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只是只狸花猫 > 正文 第二十章:喵,兰花妖
    “暗雀大哥”司徒琪坐在树丫上,小脚不安的晃动,眼睛看着城门口的方向“会平安的吧?”

    暗雀安慰的拍了拍他的头“琪少爷,肯定会的。”

    两人相视均未出声。

    “喵”离婳漫步在洞内,好奇的打量周围的一切‘这洞怎么那么深,已经将近两里了。’

    随着渐渐的深入,洞内的温度愈发的低,岩壁已经从刚才看到的结霜,到现在的结冰。

    离婳停下脚步跺了跺脚‘真的是太为难我的肉垫了。’

    “轰隆”一声巨响过后,离婳还没回过神来,脚下好好的地裂开。在掉落的前一秒,她借力从裂缝中出来。

    “你这小东西倒是挺警觉”一道柔美的声音从洞穴深处传来。

    离婳抬头,看见款款而来的女子,来人容貌秀丽,姿色只能算的上中等,但散发出来的气质,给样貌大大的加分,印证了‘空谷幽兰’这四个字。

    “喵”离婳抖了抖身上的灰尘‘终于是看到你了。’

    “我早就想过有那么一天,你们会找到我。”芷兰看着离婳嘴里道“但我没想到,你们会派一只猫来送死。”

    “喵”离婳听后炸毛‘谁是来送死的。’

    “呵呵呵”芷兰看着眼前对她龇牙咧嘴的猫掩嘴笑“看来还是一只通人性的猫。”

    边说着,手里冒出一股黑烟,欲投向离婳。

    离婳左腾右挪间,避开了攻击,她一直以为这黑烟是芷兰通过媒介发出的。没想到这是她自身的力量。

    离婳眼里划过一丝凝重,是她托大了,那就全力以赴吧。

    伸爪从怀里掏出一个浅绿色玉瓶朝芷兰丢去。

    芷兰没有闪躲,只是挥了挥衣袖将玉瓶挥开,玉瓶应声落地,里面的液体流出,瞬间洞内便被一股类似臭鸡蛋的味道所笼罩。

    芷兰捂鼻,嘴里骂道“卑鄙。”

    “喵”离婳一脸得意洋洋的看着芷兰的动作‘这算得了什么?’

    又一个玉瓶被掷出,这次芷兰没有闪躲,只是隔着手帕将玉瓶拿在手上“你除了这一招,还会什么?”

    “喵”离婳猫脸上挂着笑,眼里带着挑衅‘三二一,倒。’

    随着离婳的叫声停下,芷兰身形不稳,跪倒在地。

    “你干了什么?”芷兰倒地气息虚弱,眼里带着不忿道。

    “喵”离婳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向她‘当然是你们植物最怕的除草剂,加上妖恐惧的灵液,两者经过我的调配,效果怎么样?’

    芷兰躺在地上,心有不甘,挣扎往前爬去。

    离婳一个跳跃站到她前面止住她的步伐。

    “呵”芷兰看了眼离婳嘴里道“没想到我会败给一只猫。”

    离婳挑眉,没有作声,从怀里掏出一个红色玉瓶,将里面的粉末洒在她的周围。

    待粉末围成一个圈后,瞬间燃烧。

    “哈哈哈”芷兰从火圈里挣扎起身“天道不公,你们都会有报应的。”

    离婳冷眼看着芷兰的身形在加了灵液的特制火里慢慢变成一株兰花的样子,然后化成粉末。

    “喵”离婳望着眼前的这一堆粉末,有些不可置信‘难道我们高估了这兰花妖的实力?’

    不对,下一瞬,离婳调转身形往洞深处而去,这是那兰花妖在拖延。

    果然当她赶到时,正看见芷兰扶着晋珺欲通往一个密道。

    “喵”离婳恼怒挥爪,同时抛出一个玉瓶‘你居然诈我?’

    玉瓶落地的瞬间,将密道炸毁。

    芷兰扶着晋珺在被波及之前,往旁边掠去。她动作温柔的将晋珺靠坐在岩壁上,伸手紧了紧晋珺身上穿着的裘袍。回头脸上带笑“居然没骗过你。”

    离婳冲她哈气‘居然差点被你骗了。’

    “不过这样也好,原本想着带相公去其它地方生活。”芷兰伸手,手中出现一柄通身泛着绿光的长剑“既然被拦了,那你们就全部留下吧。”

    话落便手持长剑,朝离婳飞快掠去。

    离婳拱起背,嘴里不停的发出哈气声,獠牙外露‘你不会得逞的。’

    “砰”气浪相撞的声音在封闭的空间响起,将岩壁上的薄冰震落。

    而离婳和芷兰也在气浪的冲击下往后退去。

    “灵液?”芷兰站定,看了眼光芒暗淡,剑身满是斑驳的剑。“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会有青空山独有的灵液。”

    “喵”离婳看着面有恼怒的芷兰,脸上带着得意‘怕了吧,灵液专门对付心思不正的妖,具有奇效。’

    “啪”芷兰将手中的剑丢在地上,脸上带着笑“看来今天你是非留下不可了。”

    离婳一脸疑惑的看着芷兰的面带愉悦的笑容,眼里带着警惕。

    “我夫君的性命原来是寄托在你的身上。”芷兰脸上的笑越发的灿烂。

    “喵”离婳听后,猫脸上带着错愕‘我居然忘了,灵液对于普通人而言不下于起死回生的药。’

    警惕的往后退了退,看着芷兰的动作。

    “你若将灵液给我,我放你走”芷兰束起自己的长发,挥手间手里多了根绿色的绸带。

    “喵”离婳摇头,眼里带着坚定‘不可能,灵液只能解一时之困,过后你若再滥杀无辜该当如何?’

    芷兰看了眼半步不退的离婳,娇笑出声“看来你知道,也罢,那你就留下吧。”

    绿色的绸带仿似有生命般跟在离婳身后,不让她进也不让她退。渐渐的,离婳在绸带的攻击下,被围在了一个狭小的空间里。

    看着绸带越缩越小的空间,离婳做了个动作,她仰面朝上,将肚皮露给芷兰看。

    芷兰看着离婳的动作脸上带着错愕。

    离婳将爪子伸进胸口的毛里掏出一个玉瓶,然后又放回去。玉瓶消失。

    “喵”离婳站起身,看着芷兰‘看到没,你抓住我也没用,你不能进我的空间。’

    芷兰看着离婳一连串动作,带着疑惑“你说你有空间?”

    “喵”离婳蹲坐在地,学着人的样子,两爪一摊‘对啊,所以只要我不愿意,你拿不到你想要的。’

    “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何我感受不到你的气息?”芷兰手握绸带继续往里收紧“不过没有关系,只要我抓到你,自会想办法获得你所有的东西。”

    “喵”离婳听后瞬间炸毛‘我是地仙,地仙,阶品比你这妖高出很多。’

    随着绸带的一圈圈收紧,离婳活动的空间越发显小,不是她不想跳出这个圈,而是绸带上仿佛带有一堵隐形的光墙,碰到便会被灼烧。

    此时大约只能容纳两只猫的绸带圈里,离婳原本光亮的皮毛已被灼烧的东一块西一块,甚是难看。

    “给你最后的机会,把灵液交给我。”芷兰看着在圈里寻找机会的离婳道。

    “喵”离婳背高高的拱起,冲着芷兰龇牙哈气‘你休想。’

    “那就别怪我了”芷兰说完,握着绸带的手往上扬。

    预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离婳睁开眼,看见本应在洞外的修泽此时正被芷兰抓着脖子提起,眼睛赤红。

    “呵,区区一只蝼蚁,也敢不自量力。”芷兰提着修泽,嘴角噙着冷笑,手收紧。

    “喵”随着一声狠厉的猫叫,芷兰的手上立刻多了四道抓痕,吃痛的将手上的修泽甩在地上。

    “喵”离婳见状飞奔向修泽,眼里带着焦急‘你怎么样了?’

    “咳,咳,咳”修泽从地上站起,手摸着脖子,抱起毛发几乎被完全烧毁的离婳“我没事。”

    “你该死”芷兰握着自己受伤的手,此时以四道抓痕为中心,蓝色的火焰在向周围蔓延开。

    还不待离婳脸上挂起胜利的笑,便见芷兰挥起绸缎将受伤的左手包裹住,一个用力将左手的手掌扯落。

    “啊”芷兰仰天痛叫出声。

    简单的将左手断裂处包裹,她的脸上挂着一抹冷酷“既然来了,那就全部留下吧。”

    话落,绸带如蛇般向一人一猫而来。

    离婳伸爪从怀里掏出灵液,洒向绸带,不料绸带转了个弯继续前行。

    修泽抱着离婳,施展轻功朝后退去。但远远赶不上绸带前进的速度。

    离婳咬牙,从修泽怀里跳出,往晋珺的方向而去。

    “你敢!”芷兰看见她的动作,一个转身朝她掠去。

    “喵”离婳在晋珺身边站定,伸出爪子,轻按在他的脖子上,眼里带着挑衅‘你试试看我敢不敢?’

    芷兰收起绸带,在一步外站定“我放你们离开,你放开我夫君。”

    “喵”离婳冲修泽叫唤,示意他过来。

    见芷兰伸手欲抓修泽,爪子稍稍用力,晋珺毫无血色的脖子便冒出了血珠。

    “你别动他。”芷兰急忙退后了一步,将手背在背后。

    “离婳,我们走。”修泽冲离婳点头。

    “喵”离婳趴在晋珺身上,待修泽抱起他后,跳上修泽的肩膀,利爪紧紧的贴着他的脖子。

    洞外,所有的人均抹上了离婳给的掩盖气味的药,趴伏在周边的草堆里,眼睛紧紧的盯着洞口。

    黑暗中,只剩下洞口那一堆熊熊燃烧的大火,给山里清凉的夏夜,带来令人烦躁的热意。

    小一看见洞里出来的人,影子有些古怪,手摸向腰间的布袋,待发现是修泽抱着个人后,从草丛里直起身子。施展轻功向他掠去。

    “主子”

    “向后退。”修泽眼睛盯着洞口,头都没回,吩咐道。

    小一见一人一猫严肃的神情,手伸进布袋里,随时准备出击,脚步跟着往后退。

    “把我的夫君放下。”芷兰紧随其后,表情里带着紧张,看见火堆,声音更是尖利起来“你们放下我的夫君,我让你们所有人平安离开。”

    离婳没有错过芷兰的表情变化,面带疑惑的盯着晋珺露在外面的皮肤,突然她看到皮肤好像蠕动了一下。

    以为自己看错了,欲再细细观察的时候,便听修泽小声道“离婳,这人的皮肤好像动了一下。”

    “喵”离婳抬头,面带凝重‘你也看到了对吗?’

    芷兰见一人一猫表情凝重地盯着晋珺,心里咯噔了下。顾不得危险,飞身欲抢过晋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