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骑虎 > 第 9 章 牢徒四壁
    谢明渊踏通天桥而过,做了第一个过桥的人。

    站在桥的另一边,悬崖峭壁,谢明渊迎风而立,仰头等待第二关的铁牢降下。

    铁牢从天降下,自然是为了把人囚进牢里。不过每一座铁牢并不很大,约莫只装得下十几个人,想来,是可以自行选择组队结伴的。

    谢明渊若有所思,转过头看向桥那一边的人修。

    谁想,他这一转头,一众人修条件反射,齐刷刷向后退了一步。

    谢明渊一愣。

    一众人修:“......”

    实在是...有些害怕哇。

    不单单是人修们害怕,妖修、魔修,其实也都心有戚戚。

    因为紫魔死得太快了。

    这些人还没从谢明渊杀了紫魔这件事里回过味来,此刻,他们看谢明渊,犹如是在看第二个紫魔。

    萧砚源身后的弟子目光飘忽不定,慌得不行,逮着萧砚源说:“萧师兄,谢明渊好像在看我们。”

    萧砚源嘴唇微启,刚想要说点什么,一阵旋风突然刮起。

    这阵旋风是乌厌。

    通天桥上的乌厌身形迅疾,窜到了谢明渊身边。

    刚窜过去,谢明渊头顶的那座铁牢也正好落了下来,“哐当”一声,铁牢把谢明渊和乌厌罩了进去。

    乌厌跟谢明渊进了同一个铁牢。

    人修:“......!”

    妖修:“......!”

    魔修:“......!”

    人妖魔三众全都看傻了。

    众人避之不及的谢明渊,到了乌厌这里却成了上杆子要跟其挤进一个铁牢的香饽饽。

    人群中有声音弱弱道:“乌厌真是个疯子...”

    “可不是么...方山小秘境这么危险,他怎么还上赶着跟那么危险的谢明渊钻一个铁牢?”

    “谢明渊刚才把乌厌轰到通天桥上,害乌厌挨了紫魔一掌,没看乌厌气得眼睛都红了么...跟谢明渊进同一个铁牢,是为了在第二关跟谢明渊决一死战吧?”

    “但是乌厌打得过谢明渊吗?”

    “害,别操心他们了!第一关要崩塌了,再不进第二关我们也要死了,还是先管好我们自己吧!”

    “确实是个疯子...”直勾勾盯了会儿关住谢明渊和乌厌的铁牢,萧砚源突然道。

    他身后的弟子问:“萧师兄,咱们现在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继续过关。”长吸一口气平复情绪,萧砚源强迫自己恢复镇定,而后转身,招呼面色惶惶的靖阳宗子弟们:“我们也速速过去,不要耽误时间了。”

    这一战让萧砚源看清楚了,谢明渊和乌厌的实力,暂且都不是他能企及的。

    但,谢明渊身份不明,乌厌又是个疯子,现在有这么好的事,得以让他们两个进了同一个铁牢...

    这两人必定是会厮杀的。

    最好两败俱伤才好。

    萧砚源:“速速过桥,不要分散,我们的人数应该正好够进同一个铁牢。”

    趁此好机会,萧砚源不想耽误时间,他要赶紧带宗门弟子闯过第二关。

    毕竟,此次来方山小秘境,萧砚源就没打算把助灵丹让给别人。

    ——

    四方铁牢重重砸下,谢明渊和乌厌同时进到了第二关,铁牢的内部。

    铁牢内部光线明亮,上方暖色的光斜斜倾泻下来,如同是日光照拂着。

    借着这份光源,谢明渊一眼得以看清铁牢内部——空空如也。

    这个铁牢,牢徒四壁,什么也没有,是空的。

    还待继续观察,谢明渊突然觉得脊背上一寒,当下立即侧身,及时接住了一只朝他挥来的拳头。

    手掌抵住拳头,拳头不但没有要收回去的意思,反而加大了力量,拳缝里几缕魔气缭绕而出,试图趁机钻进谢明渊的袖口。

    可谢明渊身手何其敏捷,另一手切上拳头的手腕,断了乌厌的计谋。

    被识破拆穿,乌厌也不恼,但也没收回拳头,而是跟谢明渊僵持着。

    抬眸对谢明渊一笑,乌厌说:“推我上桥,拿我当饵...谢明渊,这笔账,你准备怎么算?”

    怎么算?现在算这笔账?

    谢明渊微微皱起了眉。

    “当然是现在就算这笔账,我乌厌报仇可是等不了明天的。”一眼看穿谢明渊的想法,乌厌笑了笑,说:“你这幅表情是什么意思,该不会觉得我的脾气很好,不打算跟你计较吧?”

    乌厌很爱笑,开心时笑,发怒时笑,要打要杀时还是笑。

    他的长相偏向于阴柔,皮肤惨白得像个死人,但双目凶光桀桀,唇瓣红润,所以并没有死人应有的灰败,相反,从他身上甚至能感受到一种过分燃烧的鲜活。

    只可惜,这份鲜活过于暴烈了些,少有人欣赏得来。

    直面乌厌的戾气,谢明渊问:“第二关里面是什么情况还不清楚,你选择先找我报仇?”

    乌厌:“报了仇再过关,不耽误。”

    谢明渊凝望着乌厌。

    乌厌瞧谢明渊表情严肃,笑意更深,环视一圈铁牢后又说:“第二关里面什么也没有,我在这找你报仇,假如我赢了,我慢慢找破关之法也不迟;但假如我输了...我反正会输给你,过不过第二关,还重要吗?”

    谢明渊强硬拆退了乌厌的拳头,沉声说:“什么也没有才是最可怕的,什么都没有,才什么都可能有。”

    乌厌哈哈一笑:“云华教你这么谨慎胆小的吗?”

    又提云华尊上。

    乌厌似乎对云华有一种执念。

    可这两个人,无论身份,或是其他,都别如云泥,乌厌何来的执念?

    不再多说,乌厌已经发难了。

    桀桀目中凶光愈发的亮,魔气悉数调转,在这并不空旷的铁牢里,他铁了心要和谢明渊一分胜负。

    谢明渊再一次承认,乌厌是有些本事的魔修。

    要知道,大势所趋之下,修炼本是条困难重重的路,乌厌年纪轻轻,却有远超同龄人的修为,确实是天赋异禀了。

    可惜。

    谢明渊轻轻叹了口气,可惜这样好的天赋,却是一个戾气深重的魔头。

    一个戾气深重的魔头,便是天赋再高再好,也不能为这世间做出什么好事。

    谢明渊拔剑,接了乌厌的招。

    见招拆招,小小的密闭空间根本不够这两人真正打起来,尤其谢明渊使的是剑,乌厌却不用兵武,如此,反而是谢明渊大大受到了环境限制。

    其实正是这里的环境对谢明渊不利,乌厌才越发暴戾,试图在这里杀了谢明渊。

    可想杀了谢明渊哪里是件简易的事,两人陷入了胶着。

    但这份胶着也没有持续太长时间,空无一物的铁牢突然有了动静。

    “咔咔”。

    有细微的声音从四面铁壁之中的某一面里发出。

    谢明渊和乌厌都听到了。

    因为一直没能占据上风,乌厌已经红了眼,他此时根本不想管什么声音,仍是抓着谢明渊不放。

    谢明渊则十分清醒,他从一开始就觉得什么也没有的铁牢很可怕。什么都没有,意味着什么都有可能,这不,可能出现了。

    故而,谢明渊不欲再与乌厌缠斗下去。

    急急撤出一定距离,谢明渊后背抵上了一面铁墙。

    铁墙上温度冰冷,隔着层破破烂烂的青裳弟子服,谢明渊感受到深深的寒意,叫他无端打了个寒颤。

    没再继续贴着墙,往前迈了一步,谢明渊改用手指在墙上摸了摸。

    指腹摸到刺骨的霜寒。

    谢明渊说:“你我先停战,铁壁里面有蹊跷,再不停手,恐怕谁也别想出去了。”

    说完顿住,一双点星眸子里暗光流转,谢明渊看着乌厌,又缓缓道:“你对我有这么深的敌意,不仅仅是通天桥的事吧?你几次三番提到云华尊上...你对尊上,是有什么执念么?”

    云华尊上四字一出,乌厌猩红的眼睛果然恢复了些清明。

    至此,谢明渊完全断定,这个魔修确实对云华尊上有着某种执念。

    一个性情暴戾疯癫、睚眦必报的魔修的执念,能是什么好执念?

    想到这样的人一直惦记着尊上,谢明渊的神情变得冰冷。

    握紧手中长剑,微微抬头,谢明索性许诺乌厌:“等过了第二关,我与你一战。”

    乌厌早被谢明渊只拆招的态度气得不行,这会儿听到他说愿与一战,并没有觉得高兴,反而,因为主动权完全属于谢明渊,乌厌心中的怒火烧得更旺。

    唇角勾起讥讽的弧度,乌厌尖锐道:“提及云华你就愿意跟我动手?难道你没有自己的意志意愿吗?”

    而此时,铁牢内“咔咔”的声音越来越响,原本明亮的光线也逐渐开始暗淡,一切都在表明,这里面即将发生什么变化。

    眼下不应该继续争论了。

    视线从乌厌身上挪开,谢明渊沉心静气,专心辨别和预判铁牢里会发生什么变化。

    几息之后,谢明渊找出了端倪。

    与此同时,乌厌也开口了,“四面墙在动。”

    谢明渊看了乌厌一眼,点点头,又摇摇头,说:“不止。”

    不止是铁壁在动这么简单...

    摸过铁壁的手指往掌心屈起,谢明渊说:“墙里面,有什么东西要出来。”

    像是为了应证谢明渊的话一样,谢明渊话音刚落,“咔咔”作响的四面墙暂时不动了,声响蓦然消失了。

    可是,乌黑的墙壁上,冰裂一般,由下及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裂纹。

    便是乌厌这样的人,见到四壁一瞬间爬满了裂纹都是眼皮一跳。

    可这还不算什么,真正让谢明渊沉下脸的,是墙壁裂纹里滋生出了一道道黑色的气。

    流凰千度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