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骑虎 > 第 4 章 御剑飞行
    铁门外人修们围在一起,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在离他们稍远一点的拐角山壁处,一团郁郁葱葱的花草间闪过了一抹粉色。

    这抹粉色正是被谢明渊打伤后自断根蔓逃跑的食人花。

    当时,食人花为求活命不管不顾向后飞逃。可断了尖牙也断了根蔓,他根本做不到逃得飞快,若谢明渊铁了心想追,一定能追得上。

    活命险中求,绝望间,食人花选择冒险一搏。他窜进山壁野草野花之中,变回了一朵小粉花。

    食人花本身就是花妖,方山小秘境里妖气魔气浓厚,借着天然花草掩护,兴许能够逃过这劫保住命也说不定。

    但食人花哪想到,谢明渊竟然没有第一时间追过来,更没想到,从铁门底下出来了个萧砚源,且跟谢明渊发生了冲突。

    于是,藏匿在花草间,食人花目睹了铁门前发生的一切。

    这简直太惊喜了!

    食人花觉得自己简直是受天道眷顾的宠儿。瞧瞧,不仅没死,还都叫他看到听到了些什么?

    看到萧砚源弄死了该死的路障,听到萧砚源手里有这么厉害的法器。

    ‘我就说萧砚源这小子怎么一直按兵不动,原来是打着在地底下养精蓄锐、等待时机再去挑战通天桥的主意。看起来,这小子对战胜紫魔胸有成竹...’

    有关靖阳宗这位天赋极高的弟子,食人花没少耳闻过。食人花知道,萧砚源的实力跟自己相差不多,算得上此次来方山小秘境中实力数一数二的人。

    ‘实力可以,又有强悍的法器加持,这小子成功挑战通天桥不是没有可能。’

    转了转眼珠,食人花脑袋里打起算盘:‘放在后面,这小子会是个强劲的对手,可不能便宜他继续舒舒服服待在地下养精蓄锐。’

    得想个法子,把山脚的妖修聚过来闹一闹,最好能引得萧砚源尽快上桥。

    食人花算盘打得很好。

    倘若萧砚源赢了紫魔,破了第一关的路障,生者上通天,其余人也将进入第二道关卡;

    倘若萧砚源输了,死了,那也不亏,等后面争夺助灵丹时就会少一个强劲对手。

    除此之外,食人花还有更贪婪的想法:‘这画卷一样的法器真有意思,要是能搞到手就好了。’

    他看上了萧砚源的画卷法器。

    在谢明渊手上吃了大亏,实力折损的厉害,方山小秘境危机四伏,接下来,让食人花有些头疼的是,他不光要费点心掩饰受伤的事情,还得想法子尽快提高实力。

    很快,天色彻底黑暗下来,人修们一个个回到地下,食人花也缓了过来。

    离开了石壁花草,食人花开始了他的计划。

    ......

    后半夜,人修所在的地底,众人正在睡梦中,地面铁门猛然发出一声震响。

    其势之大,整个地底好似都为之一晃,直接惊醒了一批浅眠的人修。

    紧接着,不等迷糊中的人修缓过神,又传来一声又一声的撞击声。

    咚、咚、咚。

    “有人在冲击铁门?”

    “是什么人?妖还是魔?”

    “没道理啊,妖魔为什么要半夜过来偷袭?”

    众人面面相觑,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不解。

    “有人上去看看吗?”

    “谁去...?”

    “...去叫大宗门的人吧?去找萧公子!”

    ——

    被画卷吸进画幕,谢明渊以为自己会进入画中的世界。

    可奇怪的是,束缚着他的强大吸力转瞬即逝,只一眨眼的功夫,谢明渊已经重获了自由。

    不过这份自由是要人命的自由。

    因为谢明渊看到了黄泉之水,削骨消肌的黄泉之水!

    谢明渊是凭空出现在黄泉之水上空的,他的身体跟水面平行,距离水面不到三寸。

    眼看就要掉进黄泉水里,千钧一发,谢明渊食指中指并起——

    剑决。

    噌一声,剑出鞘,长剑横飞至谢明渊跟水面之间。

    水面荡起一圈涟漪。

    涟漪是长剑贴上水面荡起的,谢明渊成功借长剑施力弹起,避免了直接掉到水里。

    随后谢明渊又将灵力聚集于足下,踩着剑身向上一点,御剑扶摇而上飞到了半空。

    至此,除了袖摆沾到水融化了,谢明渊自身毫发无伤,险之又险化解了萧砚源所谓必死的危机。

    危机解除,御剑立于半空,谢明渊敛目,舒出了一口气。

    “白云巅还是太安全了,往日练习御剑飞行可没有这么快的速度。”

    化解了危机,谢明渊心情不错。

    他已是筑基巅峰状态,离金丹境界只一步之遥,正需要历练好有所感悟去冲击金丹。

    不过谢明渊没明白自己在什么会突然出现在黄泉之水上方。

    难道说萧砚源的画卷是个传送法器吗?那为什么是传送到这?

    把困惑记下,谢明渊决定回去找萧砚源问明白。

    御剑转了转,谢明渊试图辨认方位。

    可惜黑夜浓重,黄泉之水幽光浮动,方位没有那么好辨认。

    谢明渊只好御剑往前飞,飞着飞着,他在水面上看到了一道移动的白影。

    黑暗中,移动的白色非常显眼,谢明渊瞧这白影的轮廓,觉得它看起来像是一头不小的猛兽。

    但,黄泉水上焉能有活物?

    白影行走在黄泉水上,如履平地,稳稳向水中央前进。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破烂的袖口,谢明渊保持不会惊动白影的安全距离,悄然跟了上去。

    很快白影就走到了水中央,然后慢慢沉下了水底。

    这一幕简直诡异。

    谢明渊:“......?”

    谢明渊御剑去到了白影消失的地方,在这里,他看到了更加令他惊奇的东西:一道深入水下的阶梯。

    原来白影不是特意走到水中央自沉,而是来找这道阶梯。

    那么问题又来了。

    为什么白影可以不畏惧黄泉之水,又为什么来找这道阶梯?

    这道位于黄泉之水中央的阶梯又是怎么回事?它通往哪里?那里又有什么?

    太多的困惑,谢明渊不禁皱紧了眉头。

    阶梯的石板很干燥,一滴黄泉水都没有沾上去,某种程度上,它就像通天桥上的紫魔,守在这里,等待着挑战它的人过来。

    可跟两山中间的通天桥不一样,阶梯藏在危险的黄泉水水面中央,一般情况下,根本不会有人发现。

    要不是萧砚源的画卷把谢明渊送到了水上,谢明渊也不会阴差阳错发现这里。

    上有通天桥,下有黄泉水。通天桥上是打不死的守桥路障紫魔,黄泉水下是看不到头的神秘阶梯。

    很难让人觉得这两者之间没有什么联系。

    谢明渊收了剑诀,站到阶梯最上面一层的石板上。

    他决定下去探一探,兴许,探索完了阶梯,也就找到了通过方山小秘境第一关关卡的方法。

    不过阶梯里已经先进了一头白影猛兽,谢明渊不敢大意,收敛气息,轻手轻脚地慢慢往下走。

    阶梯的石板并不宽,和通天桥两侧近乎垂直的山势一样,非常陡峭。

    谢明渊拾阶而下,莫名有一种逐步迈入深渊的错觉。

    走下一百零一步后,眼前的景象陡然发生了变化,谢明渊的眼前呈现出一座光明的园林小院。

    谢明渊:“......”

    没有被突然变化的场景吓到,谢明渊不动声色往后退了一步,回到了上一级阶梯。

    回到上一级阶梯后,眼前的园林小院不见了,前方仍是黑暗。

    谢明渊重复试了几次,只要往下,就是园林小院,往上,就是无边黑暗。

    看来,一百零一步是一道分水岭,下面与环境格格不入的光明小院大概就是接受考验的地方。

    做好准备,谢明渊握紧腰间剑柄,往下走,走进了光明。

    光明处与黑暗里截然相反,这儿灯光烂漫,绿树林立,清风徐徐,鸟语花香。

    哪怕是在白云巅,谢明渊也没见过这么美的地方。

    美丽的地方往往诱人放松警惕,因此谢明渊更加打起精神,半点也不敢怠慢,小心地穿梭过树林花木,探索这处美丽到诡异的园林小院。

    然而一圈摸下来,谢明渊已经走到了小院的尽头,仍没有发现哪里不对劲。

    小院好像就真的是一处小院。别说玄机,就连先下阶梯的那个白影谢明渊都没有看到。

    怎么会这样呢?

    谢明渊可不认为方山小秘境里煞费苦心,只为藏一处美丽净土。

    深呼一口气,谢明渊让自己静下心沉住气,准备更加细致地再探索一遍小院。

    于是谢明渊转身。

    这一转身,谢明渊猝不及防对上了一双眼睛。

    谢明渊:“......”

    三尺外,一头琉璃双眸、通体雪白的白虎,正坐在石亭底下,一错不错地看着谢明渊。

    谢明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