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骑虎 > 第 10 章 黑漩魔气
    黑气来得并不凶,自裂纹中滋生冒出试探一般崭露头角。

    但谢明渊和乌厌都沉默了。

    从黑气出现起,两个人身上的气场都发生了些许变化。

    对视一眼,两人异口同声:“黑漩魔气。”

    谁都没有想到,空无一物的第二关铁牢会生出最令人胆颤畏惧的黑漩魔气。

    黑漩魔气一点点渗透出来,有的匍匐在裂纹边缘,有的向铁牢里蔓延,吞云吐雾,源源不断。

    揉了揉跳动的眼皮,乌厌拍掌笑起来:“有趣,有趣!第二关的障碍竟然是黑漩魔气,这玩的可真不小呐。”

    谢明渊瞥了一眼乌厌。

    此刻铁牢里的光已不如最初时光亮了,谢明渊站在靠墙的方向,乌厌看不太清谢明渊的神情,但他能感知到谢明渊身上肃穆的气场。

    这样的谢明渊让乌厌好笑,乌厌问他:“你害怕黑漩魔气吗?”

    谢明渊没有回答。

    乌厌理所应当觉得谢明渊是害怕了。

    脸上挂着笑,乌厌啧啧:“这一关,光是黑漩魔气就可以过滤掉一大批人了,难怪方山小秘境每每来这么多的人,活着出去的只有寥寥少数。”

    “你不是一直急着破关吗?现在,第二关的难题摆出来了,你打算怎么解呢?”乌厌徐徐整理起因打斗而凌乱的衣襟,好以整暇站在原地,问谢明渊。

    “离开铁牢。”

    想都没有想,谢明渊直接回答了这个问题。

    第二关的设限还用问吗?密闭的环境,破解的方法当然是走出去。

    如果不是跟乌厌之间耽误了那么多时间,也许在黑漩魔气涌出之前,他已经在四面铁壁上找到什么线索了。

    罪魁祸首乌厌却没什么感觉,缀着魔气的指尖从衣襟上离开,一指铁壁,状若无辜,虚心求解般歪头问:“四面都是黑漩魔气,要怎么离开呢?”

    谢明渊:“......”

    这样的乌厌差点又让谢明渊心田之下沸腾起一把暴躁的火。

    但谢明渊在下一瞬反应出不对劲来:为什么面对源源不断涌入的黑漩魔气,乌厌丝毫不见慌乱?

    是啊,乌厌看上去没有一丝一毫的惧怕,不仅没有,隐约间还透出了点不正常的兴奋。

    谢明渊两道眉头紧紧拧在了一起。

    凡修行者,面对黑漩魔气时不会是乌厌这个样子的,就连尊贵如云华尊上,在面对和提到黑漩魔气时,亦是会有所情绪波澜。

    何况...

    谢明渊挪脚,往铁牢中间的位置走,对乌厌说:“钻进铁牢的黑漩魔气跟外界的不太一样。”

    乌厌听着,点点头:“三界中有各种生灵灵气,会削减黑漩魔气的力量,这儿的则不同,这儿的魔气没被其他灵气中和削减过,涌进来的数量又庞大...”

    说着不说了,目光桀桀,光彩逼人,盯着谢明渊。

    谢明渊接过他未完的话:“是可以直接杀死人的。”

    “没错,一旦它们彻底涌上来,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死它们包围的人。”眼睛笑得弯成一线,乌厌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愉快极了,他安慰谢明渊:“不过你别怕,我可是说了,要亲手杀了你报仇。”

    谢明渊挑眉:“你的意思,有破牢离开的办法了?”

    乌厌仍是笑,摇摇头:“办法嘛...暂时还没有,但我还是那句话,不耽误我杀你。”说着抬起脚,也往铁牢中间走。

    铁牢本就不大,很快,两人之间只隔了短短几尺。

    谢明渊好奇了:“我有这么好杀吗?”

    乌厌自信满满:“之前难杀,现在有了黑漩魔气,就好杀了。”

    谢明渊目光闪烁:“愿闻其详。”

    黑漩魔气已经完全渗进了这座铁牢,漆黑稠厚的魔气遮盖了裂纹的痕迹,四壁被魔气裹成蚕蛹,更多的魔气吞吐着,像潮水样往铁牢中间逼近。

    要不了多少,铁牢里的每一处都会被它们侵蚀。

    “世上没有人不恨黑漩魔气。”乌厌右手指尖魔气缭绕,点上了左肩带伤的肩骨。

    肩骨处一只乌燕栩栩如真,展翅欲飞,乌厌用指尖勾勒这只燕的形状,缓缓注入魔气。随着魔气注入,燕身变得愈发黑...

    一眨眼的功夫,谢明渊瞧见这只燕的双翅似乎煽动了一下。

    乌厌描摹着肩膀的燕,抬起眼,扫向四壁翻涌的魔气,轻笑道:“但也有人是又爱又恨的。”

    “比如你?”谢明渊心中已经有了些预感。

    乌厌:“比如我。”

    乌厌捂着肩头的燕,转身走向一面离他最近的墙。

    他自发走进了黑漩魔气之中。

    谢明渊睁大了眼睛。

    乌厌开怀大笑,不仅他笑,他肩膀上的燕发出一声声的啼鸣,像极了也在笑。

    哪怕乌厌之前再疯癫,谢明渊也没觉得他可怕过,但这会儿他迈步走进黑漩魔气,并且肩头上的燕活过来似的啼笑,着实让谢明渊心里发起了毛...

    接下来更加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往前滋生的一道道黑漩魔气拐了一个弯,贴着乌厌的身体,爬上他的肩骨,往他肩骨啼叫的乌燕嘴里钻。

    谢明渊:“......”

    得到了投喂,乌燕啼声越来越高昂,翅膀也扇动得越来越快。

    乌厌笑容扭曲了一下,露出痛苦的表情,同时他捂着肩骨的手青筋蹦现,更加使力地按住乌燕。

    谢明渊看得出来,乌厌是怕捂不动这只燕了。

    这只燕根本不是什么纹路,它就是活着的,谢明渊觉得这是一个活着的诅咒,附身在乌厌身上,诅咒的能力是可以吞食黑漩魔气。

    谢明渊豁然开朗,乌厌哪是什么天赋异禀,他原来是在借助黑漩魔气的力量!

    借助黑漩魔气的力量!?

    在亲眼目睹之前,谢明渊从没想过还能有这样的事。

    可无疑,这样做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

    乌厌鲜红的唇已经完全退了血色,白得像涂抹了一层铅粉,至于他本身惨白如死人的肤色...这会儿更是比死人还要死人,白得渗人至极...

    不难想象,此刻乌厌在承受多么巨大的痛苦,事实上,他已经连人形都快崩不住了,摇摇晃晃,随时要被魔气吞噬,随时要散架...

    但乌厌抬眸,冲谢明渊挤出一抹笑容,放下狠话:“你根本没有机会走出第二关,我会在这里杀了你。”

    谢明渊:“......”

    谢明渊着实有点震撼。

    乌厌:“我不管云华是怎么教出一个个弟子的,他教出几个,我便杀几个。”

    谢明渊:“为了杀我,值得你这样无度吞噬黑漩魔气?”

    乌厌嗤笑一声:“我是要杀你没错,但你未免过于高看了自己,这种还没有被外界其他灵气中和的黑漩魔气来之不易,就算没有你,我也要享用个痛快。”

    “咔嚓”、“咔嚓”,乌厌的肌肉和骨架发出了诡异的声响。

    谢明渊不动声色抓紧了剑,提醒他道:“但你的身体似乎不是这么想的,你的身体看起来快要崩溃了。”

    乌厌罔若未闻,又往黑漩魔气里站了一步,让更多的魔气将他包围。他如饥似渴,又痛苦又快乐,不舍得放掉一口,拼命汲取着魔气。

    谢明渊大受震撼:“...何必?”

    “何必?”乌厌看谢明渊的眼神像在看什么神奇的东西,他问谢明渊:“你以为,人、妖、魔,为什么连命都不要了,以身犯险,跑来方山小秘境?”

    谢明渊不语。

    “为了助灵丹。”乌厌仰起头颅:“为了力量!为了修行!”

    黑漩魔气折磨的乌厌痛不欲生,为了缓解痛苦,也为了排解亢奋的精神,乌厌仰天长啸,嘶声:“助灵丹,他们把助灵丹当成珍宝,是因为没有能力掌握黑漩魔气!我不一样,我可以掌握黑漩魔气,何必用那种人为炼成的丹药!”

    乌厌的身体已经变形了。

    谢明渊心绪复杂,问:“你觉得是你在掌握黑漩魔气吗?”

    乌厌:“...当然。”

    “咔嚓”、“咔嚓”、“咔嚓”。

    浑身骨架濒临散架,摩擦着发出求饶声。肩骨上,乌燕扇动翅膀的动作幅度也慢了下来,乌厌虽意犹未尽,还是选择走出黑漩魔气。

    他缓慢地向谢明渊挪去,动作不太快。

    不过他也不急,一来急不得,骨架受损,便是急也快不了;二来也不用急,四面魔气越来越多,铁牢就快只剩中间一块好地了,量谢明渊自己也不敢动。

    但谢明渊还是往后退了几步。

    实在是...刚刚饱食了黑漩魔气的乌厌...像极了一具支离破碎、魂死身还未死的死尸。比巨大的骨人还让谢明渊觉得...膈应。

    乌厌死死盯住谢明渊:“你能退去哪儿?难不成你也敢进黑漩魔气吗?”

    谢明渊直皱眉:“我想离你远一点。”

    乌厌只当谢明渊是害怕。

    受了杀不掉谢明渊的刺激,乌厌这次摄取了太多的黑漩魔气,且还是最纯粹的黑漩魔气,尽管他不想承认,可身体确确实实有些扛不住了。

    痛苦让乌厌快要失去理智,他急于找一个宣泄口释放自己的痛苦。

    谢明渊是多么合适的宣泄口,乌厌已经克制不住想杀掉谢明渊的心情。

    “死在我手上,不比死在某一关路障的手上好多了?”步步逼近,乌厌安抚着肩头狂躁的燕,准备对谢明渊发难。

    还算正常的乌厌就不太好对付,现在的乌厌更加不好对付,谢明渊不准备跟他硬刚。

    叹了一口气,在乌厌确信自己跑不了的笃定眼神中,谢明渊又向后退了几步。

    跟乌厌走进黑漩魔气中一样,谢明渊也踏进了黑漩魔气。

    乌厌铅白的唇抽了一下,想说:你宁愿死在魔气里,也不愿死在我手里吗...

    但乌厌没来得及说出来。

    因为他看到黑漩魔气里站着的谢明渊,表情镇定,比他还要不慌不忙。

    难道,谢明渊是自知活不了了,选择镇定赴死,给自己留一个体面的死状?

    ...不太像。

    谢明渊定定迎着乌厌的目光,一双星目又亮又沉,似有无数情绪,偏又不说,留乌厌自己琢磨。

    乌厌脚步顿住了,一种不对劲的违和感包围了他,这种违和感甚至超越了无处宣泄的暴躁。

    铁牢内的黑漩魔气并没有停止滋生,在谢明渊踏进去之后,四壁又开始有了动静,动静之下,是更多的黑漩魔气涌了进来,瞬间,铁牢内部彻底成了魔气的海洋,就连中间的那块仅存空地也没被幸免。

    谢明渊和乌厌,不管他们两个人愿不愿意,此时都身在了黑漩魔气中。

    乌厌终于察觉出了哪里不对:正是谢明渊的镇定!

    谢明渊的这份镇定,不是面对死亡时无可奈何的镇定,而是无所畏惧的镇定。

    谢明渊融在黑漩魔气中,毫发无伤,纤毫无损。

    四壁重新动作,再次一同向里挤压。

    听着四壁挤压的声音,乌厌摇摇晃晃的骨架这时有了感觉,骨头们摩擦着打颤,痛苦让他的五官扭在一起。

    乌厌:“你...”

    谢明渊明白乌厌的困惑,他重复了一遍乌厌之前说过的话:“世人没有不恨黑漩魔气的。”

    痛苦的乌厌握紧了拳头。

    谢明渊淡淡:“我也恨黑漩魔气,不是又爱又恨,就是单纯的恨。”

    湛蓝鸿蒙剑气自谢明渊身上绽出,光在谢明渊周身铺衬,驱逐了一小块被黑漩魔气笼罩的阴暗。

    “与你不同,我做不到掌握黑漩魔气。”一挥手中长剑,谢明渊瞧着乌厌,说:“但,我无畏黑漩魔气。”

    乌厌:“.........”

    咔嚓咔嚓哀鸣的骨头发出一串哀鸣,乌厌脑袋里嗡的一声,好像被谢明渊隔空重重打了一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