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骑虎 > 第 6 章 滴血凝符
    流凰千度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好小儿,怪机灵的!”

    骨干被长剑搅地裂开,骨人立刻驱使其他骨干上拼凑出来的骨手来拔剑。

    剑上沾着谢明渊的血,那些骨手碰到剑,一点点皲裂碎开。不过骨人并不很在意,它的体积太庞大了,它是一座骨山,有无数白骨为它所用。

    “但有什么用呢?不痛不痒的小花招而已。”骨人说:“就算你无畏黑漩灵气,不怕灵气枯竭溺死在这里,难不成也不怕身体里的血液流尽吗?”

    一只手皲裂碎掉,另一只手就补上去,一晃眼的功夫,长剑就在一片飘落的惨白骨片中被拔了出来。

    骨手将长剑握在一只手的手心,狠狠一捏,捏碎了气剑。

    它问:“谢明渊,你要拿命来逃吗?”

    气剑被捏碎,谢明渊并没有气馁,他本来也没指望小小的一把气剑就击溃了骨人,不过是为了看一看灵气结合鲜血能给骨人造成多大的伤害罢了。

    谢明渊转瞬间又凝出了新的气剑。

    一把、两把、三把。

    这次是三把,三把带着赤红鲜血的气剑一起击向骨人,分别击向骨人的三处骨干。

    “我说了!不痛不痒啊!”骨人如法炮制,捏碎了这三把气剑。

    不过骨人明显生气了,勃然奋起,骨身向上挺,整个扩大了一圈。

    高高支起头颅,骨人跟谢明渊持平在了同一个水平线上,它挤着一颗颗小脑袋,拼凑出来一颗巨大的骷髅头。

    骷髅头伸到谢明渊面前,骨人吼道:“你激怒我了,我生气了,不要跟你玩了!”

    说话间窜起一阵阴风,仅剩的数十盏青灯被风吹得火苗乱蹦,惨绿的光扑闪扑闪,像一只只绝望的扑火飞蛾。

    骨人不停挤压着身形,拼凑伸出两条粗壮的骨臂,骨臂从两边朝谢明渊袭来,巨大的力量压下,把谢明渊抓起捏到了手心。

    谢明渊衣衫早就破烂不堪,身上还有骨刺戳破的划痕,每一处划痕上都是血迹。

    故而手掌包住谢明渊的时候,“噗呲噗呲”之音不绝于耳,白骨上亦是冒着青白交加的烟。

    越是这样,骨人越愤怒,越使劲地捏住谢明渊,冲着巨大的骨干就抡了过去。

    不用说,谢明渊一下子撞上了坚硬的骨块,这一撞,撞得他心口都在发颤,直接呛出了一口血。

    骨人见状暴戾又得意:“狂妄小儿,还不求饶!”

    在庞然大物的骨人面前,谢明渊实在太渺小了。

    就如骨人说得那样,一个他能有多少鲜血呢,想要用鲜血对付骨人,好比蜉蝣撼动大树。

    而大树枝繁叶茂,新的叶子源源不断地长出来替代旧的叶子,浮游却只有一个。

    浮游被打,就会死。

    谢明渊薄唇上血尚温,腥甜之气窜在喉头。

    他恍然了一下:没有剑,当真差距这么悬殊吗?

    谢明渊想要剑。

    于是谢明渊拼命地凝气,试图在掌中凝出气剑。

    两条骨蛇蜿蜒游来,捆住了谢明渊的手腕。

    骨人:“不要再做没有意义的挣扎了。”

    手腕被勒出一圈红印。

    挣扎间,谢明渊的手指不知碰到了那块尖锐骨刺,指尖被刺破,滚烫的血珠溢了出来。

    怎么能折在这里?

    方山小秘境不过是入世红尘的第一步路,怎么能在这就倒下。

    谢明渊眼前浮现出白云巅的景象,他好似听到云华尊上说了无数遍的教诲:

    “明渊,你生来不同,是救世的人,将来你要去黑漩秘境,解放天下修者,还仙途坦荡。”

    谢明渊咬住牙,强忍胸口翻腾的血气。

    摒除杂念,聚气于一线,全神输进被骨蛇紧紧缠住的右手,谢明渊高喊:“来剑!”

    气势大放,湛蓝的鸿蒙有一瞬间照亮了整片幽暗。

    骨人惊疑地发出了一声“嗯”。

    可是剑没有来。

    谢明渊没能强行突破到人剑合一。

    他还差得太远了。

    受伤的五指鲜血淋漓,绝望中向外一抓,五道血线凝在了半空。

    谢明渊心之所动,指尖画动血线,血线乖巧任由谢明渊调动施为,一横一竖一撇一捺列在半空。

    虽然不知这是个什么玩意儿,但此时困兽般的谢明渊,心中所念所想,唯有杀出骨人的束缚。

    谢明渊将排列奇怪的符篆一般的血线向骨人推,血符轻轻巧巧贴到了骨臂上。

    骨人巨大的骷髅头低下,两个黑黢黢的眼洞看向自己的骨臂。

    骨人:“咦?”

    咦也没用。轻轻巧巧的血符贴上,轰然一下子爆开了。骨臂直接被炸烂,炸的碎骨漫天翻飞......

    骨人:“!!!”

    谢明渊:“!!!”

    谢明渊自己都没想到随便画画的血线会有这么大的杀伤力?

    但这是好事!

    拖着疼痛的身体,谢明渊跃出碎骨的钳制,连忙蹦到了前方一盏青灯上。

    骨人这次没有立刻去追谢明渊了。骨人盯着谢明渊。

    在这两颗空洞的眼眶里,谢明渊莫名看出了骨人的情绪。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仿佛蕴含了万千种心绪的复杂情绪。

    谢明渊听到骨人问:“谢明渊,你以为的天赋,是不畏黑漩魔气吗?”

    混混沌沌的声音,没有了愤怒的暴戾,变得有一点平和。

    骨人就像扭曲的骨块一样,好像心智也是扭曲的,时而好,时而坏,时而问一些不着边际、试图扰乱人心志的话。

    谢明渊蜷着鲜血淋漓的手,不动声色看它还要怎样。

    骨人呵呵的笑,笑声此起彼伏的回荡,很是渗人。

    “我说了吧,这里是你内心世界的关卡,你有什么,想要什么,都会在你的内心世界里呈现出来。”

    “你的内心里有无数白骨,这些都是你造下的业障,你以指篆滴血凝符,才是你的天赋。”

    谢明渊:“......”

    谢明渊皱起了眉。

    他感到很荒谬。

    他从未下过山,更不曾杀过人,哪里来造就这么多白骨的杀戮业障?

    至于什么指篆什么滴血凝符,就更不切实际了。

    自懂事起,谢明渊的记忆里就是修剑,练的云华尊上亲自教授他的举世无双的剑法。

    但或许方山小秘境就是这么不着边际的诡异的地方。

    只要有方法能打败眼前的骨人,那便先用就是。

    能活着出去,等离开了方山小秘境,所有的疑惑都能从云华尊上那儿得到答案。

    谢明渊抬起手,不太熟练地模仿刚刚随心而动的动作,逼出指尖的血滴,将它们凝在空中,再用手指篆画,画出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的符篆一样的东西,再推向骨人。

    这可比用灵气凝成气剑省时省力多了。

    再说气剑对骨人作用不大,谢明渊想要用气剑对付骨人,就得往气剑上抹血,那才是真正的废血。

    但指篆画符不一样,画符用的是血珠,血珠会自发拉成血线,谢明渊仅用五滴指尖血就能画出一道符。

    血符推到骨人身上就会爆开。

    谢明渊发现,血符给骨人造成的伤害和带血的气剑也是不同的,带血的气剑伤到骨人,骨人的骨块会皲裂碎开,而血符...

    直接炸坏了这些骨块。

    血符的破坏性太强了,它可以给骨人带来不可逆不可恢复的创伤!

    发现了这一点后,谢明渊一下子燃了起来,他不再是妄图撼动大树的渺小浮游,他有了一战之力!

    割破另一只手的五指指尖,十滴圆润的血珠从指尖被逼出,悬浮在半空中。

    谢明渊并起两指,将它们拉成十条长长的纤细的鲜红血线,再随意篆画出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形状的符,狠狠推向骨人。

    这张更大的血符拥有更强的力量,砰然爆开,骨头被炸得到处都是,差点有了那么点“把你骨灰都扬了”的意思。

    骨人:“......”

    “住手!”骨人叫嚷:“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就敢乱用?”

    谢明渊不知道。

    但不知道又如何,他看到骨人慌乱了。

    慌乱的一方变成了庞然大物骨人。

    谢明渊说:“就算没有剑,我也不是废物。”

    万骨扭动,骨手骨蛇骨链齐齐扑向谢明渊,谢明渊不慌不忙,不闪不避,逼血,指篆,滴血凝符!

    四周全是谢明渊拿手指画好的血符,一张一张,整整齐齐地排列开来。血符们围着谢明渊转动,谢明渊身环鸿蒙,连手指都懒得再多弯曲一下,直接用灵气驱策血符上前抵挡骨人。

    骨人怒而咆哮:“谢明渊,你停手!”

    谢明渊早就衣衫褴褛,满身的血,混着烟灰粉尘,看上去别提有多狼狈糟糕。

    但气势丝毫不减,反而越来越盛,他说:“我不会对妖魔停手。”

    再画血符,一口气画出几十张血符,齐齐推出,如万箭齐发,贴在骨人每一处操纵骨手骨蛇的骨干。

    轰、轰、轰,轰隆隆。

    真正是骨灰飞扬。

    最大的那一块骨干从中间裂开了,没法再继续支撑庞大的骨人身躯。

    骨人摇摇欲坠,快要散架。

    终于,躯干一折,骨人从中间裂开,颓然倒了下去。

    人形没有了,他又成了一堆骨头,一堆...堆积如山高的白骨。

    可它的声音还在。

    “谢明渊,你看看,你多么暴虐啊...”

    谢明渊扬眉,淡淡道:“人不犯我,我自不会犯人。是你要强留我在这的。”

    骨人呵呵:“你这毁灭性的能力...等将来成熟,只会再创造出更多的业障...”

    谢明渊又画了一道血符,对着底下的骨山拍了下去。

    闭嘴吧。

    妖言惑众的妖物。

    骨堆被炸开了一个缺口,残缺扭曲的骨块都向旁边倒下,中间出现了一个东西。

    在仅剩的几盏青灯照耀下,这个东西反射出了绿色的光。

    谢明渊往下跳了跳,去看那是个什么东西。

    跳得近了些,他看到,那似乎...是一块镜子?

    骨山不知是被击溃打垮了还是如何,这一小块镜子暴露出来之后,其他骨头也呼啦啦地四散,向外平摊,很快,山没了,骨头铺满了地面。

    平铺的骨块们连接在一起,跟中间那块能反射烛火的镜子融合,化成了一面巨大的镜子。

    谢明渊神色变得惊疑。

    这...?

    骨人虚弱:“...你,过关了。”

    谢明渊:“......”

    骨人:“我竟然不知说什么好。”

    谢明渊:“......”

    谢明渊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以为过关了就能出去了,可被打败的骨山骨人变成了一块镜子。

    还不能离开这里出去吗?

    还是说,还要再把这块镜子打碎?

    方山小秘境就是这么一个充满了未知的危险的地方。等出去了,再慢慢问询云华尊上吧。

    骨人又开口了,它的语气,虚弱中带着一点复杂的纠结:“...你现在心中所想的,竟然...只是想知道如何离开方山小秘境...”

    谢明渊一怔,看向镜面。

    骨人叹了口气:“你赢了,如你所愿了。”

    这话说完,镜面浮现点点绿茫,绿茫幽幽转转地向上飘,飘到半空后,整片儿的绿茫为之一荡,又全部撒回了镜面。

    这之后,在谢明渊疑惑的目光中,镜面发生了变化。

    谢明渊看到镜面上多出了两座山和一座桥。

    山是陡峭两山,桥则是通天桥。

    镜面上的通天桥跟外面的通天桥一模一样,黑黢黢光秃秃,悬在两山之间,中间站着紫魔。

    谢明渊沉着脸专心看着镜子,接下来,他又看到有人踏上了桥。

    不止一个人,是三个人一起上了桥。

    一人,一妖,一魔。

    这一幕真的太荒谬了。

    谢明渊简直惊讶到无语:“......”

    人妖魔怎么会同时上了通天桥?

    谢明渊已经去过通天桥,他知道通天桥的桥身十分狭窄,两边连铁索护栏都没有,只能容一个人站下。

    若三个人同时上桥,必然只有一个人跟在另一个人的身后。

    这样做本身就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

    更何况人妖魔之间,怎么会毫无嫌隙的互相信任?

    人妖魔共赴通天桥,谁走在最前面,谁又走在最后面?他们都不担心背后的人吗?

    在镜子上,谢明渊看到的是人修最先上的桥,魔修跟随在人修身后,妖修殿后。

    三人一同来到紫魔面前,紫魔睁开双眸,魔气徐徐冉起,欲迎接挑战,与他们一战。

    人妖魔和谐共处的一幕已经够让谢明渊惊讶了,接下来谢明渊看到了更让他惊讶的一幕:

    他看到人妖魔三人合作共战紫魔。

    场面一度有些混乱。

    人修的灵力、妖修的妖气,还有魔修的魔气,三种力量在通天桥上混成一团奇异的光彩,变成了谢明渊从未见过的东西。

    而就是这个东西,成功穿透了紫魔的心脏。

    紫魔的脚步停住了。

    通天桥摇摇欲坠。

    原来紫魔不是杀不死,而是无法用一种力量杀死,非得结合人妖魔三者共同的力量才能杀死他。

    谢明渊疑惑:“...怎么会这样?”

    风起,奇异的光彩大造,人妖魔三人合力把紫魔踢下了通天桥。霎时,黄泉之水掀起,卷住了落下来的紫魔身体。

    生者上通天,死者下黄泉。

    这一回,生的是桥上的人妖魔,死的是紫魔。

    通天桥的挑战,过了。

    谢明渊:“.........”

    谢明渊看不懂,但是大为震撼。

    这镜子明确告诉了谢明渊要怎么战胜紫魔,可它给出的方法,基本上是没法操作的。

    人跟妖魔...别说合作了,不打起来已是好事。

    毕竟,上来第一关,魔修就把妖修赶到了山脚,妖修又把人修撵到了地底。

    人妖魔三界积怨已久,在金丹境界之前,人修更是受天然法则的限制,根本不是妖魔的对手,跟妖魔合作,无异于羊入虎口,这才真正是冒着被反噬的生命危险。

    骨人问谢明渊:“谢明渊,你能够成为第一个离开方山小秘境的人吗?”

    谢明渊从镜子带给他的惊讶中回过神。想了想,他摇了摇头,回答说:“不知道。”

    骨人虚弱笑笑:“呵呵,第一关算什么,真正难的是第三关,要想第一个离开,就得掌握离开第三关的诀窍。”

    这个骨人好像知道很多东西,谢明渊想问他第三关会有什么。

    但是想了想,谢明渊没有开口发问。

    骨人就等着谢明渊问呢,等了半天,谢明渊居然不问?

    骨人不悦,自己问:“你为什么不问我第三关是什么?”

    谢明渊淡淡:“我并不完全相信你的话。”

    还是那句话,谢明渊不信任妖魔。

    骨人:“???”

    都这样了,这小子还这么谨慎?

    有些不悦,虚弱的骨人啧了一嘴:“狂妄!”

    谢明渊见镜面不再出现新的画面了,便跳到了镜子上。他用脚底试探性地踩踩镜子,试图打破镜子,寻找离开这里的方法。

    谁知,就在谢明渊探索时,他的后背如同被针扎了一下,有一道锐利的视线,存在感极强,直直戳上了他的脊梁骨。

    谢明渊的身体几乎是在视线触及到他的一瞬间就向前倾离了。镜面光滑,谢明渊驰出好长一截距离才回头去看。

    一回头,谢明渊睁大了眼睛。

    他看到了白虎。

    又是白虎。

    那头把他拍到这个阴间地方来的白虎。

    谢明渊真是越来越糊涂了。

    这个白虎什么时候来的?它躲在暗中看了多久?又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这底下很幽暗,唯有白虎雪白无暇,一尘不染。

    先前战斗残留下来的骨灰粉尘连碰都碰不到白虎的皮毛,白虎优雅地从石块跳到了镜面,一步一步向谢明渊靠近。

    谢明渊有些懵了,他真怕白虎再来一掌,又把自己拍到了别的什么奇奇怪怪的地方。

    好在这次白虎似乎没这个意思。

    这次白虎在离谢明渊还有十步的地方站住了,洁白的虎爪抬起,白虎踏了踏镜面,踏完,又轻轻抬起。

    镜面上留下了一个圆润的爪印。

    谢明渊:“......”

    此间一派安静。

    之前还夸夸其谈的骨人,自白虎出现后,再没发出半句声音,安静地仿佛它已经彻底死掉消失了。

    谢明渊心中有了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白虎深深看了一眼谢明渊,暂时抬在半空的虎爪,猛然踏了下去!

    “哗啦——”

    镜面整面碎开了。

    谢明渊又一次下坠。

    谢明渊:“......”

    这白虎到底是个什么妖鬼魔神!?

    谢明渊从碎掉的镜子掉下去后,这处空间并没有立刻崩塌,白虎也并没有急着离开。

    镜面不复存在,没了落脚的地,白虎便虚空踏步。走在虚空,白虎环视着周围存留的打斗痕迹。

    没有半点困难,废墟里,白虎看到了几缕残留的血符。

    爪步停下,白虎静静地站在血符前。

    从眼前的血符碎片上,依稀能判断出完整的血符会是什么样子。

    是毫无章法的,是拙劣的。

    就是这么一张毫无章法拙劣的血符,让白虎安安静静地在其前面站了很久。

    血符啊......

    绝望逼迫之下,失去武器的少年人被迫激发出了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出来的,从骨血里继承的天赋。

    指篆,滴血凝符。

    虎爪轻轻放到血符上,往下一碾,血符被碾成了粉尘,风一吹,粉尘便散了。

    白戎叹出了一口气。

    他想,千年了,在大限前夕,真的叫他等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