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骑虎 > 第 5 章 生而无畏
    原来白影是一头白虎。

    谢明渊轻手轻脚,就是为了不惊动可能在前面的白影,哪想到白影不在前面,而是在身后。

    且在的无声无息,谢明渊都没有发现被跟踪了。

    被看见后,白虎从石亭向外纵身一跃,跳到了一棵翠树底下。

    白虎是一头成年的半人高的猛兽,这一跃,虎爪着地,地上却连半点尘土都没有扬起。

    园林小院光明亮堂,谢明渊得以很好地看清楚白虎全貌。

    这头猛虎雪白无暇,就连横亘在皮毛上的花纹都是浅淡的颜色,灯火下,它的皮毛顺滑得像被月光洗礼过似的光泽。

    跳出石亭后,顺着清幽的曲径,白虎闲庭漫步一般,逐步向谢明渊靠近。

    越是不缓不慢,越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四目相对,谢明渊被白虎全神注视着,瞧见它一双圆眸,琉璃浅色,里面含着灯火投映的暖光,神色却未被暖光感染分毫,叫人看不出任何情绪。

    手指抚上剑柄,湛蓝鸿蒙向外涌出,剑气环绕在谢明渊周身。

    这里没有才筑基不久的脆弱人修,面对神秘危险的白虎,谢明渊毫无保留地释放灵力。

    谢明渊一动,空气中原有的花木清香凝滞了,锐利的剑气自上而下,带着风雨欲来的威压,对抗猛虎的压迫感。

    剑气一路向前蔓延,很快就铺到白虎脚下。然而白虎熟视无睹,照样抬爪,一步一步走在谢明渊的剑气气场里。

    剑气奈何不了它。

    也是,毕竟是连黄泉之水都无可奈何的凶兽。

    谢明渊眸色深了几分,他估计不出白虎的战力,觉得棘手。

    白虎越来越近,离谢明渊十步之遥时,仰起头抖了抖柔顺的白毛,而后抬爪扑跃,朝谢明渊扑了上去。

    谢明渊拔剑!横挥!

    可在拔剑横挥的刹那,雪白的虎如烟霞一般消散了。

    谢明渊的剑落了空。

    紧跟着谢明渊臂膀一麻,握剑的手失了力气,手指不受控制地松开,长剑掉到了地上。

    原来烟霞悄无声息飘到了谢明渊身后,在他背后重新凝结成一头实质的虎,虎爪拍上了谢明渊的肩膀。

    谢明渊的剑被打掉了,白虎也跟着轻盈落地,一爪按下,正好踏在剑上。

    谢明渊:“......”

    圆润的虎爪抬起落下,仿佛在找一个最舒服的落爪点。

    但似乎怎么都不觉着满意。

    微微低头,白虎一爪子踢开长剑,嫌弃地把长剑踢到了院墙最角落的边缘。

    长剑发出了一声委屈的低鸣。

    谢明渊:“.........”

    谢明渊没法拿回他的剑了,除非跨过眼前的白虎。

    而白虎又动了,白虎继续向谢明渊逼近。

    它每抬脚向前一步,谢明渊的剑气都被压下一头。

    巨大的压力逼得谢明渊不得不开始向后退。

    谢明渊抿起了唇。

    他知道自己成了白虎的猎物。

    听说有些猫类妖兽盯上猎物后,并不急着弄死猎物,而是会慢慢戏耍玩/弄猎物,将猎物逼到绝境,欣赏猎物狼狈又绝望的模样,最后才将其杀死。

    虎也算大猫,没准也有这种变/态的嗜好。

    谢明渊星目更沉了。

    他宁愿跟白虎一战也不想受被玩/弄的折辱。

    不过白虎也没有表现出想要折辱谢明渊的意思,它就只是逼着谢明渊后退,一直后退,直到谢明渊退到了它之前坐着的石亭外面。

    谢明渊觉出不对,难道是这处石亭有什么蹊跷?

    可惜晚了。

    白虎发难了。

    白虎一掌拍下,震碎了谢明渊护体的鸿蒙剑气,接着又一爪踏地,跺裂了石亭——

    须臾间,石亭崩塌,尘土飞扬。

    谢明渊被白虎拍进石亭,掉进了裂开的地缝。

    天旋地转,强烈的失重感袭来,面对这只白虎,谢明渊毫无还手之力,只有任其宰割的份,掉进了黑暗。

    好在这阵下坠的时间并不长,很快谢明渊就碰到了地。

    脚下的地面并不平坦,谢明渊一只脚踩到了尖锐的某物,另一只脚踩的则是某种钝物。

    刚在黑暗里站稳脚,一阵阴风吹过,一溜的青灯,一盏接一盏接次在黑暗里燃了起来。

    满排青灯悬在四周,照亮了黑暗,眼前的一切被渡上了一层凄惨的绿色。

    借着这层惨绿的光,谢明渊得以窥见眼前的一切,待他看清,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脚下是无以计数的白骨。

    累累白骨,人的妖的兽的,混在一起,堆成了一座骇人的骨山。

    谢明渊就站在这座骨山的山尖,脚下所踩的是残缺的骨块。

    谢明渊看不出来形成这样一座骨山是死了多少人,但他大受震撼。

    然而势不容缓,没有时间让谢明渊震撼。他脚下的白骨突然动了起来,像被赋予了生命,白骨跟白骨之间相互挤压、拼凑、蠕动。

    阴风吹着,青灯惨绿的烛火一蹦一跳,白骨挤压摩擦间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谢明渊后背发起了毛。

    再说谢明渊没了剑,没法御剑飞行,他只有忍着不适感扶摇腾空,试图在无处下脚的地方找一处比较能落地的地方。

    谁知在谢明渊蹦起的档口,一只干枯的骨手猛地从一堆蠕动的骨头里伸出来,一把抓住了谢明渊的脚踝。

    谢明渊:“!!!”

    好在谢明渊反应够快,在脚踝被碰到的一瞬间向前蹬了一下,不然这会儿他已经被拽进了骨山。

    但骨山里不仅仅是只有一只手,更多拼接好了的手前仆后继向外伸,向谢明渊伸。

    一道声音自骨山里发出,声音沙哑又混沌,像是一个人在说话,又像是同时有许多人在说一句话。

    它说:“来都来了,跑什么。”

    谢明渊久居于干净的靖阳宗白云巅,哪里见过这等阴间阵仗,头皮都隐隐发麻。

    “真好啊,这么久了,终于又见着活人了。”骨山里声音逐渐兴奋,白骨扭曲在一起,竟渐渐拼凑出一副人的模样。

    骨山变成了一个长着无数个头、无数双手的畸形怪异的巨型骨人。

    幽绿青光从骨头缝隙中穿过,一颗颗空荡的眼孔盯着谢明渊,骨人伸了个懒腰,用一只手拉住谢明渊的脚踝,笑道:“新鲜的人气,我好喜欢啊...”

    沙哑混沌的声音男女莫辩,再加上喟叹般的语气...谢明渊头皮真的发麻了。

    白虎不是变/态,但白虎把自己送到了变/态手上。

    和萧砚源不同,谢明渊身上一样法器都没有,陪伴他的只有他的剑。

    而剑被白虎踢到了墙角。

    谢明渊尚未修行到人剑合一的境界,剑在外,他无法将其召回。

    方山小秘境里,谢明渊之所以有底气想要带领一众人修走出地底居住到山上,正是因为仰仗手中的长剑。

    修剑十年,他对自己的剑法十分自信。

    可现在没有了剑,面对巨大的骨人变/态,谢明渊心中滋生出了一些慌乱。

    “别害怕,来玩吧。”骨人低语。

    谢明渊一愣。

    “你想说我怎么知道你害怕了?”骨人笑了笑:“我是你心中滋生出来的关卡,你在想什么我会不知道吗?”

    这骨人一开口除了变/态就是谜语。

    谢明渊迷惑,什么叫心中滋生出来的关卡。

    骨人语气里多了几分不满,说:“不知是谁出的馊主意,把方山小秘境作为考验,让不到金丹境界的人妖魔都挤进来,谁第一个通关走出方山小秘境,谁就能获得一颗助灵丹。”

    这话倒是没错,黑漩魔气作祟,修行太难,世人都想得到助灵丹。

    服下助灵丹,短时间内可以过滤掉一部分跟着外界灵气同时入体的黑漩魔气,大大加强修炼的速度。

    而助灵丹太过稀有宝贵,当年炼成此丹的高人已经仙逝,世间只剩下最后三颗。

    高人仙逝前唯有一愿,希望有朝一日覆灭黑漩秘境,让天下修者不再受修行受阻的折磨。

    为此,高人甚至放下了对妖魔两界的成见,将最后三颗助灵丹交由人界靖阳宗、妖界逍遥谷、魔界修冥宫三大翘楚共同看管,这才有了方山小秘境的奖励一事。

    对高人来说,只要能覆灭黑漩秘境就好,而覆灭黑漩的人是人是妖还是魔,已经不重要了。

    来方山小秘境之前,云华尊上曾对谢明渊说过此事。

    谢明渊至此都难以理解高人的想法,妖修狡黠凶残,魔修冷血无情,他们心中向来只装有自己,怎么会为了大局去冒险?

    妖魔是无法飞升成仙的,无论修炼到何等境界,因为是妖是魔,便注定无法步入仙途。

    所以谢明渊觉得,助灵丹应该留给人界,让人修来覆灭黑漩秘境。

    “这一馊主意出来后,进来方山小秘境的人都想要得到助灵丹,一个个都变得急躁了。急躁的人怎么审视自己的内心?不审视自己的内心,又怎么见到我?”

    “我太寂寞了。”骨人充满怨念:“这么久了,终于看到一个活人,你就留下来陪我吧。”

    “我拒绝。”谢明渊当然不愿意留下来。

    无数只手向谢明渊抓去,骨人身躯庞大,行动却并不迟缓:“你拒绝得了我吗?你连剑都没有了,用什么来拒绝我?”

    谢明渊双手捏决,灵力自体内调转,湛蓝鸿蒙映亮了以他为中心的一圈幽暗。

    谢明渊说:“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你是我内心滋生出来的关卡,那我就一定能过得了。”

    骨人抓谢明渊的动作不停,有几个头笑起来,哈哈道:“你是这么想的吗?你觉得,你一定可以战胜自己的内心?”

    谢明渊并不是在胡乱的蹦跶,他是有规划的,他在向分布最密集的那排青灯跑。

    因为青灯密集,能落脚的地方就大。

    谢明渊飞身窜到了其中一盏青灯上,脚落实地,他心中的慌乱少了一些。

    湛蓝鸿蒙爆起,磅礴的灵力从谢明渊身上涌出,谢明渊踏在一盏盏灯上,一边躲避骨人的追扑,一边开始了反击。

    没有剑,便只用灵力。

    十年修行可不是白练的。

    灵气聚拢掌中,凝成一把把湛蓝飞剑击向骨人。

    “好精纯的灵气!”骨人毫不吝啬赞叹:“你的灵力如此精纯,心中又没有杂念,难怪能到这一关。”

    骨人问:“你不想着争夺第一吗?”

    谢明渊:“争夺第一个离开方山小秘境、得到助灵丹的名额吗?”

    骨人哈哈大笑:“没有人拒绝得了助灵丹。”

    骨人有太多只手了,每一把飞剑都被它用手轻松地接住。

    它对谢明渊说:“你看看你内心的世界,是由累累白骨积成的。”

    谢明渊踏在灯盏之上,阴风扬起他的黑发与青衫,他手中虚握湛蓝气剑,低头面无表情看骨人。

    谢明渊不完全相信骨人的话。

    妖魔的话怎么能信?它说这是自己的内心世界,便真的是内心世界吗?

    骨人问:“他人要修行,要功成名就,要长生,要飞升。你要什么?”

    谢明渊:“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骨人笑笑:“你要一剑破万法,覆灭黑漩。”

    谢明渊抬起眼皮,点星眸在青绿的光和湛蓝的气中亮得灼人。

    “但你现在没有了剑,就成了个废物,成了跟外面那群人一样的废物。

    “谢明渊,你就只有这点本事吗?”

    “就这点本事,真叫人失望啊,这点本事怎么对得起你生来与众不同的天赋?”

    谢明渊星目骤沉。

    骨人知道他的名字,甚至知道他的天赋?

    知道谢明渊不信,骨人才故意一点点诉说出谢明渊都有什么,想一点点打破谢明渊的心防,试图击溃他的意志,让他不再冷静,变得慌乱。

    除此之外,骨人手脚也没歇着,它折断了谢明渊的气剑,山一样高大的身躯压过来,用无数只扭曲的骨手横挥,打碎一盏盏青灯。

    “灵力安能毁我?”骨人长笑:“你没有发现吗,这里充斥着黑漩魔气,我会怕你这点灵气?你要是还不放弃,迟早会耗尽灵气,溺死在魔气里!”

    灵气确实不能伤它,在这里骨人似乎是无敌的。

    谢明渊清醒意识到,如果灵力不能伤害到骨人,那么骨人说得就对了一半:即便它不动自己,光是耗,都能把自己耗到没有力气。

    可也只是说对了一半!

    甚至,还有些自相矛盾。

    谢明渊沉下去的眼眸重新亮了起来,燃烧得更亮,像一团汹涌的乌黑火焰,点星跳跃。

    骨人还在呼喊:“留下来陪我吧!”

    谢明渊理也不理骨人,更多的飞剑从他掌中飞出,长虹贯日般穿向骨人。

    “都说了没有用了!你是听不见吗!”照例,每一把飞剑都被骨人从半空拦住了,没能伤它分毫。

    但骨人失去了耐心,它并不想跟谢明渊慢慢耗下去,尤其谢明渊身法敏捷,很不好抓,已经让它非常地不愉快。

    无数骨块再一次发出摩擦挤压的嘎吱声,骨人开始了另一种形变。

    巨大的骨身不动,一只只手则拉在一起无限拉长,拉出了无数条骨蛇似的形态。

    一时间,惨绿幽暗中,仿佛群蛇乱舞。

    谢明渊只有双手双脚,到底是不敌骨人铁了心的抓捕。在即将踩上一盏青灯之际,突然从下方窜出来的骨蛇敲碎了灯盏,断了谢明渊的去路。

    谢明渊身子向下一落,上方前赴后继的骨蛇一股脑全部缠上了他。

    骨人放肆大笑:“你无处可逃!只能在这里陪我!”

    谢明渊:“别想。”

    想都不要想的事。

    谢明渊没那么容易放弃。

    世间万物,相生相克,皆有弱点,不存在无敌的存在。骨人看似无敌,只是因为没有找出它的弱点罢了。

    既然气剑作用不大,谢明渊就弃了气剑,换成两手掰住缠到身上来的白骨。他手掌心底下携着一层灵力,力气很大,扣在骨身上,咔咔擦擦。

    骨人却嗤笑:“黄毛小儿,别白费力气了。”

    说着,更多的骨蛇缠到谢明渊身上,一条一条的骨蛇恨不得把挣扎的谢明渊包成粽子。

    被蛇紧紧缠着,尤其是胸口束缚,谢明渊很快就要呼不出气来。

    骨人不是完好的骨,它是人妖兽各种各样的骨堆在一起碎片式凑出来的骨,故而有尖锐的骨片刮着谢明渊的衣服,薄薄一层青衫很快就被戳出一个个洞,也因此,谢明渊衣襟里面的储物袋暴露了出来。

    骨人看见储物袋,趋势一条骨蛇去勾这袋子,骨蛇勾上袋子,刺啦一划,把袋子划开了。

    这袋子被划开,骨蛇直接碰到了两截断牙。

    只见“刷”地一下,骨蛇犹如真正的蛇碰到了炭火,嘎吱一下猛地缩了回去,这么一下动荡,储物袋被打飞,两截断牙就要向下掉去。

    谢明渊何等的眼疾手快,骨蛇发生的异样变换当然没能逃开他的眼睛,顿时他也不管被束缚挤压地多难受了,腿脚踹上骨人的身躯,弯着身子去够断牙。

    好在足够幸运,手指刚好捞到了断牙。

    这两截断牙,是之前在铁门前,从食人花嘴里敲下来的。

    没想到食人花的断牙对骨人会有作用?

    为什么?是什么原理?

    虽然不明白,但毕竟有用。

    谢明渊牢牢捏住断牙。

    断牙早就凉透了,指腹摸在上面全是凉意,以及,尚残留在上面的已经干涸了的斑驳血迹。

    骨人发出了一声疑惑地声音,又有几条骨蛇更紧地勒住谢明渊的身体,它问:“你还想搞什么小把戏?”

    谢明渊倒希望自己能有什么小把还戏。

    可他只有这两截可能有点作用的断牙。

    而两截断牙,对比庞大的骨人,其实显得非常没有底气。

    骨人倒也不是真的想把谢明渊给活活勒死,它没有勒住谢明渊的脖子,留了一丁点的空隙好让谢明渊可以呼吸,然后开始劝道:“如果你现在改变主意留下来,我就松开你,你就不会再受苦。”

    谢明渊的身体被勒得生疼,再这么勒下去,只怕他也要散架成一块块支离破碎的骨头了。

    但谢明渊不畏惧、不妥协。

    悄然将灵力汇聚到手心,两截断牙被谢明渊送进了衍生出一堆骨蛇的那一截骨干上。

    只听“刺啦”两声,骨干被刺到了一样,抖了两抖。这么两抖,足以使束缚捆绑谢明渊的骨蛇有所松弛,而这点松弛的时间,就是谢明渊要的机会!

    磅礴灵力向四周迸发,谢明渊一掌劈下,试图崩开缠绕着他的骨蛇!

    “别妄想逃走!”骨人也不傻,看出谢明渊要逃,怒笑一声,立刻驱使另一堆骨蛇蛮横地缠了上去。

    因着紧迫,骨人这次没注意好力道,尖锐的骨片直接刺破了谢明渊的皮肤,殷红的鲜血从伤口处流了出来。

    血。

    碰到血,蛮狠的骨蛇们嚣张气焰不见了,它们同最先碰到断牙的那条骨蛇一样,抖动着发出“嘶啦”的声音,也退开了!

    且和碰到断牙退开的骨蛇不一样,数量更多的这些骨蛇在碰到温热的血液之后,退散如退潮,就连骨人嘴里也发出一声低低的叫唤。

    谢明渊一瞬间懂了!

    不是食人花的断牙起了作用,而是血。

    骨人说它无畏天地灵气,可它畏惧鲜血!

    它的弱点原来是血!

    果不其然,血顺着流下,其他碰到血滴的骨蛇也都避之不及地退开了。

    骨人啧了一声:“你不怕疼也不怕死吗,非要让自己受伤!?”

    明明就是它导致的谢明渊受伤,它还好意思责怪谢明渊不怕疼不怕死受了伤。

    好在谢明渊也不在意了,找到了骨人的弱点,谢明渊真正开始了反击。

    逃脱束缚,跳开一条条骨蛇,谢明渊重新找到一盏青灯站上。

    调转灵气,凝聚出一把小巧气刀,谢明渊毫不犹豫,直截了当对着左手手掌就是一刀横割。

    一道殷红血线呈现在了他的手掌心。

    血被抹到气刀的刀身。

    “去!”

    染血后又被推向骨人。

    霎时湛蓝剑光大作,融着赤红的血,气刀转在空中,携带着破风的呼啸,放大拉成了一把长长的气剑!

    谢明渊扬声问骨人:“你真正知道我的天赋吗?”

    长剑刺进了泛着绿光的白骨,白骨寸寸崩裂裂成碎片,骨人疑惑的“嗯”,声音混沌沙哑,回荡在四周。

    “你以为我的天赋是什么?剑法?”蜷起被割破的手心背到腰后,谢明渊立于高高的灯盏之上。

    睨着一颗颗没有眼珠只有眼眶的空洞眼睛,谢明渊声如润玉琅琅:

    “我的天赋,是无畏黑漩魔气!”

    纵然少年,被叫做黄毛小儿,偏就是自信。

    生就不是凡骨,带着使命而来,怎么会折在区区这种地方!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