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骑虎 > 第 8 章 生者通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但让食人花没有想到的是,他藏在妖修群中,还能被魔修一眼抓住。

    黑旋风转起,众人眼前一花,听得食人花倒吸一口冷气,再眨眨眼,就见魔修手里拎着食人花了。

    说是拎也不对,准确来说,魔修是掐着食人花的脖颈,慢慢把他提了起来。

    食人花双脚离开地面,喉咙被卡得很紧,呼吸急促,眼睛向上翻。

    不光是牙疼,扑通跳动的心也跟着疼了起来。

    魔修仍是笑:“虫子,捏死就好了。”

    轻描淡写地像是在说等会儿吃什么。

    咔嚓脆响,魔修干净利落地掐断了食人花的脖子。

    众人:“......”

    弄死了食人花,魔修向前一抛,把手里的尸体扔下山崖,让其掉入黄泉水中,便是死了,也要被削肌熔骨。

    “激将我之前,得先掂量掂量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

    魔修皮肤白得犹如一个死人,但正因为这份死气沉沉的白,他扬起眼角一笑,反而透出一股说不上来的反差明艳。

    不过,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无法欣赏这种杀人之后的“明艳”微笑。

    魔修的这一掐,把本就沉重的气氛又往下压了一压。

    “在那群烦人的家伙来此之前,劝你们最好不要打扰我。”魔修拍拍手,笑着走向谢明渊。

    每走一步,杀气就重一分,快走到谢明渊面前时,那满身的煞气几乎要凝集成实质。

    谢明渊进入了魔修主导的战场,他与魔修交斗,从地面斗至半空。

    谢明渊来时便血污加身,底下众人打从心里觉得谢明渊恐怕不敌。

    然而这两人越战越烈,剑影刀光里,谢明渊一剑中伤了魔修左肩。

    魔修右手握住谢明渊的长剑,任由五指被剑锋划开,推开了剑。

    肩上的衣料被割破了,魔修笑笑,随意一揉,揉碎了破开的布料。

    惨白的左肩暴露在了众人眼前,众人看到一只栩栩如真的墨色乌燕贴在魔修的肩骨之上,不知是胎记,还是纹身。

    萧砚源见了这只乌燕,脑袋里电光一闪,知道了魔修的身份:“乌厌!”

    “嗯?”右手轻捂着肩膀,乌厌低头瞥了一眼萧砚源。不过也只是一眼,乌厌重新把目光投向谢明渊,毫不在乎肩上的伤,说:“我们继续。”

    萧砚源身后弟子心慌意乱,连忙问:“萧师兄,乌厌是谁?”

    萧砚源脸色别提有多难看,回答说:“是修冥宫的小魔头,也是个...奇才。”

    弟子:“那完蛋了,这次咱们宗门还能拿到助灵丹吗?”

    萧砚源想也没想:“当然要拿到!”

    弟子:“...可是这个乌厌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而且...”

    师兄你的表情明显在说很难搞啊!

    萧砚源:“让他跟叫谢明渊的路障打吧,打得越狠越好。”

    谁知这小声的对话并没有逃过乌厌灵敏的耳朵,乌厌像看傻子一样看萧砚源,有趣极了:“你说明渊是路障?”

    萧砚源一愣,没想到这竟然能被听到。

    乌厌哈哈大笑:“可怜可怜,可怜你还是靖阳宗掌门的亲传弟子,却也被瞒在鼓里。”

    萧砚源苍白的脸色一黑,“你什么意思?”

    乌厌笑着飞掠到谢明渊身边,他的手携着魔气,按住谢明渊的肩膀,凑到谢明渊耳边说:“我知道的...”

    谢明渊皱眉,欲要把人推开。

    乌厌紧跟着又说:“你是云华教出来的。”

    谢明渊推到一半的手窒在了半空。

    乌厌笑得开怀,成了沉重气氛中的唯一清流,他看到谢明渊异动,别提有多开心:“那日我见你上桥,看你使出那套剑法,便知道你是云华教出来的了。”

    谢明渊有些莫名其妙,不懂乌厌为何会笑成这样,几近癫狂,都快要有些渗人了。

    乌厌:“但你可知,云华不止教过你一个人?”

    谢明渊:“什么意思?”

    乌厌问:“云华收你为弟子了吗?”

    谢明渊推开乌厌,剑指着他的喉咙:“你到底想说什么?”

    自谢明渊记事起,便一直跟在云华尊上身侧,他很不喜欢乌厌提及云华尊上时暗藏讥诮的口气。

    乌厌手指一屈,弹了弹谢明渊的剑尖:“烦人的家伙们来了。”

    确实是有人来了。

    还不止一人,如人修妖修聚集在此一样,魔修们也过来了。

    来到前往通天桥的山路上,魔修们面带不善,堵住了妖修们的退路。

    一众妖修:“......”

    螳螂捕蝉,被黄雀断后了!

    人修们更加惊恐了,来了这么多的魔修,是要提前在第一关就进入大乱斗吗?

    乌厌对谢明渊说:“明渊,我们以后还有的聊呢。”

    谢明渊突然就有些烦了。

    他自幼待在白云巅上,向来是专心修行,享受清静。

    来到方山小秘境后,短短一日里,被画卷关,被白虎关,几次三番下坠,遇到说话奇怪的骨人,现在回到地上,眼前又有个疯疯癫癫打哑谜的魔修。

    真的烦了。

    心中的清静快要消耗殆尽,烦躁感袭来,谢明渊现在只想赶快解决一切关卡,早点离开这处让他不舒服的方山小秘境。

    拽住准备撤退的乌厌,谢明渊沉声说:“就现在,把话说清楚吧。”

    乌厌扭头看了看抓住自己胳膊的手。

    强硬拽着乌厌,谢明渊根本不给人反抗的机会,脚下运气,直接把人往通天桥上拖。

    乌厌狭长双目一眯,心中警铃大作:“你什么意思?”

    谢明渊跟乌厌修为境界十分相近,并不能完全把人拖住,故而在快要到通天桥的时候,被乌厌成功挣脱了。

    不过好在乌厌已经到了桥边,退一步是上桥,进一步就是谢明渊。

    谢明渊挥了挥手中长剑,把乌厌逼上了桥。

    这一举动引得众人都躁动了!

    萧砚源:“谢明渊要跟紫魔联手对付乌厌吗?”

    蓝瘦:“可恶!明明是我先动的手!”

    一上通天桥,桥上紫魔杀伐之气暴起,对他来说,凡是上桥的人,都是要消灭的人,无论敌友。

    乌厌没想到谢明渊会来这么一手,语速加快了些,问:“你在搞什么?我知道你杀不掉紫魔。”

    谢明渊也不回答,他现在只做一件事,尽可能多的逼出乌厌的魔气。

    其实从乌厌到来的时候,谢明渊脑子里就初步有了个计划雏形:

    既然不能跟妖魔合作,那就抓一个妖一个魔,只要上了桥,逼出他们的灵力灵气,聚在一起杀了紫魔便是。

    被夹在谢明渊和紫魔中间,抵挡两边的攻击,滋味实在不太好受。让谢明渊觉得近乎癫狂的笑声终于消失了,乌厌不敢再分心。

    谢明渊选好时机,御剑上天,凝神聚气,掌心迸出的鸿蒙在空中凝结化出一把巨大气剑。

    “去!”一声喝令,巨大气剑被谢明渊横推斜插/上通天桥,暂时拦住乌厌想要逃的去路,随即谢明渊飞速回奔,离开了通天桥,抓住了蓝瘦。

    蓝瘦心脏狠狠一个狂跳,无师自通提前预知了谢明渊是想做什么,张口大骂一句:“日你娘给老子放手!”

    众人也都傻眼了。

    “???”

    “!!!”

    “他想干什么!?”

    乌厌才是最气的。

    他看到谢明渊斜插了把气剑在桥上,以为谢明渊是想溜走,留紫魔对付自己,所以拼着被紫魔劈了一掌后背,也硬拆了谢明渊的气剑,准备离开通天桥。

    谁知刚要离开桥,谢明渊又拖着个妖修过来了!

    哇,背后的痛感上来了,内脏受伤的血溢出了嘴角,乌厌着实气坏了。

    “谢!明!渊!”一字一顿念出谢明渊名字,乌厌眼眸发红,周身魔气大盛。

    谢明渊见状连忙把蓝瘦推上了桥。

    蓝瘦面对着即将暴走的乌厌和乌厌身后已然暴走的紫魔,整个人都炸开了!

    “老子日了狗了!”头毛竖立,牙关被咬的咯咯直响,蓝瘦拼了命地试图运气自保。

    谢明渊等的就是这一刻。

    妖气魔气都有了,谢明渊亦是灵力全开,他双手捏决,剑气东来,挥剑斩魔!

    跃至半空,谢明渊的剑带着人妖魔三股力量,送进了紫魔的心脏。

    噗呲。

    黑色的血溅到了血污斑斑的破烂衣服上。

    乌厌:“......”

    蓝瘦:“......”

    桥外人修妖修:“......!”

    刚刚抵达战场还没有所作为的魔修:“......?”

    空气整整安静了几息,不知是谁先反应过来,喊了一声:“草!他把紫魔杀了!”

    很应景地,紫魔应声倾倒,从通天桥上掉了下去。

    从此,两山之间再也不会有独孤求败的守关人了。

    萧砚源嘴唇颤了颤,看谢明渊的眼神彻底沦为了看怪物。“他根本不是个人......”

    萧砚源身后弟子瑟瑟发抖:“萧师兄,谢明渊会不会是第二关的路障?”

    萧砚源:“......”

    桥上,乌厌转身看了一眼谢明渊,狭长双目中尽是惊愕。他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谢明渊一甩剑,血迹洒落,长剑入鞘。

    天在此时黑了。

    可天黑并不是天色已晚的自然黑,而是天上多了一个接一个的黑色四方铁牢,堆满了天际。

    谢明渊抬头看了一眼。

    四方铁牢缓缓从天而降。

    第二关,已经来了。

    原来“生者上通天”是这个意思:第二关,从天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