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骑虎 > 第 3 章 亲传弟子
    转载请注明出处:..>..

    萧砚源这一问直接把青年给问懵了,他转头把视线投向谢明渊。

    谢明渊朝萧砚源点了一下头,算是同他打招呼:“我自然是靖阳宗的弟子。”

    “锵”一声剑鸣,萧砚源直接把腰间长剑拔/出来半寸。

    萧砚源火了:“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我面前冒充靖阳宗的弟子?”

    谢明渊:“......”

    “你难道不认识我吗?可笑,连我都不认识还敢冒充靖阳宗的弟子?”

    萧砚源威胁性十足:“给你个机会老实交代你这身衣服是从哪偷来的,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面对萧砚源火爆的脾气,谢明渊眸光浮动,唇角弧度慢慢拉了下去。

    谢明渊问他:“靖阳宗弟子众多,我应该每一个都认识吗?”

    居然还敢狡辩?

    萧砚源:“我跟其他弟子一样吗?我是掌门师尊的亲传弟子,你连我也不认识?”

    谢明渊漠然看他。

    这种眼神更加激怒了萧砚源。

    萧砚源气得把剑完全拔了出来,剑尖直指谢明渊面门,怒道:“更何况,我是此次来方山小秘境的带队人,我可没在队伍里见过你。”

    这话一出,等于锤死了谢明渊不是靖阳宗的弟子。

    夹在两人中间的青年都快要傻掉了。

    绝了,这是什么情况啊......

    之前谢明渊跟食人花打斗,再加上萧砚源大吼大叫,引得地底下陆陆续续走上来不少人修。

    人修们在铁门前围成了一圈,既好奇也奇怪,瞧着被萧砚源剑指的谢明渊。

    “找老天爷借的胆子吧,敢冒充靖阳宗的人。”

    “是不是个散修,想进靖阳宗想疯了,但进不去,所以偷了身衣服穿?”

    “没一会儿前我在下面看到了他,他居然要人跟他一起出去住,本来以为是个非蠢既坏的人,没想到还是个小偷骗子。”

    言论一边倒地攻击着谢明渊,谢明渊也不说话,青年见状有些着急,扬声说:“都别急着下定论,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他刚刚可是亲手打跑了食人花。”

    “吹牛吧,就他?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一看就是个弱不禁风的,他还能打跑食人花?”

    “你为什么帮他说话?难不成你是他的同伙,也是小偷骗子?”

    青年凭白被诬蔑,血气往头顶一冲:“你怎么说话的?随便扣我帽子说我是小偷骗子?”

    一群人叽叽喳喳,越吵越激动,萧砚源觉得烦,手往半空一挥:“都别吵了!”

    靖阳宗萧砚源发话制止,吵闹的人群立刻息声,都听话地闭了嘴。

    谢明渊发现萧砚源的话在这些人中有着不轻的分量。

    但也有人不吃萧砚源这套。

    青年不满极了,仍激昂嚷道:“不信你们看,他那还有食人花断掉的两截新鲜热乎的牙!”

    “闭上你的嘴!”萧砚源瞪了一眼青年。

    刚才打斗的动静萧砚源也听到了,有青年作证,谢明渊打跑食人花的事应当不是假的。

    能毫发无伤打跑食人花,还取下食人花的两颗牙,不得是个高手?

    可是他蛊惑人们走出铁门住到地上?不得是个坏人?

    萧砚源的剑锋依然对着谢明渊,他心中惊疑不定,猜测谢明渊到底是什么人,揣着什么目的。

    萧砚源:“魔修妖修也急着通过第一关关卡,我们住在地下,虽然是委屈了点,但这是为了大局着想,是为了暂时避免跟魔修妖修起更多的冲突。你让大家都到上面,是安的什么心?”

    一群人附和:“是啊是啊,他是内鬼吧!”

    谢明渊:“......”

    谢明渊一直觉得人是非常团结的群体。

    只是他没有想到过,眼下,他正被眼前这群人团结地怀疑着排斥着。

    但是谢明渊确实不认识萧砚源,更不知道靖阳宗还有萧砚源带领一队弟子同往方山小秘境的事。

    谢明渊是独自一人进来方山小秘境的。

    不欲在这聚众做无谓的争执,谢明渊向萧砚源解释:“是云华尊上送我来的方山小秘境。十年来,我一直跟着尊上在白云巅练剑修行,不曾下过山,不识宗门人,不知宗内事。”

    萧砚源:“???”

    萧砚源直接疑惑。

    “你可太敢胡说八道了。”看谢明渊的眼神都变了,萧砚源气得笑出了声:“云华尊上的名讳你都敢搬出来行骗?你可知云华尊上是何等人物?连掌门师尊都不敢轻易扰他老人家清静,你还住在白云巅?还跟着尊上修行练剑?我看你是有什么大病,不然哪说得出这种疯话!”

    一群人嘲讽地放声大笑起来。

    萧砚源晃了晃剑锋:“这样吧,你滚吧,滚远点,不许再靠近铁门。我暂时不追究你冒充靖阳宗弟子的事了,但你也不许再来这妖言惑众。”

    萧砚源是想做做准备、养精蓄锐、待时机成熟,抓住机会去挑战通天桥的。所以他不想跟能打跑食人花的谢明渊真的动手,有损精力。

    仗着人多,打算把谢明渊赶走了事,萧砚源自以为大度地挥了挥手,欲要收起剑。

    可萧砚源没能收回剑。

    谢明渊右手两指稳稳夹住了萧砚源的剑锋。

    萧砚源:“???”

    愣了下,萧砚源瞪着谢明渊,手腕使力,往回拽了拽剑。

    但没拽动,剑停在谢明渊修长两指之间,纹丝不动。

    萧砚源:“!!!”

    谢明渊问:“靖阳宗掌门座下的亲传弟子,就是这样为人处事的吗?”

    触及到谢明渊乌黑的双眸,萧砚源眼皮陡然一跳。

    一旁的青年心里也咯噔了一下。他感觉谢明渊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是生气了。

    萧砚源使劲拽了拽剑,怒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谢明渊淡淡:“我以为靖阳宗的弟子会是君子,没想到掌门座下亲传的弟子,开口不是闭嘴就是滚...跟我想象中有不小差异。”

    萧砚源:“......?”

    这是在讽刺自己目中无人说话难听?

    别真有什么大病吧?靖阳宗的弟子什么样关他屁事?他当他是什么人物,也配自己对他客客气气?

    事实上却是萧砚源现在拽不回来自己的剑。

    他跟谢明渊僵持住了,并且拿不准谢明渊这番举动是什么意思。

    可身后一双双眼睛都在看着呢,萧砚源听到人群开始发出窸窣的嗡嗡议论声了。

    脸皮开始发热,萧砚源的脸面受到了挑衅。再不赶快把剑拿回来,岂不得被这群人耻笑?

    迎着谢明渊乌黑的双眸,萧砚源冷笑一声,怒问:“你什么意思?我放你走,你不领情,反而要跟我动手吗?”

    人群中有个人小声说了一句:“萧砚源是我们中最有实力通过通天桥挑战的人,你现在想跟他动手,不是存心消耗他的精力吗?安的什么心?”

    谢明渊抬眸望向人群,道:“他去挑战通天桥,毫无胜算。”

    这一句声音也不大,但就是像一道惊雷一样,直接把人群劈得炸开了锅。

    尤其是萧砚源本人,手里的剑纹丝不动,他的手指却抖起来了。被谢明渊这伤害性不高侮辱性却极强的话给气到发抖。

    萧砚源冷笑:“你凭什么说我毫无胜算?”

    谢明渊道:“我上过通天桥,跟紫魔交过手,大概摸清了紫魔的实力。”

    哇,这句话又是一道惊雷,人群彻底沸腾了。

    “乖乖,他说他上过通天桥了?吹牛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啊,当我们是傻子吗,去了通天桥的人只会有两种后果,要么生,要么死,你以为紫魔是个什么大好人,到了他那还会放你走回头路吗?”

    谢明渊:“我跟紫魔一战旗鼓相当,但就是杀不了他,过不了通天桥。要过通天桥,应该还有其他玄机才是。”

    “嘶...萧公子,快把这人赶走吧,听不下去了。”

    萧砚源已经,气、炸、了。

    谢明渊说自己若去通天桥会毫无胜算,又说他去过通天桥了,不仅去过,还跟紫魔交过手,甚至旗鼓相当得以全身而退......

    换而言之,不就是说自己若是跟他交手,毫无胜算呗?

    这是怎样一本正经的傲慢狂妄啊!

    但是萧砚源无论怎么暗中施力,就是没法从谢明渊手中夺回属于自己的剑。

    再这样下去,萧砚源觉得就要在众目睽睽下丢大脸了。

    脸皮涨得通红,萧砚源头脑迅速飞转着,转着转着,他觉出奇怪来——

    眼前这个人...真的是人吗?

    要知道方山小秘境充斥着危险,为得到助灵丹,无数人来到这以命相搏,可最后真正能活着出去的,屈指可数。

    萧砚源自诩天赋奇高,在被黑漩魔气祸害的当今世态下,他未到而立之年,已经是筑基中期,早就甩出同龄修士几十条街。

    可眼前这人,看上去才不过十六七岁,实力却远超自己...还说着如此不着边际的疯话...

    萧砚源悟了。

    这压根不是个人呐!

    背脊爬上一丝寒意,萧砚源说:“你...你是第一关的路障吧?!”

    说完,剑也不拔了,猛地松开手后撤,迅速从怀中衣襟里摸出一副画卷,朝着谢明渊砸了过去。

    谢明渊:“!?”

    画卷在被砸出去的瞬间,两端卷轴舒展开来,形成一幅巨大的空白画幕,一股强大的吸力从画幕中发出,直接把谢明渊吸进了画幕。

    画卷吸完了人,又“啪嗒”自发卷好恢复原样,回到了萧砚源手里。

    “......”

    “???”

    “!!!”

    一群人简直瞠目结舌。

    这就是靖阳宗掌门的亲传弟子吗!手里居然有这么强的法器!

    萧砚源握着画卷,双瞳颤抖,仍然有些心有余悸,忍不住低声喃喃:“这就是方山小秘境么...还好师尊让我带了好东西,不然在第一关就要被路障骗到了...”

    青年最先反应过来,上前一步抓住萧砚源的衣襟问:“你把他怎么样了?”

    虽然谢明渊身份成谜,可说话做事都不像是坏人,青年很难相信他是萧砚源口中说的路障。

    萧砚源蛮横地将青年从身前弹开,神色不悦,不想青年蹭着碰着怀中的画卷。

    众人都对这画卷充满了兴趣,但萧砚源脾气火爆,没人敢直接问,便旁敲侧击问:“这...人被吸进画卷里,是不是死了?”

    萧砚源:“当然,死定了。”

    “不愧是萧公子。”

    萧砚源唇角向上一勾,心情总算好了不少。把画卷踹好,笑着对众人说:“还好我看出了他的真实身份,不然我们都要遭殃。”

    “不愧是萧公子!”

    萧砚源对众星捧月的追捧很受用,说:“放心吧,我一定能成功挑战通天桥。”

    “不愧是萧公子!!”

    青年在听到谢明渊死定了后有一丁点的难过,但既然踏上了修行这条路,就该早些把死生抛之度外。

    萧砚源能杀了厉害的谢明渊,又对挑战通天桥自信满满,青年收拾情绪,低声问:“那你打算什么时候上桥?”

    萧砚源瞥了他一眼,有些不耐烦:“急什么,没听过养精蓄锐吗,等时机到了我就会去了。”

    青年:“......”