上的火折子往兰花妖的身上抛去同时大叫“点火。”

    无数的火折子,朝着兰花妖而去,兰花妖避之不及,身后的绸带,在碰到火的一瞬间被点燃。

    而‘回’字阵型的最后一个出口也被人填上,中间的‘口’也亮起了火把。

    “啊”一阵尖啸从兰花妖嘴里发出,夹杂着痛苦。兰花妖的身形在空中摇摇欲坠。

    同时回字阵型里的所有人见兰花妖被点燃,将手中的白色粉末散进火把里。

    一股清幽的味道,随着粉末被点燃,飘散在空中。

    下一秒,兰花妖落入‘口’中。

    “哈,哈,哈”兰花妖欲挣扎起身又跌落回地上,嘴角溢出绿色的液体。

    “没想到,有一天我会败在人的手上。”芷兰仰头看着周围站着的人,自嘲道。

    “喵”离婳踏步进入‘口’中,对芷兰摇摇头‘不是,你是败在你自己的手上。’

    芷兰看着离婳摆在地上绣有她特有标记的兰花荷包,脸上带着错愕,摇头,原来她败在自己的手上。

    留在花巷没来得及收回的荷包,被离婳从里面提取出兰花妖黑化后的力量,配以少量的灵液,用她师门独有的方法,将两者混合,如若在火里燃烧便会散发出刑克本体的力量。

    当然如果兰花妖没有踏入这个阵型,那一切都枉然,一则分量不够,二则包围的不够紧密。

    “也罢”兰花妖眼神越过众人,看向晋珺消散的方向,嘴里低喃“夫君,愿我们有来生,生命对等。”

    话落芷兰的身体慢慢化成绿色粉末,风一吹,向着晋珺的方向而去,在空中盘旋绕了个圈,往远处飘散。

    “这是没事了?”小一眼睛一错不错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语气里带着不可置信。

    “收队。”修泽吩咐,往离婳走去。

    “喵”离婳看着芷兰消失的方向,毛脸上带着不解‘情,真的那么诱人吗?’

    “这是什么”修泽指着地上一颗水蓝色的珠子。

    离婳回神,看了眼地上的珠子,这应该是芷兰增强力量,并将它附在荷包上的媒介。

    伸出爪子,刚碰到珠子,珠子便发出莹莹绿光,下一秒直冲离婳的额心而去。

    修泽看着眼前的变故大惊失色,下一秒便见离婳倒地,只来得及失声大喊“离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