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只是只狸花猫 > 正文 第八章:喵,事大了
    司徒琪紧握手中的玉瓶,脸上带着恐惧,蛇特有的腥味已经熏的他犯呕欲吐。蛇的高速爬行只能任风一直拍在脸上,脸已经做不出任何表情,只能感觉到一阵阵的麻木。

    “喵”正当司徒琪昏昏欲睡之时,感觉到脸被爪子拍打,并听到了急切的猫叫声。

    他费力的睁开眼睛,虚弱道“离婳姐姐,你来了。”

    “喵”离婳伸出爪子轻拍他的脸‘小胖子,别睡着了,坚持住啊!’

    是她托大了,司徒琪毕竟只是个孩子,蛇怪这样困住他,也不知道会不会对他造成伤害。

    离婳在胸前掏了掏,拿出一个粉色玉瓶,用嘴巴将瓶塞取出,将里面的液体顺着司徒琪的嘴唇流入口中。

    看着司徒琪逐渐迷离的眼神,慢慢有了些许的神采,离婳轻轻的吐了口气,看来没事了。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后,离婳直起身体看着蛇爬行的方向,那是一片原始密林,正是精怪躲藏修炼的好地方。一般来说,精怪跟人井水不犯河水,甚少在人类世界走动。像这样掳走孩子的更是有违天道,看来这蛇怪已经入魔了。

    蛇怪加快速度向密林爬去,一路上留下粘稠腥臭的液体,这液体在向周围的动物以及精怪示警。

    随着蛇怪一路上山,终于在山腰处的一处洞穴停下,蛇怪没有半分犹豫地进入洞穴。

    洞穴内伸手不见五指,只能听到沙沙沙,蛇爬过的声音。离婳仗着自己眼睛的先天优势,打量了下洞穴,洞穴不是特别高,也就一人來高,看这痕迹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后期用外力造成的。闻这洞里散发出的浓烈腥味,应是这蛇怪的老巢无疑了。

    还不待离婳细细打量,眼前一亮,她下意识的闭了闭眼,睁开后,发现原来进到了一处遍布钟乳石的巨大空间,壁上还嵌着亮闪闪的紫水晶,给这个洞带来了些许神秘。

    蛇怪继续往前爬行十几米,在一个高台处停下。然后将尾巴上的司徒琪轻放在地,继续往前爬行。离婳顺势跳到地上,寻了个角落将身形隐了起来。

    片刻后,蛇怪返回高台,尾巴上多了只硕大的笼子,笼子上盖着块分不清颜色的破布。

    “咣”笼子被重重的摔在地上,上面遮掩的破布在震动下顺势掉落在地。将笼子的情形暴露在外。

    笼子里或大或小的挤了十五个孩子,密密麻麻的躺在里面。可能是喂了药了,在剧烈震动下,依然毫无动静。但还好的是,虽然呼吸听着微弱,均还活着。

    “桀桀桀桀”似阴似阳的蛇头开口“蛇妄,我们这是大功告成了。”

    “哈哈哈哈”婴儿哭喊般的嗓音回道“蛇墟,我们大功告成了。”

    “蛇妄,别学我说话。”蛇墟将蛇头狠狠的撞向蛇妄。

    蛇妄不甘示弱,同样将蛇头撞向蛇墟,一时之间打的不可开交。

    离婳一脸无奈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甚是无语。

    “离婳姐姐”地上躺着的司徒琪面对着离婳的方向小声喊道“现在怎么办?”

    离婳看了眼打的不可开交的蛇怪,略一思量。爪子指了指蛇怪的方向,然后指了指自己的方向,抬抬头对司徒琪示意。

    “是让我躲起来吗?”司徒琪看着离婳的动作问道。

    离婳点点头,指向自己右前方的岩石凹槽处,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滚向司徒琪,示意他将里面的东西抹在身上。

    司徒琪将玉瓶拽在手里,看了眼打的难舍难分的蛇怪,慢慢的起身向离婳所示的地方爬去。

    躲好后将玉瓶里的液体倒出抹在身上,然后将整个人尽力的往凹槽处缩,手里拿着之前的两个一白一紫玉瓶,向离婳示意。

    离婳见司徒琪准备妥当,并将自己给他保命的玉瓶攥在手上,点点头,将目光继续投在蛇怪身上。

    “桀桀桀桀,老子不跟你打了”蛇墟将脑袋从蛇妄的脑袋下抽出“从今天开始,老子就能跟你分开了。”

    “哈哈哈哈,你以为老子我稀罕。”蛇妄将脑袋挺直“老子从今天起离你远远的。”说完还嘲讽般的看了蛇墟一眼。

    蛇墟吐了吐舌头“老子不跟你争,开始吧,再晚一点,这娃娃死个一两个,还不得再累一趟。”

    蛇妄点头,两蛇头一起朝下,欲将笼子打开。

    “蛇妄,那胖娃娃呢?”蛇墟似阴似阳的声音里带着怒意“那娃娃不见了。”

    蛇妄转了转脑袋,将四周扫了一遍,发现没有,继而尖锐着声音喊道“这是跑了,快追。”

    离婳见蛇怪的身影远去,从藏身的地方出来,顺带喵了声,示意司徒琪出来。

    司徒琪小心翼翼的从藏身的凹槽处爬出,打量了眼四周,然后向离婳走去。

    离婳围着笼子转了两圈,拿爪子比划了下,叹了口气“喵”。她现在法力全无,这个巨大的笼子是没办法搬出去了。

    再看了看旁边短腿短手的司徒琪,摇了摇头,这小胖子还要人照顾呢,别提还要帮忙抬笼子了。

    “离婳姐姐”司徒琪蹲在笼子外面“这镇上被掳走的孩子都在这了吧,我们是不是通知牛捕头过来?”

    对了,还有帮手,离婳抬头看了眼小胖子,不错,还是能出出主意的。

    “喵”离婳拿起爪子拍了拍司徒琪的手,眼里满是欣慰‘小胖子,你去镇里搬救兵,我留在这里拖住蛇怪。’

    “离婳姐姐,不可以”司徒琪摇头“你现在没有任何自保能力,留在这只是…”

    “喵”离婳拍了拍司徒琪的手,示意他别激动,并从胸前掏出了十几二十个色彩斑斓的玉瓶‘别担心我,这些可够那蛇怪喝上一壶,够撑到你找来帮手了。’

    司徒琪摇了摇头“离婳姐姐太危险了,我不能…”

    离婳一个转身跃到笼子顶端,拿爪点了点笼子,冲司徒琪叫了声。

    司徒琪脸上显过一丝挣扎,继而握紧了拳头点头“我知道了,离婳姐姐,我会尽快的找来救兵的。”

    “喵”离婳从笼子上一跃而下,点了点司徒琪的肚兜,从自己胸口掏出一块布片‘你要用上寻踪虫,这是牛捕头的衣角,出去的时候尽量沿着蛇怪留下的痕迹出林子。’

    “我知道了”司徒琪伸手接过衣角,将它塞在肚兜里,脸上带着严肃“离婳姐姐,你一定要小心…”

    还不待司徒琪交待完,离婳拱起了背,将司徒琪护在身后,冲着出去的方向龇牙咧嘴同时短促的叫了声。

    “蛇妄,我就说这娃娃肯定是躲起来了”伴着似阴似阳的嗓音响起,巨大的蛇身也慢慢的从黑暗里出现。

    “蛇墟,真有你的,还好回来了,没再抓一个替代,浪费时间。”蛇妄嘎嘎嘎的笑着,婴儿哭泣般的声音响彻整个洞府。

    “喵”离婳的背紧紧的拱起,尾巴如棍子般竖起,嘴巴龇裂开,警告的声音不断的从嘴里发出。

    “呔,这猫真是不自量力。”蛇妄看了眼离婳的动作,嗤笑道。

    离婳一个纵跃向上,一个玉瓶随着她的动作冲蛇怪而去,继而轰的一声在它身上炸裂开来。

    “喵”离婳冲着司徒琪短暂的叫了一声‘快走’。然后四爪紧紧的勾在其中一个失去意识的蛇头上。

    司徒琪见状,迈着小短腿朝出口处跑去,回头望了望逐渐苏醒的蛇怪,以及牢牢抓住蛇头的离婳。眼里流出泪水,拿起手背狠狠的擦了擦眼睛,继续往前跑去,心里在喊:姐姐,我马上回来,你一定,一定好好的。

    “砰”一道撞击墙壁的声音传来,离婳被蛇怪从蛇头上甩落,脸上露出一抹苦笑“这是摊上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